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发飙的炮哥
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七章飙的炮哥

    气流涌动,弥漫着杀气。

    七男两女,清一色黑装,傲气十足,其中一个光头,缺耳,体重一百九十斤的光头青年,身着一袭黑色中山装,手里没有武器,脸色显得很是漠然,但胖胖的身体不仅没有让人感觉到动作迟缓,臃肿,相反,给人一种结实,灵活的印象。

    相比中田春他们的气势如虹来说,一米八的光头青年显得沉寂多了,如秋水一样平静,他只是冷冷环视三个卡座,但这九人当中,也就只有他让叶子轩神经绷紧,叶子轩能够从他身上嗅到尸山血海的气息,那是杀过不少人沉淀下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同类人之间会有一种奇特的感觉,往往一个眼神,一个笑容,一个动作就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他,他也看着叶子轩,眼里有着欣赏,还有天然的敌对。

    “妈的!敢动三少?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徐家跟随一边跑过去搀扶徐家三少,一边向其余愤怒不堪的同伴吼出一声:

    “弄死他们!”

    他跟在场众人一样,怎么都没有想到,徐三少会被人无故踹上一脚,这一口恶气,实在无法忍耐。

    没等徐家三少阻止或者说些什么,两个体格强壮的男子就抄起一个酒瓶,杀气腾腾冲了上去,想要给中田春他们一个脑袋开花,只是刚刚冲到对方面前,光头青年就眼神一冷,右手一伸,毒蛇般精准刁出,抓住徐家保镖的手腕,毫不留情一扭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!

    握着酒瓶的男子止不住出一声惨叫,他的手腕被光头青年无情扭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在中田春和一伙东瀛人脸上涌现笑意时,光头青年一脚把惨叫的徐家保镖踹飞出去,随后一把抓住另一人的拳头,硬生生捏掉他握着的酒瓶,随后猛力一扯,一声惊呼还没有喊出声来,光头青年就拽着对方的脑袋,狠狠磕在旁边月牙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在整节卡座回荡,光头青年松开手,徐家保镖脑袋流血摔倒在地,满脸血迹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这种血腥画面,惊得芳芳和米小玲她们再次尖叫,引得酒吧其余人的注意,探头探脑,花轻舞也呼吸微微一滞,下意识握着叶子轩的手,周媛媛没有跑去徐少身边关注伤势,悄悄挪移脚步走到叶子轩身边,她心里清楚谁才能真正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同时,她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中田春。

    从地上站起来的公孙佳,愤怒不已站前一步:“你们干吗打三少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说完,狐假虎威的中田春就毫不留情飞踹一脚,只听砰的一声,他的皮鞋势大力沉命中公孙佳的腹部,女人踉跄着向后摔倒出去,两名同伴想要搀扶也都被扯倒在地,可见中田春这一踹的力量,也昭示出他对叶子轩这伙人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妈的!动公孙小姐?动三少?金芝林的兄弟们,给我上!”

    在公孙佳跟徐三少一样倒吸凉气,疼痛到难于说话的时候,喝个七七八八的汪万金抓起酒桶冲了上去,摇摇晃晃对着东瀛人踹出一脚,被酒精蒙蔽的他不觉得对手牛叉,坚信人海战术必能取胜,何况他也想在公孙佳和徐三少面前表现挽回形象。

    面对汪万金的这摇晃一脚,光头青年冷笑一声,左脚一抬,一伸,砰!两条腿在半空中交击,一声刺耳声响,随后就听到一记惨叫响起,汪万金大笨鸡一般倒飞,连带酒桶一起重重摔在地上,捂着腿不断嚎叫,骨头已被撞断,正流淌着鲜血。

    汪万金喊得跟杀猪一样。

    中田春大笑起来,竖起拇指赞道:“金刚子,不愧是哈迪斯利器,果然牛叉。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金刚子的光头青年,波澜不惊,只是冷眼看着视野中的目标。

    中田春见到叶子轩稳如泰山坐在座位,还开启一瓶红酒悠哉喝着,想要冲上去给他一嘴巴,但觉得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今晚带着金刚子出现,结果是必胜无疑。

    花轻舞扯着叶子轩问道:“这些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东瀛人!他们是冲着我来的,也是冲着她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点一点旁边的周媛媛:“花姑娘,告诉你的同伴,全部给我挤到后面去,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周媛媛嘴角牵动,想说什么却最终闭嘴。

