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打断的腿好点没有

第二百八十五章 打断的腿好点没有

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五章打断的腿好点没有

    酒精弥漫,音乐刺耳,血液沸腾。

    在劲爆音乐再度响起的时候,叶子轩和花轻舞正走到最豪华的卡座,这是三个错开还自成一角的月牙形座位,三张桌子加起来起码可以容纳五十人,那里早就坐着三十几个男女,有年轻,有成熟,一个个穿得很是时尚,正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叶子轩就着昏黄灯光扫视一眼:“今晚还真多人啊,我还以为十几个人聚一聚呢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把外套摘了下来,挂在旁边专门悬挂衣服的衣帽区,挽着叶子轩的手嫣然一笑:“单单我们那个办公区,就差不多有四十人,加上其余姐妹,人当然多了,嘻嘻,你不会白来的,我们办公区很多美女,便宜你这个小色狼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扫过在座男女一眼,现花轻舞确实没有撒谎,男宾中规中矩,还基本都戴眼镜,但女人质素却高多了,大半都是美女,个个穿着风情万种的衣服,明眸皓齿,端庄优雅,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性感动人,完全异于医生的形象。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一笑:“她们再漂亮,也不及花姑娘一个笑容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给了叶子轩一个白眼,脸上却是一副受用的神情,显然,女人没有不喜欢被夸漂亮的。

    “轻舞,你来了?你今晚好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,已经有人现叶子轩和花轻舞这两个不之客,喊出一声引起谈笑风生的众人注意,数十道目光向花轻舞望了过来,眼里都闪烁一抹惊讶和欣赏,的确,无论样貌还是气质,今晚的花轻舞,都完爆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几条街。

    数十人用目光狠狠侵略花轻舞一番,随后又好奇的望向叶子轩,显然对花轻舞身边的男人感兴趣。

    花轻舞进入金芝林虽然只有一个月,但早已被金芝林中高层认识,除了她的漂亮和医术高之外,还有就是平步青云的缘故,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子,先是成为公孙水的关门弟子,尊享陪同出诊机会,还成为金芝林的秘书处副主任。

    不仅拿着让人垂涎的高薪,还得到公孙的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大小事务,公孙水都会让花轻舞跟进,而且开会意见相左的时候,公孙水也会选择聆听花轻舞建议,研医药的核心机密也对她不设防,花轻舞可谓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很多高层都猜测,她最迟明年就会成为金芝林的执行总裁。

    鉴于花轻舞的能力和前途,不少年轻有为的医生都想一亲花轻舞的芳泽,但无一不是吃了闭门羹,有些人猜测花轻舞的性取向有问题,或者她是公孙水的情人,不然怎可能抵挡得住接连不断的追求?怎么可能在金芝林混得风生水起?

    汪万金制造出来的谣言,也让他们误认为猜测正确。

    因此,这些中高层成员听到花轻舞带男伴参与今晚聚会,一个个都不以为然,觉得花轻舞只是随口一说,如今见到真有男人出现,都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,叶子轩敏锐地察觉到许多冷冽目光在打量着他,心想这个男伴果然不好当啊。

    他能清楚感觉到其中有不少嫉妒目光。

    也是,花姑娘这种女人,他没有感觉,不代表其余男人不想啃这棵水灵灵大白菜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这是我男朋友,叶子轩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落落大方向众人介绍,随后一指最近一个卷女子,一个瓜子脸女人:“这是米小玲,芳芳,同事、、”

    “大家来得这么早啊?”

    还没等花轻舞把话说完,一个一米六,戴着金框眼镜的年轻男子,昂挺胸从入口走了进来,他的皮肤很白净,留着寸,身上散着若有若无的高傲气息,让人止不住生出一股距离感,如果不是个子差一点意思,多少有点公子范。

    “汪少,你来!”

    “汪少,晚上好!”

    “汪少,这边坐!”

    见到年轻男子大步流星走入进来,卡座的数十人纷纷起身向他打招呼,一个个笑容满面,像是遇见了亲人,叶子轩从众人喊叫以及花轻舞的厌恶中,就轻易猜到对方的身份,肯定是散播流言的汪万金,当下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。

    汪万金跟众人热情打过招呼后,就把目光转回到花轻舞身上,一双眼睛很是肆无忌惮,迸出炽热无比的光芒:“轻舞,你来了啊?我还以为你今天不过来呢!给你了几个微信也不回,你跟我说一声,我开卡宴去金芝林接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大笑着说话,一边向花轻舞靠近:“待会回去,一定要坐我的车。”

    在场数十人眼睛都多了一丝看好戏的笑意,追求花轻舞的汪少,还有不知来历的男友,结果很有期待。

    花轻舞见到他靠上来,想要踹一脚却最终忍下,挪移脚步后退两步,身后叶子轩一个不留意,整个人直接贴了上去,谁料想一只手刚好放在花轻舞臀部,一股无法形容的浑圆从掌心传来,叶子轩暗呼一声不好,随即把手悄悄收回来。

    敏感臀部突然被人袭击,花轻舞先是身躯一僵,连笑容都停滞,随后反应过来回头,现是叶子轩摸了自己,就神情复杂瞪了他一眼,幸好灯光昏暗没人看到这一幕,不然就难为情了,叶子轩贴着她的耳朵,低语一句:“男友啊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让她不要计较,免得穿帮。

    花轻舞褪去脸上娇涩,冷眼望着汪万金:“谢谢汪少好意,我有车,还有,我跟你不是很熟,没事别给我信息。”

    听到花轻舞拒绝自己的话,汪万金脸上没有一点动怒,似乎早就想到是这个回答,他依旧是一副死缠烂打的笑容,从酒桶拿起一瓶黑麦,:“花小姐,大庭广众下,稍微给点面子,好歹咱们也是合作伙伴,你我还要签几个合同呢!”

