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杀四方

天才布衣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杀四方

  第二百八十八章大杀四方

  中田春惨叫一声,头破血流,几个东瀛人也摇晃倒地。

  炮哥一脚踹飞中田春,双手叉腰怒吼一声:“东瀛人敢在老子场地撒野,兄弟们,给我往死里揍。”

  随着他的指令出,招风耳十几个人嗷嗷直叫向东瀛人攻击,后面还有七八个炮哥手下偷袭,在花轻舞和周媛媛她们愣然炮哥转变时,叶子轩正眯起眼睛望向铁塔一般的家伙,炮哥似乎感应到叶子轩目光,回头,手指气质十足一点:

  “小子,今天有东瀛人,炮哥我先干他们。”

  炮哥一副牛哄哄的样子:“干完他们,我再带你去翠花面馆,再比一场酸辣牛油面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摇摇头:“炮哥,我认输,我真吃不下牛油面了,哎,小心、、、”

  在叶子轩的喊叫示警中,炮哥感觉一个人影向自己砸了过来,双手一错把对方拦截下来,抱在怀里一看,鼻青脸肿的招风耳,嘴角还流淌着一丝鲜血,炮哥勃然大怒:“狗日的,你怎么被人揍成这个鸟样?你祖传的降龙十八棍呢?”

  见到炮哥,招风耳弱弱开口:“炮哥,没喝酒的光头佬太猛了,降龙十八棍,降不住、、、”

  他咳嗽两声,嘴里涌出一股鲜血,炮哥眉头一皱,把招风耳放在卡座上,自己夺过一根铁棍,准备亲自上阵。

  此时,中田春等东瀛男女全部聚在金刚子的身后,一个个愤怒填膺闪烁嗜血寒芒,只是遭受袭击让他们战斗力丧失大半,特别是肚子的绞痛抽走他们力气,只是炮哥手下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金刚子像是一尊战神,一人独扛十余人。

  “废了他!”

  炮哥挥棍怒吼,下令手下全力攻击,自己也挪移脚步靠前。

  两名手下提着铁棍从后面摸上去,只是还没触碰到金刚子,金刚子就微微转身,眼神一冷,两名黑装大汉铁棍才抡出了一半,吼叫还没落完,便像是冻结似的僵在了半空,因为他们就在这时被对方横了一眼,眼神冰冷,犀利,还带着杀气。

  这股凌厉的杀气,让他们心神微微一滞。

  就在他们呆滞时,金刚子毫不犹豫轰出了两拳。

  “砰砰!”

  两人闷哼一声向后甩出去,直接撞在后面三名同伴,出一声掩饰不住的闷哼,想挣扎起来却感觉胸骨疼痛,接着,爬起来的两人就齐齐喷出一口鲜血晕过去,其余黑装大汉神情一震,金刚子呈现出来的威猛狠狠击中了他们的内心。

  实在没有想到,这家伙有这种惊人力量。

  中田春嗷嗷直叫:“金刚子,废了他们,废了他们。”

  其余东瀛人纷纷出声附和,显然对炮哥他们很是愤怒。

  芳芳和米玲子她们惊慌看着血腥画面,想要离开现场又没有路可走,只能卷缩在后面祈祷上帝保佑。

  金刚子看着停滞的人群,冷笑一声爆射出去,前面一名黑装大汉下意识后退,只是脚步还没挪出,金刚子就已经出现他们面前,几乎是脚尖跟较劲碰撞在一起,黑装大汉的眼睛都瞪成铜锣,只感蛮力出现,瞬间倒卷飞溅,全身剧痛。

  金刚子肩部一顶,黑装大汉顿时倒飞出去,倒地后拖出四五米的痕迹,金刚子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,眸光冷冰,他看都没有看对手,左手反向一抬,便捞住了另一人踹来的左脚,五指像是铁钳一样收拢,咔嚓,传出一声沉闷钝响。

  小腿断裂,惨叫一声。

  金刚子接着便把这具已经失去战斗力的躯体,砸入其余黑装大汉群中,顿时有几个人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,被撞的翻滚跌倒,两人怒吼一声,两把铁棍趁机袭向金刚子背部,金刚子看都没看,身子本能地一转,双手化拳硬碰硬轰出。

  “砰!”

  铁棍被金刚子一拳打中,一声巨响反弹回去,两人脑袋开花,惨叫着砸中徐三少和公孙佳。

  徐三少和公孙佳砰的一声,撞在墙壁磕中后脑勺,悄无声息就晕倒过去。

  几名同伴马上跑过去,连声呼叫徐三少和公孙佳。

  花轻舞扯着叶子轩:“怎么警察还不来啊?”

  没等叶子轩出声回应,周媛媛接过话题:“警察早习惯酒吧斗殴,一般都是迟缓半个小时到。”

  叶子轩好奇看她一眼:“你还不动用关系踩死东瀛人?”

  周媛媛淡淡开口:“这里是三帮地盘,三帮能够摆平这些人。”

  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:“金刚子战斗力不比任何一个供奉低,三帮想要明面上干过人家,难。”

  周媛媛挤出一句:“怕什么?还有你!”

  叶子轩识趣闭嘴。

  此时,中田春他们像是打了兴奋剂,正嗷嗷直叫:“干死他们!干死他们!”

  “干你妹。”

  就在叶子轩眼睛腾升一抹光芒时,一直等待机会的炮哥扑了上去。

  “呼!”

