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谁会是那一把刀?

第二百九十六章 谁会是那一把刀?

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六章谁会是那一把刀?

    病房里,中田春精疲力尽,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他感觉要把这一生的话都说完了,而且全都是毫无水分的东西,摆平这狡猾的小子真不容易啊,中田春心里出一声感慨,同时感觉到生命的可贵,他誓,今日之后,一定要聘请十几个保镖保护自己,他绝不希望再受这样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叶子轩关掉录音的手机,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笑容,经过他的言行观察以及细节问,叶子轩可以断定,中田春对自己说的货真价实,自卫队暗地里的扩建,钓岛的巡防以及藏兵于黑道绕开国际法的方案,很是吻合东瀛政府现在动作。

    尽管东瀛野心不可遏制,这些东西抗议也难起作用,但从中田春口中说出却有特别意义,一旦对外爆出这些机密,将会把中田春送上军事法庭,叶子轩自信手中这一份录音,可以让中田春老实起来,也相信防卫大臣会压下酒吧风波。

    一个金刚子的死,远远比不上弟弟前程。

    叶子轩还问了中田春在东京的家庭情况,上到防卫大臣住址,下到三岁侄子幼儿园,虽然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但落在中田春耳朵却不亚于一颗炸弹,怎么听都有一种屠戮满门的态势?他不想相信,可想到金刚子的死又不敢自信。

    他很是焦虑,也下定决心把叶子轩留下,他鄙夷武士道精神,却对家人还有一点情感。

    “中田春,你很老实,谢谢你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还把防卫大臣的电话拿到手,声音轻缓而出:“华国有句老话,叫不打不相识,所以,中田春,这次我决定放过你,是你的福气,你可一定要珍惜你的生命,当然,也包括你亲人的生命,下次,千万不要再犯在我的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伸手拍了拍中田春的脸颊,出清脆声音,力道不轻不重,一切尽在无言中。

    在中田春点头哈腰承受叶子轩羞辱、心里却暗暗誓势报此仇时,叶子轩又轻声补充一句:“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,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,也许以后,你也会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比如,我听说,你想在军部搞个位置,威风一下、”

    “但有的要员不服气、、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中田春阴沉着脸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微微上挑,坚毅的脸颊,散出金属一样的光泽:“我再说一遍,这是最后一遍,我谢谢你,也欣赏你,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么多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,慢慢的,你就会知道,以后是做朋友还是做敌人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根据刚才的协议,中田春捡回了一条性命,叶子轩不忘记埋下一颗种子。

    不经意埋下的种子,也许有一天,就会成为一棵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中田春点点头:“谢谢叶少,你,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眼就看出对方的虚伪,知道这家伙心里还残存着怨毒,他也没有遗憾彻底拿下中田春,东瀛人多少有点阴狠基因,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警惕,随后笑着转身,向窗户缓缓走去:“中田君,再见,希望我们再见会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中田春看着叶子轩背影:“沙扬娜拉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就要触碰到窗台一跃而上时,中田春忽然往床底下一摸,一支枪械悄然在手,他咬牙切齿瞄着叶子轩后背,正要扣动扳机却见一道刀光闪过,下一秒,他硬生生现自己持枪的右手不见了,床上,多了一篷鲜血和一支断手。

    还有一把菜刀钉入床板,同时,一股鲜血从伤口喷出、、、、

    中田春一愣,随即出一声惨叫——

    十分钟后,叶子轩把中田春的录音和防卫大臣中田雄的手机号码,一一传到秦夕颜手里,他向来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,清楚自己无法把这东西价值挥到最大化,但母亲或叶家可以,而且叶子轩知道,母亲一直想要弥补自己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忘记释放母亲心中的愧疚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叶家哨所门口,还在向老人汇报叶家近况的叶建国电话响了起来,他聆听片刻后微露一丝笑意,在叶改革和叶爱武的注视下,叶建国望着躺椅上的老人恭敬开口:“老爷子,中田春被断了一只手,但没说出凶手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东瀛人调看监控也没现端倪。”

    叶改革和叶爱武齐齐讶然:“叶天龙真去断中田春的手了?”

