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捅了大篓子
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二章捅了大篓子

    杀了金刚子,废了中田春,叶子轩带着花轻舞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姗姗来迟的警察见到酒吧一片狼藉,还有九名东瀛大使馆成员或死或伤,马上打一个激灵吆喝起来,不仅动作利索封掉天宇酒吧,第一时间取到各个监控录像,还把所有涉及人员都请入警局查问,笔录记了一份又一份,效率前所未有的惊人。

    青千颜虽然有意无意把脏水泼到叶家轩身上,还故意突出自己脸上一巴掌的委屈,但因为周媛媛、公孙佳和徐三少他们对东瀛人殴打自己的愤怒,加上隔离开来的炮哥等看客比较客观的口供,忙活一个晚上的警方,算是把事情弄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叶子轩跟东瀛人有怨,大打出手,东瀛人技不如人,出阴招,招死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酒吧斗殴,这个片区的警察每天少说处理十宗八宗,对整个流程早已经了如指掌,哪怕死了人也能最低影响从容解决,但现在因为死的是东瀛人,还是挂着大使馆牌子的人,事情开始变得复杂,从上到下都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死了人,凶手必须要归案。

    逮捕完炮哥和招风耳几个人之后,确认完叶子轩身份的警方又陷入为难,前所未有的感觉到棘手,他们多少知道叶家子侄认祖归宗一事,虽然叶子轩只是叶家一介子侄,没有叶宗他们的显赫身份,但要想拿他过来问话,依然出他们的权限。

    京城警方迅向上级报备,警察部、外交部相续介入、、、

    在数十名警察忙碌不停,天宇酒吧被勒令停止营业时,从警察局录完口供处理完酒吧手尾、回到朝阳花园的青千颜,看看渐渐白的东边,揉揉脑袋在书房沙坐下来,她连暖气都懒得开启,也没有去洗澡,直接倒了一杯红酒喝着,缓解情绪。

    殷红酒液不断流入口腔和喉咙,疲惫不堪的青千颜恢复了两分红润,她伸手摸摸脸上残存的疼痛,美丽的眸子闪烁着一抹怨毒光芒,从小到大,她虽然说不上什么尊享荣耀,但也是锦衣玉食家人呵护的主,如今,她却被叶子轩当众打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远比叶子轩砸场子还要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“叶子轩,今日的耻辱,我一定要十倍八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握着酒杯的右手一紧,心里暗暗誓要找叶子轩讨回公道,虽然叶子轩是叶家子侄,披着红色叶家的保护衣,但青千颜却依然没有惧怕,她背后有全力支持的三帮,有大权在握的叶宗,再远一点,还有苏格兰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她相信,只要自己部署到位,利用好叶宗这棋子,这个还没站稳脚跟的叶子轩,一定会被她送上断头台,当年根红苗正的朱大元帅儿子都被毙掉,区区叶子轩又算得了什么?何况叶家不少人也等着他倒霉,他出事,叶家成员只会踩,不会帮。

    青千颜一边幻想着叶子轩的倒台,一边倒着红酒不断灌入。

    也不知喝了多少杯,青千颜感觉脑袋有些昏沉,她把空掉的酒瓶丢在地上,随即摸出手机出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在各方为天宇酒吧事件忙个焦头烂额时,叶子轩正在飞龙花园呼呼大睡,好像昨晚杀人的不是他,更好像一切都跟他无关,直到早上六点的时候,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,叶子轩迷迷糊糊按下通话键,嘟囔开口:“给一个大清早吵醒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轩。”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,传来龙秋徽清冷的声音:“你捅出天大篓子,还有心情睡大觉?”

    叶子轩顷刻打了一个激灵,脸上扬起华海警局时的亲切笑容,戴上一个蓝牙耳机笑着回应:“龙队,好些日子不见,最近可好?你的火气还是一如既往彪悍啊,有没有按时喝四君子汤啊?要不把你的地址告诉我,我亲自熬一壶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跟我装聋作哑?如果你在我面前,我一棍子抽翻你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听到叶子轩这种无赖的作风,直接把通话变成了视频,一身笔挺的黑色制服,一个二十平方米的办公室,左右两边有着一个书柜,头顶还有一面警旗,一看就知道在警察局:“别装疯卖傻了,你知道自己昨晚干了什么吗?伤人,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仅打伤中田春,还当众杀了金刚子。”

    “中田春大哥是防卫大臣,也就是东瀛军方大佬,金刚子是哈迪斯拳社精英,拿过菊花勋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伤一死,整个大使馆都沸腾了,他们向外交部连夜出照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逮捕凶手归案,作出最严厉的惩罚,东瀛将会停止两国的商务合作,包括叶子大厦的投资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俏脸含霜: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处境很危险?”

