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京城大少的范
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八章京城大少的范

    见到藏獒身异处,又见到棺材板杀气腾腾,谷凤兰神情一滞,随后转身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她虽然很爱圈养有些日子的欧巴,也愤怒棺材板他们的蛮横无礼,但她也清楚此时不能扑上去哭喊厮打,搞不好会让棺材板把自己也收拾了,这年头,斗地主都能斗出怒气拔刀相向,何况已经杀了小藏獒的棺材板,所以她选择跑路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,杀人了、、不,杀狗了,杀狗了。”

    谷凤兰一边往自己家里跑去,一边出惨绝人寰的喊叫,像是被人捅了烧火棍一样,还没等听到动静涌过来的居民和保安靠近,她就已经消失得不见踪影,谷凤兰担心棺材板追上来,因此决定跑回家里搬救兵,毕竟只有自己人可靠。

    路人和保安是绝对不会帮他挡刀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这里不能住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拉着棺材板和叶知秋向停车场走去:“我给你们换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看着涌过来的群众和保安,棺材板低声冒出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他已经尽力克制自己情绪了,可是见到华衣贵妇叽叽歪歪的颠倒黑白,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心中杀意,如非叶知秋及时拉住他的手指,只怕谷凤兰都要死在他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叶知秋也低下头,弱弱开口: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。”她有点后悔自己去掏鸟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责怪意思,伸手摸一摸小丫头脑袋,声音轻缓而出:“一桩小事,不用在意,何况,她这条狗该杀,今天没出大乱子,迟早有一天也会出事,还不如现在一刀宰掉,对她好,对其余人也好,算起来你是做好事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如水平静:“她是黑白颠倒,你是好坏混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一笑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两人迅向停车场走去,避免警方来到招惹麻烦,上车的时候,他还给龙秋徽了一条短信,让她想法子摆平这件杀狗一事,在白色奥迪呼啸驶出停车场时,唐薛衣却没有跟着离开,停留了片刻,目光锁在一个光头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他不引人注意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十分钟后,在朝阳警局的斜对面巷子,一家写着记两字的大排档,有些破旧,有些简陋,但环境却是很干净,这大排档几乎不对外开放,只给洪青龙成员提供饭菜酒水,大排档每月再跟各堂财务结算,可以说是洪青龙一处饭堂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过了饭点,大排档却依然坐满了两张桌子,十几个壮汉正低头喝着羊杂汤,冷风把热气升腾的大锅,吹得香气乱飘,低头喝汤的人,似乎是被迷到了眼睛,又似乎是在回味,抬起头来,微微一笑,带着说不出的满足和惬意。

    迷离朦胧的光影里,显露出来一张圆圆的笑脸。

    在十几个壮汉身边,还有四五个十二岁左右的小女孩,捧着酒瓶小心翼翼倒酒,偶尔还要承受他们的猥亵。

    其中两人,脸上还有着手指痕迹,嘴角殷红,显然挨了不少打。

    一个光头男子跑了进来,凑在圆圆的笑脸耳边开口:“朱哥,快告诉孟堂主,我见到小雯和凶手了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在圆圆笑脸还没腾升欣喜,光头男子还没有把话说完时,一记沉闷声音就响了起来,同时一股鲜血从光头男子胸膛迸射出去,血液滴入沸滚的羊杂汤中,在胸膛上的竹尖迅收回时,光头男子一头栽入热汤,烫得其余同伴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十余人狼狈不堪的躲开,齐齐望向光头男子身后的黑衣人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唐薛衣冷冷开口:“杀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竹刀刺入圆脸汉子的脖子、、、、

    在唐薛衣大杀四方灭掉这批人贩子时,谷风兰正坐在三百平方米的复式家中,她足足十五分钟才从欧巴身异处的恐惧中恢复过来,跟警方录完口供后就呆在家里悲伤,捧着欧巴的相册像是死了孩子一样,时不时悲伤,时不时自语。

    当保姆给她端来一杯牛奶喝入时,她整个心情才稍微平复点,随后门铃被按响,保姆上前打开,只见四五个时尚男女走入了进来,见到谷凤兰悲伤欲绝,一个染着黄的青年上前一步:“妈,怎么回事?谁欺负你了,告诉我杨秀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非弄死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,不,三个天杀的野蛮人,他们杀了我们家的欧巴。”

