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二百九十五章 飞龙在天

天才布衣 第二百九十五章 飞龙在天

  第二百九十五章飞龙在天

  梦!这只是梦!!一切都是假的!!!

  中田春在心中不停的安慰着自己,闭上眼睛,重新睁开,浑身汗毛却依然根根立起。

  在噩梦中,闪现的那张脸,并没有消失无影。

  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  见到叶子轩诡异出现病房,手里还提着一把菜刀,中田春脸色当场变得苍白,他昨晚已经见识过叶子轩的狠毒,担心自己步了金刚子后尘的中田春,下意识去摸枕头的一把枪,只是手指还没碰到,菜刀就扑钉在两者之间,入木三分。

  中田春像是被毒蛇咬了一样,条件反射的缩了回来,在叶子轩拔出菜刀,拿起枪械揣入怀里时,中田春缩成了一团。

  他抖动着身子哆嗦出声:“我哥是防卫大臣,你不要动我,不然,你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“叶家也会遭殃的,我不骗你的。”

  叶子轩扯过被单,轻轻擦拭锋利菜刀:“你威胁我?”

  中田春虽然狂妄自大,但连连吃亏也变得聪明起来,想到叶子轩连金刚子都踩死,还提着菜刀杀入自己病房,显然是不怕自己威胁了,他当下马上换了张面孔:“叶少,叶爷,是我错,是我不对,我是人渣,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。”

  “我再也不敢跟你叫板了,以后见到你主动绕着走,实在不行碰到了,我叫你爷。”

  叶子轩不为所动:“听说你给叶家提了一个条件,要十个亿,磕头认错,要我一只手?”

  中田春闻言连连摆手,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:“这、、、这只是我随口一说,脑子进水喊出来的东西,我都快忘记它的存在了,叶少,你千万不要当真,我待会马上收回这条件,我怎么可能让你低头呢?应该是我给你磕头认错。”

  说到这里,中田春还真拖着伤腿在床上跪起来,连连给叶子轩磕头道歉:“叶少,对不起,我不该挑衅你,冒犯你,你大人大量,原谅我吧。”喊叫之余,他还往门口瞄几眼,似乎希望外面的看护人员或者医师出现,化解自己困境。

  “别想有人救你了。”

  叶子轩用菜刀拍着中田春的脑袋,眼里闪烁一抹戏谑道:“甚至你最好希望不要有人出现,不然见到陌生人,我会心惊胆战的,一旦慌乱了,我就会失去控制砍人,到时这把菜刀劈在你脖子上,你说,是我倒霉,还是你倒霉呢。”

  中田春哭丧着脸:“我倒霉。”

  他调转过来祈祷不要有人闯进来:“叶少,我该做点什么,让你开心的呢?”

  叶子轩用菜刀拍拍中田春伤腿,引得后者一阵难言疼痛,差一点就出惨叫了,随后又听到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我现在处境一团糟,东瀛大使馆给华国官方施压,你哥哥也在推波助澜,华国把压力全部转给我,估计要拿我来开刀。”

  他像是推心置腹:“我很可能今晚就要被抓进警局,过几天可能就要枪毙,我怕是没地方跑和躲了,所以想着临死拉几个垫背的,金刚子死了,我只能来找你了,我准备先杀了你,然后再偷偷潜入东瀛,把你防卫大臣的哥哥干掉。”

  “叶少,别杀我,我还不想死,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。”

  似乎感觉到叶子轩流露出来的杀机,中田春眼泪都快哭出来了:“我待会就向东瀛大使馆提出,我撤销对你的一切指控,我也会劝说他们不要对华国施压,你不会有事的,顶多进警局呆几天,相信我,再不行,我让哥哥压制此事。”

  “他可以摆平这个风波的。”

  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是叶子轩今天来医院的想法,不过他脸上没有腾升高兴:“你说的很动听,可是我不相信,以我对你的了解,我只要出了这个房门,你就会马上喊人追杀我,然后加倍给华国官方施压,到时我估计会死得更快。”

  “所以要想让我相信你,要想我不拉着你一起死,你多少要给我一道保险。”

  你大爷,明明是你伤我,还要我给你平安无事的保险,你这太不讲理了吧?

  中田春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,只是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,只能一脸苦楚盯着叶子轩:

  “叶少,我脑子笨,我想不到,你给我指一条明路吧?”

  叶子轩目光炯炯看着中田春,良久之后咳嗽出声:“我记得,你在丽莎服饰时说过,你曾是大使馆武官,后来因故被撤职变成小文员,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这跟你向周媛媛泄露机密有关,要我相信你不难,把机密跟我重复一遍。”

  “我跟周媛媛核对一遍,完全无误之后,我就不杀你。”

  中田春嘴巴张大:“你好毒啊。”

  他曾经为了显现自己的无所不能和地位,偷偷向周媛媛泄露几个东瀛机密,虽然周媛媛没有引爆出来,但这事还是被哥哥无意中知道,于是在不引人关注的情况下撤他的职,还把他狠狠喝骂一顿,如果再泄露,中田春担心小命不保。

  叶子轩保持着如水平静:“事情是你招惹出来的,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,还带着金刚子去天宇酒吧对付我,我跟你怕是八竿子打不着,如今金刚子死了,你伤了,我面临严惩,都是你的缘故,你不抹平,谁来抹平?”