  他一棍扫向金刚子脑后。

  刚刚飞踹完一人的金刚子没有回头,只是左手往后面一扫,拳头跟铁棍凶猛碰撞,炮哥虎口一痛,铁棍握不住,脱手飞了出去,砸在墙壁当一声脆响,炮哥脸色微微一变,下意识向后退出一步,他实在没有想到,这光头佬如此霸道。

  他是洪帮当初派遣京城的大堂主,能够成为跟龙庄、青门三足鼎立的人物,除了为人做事有自己一套之外,还有就是不俗的战斗力,炮哥不敢说在洪帮数一数二,但前十肯定有他的位置,大决战如非食物中毒,擂台必定有他的身影。

  可是,他养精蓄锐的一击,被金刚子一拳破局,铁棍也从掌心脱离,整个右手也少了两分灵活。

  “砰!”

  炮哥念头转动之间,金刚子扫出一腿!

  见多对方如此强悍,脸色难看的炮哥来了血性,不闪不躲,一只手臂外侧硬抗这记鞭腿,砰的一声,炮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腿部传来的巨大力道,在一瞬间挤压他的皮肉然后作用在手臂骨头上,闷哼一声,炮哥硬拼硬终于有所回报。

  他反手抓住金刚子想要撤回去的那条腿,五指死死不放,炮哥一米九的身体猛然爆出令人惊叹的力量。

  金刚子硬生生被他扯前一步。

  炮哥下盘一腿前欺,一只手肘卡住对方脖子。

  他想要“咔嚓”卡断金刚子的脖子,只是依然小看了金刚子。

  金刚子一手格挡住炮哥肘部,同时提膝把炮哥狠狠顶撞了出去。

  “噔噔噔!”

  在炮哥腹部剧痛连连后退时,金刚子猛地窜出,一脚点在炮哥胸膛。

  芳芳她们下意识尖叫一声:“啊——”

  “扑!”

  炮哥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向后翻倒出去,好在他身体素质确实不错,倒地时调整好了平衡,双手先倒地,之后一个打滚,减去了力量,没有造成第二次伤害,只是胸口挨了一记重击,鲜血不断汹涌,炮哥无法再起身动攻击。

  看到炮哥他们一伙全部倒在地上,一个个全都是腿脚折断重伤,中田春忍住腹部的疼痛,脸上涌现一股狞笑:

  “你们这些东亚病夫,原本还以为你们真心孝敬太君,谁知却是玩花样,我今天非废掉你们不可。”

  他一脚踢在一名黑装大汉胸膛,后者喷出一口鲜血,脑袋一歪昏迷过去,中田春呸了一声,随后捡起一根铁棍。

  “废了他们!”

  几个东瀛男子也都捡起一根铁棍,一脸杀意锁定几个抽过自己的黑装大汉

  中田春杀气腾腾向炮哥走去:“我先废你两条腿。”

  “砰!”

  就在中田春凶神恶煞对着炮哥一棍子抡下时,一个啤酒瓶呼啸着砸了过来。

  中田春躲闪不及,刚刚止住鲜血的脑袋,又是一震,酒瓶碎裂,鲜血再度迸射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在他惨叫着向后退出数步时,又有几个酒瓶呼啸砸出,四个要动手的东瀛人,脑袋都被一个酒瓶砸中。

  他们闷哼着后退,铁棍当当落地,炮哥他们避免重残下场。

  看着中田春他们满脸鲜血,叶子轩拍拍手,长身而起:“不堪一击。”

  下一秒,他猛地抛出一个酒瓶,呼!酒瓶像是炮弹一样爆射而出,直取金刚子的脑门。

  金刚子右手一沉,一拳轰出。

  “砰!”

  酒瓶碎裂,玻璃四溅,金刚子手腕也一抖,眼里划过一抹凝重,显然感受到叶子轩的霸道。

  挣扎着起身的炮哥看着叶子轩:“小子,身手不错,以后跟我混了。”

  叶子轩悠悠一笑:“谢谢炮哥。”

  金刚子眸子忽地变冷,死死盯着面前的叶子轩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就在两方要开打的时候,卡座又涌入十余名黑装大汉,还有三名身穿劲装的女子,披着一件红色大衣的青千颜,也一脸萧杀的现身,她扫过地上差不多三十名伤者,又看看哆哆嗦嗦的芳芳和米小玲她们:“谁在洪青龙的地盘捣乱?”

  “帮主,事情是这样的。”

  炮哥挪移脚步,低声把事情向青千颜汇报一遍,叶子轩闻言多看女人一眼,似乎没有想到高台的妖女就是青千颜。

  “我是中田春,我们是来解决私人恩怨的,是你们洪青龙硬生生介入进来。”

  中田春像是打不死的小强申辩:“我们是大使馆的人,对我们下手,就是对东瀛开战,你们洪青龙担得起责任?”

  见多对方人多势众,中田春手指一点青千颜,搬出身份来施压:

  “得罪我们的后果,引起外交风波,不是你一个黑帮能承受的,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尽可叫人上来一试。”

  他还从同伴身上,摸出一个证件丢过去。

  一人捡起来,打开给青千颜审视,货真价实,确实是东瀛大使馆的人。

  “东瀛大使馆?”

  青千颜看着中田春沉默了接近一分钟,然后扭头望向暗影中的叶子轩,感觉有些面熟却一时辨认不出,随后,她脸上扬起一丝笑意,双手一摊淡淡回应:“竟然是你们的私人恩怨,那就由你们自己解决,只是记得赔偿酒吧的损失。”

  “中田先生,希望不要因为一个外人,影响咱们的友谊。”

  她手指一点叶子轩:“你们要他的命,尽管拿去。”

  炮哥脸色当场变了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