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金刚子,死
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一章金刚子,死

    青千颜被一巴掌甩了出去,娇艳的红唇也破了妆容。

    全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相比叶子轩击败金刚子这种杀人利器来说,这一巴掌带来的效果更加让全场人震撼,谁都没有想到,不温不火温润儒雅的叶子轩忽然变得如此霸气,要知道,他打得可是洪青龙的主事人,还是在洪青龙的地盘上,这小子未免太猖狂了一点。

    炮哥和招风耳他们也都愣然,换成昔日肯定早对叶子轩疯狂攻击,但如今却莫名感觉到一阵痛快,或许是自己被驱赶出洪青龙,也或许是青千颜表现寒了他们的心,总之,见到青千颜被叶子轩扇一大耳光,他们没有半点跟叶子轩叫板念头。

    跟在青千颜身边的洪青龙子弟,先是目瞪口呆的愕然,接着,他们就像是被捅了烧火棍一样,以异常整齐的动作,‘唰’的一声靠前,喊杀声四起,桌椅翻滚,碗碟碰撞,一个个都跟吃了大力丸似的,提着明晃晃的刀片,喊叫着包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阵式,直似要将叶子轩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炮哥神情迟疑了一下,下意识退回到叶子轩身边,暂且放下对中田春出手的念头,还举着铁棍向洪青龙子弟吼叫一句:“狗日的,让你们砍鬼子,一个个装孙子,现在对付同胞,你们倒是横起来了,你们谁敢动手?我阿炮轰他狗娘养的。”

    招风耳也大声附和:“放下,放下,听到炮哥的话没有?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见到炮哥和招风耳他们这些兄弟横在面前,又觉得炮哥喝骂有几分道理,冲前的洪青龙子弟神情尴尬,刀片低垂。

    “一帮饭桶,他们早就不是洪青龙子弟,你们竟然被他们唬住?直接把他们给我砍了。”

    在花轻舞轻轻一扯叶子轩衣袖时,青千颜捂着俏脸怒目圆睁,恨铁不成钢的喝骂洪青龙子弟,还一脚踹翻几个得力干将,在洪青龙子弟微微迟疑的时候,青千颜又望向叶子轩,杀意凛然,一字一句:““扇我这一个耳光,哪一个身份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很明显,如果叶子轩是用叶宫主事人身份动手,青千颜会马上调动精锐讨回这公道,如果是叶家子侄身份,她也会向叶家狠狠告这一状,怎样都不会让叶子轩有好日子过:“来,告诉我,今晚扇我这个耳光,凭什么?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哪个身份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声:“你希望我哪一个身份?”他缓缓走到青千颜的面前,感受到那份摄人气势,青千颜下意识后退两步,但很快又恼羞成怒踏前,狠狠对峙面前的叶子轩,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伸手一捏青千颜下巴冷笑: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叶宫主事人身份,那咱们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了,你觉得,我屠尽你们,会有半点悬念吗?”

    在青千颜挣开捏住自己下巴的手时,叶子轩又一点还在调息的金刚子:

    “连他都被我击败,你要黑道规矩叫板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退后一步,双手背负,环视青千颜等人笑道:“你想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,想要我自认是叶家少爷,以此来躲避自己吃亏和窝囊,我今天偏偏不给你下台机会。”他沉声喝出一句:“我今晚就是叶子轩,叶宫主事人,三帮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如果不爽,尽管放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声音带着一股子杀气:“有一个,杀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挑衅似的看着青千颜:“青帮主,放手一战?”

    四周空气遽然紧张,那些持刀者的手,个个青筋跳现。

    在青千颜咬着嘴唇微微握紧拳头的时候,叶子轩笑了,那是嘲笑,微挑着嘴角,但笑的并不张扬,并不惹人讨厌:“不敢放手一战?那就跟刚才见到东瀛人一样,好好夹着你的尾巴做人。”他向炮哥偏头开口:“炮哥,废中田春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炮哥微微一愣,随后拿起铁棍再度上前。

    青千颜冷喝一声:“阿炮,你真敢动手,以后将面临洪青龙和大使馆追杀双重。”她思虑再三,终究不敢下令手下对叶子轩围攻,酒吧只有数十号手下,全部压上去也不够叶子轩塞牙缝,搞不好还会让叶子轩趁机难要了自己脑袋。

    但她又不能什么事都不做,毕竟是在洪青龙的场子,眼睁睁看着中田君被断一条,只怕大使馆会向洪青龙难。

    炮哥无视青千颜的危险,哈哈大笑走向中田春。

    见到炮哥无视自己的指令,脸色难看的青千颜向一名亲信微微偏头,一个劲装女子心领神会要想阻挡炮哥,只是刚刚踏出一步,一根铁棍就呼啸而来,砰一声巨响,劲装女子被铁棍砸翻出去,一股鲜血伴随跌飞,从她的嘴里喷出来。

    劲装女子闷哼倒在地上,想要挣扎起来却怎么也没力气。

    “炮哥现在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谁敢阻挡炮哥,我立马毁掉他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俏脸一寒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她很是不甘,可又没有半点法子,今晚只能吃这个闷亏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当炮哥把几个挡路的东瀛人全部撂翻后,躲在最后面的中田春大声喊叫起来,叫声中有着一股歇斯底里的味道凄厉中还带着疯狂,他像袋鼠一般敏捷从地上抓起一根铁棍,横挡在自己身前:“你们、、你们敢伤我,会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我是中田春,我是大使馆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搬出自己的身份:“我哥哥是东瀛防卫大臣!”

