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穷途末路
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九章穷途末路

    把叶子轩交给东瀛人?

    青千颜明哲保身的话一出,不仅叶子轩脸上多了一丝戏谑,炮哥他们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,招风耳他们跟金刚子打成这个样子了,青千颜却只是要一点赔偿了事,更让他们感觉憋屈的是,在自己场子把叶子轩交给大打出手的东瀛人。

    这传出去,脸上无光啊,何况叶子轩刚刚救了他们。

    中田春也没有料到青千颜这样妥协,止不住出一阵哈哈大笑,随后得寸进尺一点炮哥:“让他给我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要说废掉炮哥一只手,但觉得还是给洪青龙六点面子,以后再找机会干翻炮哥。

    青千颜看着耀武扬威的中田春一眼,又看看像是一尊战神的金刚子,权衡得失后嫣然一笑:“当然没问题,在自家场子介入客人恩怨,还打伤几位东瀛兄弟,这本身就是我们不对。”随后她脸色一板:“阿炮,还不向中田君道歉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花轻舞忍不住出声:“炮哥又没错,干吗让他给东瀛人道歉?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抱打不平,青千颜侧脸看了她一眼开口:“这是我们家事,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多嘴,看在你是客人份上,这次不跟你计较,再多嘴,小心我掌你嘴巴。”随后再度向忿忿不平的炮哥喝道:“阿炮,赶紧给中田君他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不爽青千颜态度的花轻舞想说什么,却被叶子轩轻轻伸手拉住,示意她暂时不要介入对方内讧,叶子轩还有些东西没有看清,想要静观其变,随后又贴着她的耳朵开口:“你同事他们都伤势不轻,你赶紧组织小玲和芳芳她们止血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闻言点点头,随后组织女伴给汪万金他们止血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道歉,也不会交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炮哥狠狠揉了一把胸膛,忍着伤势靠前一步开口:“帮主,东瀛人来我们场子打人,还打伤我们这么多兄弟,这已经不仅是他们的私人过节,也是洪青龙跟中田春他们恩怨,如果我们不讨回这个公道,以后洪青龙还怎么在京城混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随便拿个东瀛证件,就可以在咱们场子撒野?”

    在全场数十人的目光注视下,炮哥无视青千颜冷冽下来的神情,很是直率爆出自己心声:“是不是随便来一个东瀛人,咱们就要夹起尾巴讨好?这样奴颜婢膝,没有尊严,以后同道兄弟哪还会正眼看我们?他们只会耻笑我们向东瀛人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洪青龙三个字干脆不要叫了,直接叫皇协军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和花轻舞眼里闪烁一抹欣赏,中田春他们戏谑不已看内讧笑话时,昂挺胸的青千颜俏脸一寒,厉声向炮哥喝出一声:“洪青龙是我说了算,还轮不到你车大炮指手画脚,什么叫奴颜婢膝,什么叫皇协军?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手指一点受伤人员,毫不留情地向炮哥难:“伤了这么多兄弟,砸了这么多东西,还不是你狂妄自大介入他们的恩怨?酒吧打架斗殴哪一天断过?你跟着瞎掺合干吗?我还没有教训你擅自动手,损害帮中利益,你反倒跟我大义凛然?”

    “小蓝,小青,待会回去,按照帮规,给炮哥二十棍。”

    两名劲装女子恭敬回道:“是!”

    炮哥一把挡开青千颜的两名亲信,毫不惧怕青千颜的权威和杀意:“别说二十棍,就是二百棍,我也不会认错,不会交人,以前酒吧打架,我当然不理,因为闹腾的都是华国人,只要不威胁到场子生意,他们打个头破血流,我只当节目乐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今晚不行,因为这些是东瀛人。”

    炮哥手指一点中田春和金刚子他们,一字一句地喝道:“我阿炮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,也从来不会讲什么理,杀人放火,我也干过不少,但东瀛人在我场子欺负同胞,就不行,而且二十多名兄弟重伤,我阿炮只会跟他们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他还手指一点沉默的叶子轩,做着最后努力和劝告:“何况他刚才还救了我们,如果不是他及时出手,我们已经被东瀛人废了,他救了我们,还是在我们场子,你却要把他交给东瀛人?帮主,你这样做很不厚道很不义气,简直就是恩将仇报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青千颜差点就扇出一巴掌:“你一个黑社会,也吹出爱国情操了?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,再不滚蛋,五十棍!”她还手指一点金刚子他们:“你不滚蛋又能做些什么?连你带身边精锐二十多人,被对方打得手断脚断,再来一批人一样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帮主——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炮哥脸上涌起一股悲戚,随后走到叶子轩的身边,带着一股子坚定开口:“帮主,换成其余事情,我无条件服从你,但今晚一事,绝对不行,我不会把他交给东瀛人,也不会坐视他孤军奋战,如你非要压我,阿炮拼着断手家法也要并肩作战。”