    叶子轩望着被称呼为金刚子的家伙:“今晚,有一头猛兽,很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忙向芳芳她们喊叫,让他们挪移身躯到角落去。

    只是缓过气来的公孙佳咬牙切齿:“金芝林的男人,给我干翻这些混蛋,揍翻一个,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揍他们!为公孙小姐报仇。”

    短暂沉默后,十几个金芝林的中青男子相视一眼,被酒精、鲜血以及前途刺激着,同时也想泄多年做医生积累的情绪,他们像是视死如归烈士,向光头青年他们动围攻,只是这些看病一流的医生,在打架方面却连汪万金都不如。

    毫无章法,毫无战术,只见光头青年凌空而起连出两脚,两个人仿佛被一列飞驶而来的火车,迎面撞中,两具身躯,一下子飞出老远,喷血倒地,还把后面同伴全都撞翻了,桌子上的酒瓶和碟子落下,洒在他们身上,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   差不多二十名男性,几乎全倒在地上哀嚎。

    光头青年赤手空拳站在那里,嘴角流露着嘲讽笑意,洁白的牙齿闪着嗜血冷光,他盯着悠然喝酒的叶子轩:

    “你,来。”

    中田春也意气风,狐假虎威:“小子,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他还一点叶子轩身边的周媛媛:“你敢泡我的女人,就要承受今日的后果!”

    他还盯着周媛媛:“贱人,你一样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在徐三少和公孙佳掏出手机呼叫支援时,花轻舞站起来喝道:“你们怎么可以胡乱打人呢?再不走开,我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西,这女人不错。”

    在加藤等几个同伴的哄笑声中,中田春眼睛放亮:“你,今晚陪我,我不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热闹啊?”

    就在叶子轩要出手给中田春他们一记教训时,又有十几个黑装大汉杀气腾腾现身,叶子轩定眼一看,正是炮哥和招风耳他们,不由感慨世界真是小啊,铁塔一般炮哥环视一地伤员,惊恐不安的十几个女人,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中田春:

    “太君,什么的干活?”

    炮哥满脸笑容,奴颜婢膝,还带点生硬日语的字眼,立刻引得花轻舞和周媛媛他们鄙视,也让中田春和加藤一伙哈哈大笑,似乎很是享受这被人尊享的感觉,中田春拍拍他的肩膀:“我们有私人恩怨解决,带着你的手下给我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们连你也收拾。”

    在芳芳等人鄙夷眼神中,炮哥依然点头哈腰,挥手让招风耳他们给东瀛人拿来清酒,一人一小瓶:“太君办事,我们一定识趣,绝对不会阻拦,而且难得太君光临这酒吧,这樱花牌的清酒,算是酒吧一点心意,还请各位太君笑纳。”

    “清酒?”

    中田春他们本来想要格挡出去,但见到是最好牌子的清酒,就拿过来咕噜噜喝入大半。

    金刚子把招风耳递过来的清酒挡开,他办事情不喜欢喝酒,只是冷眼看着同伴喝酒:“正事!”

    中田春顷刻喝光清酒,一抹嘴唇,毕恭毕敬笑道:“对,正事,正事。”

    招风耳抬手一指叶子轩,大声喊道:“炮哥,就是这小子给你吃泻药,兄弟们,操家伙。”

    十几号人齐齐亮出铁棍,摆出一副要攻击叶子轩的气势,中田春见状更是大笑,指着叶子轩喊道: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敌人真是多啊,你今晚不死也残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伸手一推炮哥开口:“不过这小子是我们的,不需要你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炮哥搂着他前行几步,嘿嘿一笑:“酒喝完了?”

    中田春一愣,一抛酒瓶:“喝完了。”

    炮哥悠悠开口:“好喝吗?是不是很有家乡的味道呢?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!”

    中田春脸色一变,捂着肚子皱眉,他感觉到腹部翻江倒海:“你、、、”

    炮哥笑嘻嘻开口:“泻药!”

    招风耳他们铁棍一转,狠狠抽在东瀛人小腿。

    “妈的!没看到门口牌子吗?东瀛人与狗不得入内?”

    炮哥右手一抬,砰的一声,酒瓶砸在中田春的脑袋,鲜血迸射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