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二百九十三章 砍一只手

天才布衣 第二百九十三章 砍一只手

  第二百九十三章砍一只手

  秦夕颜虽然已经了解到大概情况,也知道叶子轩招惹了大麻烦,但还是让叶子轩把事情详细再告知一遍,相比官方传来的情报和结论,她更相信叶子轩说出来的经过,听完之后就点点头,让叶子轩先去吃早餐,自己回书房打个电话。

  “叶少,对不起,一切都是我的错。”

  在叶子轩寻思母亲回房干吗时,昨晚出于安全考虑被叶子轩留下来的花轻舞,把餐点一一摆在叶子轩的面前,俏脸带着一丝愧疚:“如果不是我要你去参加聚会,你就不会跟他们起冲突,也就不会大打出手,你也不会杀掉金刚子。”

  花轻舞显然也已经知道酒吧事件的严重性,很是内疚地给叶子轩倒了一杯牛奶,轻轻推到后者的面前开口:“吃完早餐,我就去警察局自,跟他们说一切都是我招惹出来的事,如果他们要抓人消除东瀛人怒火,那就把我丢出去。”

  “你傻啊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保持着恬淡笑容,端起牛奶喝入一口笑道:“人是我伤的,杀的,跟你有什么关系?而且中田春他们是冲着我来的,你带不带我参加聚会,我跟他之间都会有一战,最重要的是,东瀛人要的是我这凶手,而不是替罪羊。”

  花轻舞腾升一抹焦虑:“可你被抓进去,夫人他们会伤心的啊,你的前程也会被毁掉,东瀛人一定会施压政府严惩你。”接着幽幽一叹:“或许你昨晚该留金刚子一命,只要不是死人,区区伤残就容易摆平,闹出人命,确实棘手。”

  “金刚子必须死。”

  叶子轩伸手一握花轻舞的手掌,温暖着对方冰冷的掌心:“第一,公平对战中,他突然对我下杀手,用脚尖小刀要我的命,如果不是我左臂有卫战国送的护臂,我现在就是不死也断了一手,如果我不杀他,岂不是显得我软弱可欺?”

  花轻舞罕见没有抽回自己的小手,随后又见叶子轩的眼里闪烁着一抹杀意:“以后阿狗阿猫都会来杀我,因为他们知道,我不会下杀手,我是绝不允许这种情况生,想要杀我,就要作好被我杀掉的觉悟,不然就不要轻易冒犯我。”

  “第二,我要给青千颜和洪青龙一个威慑。”

  想到那个高台上妖媚冷艳的女人,叶子轩嘴角就多了一丝讥嘲:“哪怕我不披着叶家子侄的保护衣,我的身手也足够对抗他们,让洪青龙少掉见不得光的动作,我可以在京城少些麻烦,当然,还有让东瀛不敢小瞧华国武道的念头。”

  “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。”

  叶子轩盯着面前的花轻舞,目光变得炯炯有神道:“那就是给你立威,我是你的男朋友,是你的靠山,我胆敢当众杀掉金刚子,势必让金芝林中高层对你生出敬畏,而你在酒吧一片混乱的情况下,还组织芳芳她们为受伤同事治疗。”

  “这会让他们生出感激之情,恩威并重,以后不仅没有人敢在背后中伤你,他们还会绝对服从你的安排。”

  花轻舞一怔,一脸惊讶,似乎没有想到,叶子轩杀人还有为她铺路之意,想要说什么却被他轻轻挥手制止:“你不用担心我,我心中自有分寸,我一定会没事的,赶紧吃饭,吃完饭了,警察估计该找上门来,怕是要在警局耗一天。”

  花轻舞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但眸子却有一丝感激。

  叶子轩没有等来警察的电话,却等来叶建国和叶改革他们的兴师问罪。

  还没有等叶子轩享受花轻舞准备的早餐,门外就响起了刺耳的汽车轰鸣声,喇叭不断传出,俨然是要吵醒整个飞龙花园,随后就是车门的砰砰作响,伴随着一阵急促脚步声,叶建国、叶改革、叶爱武和叶宗、叶芙蓉他们就走入进来。

  其中还有卫战国和汤兮兮。

  一行十余名叶家成员,气势汹汹站在大厅,俨然一副兴师问罪态势。

  “老三,老三媳妇。”

  叶建国双手一背,不怒而威:“起床没有?都什么什么时候了,还不起床?”

  叶爱武也一推眼镜:“叶家出大事了,你们还睡得着?”

  没见到叶辉煌和秦夕颜身影,叶改革更是声如洪钟:“人死哪里去了?”

  “人,还都活着。”

  叶子轩似乎知道他们来干什么,喝着牛奶淡淡开口:“只是有些人眼睛瞎了。”

  虽然叶改革是自己二伯,但叶子轩依然不会对他客气,叶改革敢喊人死哪里去了,他就敢毫不客气打脸。

  在叶改革他们脸色一变时,叶芙蓉上前一步喝道:“叶天龙,你这是什么态度?怎么对二叔说话的?”

  叶宗也冷哼一声:“长辈来了,不出门迎接,慢条斯理吃早餐,三叔的家教真是差劲,一点都不懂尊老爱幼。”

  叶子轩端着牛奶晃悠悠走过来,嘴里还咬着一块黄金糕回应:“二叔不爱幼,我又何必尊老?”