    在青千颜脸色变得难看时,炮哥嘿嘿一笑:“干得就是防卫大臣。”

    中田春挥舞几下铁棍,感觉没有意义时就大喊:“金刚子,救我啊,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调息的金刚子忽然睁开眼睛,怒吼一声向炮哥冲了过去,他跟中田春没有什么交情,但跟防卫大臣有着密切关系,可以说,后者就是哈迪斯社的主子,叶子轩似乎早料到金刚子反应,在后者身子一探时,他也轻飘飘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挡住去路,中田春面临危险,金刚子猛地大吼一声,双眸闪过两道血红精光,身体化为一道残影前冲。

    同时,双拳像是炮弹一样轰击。

    虽然被叶子轩打中胸膛受了伤,但金刚子身手依然惊人,度,力量,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叶子轩保持着如水平静,度提高两分,拳头也在顷刻打出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叶子轩再也不像刚才轻描淡写,以柔克刚了,而是直接跟金刚子硬碰硬,四拳相对,没有任何的华丽招数,两人单纯用度和力量碰撞,拳头连连翻飞,酒吧响起一阵阵猛烈爆响,如同雨天的雷声一般,响彻着每个人耳朵。

    拳影漫天,肉眼已经很难捕捉到两人出拳的度。

    青千颜暗呼自己克制没有对叶子轩出手、不然今晚酒吧还真可能被他血洗,同时期盼叶子轩被金刚子击败,这样就能讨回刚才丢失的全部颜面,周媛媛和花轻舞目光聚焦叶子轩,掌心都无形中出汗,似乎都在担心叶子轩被对方所伤。

    金刚子越战越凶,而叶子轩出手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无论放手一战的金刚子多么强大,叶子轩始终保持压制金刚子的战力。

    炮哥见到金刚子还如此彪悍,嘴角一咬走到中田春面前,格挡开后者手里的无情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炮哥没有直接废掉中田春的腿脚,而是拿起一个酒瓶狠狠砸下,手法干净利索,不带半点水分,砰!啤酒瓶在碰撞中碎裂纷飞,中田春惨叫一声伏在地上,满头鲜血满头酒液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,这一记惨叫,也让金刚子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“那啥金刚子,刚才好听不?”

    炮哥又拿起一个酒瓶,在青千颜的冷冽眼神中一笑:“再来一个?”

    “你傻叉啊,我们是大使馆的人、、我是中田春啊、、、”

    像是小强一样的中田春色厉内荏喊叫起来,他在东瀛可以横着走路,在华国有大使馆的庇护照样肆无忌惮,谁知今晚阴沟里翻船,被叶子轩和一个黑帮头目打得满地找牙,还成为棋子,他很是愤怒很是不甘,捂着疼痛脑袋喊叫起来: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、、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第二个酒瓶狠狠砸在他的头上,鲜血迸射刺激着所有人眼球,中田春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炮哥向金刚子喊道:“好听不?”

    在金刚子呼吸微微变粗时,炮哥一棍子抡在中田春小腿,一声脆响,中田春惨叫一声,随后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小腿被废。

    金刚子眼睛瞬间血红,拳头冲撞退后的他,右脚忽然探出一支尖刀。

    身子一侧,他像是倒挂金钩一样,狠辣无情划向叶子轩的身体。

    在炮哥他们愤怒金刚子的无耻时,花轻舞和周媛媛齐齐惊呼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这一脚很快,快到叶子轩没有时间躲避,也没有地方躲避,就在青千颜冷笑叶子轩不死也要脱层皮时,叶子轩不躲不闪靠了过去,直接用左臂一扛金刚才划过的小刀,众人见状都暗呼叶子轩脑子进水,左臂再硬,也不可能挡住利器。

    就当周媛媛和米小玲她们要闭上眼睛不想看血腥一幕时,只听一记清脆的‘当’声响起。

    金属碰撞。

    蕴含蛮力的小刀划破叶子轩的左臂衣服,却再也无法势如破竹切入下去,更不要说一举削掉叶子轩手臂了。

    相反,小刀折断,当当落地。

    全场讶然,青千颜更是揉揉眼睛,连声喊叫: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左臂,一道银芒闪烁。

    在金刚子推测叶子轩左臂有硬物、炮哥他们大声叫好时,叶子轩架开对方的小腿。

    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杀招失败的金刚子踉跄后退,嘴角止不住牵动,右手力气涣散大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记凶猛碰撞后,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。

    分神的金刚子来不及凝聚力量,冲撞的拳头直接断裂开来,他闷哼一声忍痛后退。

    叶子轩气势不减,一拳轰中他的厚实胸膛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肋骨再断两根,金刚子喷血跌飞,再也没有半点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你是光明磊落的武者,谁知还是脱离不了东瀛人的无耻本性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上前一步,一脚踩在金刚子胸膛:“留你何用?”

    力贯千斤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篷鲜血从口鼻飙出,金刚子眼睛一瞪,生机熄灭。

    金刚子,死。

    ps:谢谢阿伟1982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、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