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东北王
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一章东北王

    清晨,七点,早早起床的叶子轩走到大厅,花轻舞已经跑去上班,叶辉煌依然不见影子,饭厅只有秦夕颜在忙碌。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现身,秦夕颜的脸上瞬间灿烂起来,轻笑着招呼他过来吃饭:“天龙,过来吃饭,妈妈熬了一锅粥,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的及第粥,昨晚本想要等你回来,无奈有一个重要会议推脱不了,只能让花医生代为我照顾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她动作轻缓盛了一碗粥,热气腾腾,还轻声补充上一句:“一号今天早上抵达京城,所以你父亲凌晨四点又跑出去,他要我跟你道个歉,无法抽出时间好好陪你,连一起吃饭都做不到,等这几天安排好一号后,他一定会请两天假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尽尽父亲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已经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始终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的母亲,叶子轩的脸上多了一丝无奈,随后伸伸懒腰走到餐桌旁边,搓搓双手接过一碗及第粥:“我有双手双脚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你们忙你们的事就是,不用总是顾虑我的感受,我又不是三岁小孩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幽幽一笑:“只是想要弥补你缺少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神真挚:“早上能吃你做的餐点,晚上还能跟你们说说话,这对我就是最好的温暖,委屈自己或者放弃事业照顾我,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,而且我也需要空间,你们整天关怀我庇护我,我会承受不了的,一切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妈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也端着一碗粥坐下:“只要你喜欢,怎么做都行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会心一笑时,秦夕颜神情又多了一丝玩味道:“天龙,你觉得花医生怎么样?对她有没有感觉?母亲对她颇有好感,这丫头,**,自强,不仅人长得漂亮,还有一手好医术,家庭背景也过得去,有没有考虑展的打算?”

    “还是,你只考虑醉墨?”

    正在喝粥的叶子轩差点喷了出来,扯过纸巾擦擦嘴角回应:“那没大没小的花姑娘?你要撮合我跟她?妈,你还是别瞎掺和了,我跟花医生绝对是纯洁的友谊,那丫头,虽然长得漂亮,也有医术,但整天疯疯癫癫,还有暴力趋向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一戳叶子轩额头:“哪有你这样说人家的?我看花医生很好,我最欣赏她的,是不卑不亢。”她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无论是面对你,面对我,或者你大舅,她都很坦然相处,不因权势背景改变自己,我很喜欢她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一百亿,她不巴结你,你欠一百亿,她也不抛弃你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幽幽一叹:“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,花医生真的很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没心没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嘟囔一句:“妈,我对她没感觉,不要乱点鸳鸯,而且她跟我说过,我不是她的白马王子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把碗里瘦肉夹给叶子轩:“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头疼母亲的劝告,话锋一转:“对了,妈,你对嫂子汤兮兮有什么评价吗?”

    秦夕颜虽然知道儿子在转移话题,但听到汤兮兮还是微微一怔:“你怎么忽然问起她啊?你跟她暗地里有交集吗?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舀着及第粥默认的时候,秦夕颜目光多了一抹提醒:“你没有啥要事,最好不要跟她太多接触,不是汤兮兮有什么危险,而是你堂哥向来把女人看成禁脔,不是他有多爱对方,而是骨子里的占有欲,让他不可能跟人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你堂哥现在又看你不顺眼,你跟汤兮兮有来往,估计他会借题挥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她还补充一句:“汤兮兮这个女人,看起来媚意十足,见人都满脸春风,柔声细语,但骨子一点都不放荡,她对叶宗足够忠贞,不然你堂哥当初也不会看上她,事实你大伯他们也暗地里查过汤兮兮,没有半点纰漏才答应两人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为什么不找一桩门当户对的亲事、、、”

    秦夕颜向叶子轩告知答案:“是因为叶宗曾经深爱过另外一个女人,她叫青千颜,他一度想要把对方娶入家门,可遭致你大伯和大娘他们极力反对,觉得对方底子不是很清白,你堂哥一怒之下,就随便找一个家世清白的女人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他目的就是想要气一气长辈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竖起耳朵聆听中,秦夕颜嫣然一笑:“虽然当时叶宗成婚是赌气,但汤兮兮对男人很有一套,婚后还是跟你堂哥一家相处和谐,你堂哥对她也看重了起来,还遵从她的意思扩大古聊斋,听说汤兮兮还准备多开两间分店呢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作出最后结论:“汤兮兮这孩子,还是多少有主见,有手段的,她不懂如何鉴定古董,但懂得收拢人才,京城赫赫有名的签定师,几乎都被古聊斋高薪收下,由此可见她并非一个傻白甜的花瓶,只是她某些时候会神经短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多了一丝好奇:“神经短路?”