    谷凤兰闻言又悲伤起来:“我牵着欧巴经过花园,见到一伙低素质的人在掏鸟窝,天杀的,我见到他们掏的是燕隼,就上前制止他们,告诉他们这是违法行为,谁知他们恼羞成怒,三人拿出刀来砍我,欧巴忠诚,挺身横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逃得了一条生路,欧巴却死在他们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杀我们欧巴,砍我们母亲,这三个人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在几个同伴义愤填膺中,牛高马大的杨秀全牛哄哄摸出苹果手机:“警察又没有抓走他们?没有的话,我马上调兄弟灭了他们,进了警察局,一样不能便宜他们只坐牢,我打个电话给外公,让他跟警方施施压,把他们全部弄死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跑掉了,警察正在调看监控,应该可以抓住那几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谷凤兰抽出一张纸巾,轻轻擦拭着眼角泪水:“你不要给你外公打电话了,你表姐死在华海,凶手龙古毫无损,几大家又不肯再向华海施压,你外公他们正头疼此事呢,你就不要再添乱了,你可以找一找洪青龙,洪帮主说过、、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棘手的事,不方便的事,可以动用洪帮力量。”

    杨秀全点点头:“好,我待会就从警方手里要拼图,然后让人知会一声洪青龙,让他们把这三个家伙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防盗门又被轻轻敲开了,又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走入了进来,长相俏丽,衣饰时尚,手里提着一个大果篮,她向谷凤兰喊出一句:“谷阿姨,下午好,我听说你受到惊吓了?究竟生什么事了?不知道贝贝可以帮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贝贝,你刚来京城没几天,这事帮不了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杨秀全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,随后搂住贝贝亲了一下:“我可以搞定的。”

    谷凤兰瞄了他们两人一眼,摇摇头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全哥威武。”

    俏丽女孩绽放一个娇柔的笑容,讨好似的向杨秀全出一声赞誉,随后又坐在谷凤兰身边安慰几句:“阿姨,你节哀顺变,我知道你对欧巴感情很深,只是狗死无法复生,而你的生活还要过,希望你不要太悲伤,更不要为这事太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全哥答应你找出那些低素质的人,就一定会把他们绳之于法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谷凤兰点点头:“贝贝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俏丽女孩声音轻缓宽慰:“阿姨,如果你心里还有纠结的话,我帮你重新找一条藏獒,虽然我父亲只是华海一个副校长,可不少权贵家长还是给面子的,而且他桃李满天下,让他们帮忙找一只血统纯正的藏獒,应该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谷凤兰看着女孩:“那就麻烦贝贝了。”

    俏丽女孩嫣然一笑:“这是贝贝该做的,我们都快是一家人了,还这么客气干什么?”在谷凤兰情绪稍微好点时,她轻声补充一句:“谷阿姨,你跟我爸爸交情不错,你能不能跟他好好说一说,别老跟我提起那个什么墨七、、、墨大个。”

    她一脸无奈道:“墨大个第一次去华海找爸爸时,爸爸还毫不客气把他驱赶出去,让他不要癞蛤蟆吃天鹅肉,被驱赶的墨大个也确实消失了一段日子,可是前几天又跑去我家拜访了,这次爸爸跟他聊了一个多小时,还有意无意跟我提起娃娃亲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那小子这次比上次有进步,手里提的不再是什么山货,而是燕窝鱼翅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终究是一个山里小子,要放没房,要车没车,我爸态度动摇,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杨秀全:“最重要的一点,我墨贝贝心里根本就没他啊,我只喜欢全哥啊。”

    在杨秀全一脸优越时,贝贝又补充上一句:

    “全哥才是一等一盖世大英雄,这样气吞山河的主才值得我墨贝贝喜欢。”

    没等盯着相片的谷风兰回应什么,杨秀全上前一步搂住墨贝贝,嘴角勾起一抹傲然笑意:“贝贝,别担心,有我在,你父亲他们强迫不了你什么,那个什么姓墨的,如果再敢出现在你面前,我他妈的吓死他,让他看看京城大少的范。”

    杨秀全言谈举止显露公子哥的跋扈。

    他一向自认跟谷小曼一样,是太子党的人,前几天给宋禁城关车门还得了一句谢谢,也就自我感觉挤入一线圈子了。

    在墨贝贝流露一番崇拜时,他的电话响起,接听片刻挂断,意气风宣告:

    “宋少今晚在紫荆城设席,有我杨秀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贝贝,跟我去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那墨大个这时候出现多好,我他妈亮出身份吓死他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mamba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