    “如果之前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,还望轻舞你大人有大量,不要跟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汪万金举起手中三百毫升的黑麦:“我自罚一瓶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待花轻舞有什么反应,一口酒喝完瓶中的酒,获得不少人的喝彩和鼓掌,花轻舞刚刚介绍过的米小玲和芳芳,更是一脸炽热连连叫好,似乎被汪万金的风度翩翩折服,叶子轩也眯起了眼睛,这家伙有点道行啊,懂得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汪万金晃动着空酒瓶笑道:“轻舞,我诚意尽了,轻舞是否赏脸,跳上一曲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叫你喝酒,我也没兴趣跟你跳舞,你自己玩吧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,拉着叶子轩在空位坐下:“子轩,我们坐这里。”

    此时,汪万金才现花轻舞身边一直站着一个男人,见花轻舞对叶子轩的照顾和暧昧,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寒意,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,在众人替他感觉不值时,上前一步笑道:“这位朋友似乎有些面生,轻舞,你不给我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何方神圣,讨得轻舞你的欢心?”

    不少人也把目光投了过来,似乎想要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如果花轻舞不是公孙水的情人,花轻舞为何选择叶子轩,而不选择汪万金这种金主?

    “这是我男朋友,叶子轩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小鸟依人靠在叶子轩怀里,还从桌上拿出一支烟塞入他嘴里,拿过打火机啪一声点燃,俏脸含春:

    “亲爱的,抽烟。”

    她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一切,叶子轩就是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叶子轩把烟从嘴里摘掉,熄灭在烟灰缸里,一捏女人下巴:“没干事,抽啥事后烟?”

    汪万金看到两人当众打情骂俏,眼中怒意像是火焰一样拔高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汪万金,是轻舞的合作伙伴,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汪万金伸出他那干净修长的右手,眼中的怒意很快就被掩饰下去,不得不说,汪万金表现得很儒雅大度,脸上一直挂着亲和的笑容,年纪轻轻就是一个连锁餐厅的主事人,除开过硬的后台和人脉外,他个人能力和城府也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冷不热回应一句,但没有丝毫跟汪万金握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汪万金的右手滞留在半空,干笑两声耸了耸肩收回手,对着叶子轩说道:

    “叶兄弟,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,不存在什么误会吧?”

    叶子轩咳嗽一声:“汪少见谅,子轩没有上过学,一向都是率性而为,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花医生,你带的什么人啊?一点礼貌都没有?”

    浓妆艳抹的芳芳皱眉向花轻舞喊出一声:“金芝林的脸都被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米小玲也觉得叶子轩太自大:“就是,汪少,不要跟这种人见识,没有一点素质。”

    汪万金轻轻挥手制止众人助阵,望着花轻舞和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轻舞,今晚公孙小姐和她几个朋友也会过来,本来我想要给你们化解恩怨,告诉她,你跟公孙先生没有半点关系,你是我汪万金的女人,有什么怒火朝我泄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却找这样一个人来撑场,还毫不客气打我的脸,我想,我怕是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俏脸一寒喝道:“闭嘴!谁是你女人?”

    叶子轩也晃动一根手指:“汪少,说话可要考虑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见到两人依然一副毫不妥协的样子,汪万金忽然变了脸色,手指一点花轻舞喝道:“花轻舞,本少看得上你,那是你三生的荣幸,想要上我床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不要整天给脸不要脸,我告诉你,如果不是叶夫人庇护,你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清高的女人,故作矜持不就是想要讨个好价钱吗?”

    “钱,我大把,但我就看不惯你这清高德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有叶夫人庇护,我也投靠了徐三少,你那点狐假虎威的背景,跟我一比完全就是渣。”

    汪万金拿过三瓶黑麦,丢在花轻舞的面前:“你把它喝了,一瓶一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不喝,我直接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动了你,公孙先生和叶夫人会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按住要怒的花轻舞,淡淡一笑:“要不,我来喝?”

    “我和花医生的恩怨,有你什么事儿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汪万金横突然变脸,横眉立目藐视叶子轩:“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涂着两撇冷彩的公孙佳,跟着周媛媛和徐三少他们出现,汪万金马上笑着迎接上去:“徐少,公孙小姐。”

    徐三少一把推开汪万金,一个箭步冲上来,目光狠狠盯着叶子轩喝道:

    “叶子轩!”

    “徐三少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启开一瓶酒:“你哥被我打断的腿,好一点没有?”

    意气风的汪万金笑容瞬间呆滞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