    炮哥看得出金刚子是一个难于对付的大魔头,担心洪青龙不介入此事,估计叶子轩和花轻舞他们估计被虐得连渣都不会剩,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尽力保全叶子轩,何况叶子轩刚才救了他们,这时弃手不管,炮哥自感做不到,他扭头向叶子轩开口:

    “兄弟,这事是我们不厚道,对不住你!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是否忘恩负义,我不管,但你放心,炮哥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。”

    他脱掉身上衣服,摆出背水一战的态势:“东瀛人要想对付你,先从我阿炮躯体上踏过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拍拍他肩膀:“谢谢炮哥。”

    中田春冷笑一声:“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炮哥威武,炮哥仗义!”

    招风耳一如既往的拍着马屁,随后咬着牙艰难的站在炮哥身边,咧嘴一笑:“炮哥,算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!”

    “也算我一个!”

    还能挪动的炮哥一干手下,跌跌撞撞站了起来,咬着牙,忍着痛,或走或爬来到炮哥身边,场面很是感人。

    青千颜身边几个跟随以及十多名看场子保安,看到这一幕嘴角都微微牵动,心里很是想跟炮哥并肩作战,但看到青千颜阴狠的神情,他们又只能叹息一声,低着头不再说话,洪青龙始终是青千颜的洪青龙,他们可以一时痛快,但后果难于承受。

    见到招风耳他们聚集在自己身边,铁塔一般的炮哥放声一笑,脸上很是欣慰:“看来我阿炮做人还不是太失败,穷途末路还有这么多兄弟跟随,足矣,足矣。”他此刻就是战死都觉得值当了,接着又捞起一根铁棍,指着中田春他们厉声吼道:

    “中田春,过来跟爷单挑。”

    中田春不屑冷哼:“你不配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神情无比难看,拳头握紧又张开,盯着炮哥喝出一声:“阿炮,再给你一次滚蛋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你再自不量力,我就让你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还要把你踢出洪青龙,不服帮主指令,留你何用?”

    阿炮不为所动:“到这份上了,我再怂,连孙子都不如,哪怕你踢我出帮,今晚,我也要忤逆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你有种!”

    青千颜怒极而笑,随即向身边人喝道:“车大炮无视帮主指令,一意孤行损害帮中利益,为了大局和兄弟们着想,现在革掉车大炮的堂主之位,让孟堂主暂时代之,本帮主仁义,看在车大炮是洪帮老臣份上,不对他执行家法,不断他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生死,从此与洪青龙无关。”

    身边十余人低声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炮哥嘴角勾起一丝自嘲,纵横江湖多年,没想到今天会因对抗东瀛人被踢出帮会,固有自己挑衅帮主权威的过错,但更多是青千颜的借题挥,想要吞并他那一堂的权力,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炮哥此时都不会夹起尾巴离开,所以他放声一笑:

    “谢谢帮主成全,让我没有后顾之忧,是死是活都不会给洪青龙丢脸。”

    包扎脑袋中田春见到炮哥被开除,脸上流露一股阴冷笑意:“大个子,连帮籍都被开了,还嘴硬?没有洪青龙罩着,你就是一个渣,待会我们也没后顾之忧,可以把你打个跪地求饶,放心,我一定会拍上一个视频,传到网上让中日人民看看、、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见义勇为的好青年,是怎么向我们东瀛人磕头。”

    中田春又望向带着寒意的青千颜:“青帮主,刚才的对话,我们已经听清了,今日事情跟你们无关,我们不会找洪青龙算账,还有,酒吧一切损失,我一定双倍赔偿给洪青龙,算是我们一点谢意,也算是交个朋友,以后咱们好好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肆无忌惮扫视青千颜的身体,喉咙不受控制吞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青千颜眼里划过一丝戏谑,她清楚中田春心里的龌蹉念头,不过没有太多情绪起伏:

    “好!阿炮已经不是我们成员,中田君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,我不会掺和你们私人恩怨。”

    阿炮显然对青千颜死心了:“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仿佛一尊战神一样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招风耳他们也都爆出血性,嗷嗷直叫:“狗日的,放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中田春闻言讥笑一声:“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你们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静观其变甚至猜测是否洪青龙苦肉计的叶子轩,脸上扬起一抹笑容走了出来,他拍拍炮哥的肩膀笑道:

    “洪青龙不要你,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在炮哥微微一怔的时候,青千颜眯起眼睛审视,良久挤出一句:“叶子轩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都没看青千颜,只是盯着金刚子一笑:“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细心一点点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