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二百九十九章 凶悍棋手

天才布衣 第二百九十九章 凶悍棋手

  第二百九十九章凶悍棋手

  京城没有叶宫的产业,叶子轩找房子就找得很头疼。

  既要足够安全,又不能太偏僻,这对叶子轩是一大考验,从唐薛衣传回来的消息可知,洪青龙已经把小雯照片和棺材板拼图,下到各个大小堂口,现在差不多有六千人在找两人,喊叫着要给死者报仇,积极性堪比搜寻重金通缉犯。

  在叶子轩开着白色奥迪绕着市中心转了几个圈时,龙秋徽的电话打入了过来,告知他这次又踢到谷家旁系成员了,要摆平谷风兰他们对棺材板追杀估计需要一点时间,不过她暂时拖起了这件案子,聚集警力去破解大排档的江湖仇杀。

  叶子轩听完这些资料后,顺势让龙秋徽找一个落脚点,没有三分钟,龙秋徽来一个地址。

  三个小时后,叶子轩把棺材板和叶知秋安排在一个青年公寓,两房一厅,六十平方米,足够两人居住,最重要的是,这栋青年公寓对面就是京城警察局,生什么事吼上一嗓子多少有威慑作用,而且龙秋徽办公室可以看到大厅窗户。

  叶子轩让棺材板在窗口悬挂一根红色丝带,如果有什么事情生来不及撤退,或者电话无法拨打出去,他就直接扯掉红色丝带,这样,龙秋徽就会带人过来公寓查看,棺材板刚开始有点抗拒一个女人保护,但看到叶知秋就散去念头。

  安顿好棺材板和叶知秋,时间就指向了六点,叶子轩从公寓出来后,就一脚踩下油门。

  他目标明确驶向紫荆城。

  “不到紫荆城,枉到紫禁城!”

  这是坊间给紫荆城会所的一个高度评价,也是给予江静初最大的成就赞誉,开业这些年,除了十大长老等一批人不便到访之外,其余京城权贵几乎都到过紫荆城,外地富商来京也会尽力抽空逛一圈,墙壁挂满了无数达官贵人的照片。

  紫荆城在京城无数会所中稳居榜之位,成为第一会所,不仅是因为其规模庞大,更主要是经营方面异帜独竖,声名远播,紫荆城里的女子不但个个花容月貌,彬彬有礼,而且更主要的是这里的姑娘个个都身通琴、棋、书、画之技。

  而且世界各地佳丽大都在此能够寻到。

  亚洲女子,欧洲女子,美洲女子,甚至跳着肚皮舞的非洲女子,你也能在紫荆城会所见到,而且紫荆城能量巨大,虽然它跟天上人间一样打着擦边球,但无论什么严打或者清查,它都仰然傲立在世人眼中,连停业整顿都没有生过。

  由此之故,紫荆城在娱乐场所的地位极为然,据说很多**都拥有紫荆城的股份呢。

  “总算到了。”

  差不多七点,叶子轩开着白色奥迪出现在紫荆城会所面前,他看着深邃幽深的入口,手指一抬,安保人员见到车子微微一怔,因为他们认得出这是江静初的车,待叶子轩又摸出贵宾卡晃动两下,门卫马上客客气气邀请叶子轩开进去。

  他们虽然诧异印象中没有叶子轩这一号人物,但谁都知道能开江静初车子,还有贵宾卡的人,绝对是非富即贵的主,很大可能是国外回流的那批权贵子弟,所以一边打开栏杆放行,一边向里面汇报,还让消息第一时间传给了江静初。

  一分钟后,叶子轩从车里出来,站在紫荆城主建筑门口,看着眼前不显山不露水甚至显得有些老旧的建筑,眼里有着一抹欣赏,西方复古风格,加上东方复古化的装饰,让这家会所的格调在几笔勾勒之间,便带给人难于忘怀的印象。

  在门口的大理石柱子上,还有“紫荆城”三个字,落款,宋天儒。

  “是不是有点失望?觉得会所不够气派?”

  在叶子轩打量着主建筑时,一个声音从里面幽然传了出来,随后就见艳丽四射的江静初踩着高跟鞋现身,今天的女人一身波西米亚风格,看似很清凉,让人觉得她会不会冻到,但俏脸上的冷艳,却给人一种寒梅冷冽之感,很是特别,

  叶子轩把目光从宋天儒的题字上收回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回道:“紫荆城这三个字,已经是一等一气派了,放眼华国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二号题字的会所,其余装饰都是点缀,至于失望更是没有,有江小姐的会所,怎会让人失望呢?”

