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二百八十三章 金刚子

天才布衣 第二百八十三章 金刚子

  第二百八十三章金刚子

  黄昏,六点,金芝林大厦。

  “哦尼桑,阿里阿多!”

  当叶子轩开着白色奥迪接到刚刚换好衣服的花轻舞时,没心没肺的漂亮女人把手袋往车里一丢,向叶子轩来了一个鞠躬,巧笑倩兮挤出一句很标准的日语,说不出的风情,道不尽的娇柔,不知道的人,还真会误认为她是温柔体贴的东瀛女子。

  叶子轩却是感觉鸡皮疙瘩蔓延,打开车门向她吼出一声:“别装小绵羊,还是做女汉子吧。”

  花轻舞拉开车门坐入了进来,一拢秀立刻变了笑脸,哼哼不已:“女汉子?这可是你说的,是你不要花轻舞的温柔,以后不能说我没有女人味。”接着手指挥舞了几下:“天宇酒吧,他们先过去了,本来我也想跟过去,但怕你找不到路。”

  “所以留下来等你,够义气够哥们吧?”

  叶子轩看了香气袭人的花轻舞一眼,伸手把她领子上的一根秀取了下来,丢出车窗:“好像是我替你化解麻烦,够义气够哥们的是我?还有,不是要我做你男朋友吗?待会亲密一点,不要大大咧咧,免得被人戳穿,我可不想扮演第二次啊。”

  如果不是事关花轻舞声誉,叶子轩今晚真不想出现,他有一个奇怪预感,总觉得今晚不会太顺。

  花轻舞娇柔一笑:“嗨!”

  摘掉大衣的花轻舞露出今日的装扮,精致脸蛋难得化了一个淡妆,这让她看起来多了一丝风情和妩媚,一身带有白丝细线的黑色职业套装,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,领口外翻,露出若隐若现的沟壑,丰满的胸部高高翘起,保守却不失诱惑。

  下身是一条修身长裤,脚下的高跟鞋纤小而性感,包裹出一道完美的曲线。

  叶子轩微微赞道:“今天打扮的很有女人味。”

  花轻舞双手麻利地系好安全带回应:“姐姐每天都很有女人味,只是你不懂得欣赏而已,叶大少,开车,开车,去迟了估计要罚酒了。”冰雪聪明的她作出一个推测:“那些人早就想要灌我酒了,如果迟到,一定会搞群众压力让我喝酒的。”

  “我可不想喝个大醉,到时被你占便宜就麻烦了,我可要把身子留给我的白马王子。”

  “我什么时候这样小人过?”

  叶子轩拍了花轻舞脑袋一下,一踩油门离开金芝林大厦:“公孙水今晚过去吗?”

  花轻舞轻轻摇头:“他怎么可能过去呢?除了他的年纪不适合泡吧之外,还有就是他的时间宝贵,对他来说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金钱,与其在酒吧浪费时光,还不如多看几个病人多赚几百万,我掐算过,他一个月单单出诊费就有一个亿。”

  “一天三到四个病人,出诊费一百万起步,你自己算一算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讶然:“看来这京城第一名医,油水很足啊。”

  花轻舞看着两边掠去的街道建筑,轻轻点头附和着开口:“我以前觉得他过于贪图钱财,还把出诊费定成百万之高敛财,现在才知道,他还是有很高水准的,而且出诊费如果不是百万起步,估计每天病人就不是三四个,而是三四百个了。”

  “作为一个医生,达到这个尊享地步,也是人生一大高度了。”

  叶子轩一边寻思明年要不要让公孙水退而不休赚钱,一边向花轻舞悠悠一笑:“好好学习吧,你迟早会过他的。”

  “去!”

  花轻舞靠在座椅上:“净说好听的,不过,你捧我啊?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:“我捧你。”

  车子行驶在街道上,度不紧不慢,通过一处人行横道时,叶子轩直接把车子停下,让两边张望的行人先通过,如非遭遇什么紧急的事情,叶子轩从来不会搞特权,看着叶子轩这个举动,花轻舞露出一抹赞意:“想不到你是个守法好孩子。”

  “我还担心你上位了,就处处跋扈来显示不同。”

  在叶子轩趴在方向盘要说些什么时,前方走过一个身材很是火爆的时尚女子,虽然身上裹着一件大衣戴着墨镜,但依然挡不住那份纤细和高挑,特别是手腕上的铃铛,颇有一丝个性,她看着白色奥迪生出一丝兴趣,侧头向驾驶座张望过来。

  花轻舞落下车窗,笑容甜美地喊道:“姐姐,此车有主,此人有妻。”

  时尚女子闻言嫣然一笑,踩着高跟鞋挥手离去,叶子轩看着渐渐消失的时尚女子,扭头看了花轻舞一眼调笑:“花姑娘,你还真是顽皮啊,你可知道,你刚才一喊,让为师少了一桩艳遇,不然我就可以把她载上,今晚一起去泡酒吧了。”

  “你今晚是我的,任何女人都不得打你注意!”