  他看着叶宗和叶芙蓉一笑,依然毫不客气回敬:“至于所谓家教更是荒唐可笑,堂哥堂姐难道去别人家里,都是到了门口死按喇叭?还在主人大厅大喊人都死哪里去了?如果这就是家教的话,叶天龙还真是惭愧,学不来这种家教。”

  叶芙蓉和叶宗脸色齐齐一变:“你——”

  在两人想要向叶子轩难时,叶改革冷哼一声制止:“别跟这种人废话了,他就会逞口舌之快,十三年流露在外,能够活下来吃饱饭已经是奇迹了,难道你们还奢望他有礼仪有家教?真懂得仁义礼智,就不会捅出这样一个大篓子。”

  “是啊,幸亏我在外面流露十三年,不然一直呆在叶家的话,光芒只会比老爷子大寿更加耀眼。”

  叶子轩把黄金糕塞入嘴里:“唉,人太优秀,真是一种痛苦。”

  这一次,除了卫战国和汤兮兮之外,无论老老小小都脸色难看,脸颊上是火辣辣的一片。

  作为家主的叶建国踏前一步,手指点着叶子轩暴喝一声:“叶天龙,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?你知不知道自己招惹出多大麻烦?你知不知道叶家颜面被你丢尽?如你不是老三儿子,我一枪崩掉你,免得给我们添堵,免得给叶家抹黑。”

  “麻烦?”

  叶子轩一口喝完牛奶:“大伯指的是哪一件事?我最近招惹了很多麻烦。”

  这时,得到花轻舞通报的秦夕颜打开房门走了出来:“大哥,二哥,你们怎么大清早过来了?”

  “你以为我们想要过来啊?”

  叶建国一脸冷冽:“还不是你有个宝贝儿子,把叶家的颜面丢尽了,还把叶家拖入万丈深渊。”

  “大哥,事情——”

  秦夕颜刚想要说话,就被叶建国打断了:“你这个当妈的闭嘴,慈母多败儿!”

  他的脸上充满了不悦,向叶子轩厉声喝问:“你昨晚是不是当众杀了金刚子?废了中田春一条腿?”

  在秦夕颜如水平静的目光中,叶子轩在沙上坐了下来,揉揉脑袋笑着回应:“没错,昨晚一伙东瀛人在酒吧大打出手,伤残了公孙佳、徐三少、周媛媛以及一干金芝林高层,我本来不想见义勇为的,毕竟很容易被警方赖上斗殴。”

  “可是见到这么多同胞伤残,我实在看不过去忍不下去,加上老爷子教导的见义勇为,我一咬牙就出手了。”

  在叶建国和叶改革他们快要气死、秦夕颜和汤兮兮掩嘴一笑时,叶子轩很认真的补充:“经过我一番苦斗,拼着身体三处伤痕,最终把九名东瀛人收拾的服服帖帖,你们看过霍元甲电视,都清楚东瀛人本性,他们哪可能吃这亏啊。”

  “趁我不注意,用一把刀,还染了剧毒的刀捅我。”

  叶子轩还卷起了左手衣服,露出泛着银色光泽的护臂:“如果不是卫战国送我一件护臂,让我恰好挡住了金刚子这一刀,估计我都见不到各位亲人了,金刚子想要我的命,我为了活下来,我只能正当防卫了,于是不小心把他杀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救那么多人,给叶家增添了荣耀,我应该留在现场享受大家目光。”

  在叶爱武瞄了儿子一眼、叶建国脸色铁青时,叶子轩依然滔滔不绝,作出一副谦虚的样子:“可我实在不喜欢这种出风头的事情,于是就提前回来了,怎么?警方还是记者找到你们,他们想要给我见义勇为奖?不用了,真不用了。”

  叶子轩还走到卫战国身边,笑容灿烂的开口:“表哥,谢谢你的护臂,救了我,这次军功章,有你的一半。”

  在叶宗他们冷冽的眼神中,卫战国一脸苦笑:“不客气。”

  他知道,叶子轩这一出后,叶宗他们会把自己踢出阵营。

  叶爱武则收敛狠戾,儿子跟叶子轩一伙,她这当妈的多少难办。

  “无耻!无耻!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叶建国怒目圆睁:“明明就是你杀了人,却粉饰成你救人了?”

  叶改革一脸肃穆:“就是,你再怎么狡辩,你也是死伤东瀛大使馆的人。”

  秦夕颜站了出来:“大哥,二哥,我核查过事情每一个细节,除了天龙没说双方有私人恩怨外,其余说的没有多少水分,他这次完全可以算是见义勇为,只是死了金刚子,伤了中田春,你们需要平息东瀛人怒火,所以你们先入为主认定他杀人。”

  “这事就让我们自己处理吧,我们一定会摆平这次风波,不给叶家抹黑,也不给各位带来麻烦。”

  叶宗不置可否出声:“东瀛人群情汹涌,哪里有那么容易摆平?外交照会,一天三次。”

  秦夕颜咳嗽一声:“事情总是有办法解决的,而且我们会自己想法子摆平。”

  “叮!”

  这时,叶建国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一脸阴沉的拿起来接听,片刻之后望着众人开口:“经过外交部的斡旋,还有我的面子,中田春提出了第一个条件,十个亿,叶天龙下跪认错,再砍一只手,这事,他可以不追究了,至少不再针对叶天龙了。”

  叶子轩起身,向外面走去,叶建国喝出一声:“你去干吗?”

  叶子轩淡淡回道:“我去砍中田春一只手。”

  在众人下意识惊愣中,花轻舞喊出一句:“叶少,你的早餐?”

  叶子轩举步向外面走去,头也不回的道:“不迟!砍完再吃!”

  ps:谢谢杨鼎天打赏本作品3888逐浪币、凑热闹的泥瓦匠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