    在叶家老人的如水平静中,叶建国咳嗽一声回道:“应该是他做的,因为中田春不仅没有说出凶手是谁,还要求东瀛使馆不再追求叶天龙酒吧责任,东瀛使馆没有听取他的意见,相反认定这断手一案是叶天龙所为,准备报警调查。”

    叶建国把收到的消息全部说出来:“东瀛人没有向外交部抗议,是因为没见到叶天龙影子,中田春不开口,而且走廊全是东瀛人把守,没有警察,跟华国保护不力扯不上关系,当然,东瀛人心里认定叶天龙,誓要找出证据控告。”

    “但十分钟前,东瀛大使馆接到军部电话。”

    在叶改革和叶爱武竖起耳朵聆听时,叶建国又补充上一句:“具体内容不清楚,但他们强硬态度改变不少,东瀛愿意撤掉对叶子轩谋杀金刚子的控告,也不追究中田春伤势一事,只是要我们赔偿一亿,同时批准使馆成员佩枪出入。”

    叶改革眼睛微微眯起:“也不知道那小子做了什么,竟然摆平了中田春和大使馆。”

    叶爱武也点点头:“是啊,东瀛人早上还强硬至极,如今这样低头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断了手,还和解,让她寻思其中乾坤。

    “解铃还须系铃人。”

    叶无锋轻轻咳嗽一声,脸上绽放一丝笑容:“天龙看似狂妄,却能一眼看到事情本质,知道中田春是破局关键,唯有把中田春摆平了,他才能从漩涡中爬出来,至于如何摆平中田春,还让后者服服帖帖不指证,这就是他的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眼里闪烁一抹清冽:“如我猜测不错的话,估计中田春有把柄被他捏住,而且这把柄还涉及到防卫大臣,甚至根深蒂固的中田家族,只是我也有点奇怪,天龙怎么就有把握,这把柄能让防卫大臣妥协呢?至少,他现在低头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怎么也不会知道,丽莎服饰时,周媛媛跟中田春的风波,让叶子轩捕捉到中田春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估计这把柄可以毁掉中田春。”

    叶改革思虑一会,犹豫着开口:“所以相比金刚子的死,中田雄更在意自己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道理。”

    叶家老人没有再细想此事,只是用目光环视三人一眼:“连中田雄都如此在意废物一样的弟弟,你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团结呢?虽然你们有四个母亲,但你们都来自同一个父亲,身上都流着我叶无锋的血,五指有长短,作用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别觉得我老调重弹,也别觉得我**。”

    老人淡淡开口:“我只是不想步何家后尘,你们看看澳门的何家,被领袖都赞过的老何,纵横赌坛一生,神挡杀神鬼挡杀鬼,算无遗策,他的聪慧和才华,比起当今在位大佬都丝毫不逊色,可就因为他对亲情的软弱,低估了人性。”

    “导致十七个子女,大打出手,人还活着,子女却迫不及待争财,甚至要对簿公堂,暗地里下杀手,何等悲哀?”

    老人言语坚定:“这种局面,在叶家绝对不允许出现。”

    叶建国三人齐齐鞠躬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指,一点叶建国淡淡开口:“建国,你代表叶家和华国跟东瀛人洽谈,酒吧赔偿没有问题,但一个亿太多了,控制到一千万左右,不是我们没有钱,是他们不值这个钱,而且赔偿走民间方式,走人道主义关怀路线。”

    叶建国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躺椅上的老人从容不迫出一个指令:“还有,东瀛人的配枪要求坚决反对,他们带着枪在京城晃来晃去算什么?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京城被东瀛人占领了,允许他们增加十名保镖名额,同时加派军警保护大使馆,这就是我们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改革,爱武,你们联合老三媳妇,协助建国摆平此事。”

    叶建国三人再度出声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老人脸上涌起一丝欣慰,随后又叹息一声:“你们回去,把今日一事跟叶宗和天荡他们说一说,让他们知道叶天龙是第三代的佼佼者,不努力一点,他们在叶家连站的位置都没有,舒服日子过得太久了,如不来一块磨刀石,估计他们都要生锈。”

    三人恭敬回应:“是。”

    望着三人转身离去的背影,老人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:

    谁会是最后剩下的那一把刀?

    ps:谢谢百赖小生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、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