  花轻舞向叶子轩展示霸道,随后话锋一转:“对了,你今晚过去,可能会遇到一个苍蝇,俏媳妇连锁餐厅的大股东,也是金芝林在广西地区的合作伙伴,他叫汪万金,算是我们一个大客户,但他这个人很讨厌很无耻,费尽心思想要追我。”

  叶子轩一笑:“有金主追你,还不好啊。”

  “我要找金主,直接黏你不更好?叶夫人家财这么多。”

  花轻舞拍了叶子轩一下回应:“他这人很无耻,我已经查出来了,我跟公孙水的谣言就是他制造出来的,目的就是阻挡其余男人向我靠近,也让我声名狼藉处于人际困境,而他趁机向我展开攻势,让我可以感激他的宽容和庇护答应他。”

  “公孙佳也是他引过来的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愣:“这家伙有点手段啊,这么龌蹉的法子都想得出来。”

  花轻舞俏脸一寒哼了一声:“我以前还当他是一个好人,至少彬彬有礼不让人反感,谁知却是如此阴险,今晚如果遇见他,你不用跟他太多交集,也不用理会他的挑衅,我来应付。”她揉揉脑袋:“虽然我恨不得踹死他,但他始终是客户。”

  “我担心你把他揍死了,让我们少一笔收入。”

  在花轻舞一边轻声叮嘱叶子轩,一边缓缓关闭车窗的时候,一辆黑色轿车从他们身边缓缓驶过,靠在后座的一个年轻男子见到美女下意识瞄了一眼,忽地坐直身子,身上缠着不少纱布的他扭头盯着奥迪,良久后,他握紧拳头,咬牙切齿喝道:

  “又遇见这小子了,连续两次动我,我非弄死他不可。”

  中田春。

  昨天的车祸虽然让中田春和同伴两辆车报废,但他们几个却命大福大没有致命伤,中田春也只是头破血流,身上划伤几道痕迹,尾指骨折,一天一夜治疗让他很快缓过神来,中田春想到自己连续两次吃亏,奇耻大辱,根本无法在医院好好养伤。

  他马上让同伴来医院接自己,准备回去大使馆搜索白色奥迪资料,然后锁定叶子轩出一口恶气,谁知刚刚驶出医院没多久,中田春就见到白色奥迪,他瞄了几眼车子特征后,马上判定里面是叶子轩,拳头握紧:“加藤,这就是伤我的凶手。”

  “把他拦下来,我要揍扁他。”

  驾驶座上的东瀛青年恭敬回道:“中田君,你现在全身是伤,尾指还骨折,很不适合打架,我身材又比较矮,真正跟对方打起来,怕是很难占便宜,不是说我怕死,不敢冲锋陷阵,只是没有必要这样随地开架,搞不好咱们会再吃亏的。”

  显然这是一个考虑周全的家伙:“咱们不如先悄悄跟着它。”

  “看它在哪里落脚,然后再叫人过来对付他。”

  加藤轻声道出自己的看法:“要么不开战,一旦开战,就要打得他满地找牙,跪下来哀求中田君高抬贵手,对了,哈迪斯拳社的金刚子来了东瀛大使馆,如果中田君可以邀请他出手,别说一个凶手,就是十个凶手,也会被他一拳爆掉脑袋。”

  中田春闻言瞬间坐直身躯,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喊道:“什么?金刚子来了京城?”他猛地一挥拳头,一脸兴奋:“太好了,太好了,他奶奶的!有金刚子,那小子再牛叉,也要跪下求饶,快,快回大使馆,不,放慢度,跟着白色奥迪。”

  中田春虽然只会一点三脚猫功夫,但对东瀛武道却从来不会陌生,他清楚金刚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那是能够排进哈迪斯拳社前三的高手,一拳千斤,手上沾染鲜血无数,中田春曾跟哥哥在大坂见证过,金刚子徒手秒杀百斤藏獒的场面。

  “你给金刚子打个电话,就说我们需要帮忙,希望他能够援手。”

  加藤闻言先是下意识保持沉默,随后低声挤出一句:“中田君,听说金刚子是来大理寺挑战高手的,他要一洗多年前的耻辱,落脚东瀛大使馆只是休息,不会无缘无故卷入这些恩怨,你要想让他出手帮忙,只能让防卫大臣打一个电话。”

  中田春眉头紧皱,良久摸出电话:“好,我跟哥哥联系。”

  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