    秦夕颜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儿子:“她曾经陪你堂哥去参加一个权贵父亲的葬礼,辞别酒席是在权贵家里摆的,汤兮兮吃到一道专门为白事做的青葱豆腐,她觉得很好吃,很对她胃口,一时嘴快,说每天来这里吃一顿青葱豆腐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的脸当场就黑了,还跟叶宗半年不往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也笑了:“确实是神经短路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喝入两口温热的粥,轻声劝告:“孩子,我知道你不会作出禁忌之事,只是瓜田李下,有时候还是需要避忌,听妈的话,以后私底下不要跟汤兮兮来往,至少不要出现孤男寡女的画面,或许你问心无愧,但难保有心人搞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想起昨晚一幕,想起那个大公仔,笑容温润:“好,以后我尽量不跟她往来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欣慰的点点头,随后又想起一事:“你跟宋禁城的挑战如何了?取消没有?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叹息一声:“当我在叶家认祖归宗后,宋禁城就主动来找我,一笔勾销恩怨,还愿意自做小人取消双方的挑战,只是我还没有答应他,主动权还在我手里,我约了他明晚紫荆城见面,到时我再看看,是不是取消这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你有利无害,你为什么没有答应?”

    秦夕颜抬头问道:“你念叨着醉墨的婚约?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说话,但这份沉默就是最好答案。

    京城竹园宾馆,昔日是专门接待外宾的地方,最近几年向社会开放,所以西门和北门畅通无阻,任由社会车辆进出,假日佳节,竹园婚宴不断,婚礼车队进进出出,格外热闹,而与竹园宾馆相通的南门和东门则戒备森严,非常冷清。

    东门和南门有一处园子,是改委的工作之地。

    改委究竟是干什么的,有多少只能部门,平民百姓不是很清楚,就是普通政府官员也常常一头雾水,唯一能让人感觉它的存在,就是油价调整,不过外人对改委的茫然,叶宗却是一清二楚,这些年捞取不少好处,坐稳中层位置。

    按照原来计划和设想,有叶家足够的资源支持,再过十几年,叶宗绝对独揽改委党政大权,意气风,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可现在因为叶子轩的回归,叶宗开始感觉前途有了变数,所以一大早开完例会,他就靠在办公室的二楼露台,独坐一张单人沙,摆弄玻璃茶几上的紫砂壶,潮汕泡法,自斟自饮,咋一看去悠然惬意,实则是在缓解心中的沉闷情绪。

    除了让他感觉头疼的叶子轩之外,他还在思虑青千颜的条件。

    三杯铁观音入嘴,叶宗放下茶杯,起身,凭栏眺望,这时,房门敲响,一个制服女子恭敬开口:

    “叶主任,荡少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宗微微皱眉,有点诧异叶天荡来这里找自己,不过还是挥挥手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制服女子点点头,不动声色退出去,很快,房门再度被推开,叶天荡哈哈大笑进来:

    “大哥,上班时间,你却躲在阳台喝茶,如被人拍到,又该给公务员抹黑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昔日明争暗斗惯了,嘴上互损从不留情,叶天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所以很不客气挪揄叶宗,但很快一拍脑袋补充:“大哥见谅,我这人性子直,口无遮拦,刚才多有得罪,还请你多多包涵,诺,我来的时候也带了两包茶叶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这了?”

    叶宗挥手让叶天荡坐了下来,随后端起一杯茶水自顾自喝着:“听说你这几天又跑去大理寺练功,怎样?你的十八铁人阵,破了你外公当年的记录没有?再不努力点,你外公都要六十五退休了,东北王的位置,你可就没机会坐了。”

    叶天荡哈哈大笑起来,把茶叶丢在桌子上,直接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:“外公虽然再过两年要退休了,但他始终是东北的霸主,为国镇守三省扼守老毛子数十年,就是从位置退下来,威望十年八年也还在,我有的是时间成长,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如果再高看一眼,东北王的位置,百分百是我叶天荡。”

    叶宗淡淡讥嘲:“问题是,老爷子不会高看你我,他现在只欣赏叶天龙,咱们分分钟只能躲在家里养老。”随后,他靠在沙上,翘起二郎腿,摘下扮演成熟的眼镜擦了擦,很直接开口:“有什么事,开门见山,虚与委蛇浪费你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小心拍到一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叶天荡摸出一张照片,推到叶宗的面前笑道:“想请大哥欣赏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