    她看着那张天塌下来都不会变色的脸:“现在不仅东瀛人嗷嗷直叫想要你的命,外交部和警察部也恨不得毙掉你平息两国风波,就是你叶家内部,也恨不得就此事把你一脚踹开,三方正在不断碰面,不断洽谈,情况不乐观,估计要拿你来牺牲。”

    她把案情进展全部告知叶子轩,让他能够掌握最新情况。

    叶子轩伸伸懒腰笑道:“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龙秋徽靠在办公椅上,俏脸一如既往冷艳:“我暂时是京城刑侦副队长,昨晚接到警情就开始忙碌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下来,笔录不断送去市局、外交部和警察部,可想而知这次事件的重大,我半小时前还参加了你大伯亲自主持的会议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拍脑袋:“对,他好像是京城市长,他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龙秋徽端起一杯茶水喝入一口,冷笑一声开口:“他什么态度,以你的聪明才智猜不出来吗?他不仅没有半点袒护你的意思,反而要各部门公事公办,公开透明处理这一件恶劣事件,还让我们不要管你的叶家身份,不要顾忌他是你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大义灭亲的宣告,法律至上,邦交至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波澜,只是悠悠一笑: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局势很恶劣,你的处境很艰难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总是用自己方式关心着叶子轩:“警方已经得到你大伯的许可,九点钟将会抵达飞龙花园,邀请你前来警局协助调查,虽然从证据和口供来看,你杀人有因可究,你罪不至死,但只要逮捕你归案,两年少不了,那样,你的前程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想破局,唯有让叶老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区区一件斗殴,哪里需要老爷子出马?我会想法子摆平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眉头一皱:“摆平?内忧外患,你怎么摆平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女人紧张的神情,绽放一抹笑容宽慰:“龙队,放心吧,我不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,我也不会拿自己小命开玩笑,我会想法子脱身的,对了,你今天违反规定向我透露案情,不如再帮我一个小忙,照看一下被抓进去的炮哥他们。”

    连自己都被锁定,炮哥自然逃不出警方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自身难保还想着他人,还真是有情有义啊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对叶子轩流露一丝戏谑,随后叹息一声:“不过你说的炮哥也确实是一条汉子,不仅承认是他打断中田春的腿脚,还说根本没有听到你唆使的指令,废掉中田春是他本人意愿,跟你没有半点关系,他跟你也不熟,甚至在面馆还有过冲突。”

    女人淡淡开口:“他还一本正经跟我们说,金刚子其实是死在他降龙掌下,是他和招风耳他们早早重创金刚子,让他两只脚踏入了棺材,有没有你的出手,金刚子今晚都必死无疑,如果不是警方丢出证据,估计他会说是自己杀了金刚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神柔和,却带着一股坚定:“照看好他,花多少钱都行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点点头:“放心吧,我会看着他,不让他出事,而且他也算重要犯人,没有人敢要他出事。”

    她散去目光中的犀利:“叶子轩,你真能脱身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换成以前,肯定不能脱身,但现在,多少还是有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补充一句:“龙队,如果我这次能够脱身,咱们是不是该约会庆祝一下?”

    龙秋徽毫不客气笑骂:“滚!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后,被吵醒的叶子轩没有了睡意,于是伸伸懒腰起床,练完易筋经和洗髓经后就细细洗漱,随后晃悠悠下楼吃早餐,几乎同一个时间,秦夕颜握着手机匆忙从书房走出,脸上带着一股凝重,她三步并两步的冲到叶子轩面前,很是严肃:

    “儿子,你昨晚跟人打架了?还是生死一战?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点点头等着母亲责备时,秦夕颜焦急的摸摸叶子轩身躯:“你有没有受伤啊?”

    “杀个人,干吗要亲自动手啊?”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,妈可要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秦夕颜眼里迸射一抹寒芒: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要把哈迪斯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合浦壹号网络会所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、arfeef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