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把菜刀

天才布衣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把菜刀

  第二百九十四章一把菜刀

  太子花园,阳光明媚,连草皮带通道占据一万多平方米,曾是清末巨贪和大人之子丰绅殷德的府邸,外表与京城其它四合院没有太多区别,但只有置身其中,才能感受它的富丽堂皇与奢华,院内雕梁画栋,古灯长廊,俨然皇家气派。

  其中一座栽着几株梅花的院子里,突兀耸立三层高的古朴阁楼。

  此时已是早上七点半,虽然还有一丝清晨的寒意,但阳光已普洒在第三层阁楼东侧,一个身穿白色服饰的儒雅青年,正在三楼的阳台上打着太极,一招一式,算不上呼呼生风,但却是行云流水,每一个动作没有丝毫阻滞地展示开来,

  赏心悦目。

  十分钟后,儒雅青年动作儒雅地缓缓收功,徐徐呼出一口长气,站在阳台的他即使锋芒内敛,出众的气质也足以使平民百姓心生敬畏,在他踏前一步欣赏不远处的湖泊风景时,一个托盘从后面递了过来,上面摆放着热毛巾和热茶水。

  儒雅青年拿起毛巾擦擦双手,随后丢回到托盘上,他端过散热气的信阳毛尖,很是惬意的品着。

  “宋少,王总想要托你的关系,跟商务部几个大佬坐一坐。”

  儒雅青年俨然就是宋禁城了,在他的背后是毕恭毕敬一身灰衣的刘援朝:“看看能否搞点政策,或拉线弄点资金,扛一扛天能集团入主石科地产的事,王总说,那怎么都是他一生心血,这样被天能集团侵占重组,他心里多少遗憾。”

  在宋禁城脸上没有半点变化时,刘援朝又轻声补充:“这倒不是因为不喜欢天能集团,或看不上它,而是它的文化、经营风格与石科地产不相容,如果石科的文化被改变,那么石科将不再是石科了,石科可能失去它最宝贵的东西。”

  “他居然还好意思找我?”

  宋禁城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低头抿入一口茶水开口:“还跟我说那么多堂而皇之的话?本质还不是不想丧失掉自己地位?如天能集团真入主石科地产,老王他们就要卷铺盖走人了,以前石科巅峰时牛叉哄哄,现在遭受危机低头了?”

  接着他又看了刘援朝一眼:“这种人,不敲打,敲打他,不知道自己位置。”

  刘援朝微微一怔,试探出声:“那我回绝他?只是失去石科地产,我们在南方就少一颗钉子,沈万千又该得意了。”

  宋禁城脸上依然没有多少情绪起伏,手指摩擦着杯子的滚烫边缘:“拖两天,再回绝他,爱莫能助。”

  刘援朝跟随宋禁城有一些年头了,却依然难以揣测后者到底什么意思:“那他这样岂不是死定了?”

  现在收购战已经进入白热化,浪费两天等于赐他毒酒。

  宋禁城抬起头眺望着远方,声音依然不温不火:“拖他三天,然后让天邦集团跟老王谈一谈,让天邦集团扮演白骑士给老王注资,拯救他于水火之中,只是记得告诉他,以后要听话一点,这样一来,我们就能轻易掌控石科地产了。”

  刘援朝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在刘援朝感慨老王逃得一线生机时,宋禁城不置可否一笑:“老王永远不会知道,天邦是我的,天能也是我的,这一次声势浩大的举牌收购战,不过是一个唱黑脸,一个唱红脸罢了,目的就是掌控石科地产,也让老王更死心塌地。”

  刘援朝一怔,随后大悟,出声赞道:“宋少英明。”

  宋禁城笑容中多了些许玩味,还有一丝高高在上的傲气:“对了,叶子轩情况怎样了?”

