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二百九十七章 身首异处

天才布衣 第二百九十七章 身首异处

  第二百九十七章身异处

  “小心一点,不要滑倒了。”

  叶子轩从大东亚医院出来后,并没有直接回家吃午饭,他开着奥迪直接去了棺材板所在小区,给后者换上药检查完伤口后,叶子轩就带着小女孩来花园玩耍,在房间闷了这么多天,叶子轩担心丫头会憋疯,棺材板迟疑一下跟了出来。

  叶子轩清楚棺材板不是出来换气,更多是担心小女孩有什么变故,倒不是被自己卖了或杀了,而是忌惮孟堂主他们找上门来,毕竟京城还是洪青龙的天下,叶子轩见到棺材板这种态度,知道自己策略开始见效,丫头成了棺材板软肋。

  或许是在房间闷得太久,也或许是从来没机会玩乐,扎着辫子的小女孩在滑梯上,一个人玩得哈哈大笑,脸上难得出现一抹轻松,引得散步的居民纷纷侧头,看她渐渐放开来玩,还玩得越来越疯,叶子轩善意喊出一声:“慢一点。”

  “好的,哥哥。”

  小女孩笑容可掬回应叶子轩一句,动作无形中放慢了半拍:“我会小心的。”

  棺材板看着小女孩爬上滑梯,死人一般的眸子多了一丝温和,随后忍着伤口牵扯的疼痛坐在叶子轩身边:“正如你所说,她很早就被卖到这个城市,卖花,乞讨,抢夺,求得一线生存空间,连一个正式名字都没有,你给她起一个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他:“你不会给她取名字吗?”

  棺材板白眼一翻:“我没读过书。”

  叶子轩一脸无奈:“你姓什么?”

  棺材板毫不犹豫回道:“棺材板!我也是孤儿,从小就叫棺材板,就用你的姓,给她取一个。”他蛮横补充:“我是她的救命恩人,你也是她的救命恩人,你不能什么都不管,我一个大男人,连老婆都没有,你不能让我一人照顾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,拍拍棺材板的肩膀开口:“好,我也出点力,我就认她做义妹好了,名字叫叶知秋,一叶知秋,你也不用担心她成为你的累赘,我会安排她住所和读书,只是你要记得,每个月按时给生活费,看一看她。”

  棺材板微微一怔,喃喃自语:“叶知秋?好,这名字好,以后她就叫叶知秋了。”

  叶子轩望着棺材板:“要不要给你也取一个好名字。”

  棺材板果断拒绝:“不需要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一笑,没有坚持,他知道棺材板不是拒绝名字,而是抗拒自己给予的温暖,担心欠缺自己越来越多,他侧头望向从滑梯跑下来的叶知秋,正见满脸笑容的女孩微微停滞脚步,随后向不远处的一堆草丛跑去,像是现什么。

  “哥哥,哥哥,我找到一只小鸟。”

  就在棺材板想要起身去追小女孩时,叶知秋已经从草丛中摸出一个东西,随后一脸惊喜的捧着一只毛绒绒雏鸟回来,在京城这个钢铁森林,能够近距离接触自然鸟是很难得的事,所以叶知秋很是激动向叶子轩分享不断尖叫的小雏鸟。

  看着小鸟凄厉尖叫,叶知秋咬咬牙,像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,小心翼翼问道:“两位哥哥,我能不能养它?”

  棺材板冷冷开口:“它养不活的。”

  他似乎并不介意这句话会让叶知秋蒙上阴影:“最多三天,必死无疑。”

  叶知秋身躯微微一震,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:“为什么?”

  棺材板依然冷漠无情:“无父无母,又是冬季,必死。”

  “别听他瞎吹。”

  叶子轩一把拉住要流泪的叶知秋,脸上扬起一丝笑意开口:“棺材板没有读过书,他什么都不知道,你不要听他的,只要你给予它足够的温暖、食物、水源,再打起精神小心照顾它,它可以活过来的,当然,你不能整天都把玩它。”

  “它需要一定的休息。”

  小女孩眼里燃起希望:“真的吗?”

  在叶子轩点点头时,她又欣喜喊叫起来:“太好了。”

  棺材板想要说话,叶子轩挥手制止他开口,声音平淡而出:“无父无母,必死无疑,你这不仅是给小鸟死刑,也是摧残丫头刚刚积攒的希望,她还小,有些事情,需要亲自经历过才会懂,再说了,给小鸟几天好日子,权当行善吧。”

  叶子轩说的轻描淡写,笑容却依然能够在这寒冷季节,给人一种自内心的温暖。

  棺材板看着找纸盒盛放小鸟的小女孩,咳嗽一声没有再说话。

  “呜——”

  忽然,一记震撼人心的咆哮刺耳响起来,接着一头体重过五十斤的小藏獒,从一个衣饰华丽的贵妇身边跑出,呼啸着向走回叶子轩身边的小女孩扑去,动作敏捷,恶狠狠盯着女孩双手捧着的盒子,血盆大口,毫不留情向小鸟咬去。