  “你们死了人,伤了人,我也伤了数十名同伴,这笔账应该就此了结。”

  他把菜刀晃动一下:“如果你还要折腾下去,那只能赌你我的命了。”

  “还有五分钟,我要回家了,中田君,你究竟什么意思?”

  此刻的叶子轩看上去锋芒尽敛,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沉凝,如平静的海面中田春拳头紧握了一下,他感觉断腿开始像蛇啮一般的剧烈抽痛起来,中田春很想怒吼一声,士可杀不可辱,宁死不屈对抗叶子轩的威压,传承武士道的精神。

  只是没有底线的中田春很早就知道,武士道精神就是一个渣,他早就对它嗤之以鼻,如果武士道精神真是国粹,当年战败的时候,天煌一家为什么不自杀?皇宫中的一群人为什么不剖腹?所以,不到万不得已,中田春不会想要找死。

  叶子轩没有逼他,很平静坐在床边:“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”

  中田春眸子闪烁了两下,心想,反正周媛媛知道的这些东西,再说出来也不要紧,就当作是周媛媛泄露,自己犯不上为之遭受耻辱,丢掉性命,再说了,他现在坚强硬挺,结果只是让自己多吃苦头,谁看得见他强硬?又有什么意义?

  中田春清楚的知道,他的结局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,是因为利益交换,而安然无事,要么,被叶子轩残忍杀掉。

  至于被人现端倪,幸运解救,或者利用叶子轩的失误,而逃脱生天,那都是小说的故事,电影里的胡编乱造,在现实中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而且中田春早已见识过叶子轩的霸道,就是外面的人全部冲进来,也不够后者砍几刀。

  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  最重要的一点,自己还有一丝翻盘机会,只是需要一个机会。。

  把这一切都想明白的中田春,立刻表现出前所未有配合,用豁达的语气,说着迫不得已的话,脸上的真诚,足以感天动地,但同时,他心中的仇恨,并没有因此消减,他不断告诫自己,一定要找机会弄死叶子轩这混蛋,报这个大仇。

  叶子轩像小学生一样,安静聆听着中田春的叙说,期间漫不经心提出几个问题,看似有意无意还带点幼稚,可是回答过几遍后,中田春全身冒出了一身冷汗,他俨然现,叶子轩的问题环环相扣,如果自己叙说有水分,马上可分辨。

  “这小子,大大的阴险,大大的狡猾、、、”

  中田春散去一切玩花样念头,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叶子轩、、、

  在叶子轩从中田春身上寻找破局之道时,叶家顶层花园的哨所,阳光明媚,山风出轻柔的低吟,金黄的枯叶随风飘飞,如巨大蝴蝶飞舞在天地之间,再加上金黄斑驳的阳光,远远看去,屹立山顶的哨所有着梦境一般魅力,宛如童话中的城堡。

  此刻,哨所门口,屹立着叶建国、叶改革、叶爱武三兄妹,相比飞龙花园时的咄咄逼人,现在更多是毕恭毕敬。

  他们没有踏入书房,但目光全都落在摇椅上的老人。

  老人手里捧着一个茶壶,往嘴里倒入一口开口:“叶宗最近怎样?”

  叶建国踏前一步:“早出晚归,不再虚度,在改委表现可圈可点。”

  “很好!”

  老人欣慰一笑,随后又望向叶改革:“天荡怎样?”

  叶改革也挺起胸膛,上前一步:“每晚都去大理寺,已破十八铁人阵,六天后,他会跟枯花一战。”

  老人目光一转:“战国呢?”

  叶爱武一脸恭敬:“呆在研究所的时间多了,从他身上,能够感觉到久违的希望,还有战意。”

  老人大笑:“不错,不错,天龙回归,叶家一扫萎靡,这是我想要的局面。”

  “你们,有没有按照我是吩咐,去飞龙花园兴师问罪?”

  摇椅上的老人眯起眼睛,盯着半空飘飞的枯叶:“天龙有什么反应?”

  “回老爷子的话,我们听从你的安排,十四人一起去了飞龙花园,让叶天龙他们感到内忧外患。”

  叶建国恭敬出声:“我们还毫不留情训斥他一顿。”

  叶改革附和一句:“他很愤怒。”

  叶爱武点点头:“他去砍中田春的手了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

  叶无锋脸上的皱纹绽放开来,他的眼神仍然清澈锐利,盯着越卷越高渐渐变成一个黑点的枯叶:

  “我就想看一看,这一条龙,他究竟能飞到多高,多远、、、”

  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、冰点在蔓延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