  听到叶子轩三个字,刘援朝嘴角牵动了一下,最终还是如实告知进展:“东瀛使馆三次向外交部出照会,要求华国官方严惩叶子轩这个凶手,从口供和证据来看,叶子轩属于被挑衅者,他出手有自保之意,也间接保护了数十人。”

  “他打伤中田春和金刚子,这些证据足够他安然脱身。”

  刘援朝把收集到资料,很客观的告知宋禁城:“搞不好还有见义勇为,可他最后夺命一脚,却把自己拖入万丈深渊,所有东瀛人,都认为叶子轩最后的那一脚,不光夺走了金刚子性命,也是扇打东瀛的颜面,是对他们尊严的践踏。”

  “他们有义务也有责任,为东瀛讨回这场公道。”

  他叹息一声:“最近华国跟东瀛有很多合作项目,双方来往也达到历史新高,而且东瀛防卫大臣也不断施压,所以面对这件影响两国邦交的事件,外交部和警察部也很头疼,不抓,不是,抓,又担心叶老怒,毕竟刚过八十大寿。”

  “有点意思。”

  宋禁城的眼里多了一丝兴趣,摇晃着杯中的信阳毛尖道:“想不到叶子轩来京城没几天,却一而再再而三给我惊喜,这次打死金刚子引两国外交风波,更是让我对他多了一点欣赏,至少,他当众杀金刚子的勇气和血性,我没有。”

  刘援朝苦笑一声:“好听点血性,不好听点就是鲁莽,就是再恼怒金刚子,等出了酒吧,找人悄悄干掉就是,何必亲自干掉对方呢?虽然他披着红色叶家外衣,但华国明面上终究还是法制社会,加上东瀛人施压,他这次很难脱身。”

  “他在哪里?”

  宋禁城淡淡开口:“在家?还是警察局?替我问问他,今晚的饭局,还请不请?”

  刘援朝轻轻点头,摸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,随后向宋禁城恭敬汇报:“刚刚收到最新消息,叶建国他们去找叶子轩兴师问罪,只是不仅没有敲打到叶子轩,反而被后者气得差点心脏病作,叶子轩离开了家,不过没有去警局自。”

  “听说,他要砍中田春一只手,因为中田春想要他一只手。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听到刘援朝把中田春提出的条件,以及叶子轩的反应后,宋禁城闻言大笑了起来,眼里闪烁一抹赞意:“这小子,够嚣张,够猖狂,我现,他比叶宗和叶天荡有趣多了,援朝,你说,他会不会真的去医院,把中田春一只手砍下来呢?”

  刘援朝摇摇头:“怎么可能?这是找死的节奏。”

  “我倒觉得有可能。”

  宋禁城微微挺直身躯:“今天我就看看,叶子轩是否真的砍掉中田春一手,如果他有这胆量,你知会周媛媛,把手里的资料取出三分之一,交给叶子轩脱离这次风波,也算是我宋禁城对他一点敬意;如果他没这魄力,那就让他自生自灭吧。”

  “只是任何太子党成员,不得对他落井下石。”

  宋禁城声音一冷:

  “国家利益,两国邦交,我不会反对不会破坏;但我也有个人情感,绝不允许太子党成员站在东瀛人阵营。”

  “违者,杀!”

  在宋禁城这个血淋淋的指令,通过刘援朝传播整个太子党时,神情平淡的叶子轩正双手插在口袋,吹着口哨走入大东亚医院,在他的情报中,中田春等受伤的东瀛男女,全部安排在这间中日合资的医院里,还享受最好的病房和特护。

  他先是掏出手机查看一下医院的结构图,随后又切入医院的监控系统,通过摄像头审视各楼层环境,很快确认中田春在六楼,因为只有那一层,有四个东瀛男女坐在走廊玩手机,看着疏忽的防守环境,叶子轩知道没人想到自己会来。

  叶子轩就走入一间更衣室,轻车熟路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医生,推着一个装满针水和药物的小车上去。

  他很快出现在五楼,掐算着房间走进去,借着给病人打针换药的幌子,动作利索把五楼病人弄晕,随后,叶子轩锁好房门,打开窗户,看了看安静的后花园一眼,随后攀爬着雨水管道上去,六楼二间病房都很安静,叶子轩锁定左边一房。

  透开掀起的窗帘,他正见包扎成木乃伊一般的中田春在看电视。

  满脸憔悴,但眼睛却炯炯有神,电视屏幕,是岛国艺术片。

  一个声音悠悠传来:“加藤鹰在动,还是苍井空在动?”

  中田春下意识回道:“他妈的两个一起在动。”

  随后,他侧头,‘哎呀’一声,想要爬走。

  叶子轩一把按住他笑道:“砍掉左手好呢,还是砍掉右手?”

  他摸出一把菜刀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