  凶相毕露。

  这一口如果咬实了,不仅小鸟没命,叶知秋的双手也会被咬断。

  空着手的华衣贵妇喊叫两声:“欧巴,欧巴。”

  有点无奈,但更多是不以为然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小女孩直接被小藏獒吓坏了,下意识出一声尖叫,随后死死捧着手中盒子闭眼。

  就当她以为自己要被小藏獒咬中时,砰!一记闷声响起,棺材板身形一闪,右脚一抬,直接把五十多斤的小藏獒飞踹出去,只是这只黑狗也足够凶残,摔倒之后迅爬了起来,望着棺材板吼叫两声,随后庞大的身体又一次窜了上去。

  “砰!”

  棺材板眼里闪烁一抹杀意,如非叶子轩和叶知秋在场,他会一刀宰了小藏獒甚至哪个女人,可是见到叶子轩摇头就散去杀机,又是一脚,势大力沉,这一脚踹在小藏獒的脑袋上,一声巨响,小藏獒惨叫一声,重重砸在鹅卵石道路上。

  小藏獒爬起来,但眼里闪烁一抹惧意。

  “你凭什么打我的欧巴?”

  在棺材板微微晃动身躯一下,小藏獒吓得掉头就跑时,华衣贵妇脸色难看的冲了上来,指着叶子轩和棺材板就破口大骂:“你知道我家欧巴耗费多少钱多少关系买的吗?你知道它高贵到可以让你死的血统吗?你踹它两脚,凭什么?”

  她从怀中掏出一条狗绳,退回几步把畏畏缩缩的小藏獒锁起来,然后扯着它上来讨回公道:“你看你们这些野蛮人,把我家的欧巴吓成什么样了?你们是这小区的住户,还是外面进来占器材便宜的无良分子?你们要给我一个交待。”

  “不然谷风兰跟你们没完。”

  随着她声音变大,身边的小藏獒也嗷嗷嘶吼,狗仗人势,不过如此。

  叶子轩伸手制止扇对方耳光的棺材板,挥手让他带着小女孩退到一边,避免棺材板一怒之下杀人全家,随后坦然望着华衣贵妇:“阿姨,你出来溜狗没有问题,没有带狗绳也没有问题,但你家的狗冲上来咬人,这就是你们不对了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我兄弟出脚快,我妹妹就要被你的狗咬伤了。”

  “真正理论起来,我还该找你要惊吓费呢。”

  叶子轩虽然恼怒华衣贵妇的蛮横无礼,更想一刀宰了狗仗人势的藏獒,但清楚跟这种人争执下去只会无尽麻烦,棺材板和叶知秋还要住些日子,于是他摆出一副息事宁人态度:“现在双方都没事,就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好不好?”

  他不想给棺材板和小女孩招惹麻烦,毕竟洪青龙还在找叶知秋和棺材板。

  “哟,小事化了?”

  似乎觉得叶子轩这一伙人软弱可欺,身高差不多一米七的谷凤兰,气势更加暴涨起来,连连冷笑出声:“你说化就化啊?你们没有一点事,我家欧巴却被你们踢两脚,怎么看都是我们吃亏?你们还想走人?告诉你们,没这么便宜。”

  藏獒又跟着嘶吼起来,目光狠狠盯着小女孩孩子,如非棺材板在旁边,估计它又要扑上去了。

  藏獒气势如虹的吼叫,瞬间提醒了谷凤兰,她目光也落在叶知秋的黑色盒子,看得到一只小鸟吱吱叫,神情变得更加阴沉起来:“什么叫我家的狗咬你们,它为啥谁都不咬就咬你们?还不是见到你们做坏事,它才冲上去制止罪恶?”

  “你们偷窃燕隼,引得欧巴作出反应,始作俑者都是你们。”

  叶子轩冷冷开口:“大姐,睁大你的眼睛看看,这是山雀。”

  “什么山雀,我说是燕隼。”

  谷凤兰盛气凌人:“你信不信,警察来了,一样附和我的话?”

  叶子轩声音一冷:“那你想怎样?”

  “你们三个向我道歉,赔偿我欧巴的医药费,疗养费,三万大洋,少一个子都不行。”

  谷凤兰还盯着小女孩手中盒子:“不然我就告你们伤狗,偷窃燕隼,够判你三五年。”

  指鹿为马的华衣贵妇向叶子轩展示着施压:“要想解决此事,马上道歉,赔偿。”

  “呜——”

  藏獒再度跟着主人嘶吼,吓得叶知秋打了一个哆嗦。

  “嗖!”

  一道刀光闪过,一篷鲜血迸射。

  藏獒身异处。

  棺材板一舔鲜血,道不尽的阴森。

  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