  “几天没见,叶少油嘴滑舌多了。”

  江静初脸上没有太多欣喜,显然已经习惯了男人奉承:“上次喊你叶少,纯粹是礼貌,也是给醉墨面子,今天这一句叶少,没有水分,叶老八十大寿,一曲血染风采震惊全场,一幅将军舞剑收拢张老之心,你算得上年度风云人物。”

  “我曾经戏谑,你奋斗一辈子都无法跟我平起平坐,没想到,几天不见,我已经需要仰望你的高度了。”

  在叶子轩保持恬淡笑容时,江静初罕见出一声感慨:“什么叫人生如梦,形容你的认祖归宗,再恰当不过。”

  江静初还知道天宇酒吧事件,知道叶子轩安然脱身,对这小子多少有些恍惚,随后又话锋一转:“我还以为你会跟宋少一起过来呢,没想到你提前一个小时到了,是想要参观一下呢,还是勘查一下环境,免得今晚中了埋伏被算计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叶子轩一笑:“只是肚子饿了,看看有没有好吃的,想不到江小姐亲自出来迎接,真是受宠若惊。”

  “如果叶少不嫌弃,先到我办公室喝杯茶。”

  江静初没有在意叶子轩的调笑,彬彬有礼的侧手一摆,这个女人拥有令人窒息的魅力,不重,却没有人能够忽略。

  里间,灯火辉煌。

  相比外面的破旧,紫荆城内里装饰极尽古朴奢华,以暗棕色为基调的整个墙壁,沉淀着历史的厚重感,以及一股低调奢华的高端品味,而散落各处的侍应生都是清一色的气质外貌绝佳的帅哥靓女,笑容款款,彰显出应有的职业素质。

  今夜的紫荆城一如既往热闹,灯红酒绿,醉意迷人,进来的达官贵人,一个个神彩飞扬,而且衣冠楚楚,仿佛赴盛宴一样着装打扮,但他们没有半点喧哗,也没有跟往常一样欣赏擦边球节目,他们全都向紫荆城中间的一个高台靠近。

  高台灯光璀璨,一女悠然。

  二十岁左右的南韩女子,衣着得体,笑容恬淡,横在面前的棋盘却有着一股凶残。

  坐在她对面的一个中年人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,手中捏着棋子,几次举起,又最终放下。

  “我输了。”

  他摇摇头,丢出一张支票,随后羞愧转身离去。

  “玩啥呢?”

  从特殊通道上到三楼的叶子轩望了一眼,好奇向身边香风袭人的江静初问道:“这么多人围观?”

  “南韩之花。”

  江静初挥手让人端来两杯茶水,递给叶子轩一杯后淡淡笑道:“金宁秀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主,她来我场子设擂,对棋,一局一百万,围棋象棋五子棋任由挑战,她赢了,拿走一百万,她输了,除了一百万,还愿搭上自己一晚。”

  “当然,她每赢一局,我抽四十万。”

  叶子轩眼睛大亮:“这赌注好啊。”他念叨着可以赚几百万零花。

  江静初淡淡开口:“你现在的神情,就跟其他听到消息的登徒子一样,两眼放光,只是我需要提醒你,如果你钱多的话,可以去糟蹋几局,不多的话,就省一点,她设擂台七天,下了五十六局,没有败局,没有和局,全都是胜局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讶然:“这么厉害?”

  江静初低头喝入一口茶水,声音平缓而出:“这七天,很多自以为有点道行的权贵,最后都败得惨不忍睹,还有人带着棋艺不俗的棋手来挑战,结果也都成了送财童子,金宁秀赚得盆满钵满,声名远播,我也跟着沾光赚了两千万。”

  “只是我依然希望有人能够击败她。”

  江静初展示出非商人的一面:“一个南韩女子这样撒野,多少让我感觉不得劲。”

  “要不我帮你撂倒她?”

  叶子轩大义凛然的开口:“事成之后,会所送我一成干股?”

  江静初差点把茶水泼出去,随后看着叶子轩冷笑一声:“你还真够无耻的,明明是自己想要抱得美人归,却偏偏打着帮我幌子出战,想要我欠你人情也行,你今晚跟金寒秀对上一局,赢了,你拿走一百万、女人,我再额外给你一成干股。”

  “输了,车子和贵宾卡还我,以后见到我,有多远,滚多远。”

  她总觉得叶子轩对棋是奔着金寒秀,心里多少替张醉墨主持正义,随后又暗暗感慨一声:

  自己怎会把他跟醉墨扯一起呢?

  还没等叶子轩出声回答,怀中手机响了起来,他刚刚戴上耳机聆听,就听到一记响彻天地的洪亮喊叫:

  “哥,我来京城了。”

  ps:谢谢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、愚文山联山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