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零零一章 激烈碰撞


    第三百零零一章激烈碰撞

    “我觉得京城不是很冷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,距离紫荆城三公里的主干道上,墨七雄露下车窗吹着灌入进来的夜风,一脸不解看着包成粽子一样的空小寒和梅子书:“也就比华海多一丝凉意,没什么大不了,你们至于穿这么多,还开暖气吗?硬生生把我从睡觉中闷醒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关窗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伸手把窗户关上去,残存的寒意让他紧紧身上衣服,随后咳嗽一声回道:“你大爷的,你常年住在老毛子边界的黑河,每年冬季零下几十度混过来的主,能跟我们这些南方长大的孩子比吗?再说了,你的皮肉比我们粗多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雄歪着脑袋想了一下:“有点道理。”接着又哼了一声:“虽然环境不同,但终归是你们体质太差,你看路边的行人,好几个美女都穿着丝袜呢,你们两个大男人却披着大衣,丢死人了,改天带你们回黑河呆两天,锻炼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家贝贝怎样了?”

    梅子书不想跟墨七雄过多争执,叮嘱空小寒开慢一点后悠悠一笑:“你前些日子不是又跑去找墨校长了吗?怎样,人家看你现在混得好一点,至少手里拿得出极品燕窝和鱼翅,有没有改变心意践行娃娃亲?把那什么墨贝贝嫁给你?”

    正在欣赏夜色的墨七雄侧头看了梅子书一眼:“哪壶不开提哪壶,什么叫我跑去找墨校长,那是我妈亲自打电话,叮嘱我再去一踏尽尽礼数,她觉得我第一次被墨校长赶出来,是我过于粗鲁招致人家反感,所以让我带礼物再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脸皮厚,被人打了一次脸,还再凑过去打第二次?”

    “当初被对方驱赶出来,我就誓不再等他们的门。”

    墨七雄摸摸自己的脑袋,脸上带着一丝无奈:“只是母命难违,我妈盯着,我只能再去拜访墨校长,我跟你说,我可没有半点邪念,更没有想过吃天鹅肉,纯粹是礼节性拜访,我还有点心疼买礼品的钱,那花了秋画姐姐好几万呢。”

    “换成买腊肉,一千多斤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墨七雄捶胸顿足的样子,梅子书苦笑一声:“你真扛一千斤腊肉过去,估计连门都进不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雄带着一点耿耿于怀:“只是那燕窝和鱼翅也没有多少意义,在墨校长家里呆了一个小时,除了喝掉几杯所谓的上等铁观音之外,其余就是听他耳提面命,教育我要脚踏实地,诚实做人,学着他的脚步,一步一步在华海立足。”

    他把当时见面的情景,一五一十告知梅子书和空小寒:“接着又给我吹了一圈他来华海的打拼历史,说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曲折丛生,如果有外人闯进去,搞不好会以为他是在说杜月笙传奇,我出于礼貌,硬生生听了一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期间他还把墨贝贝介绍给我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把墨贝贝夸得天仙一样,言下之意就是我配不上她,可墨贝贝却以为她爸要撮合婚事,没呆一会就跺脚走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雄靠在座椅上:“他妈还冲进来把我一顿恶骂,说我不要再念叨那点交情,更不要提起什么娃娃亲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尊敬长辈,我估计当场就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点点头:“你长得跟一头黑熊一样,但伯母家教却很成功。”

    墨七雄白了梅子书一眼,继续刚才的话题: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没有念过交情,是母亲想到当年的情分,让我富贵也好,贫穷也罢,礼数要做足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墨家不想跟我有交集,其实我又何尝想跟他们来往?”

    他揉揉脑袋补充一句:“这也是我急于跑来京城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梅子哈大笑起来:“我还以为你虎躯一震,把墨贝贝一家臣服了呢,没想到你还不入他们法眼啊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墨七雄的肩膀:“没事,努力一点,将来让叶少扶你一把,在叶宫掌握实权,到时他们就要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雄撇撇嘴:“我才不要什么实权,我只想跟在轩哥身边,保护他的安全,铲除宵小,替他打下一片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管对方什么身份,敢对轩哥下手就是我的敌人,一个字,杀。”

    他忽地对着前座轰出一拳,势大力沉,拳头距离前座的平安符还有三十公分,可是铃铛却当当当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墨七雄始终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过河卒。

    梅子书意味深长一笑:“放心吧,叶少已经获得一个公平舞台,再也不会遭遇被徐洪刚用枪威慑的场面。”

    “于他来说,只要能够有公平的机会,一切敌人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重复着叶子轩当初的一句话:“总有一天,叶宫的光芒,会耀遍世界每一个角落。”

    这是叶子轩的理想,也是整个叶宫的目标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墨七雄三人所在的车子缓缓靠近紫荆城大门,握着方向盘始终沉默的空小寒,度微微下降,他清楚进入这个场所需要贵宾卡或通报,他让梅子书给叶子轩打一个电话,让叶子轩知会安保人员一声,可以让他们通过关卡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车子缓缓行进中,一辆玛莎拉蒂呼啸着从旁边窜了过去,度很快,隔着车窗玻璃也能听到动机声音。

    空小寒瞬间踩下刹车免得碰撞。

    只是车子虽然及时停了下来,车头却被偏转的玛莎拉蒂擦碰了一下,右侧车灯当场碎裂,还没等落下车窗的空小寒说什么,玛莎拉蒂也一脚踩死,随后车门打开,一个扎着一根小辫子的青年,提着一把车锁率先下车,杀气腾腾过来: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开车的?”

    在其余两名时尚男伴钻出车门时,辫子青年先走了过来,大力拍着车窗喊道:

    “见到我们车子过来,也不知道让一让?”

    他看着毫不起眼的大众,气焰变得更加高涨:“现在把我们车子弄坏了,你们怎么赔?赔得起吗?”

    他手指点着玛莎拉蒂的车身,一道半米长的刮痕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没等梅子书和空小寒说什么,火爆脾气的墨七雄推开车门出来,声音低沉而出:“靠!是你们突然插入进来,不仅让我们差点出了事故,还直接撞坏了我们车灯,我还没找你们要赔偿,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了?你们能不能讲理一点?”

    “外地口音?外地人?”

    辫子青年更加冷笑:“讲理?我告诉你,我们就是理。”

    他反手一砸,砰!大众一扇车窗碎裂:“这就是理。”

    钻出来的空小寒和梅子书齐齐皱眉,空小寒要动手却被梅子书拉住,这家伙可不能轻易上阵,那会把人吓死的。

    他任由五大三粗的墨七雄处理,同时摸出电话给叶子轩了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“你砸我们的车?”

    见到对方如此蛮横,墨七雄嘴角多出了一丝戏谑,他曾经看过新闻,当年红歌二代李天义撞人家车后,不仅不道歉,还聚集同伴把车主打得头破血流,他当时觉得新闻是夸大其词,世间哪有那样不讲理的人,今晚,他知道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还真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次弥补机会,赔偿,道歉,滚蛋。”

    墨七雄的语调不含一丝一毫狂躁跋扈的气息,平缓近乎生人之间打招呼:“不然你今晚日子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哟,哟,威胁我?”

    辫子青年跟着两名同伴大声笑了起来,还想玛莎拉蒂喊出一句:“杨少,有人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敢威胁我杨秀全的人,找死?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中气十足从车里传来:“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踩一个外地人,会不会不太好啊?”

    辫子青年哈哈一笑,没等笑声落下,他就一个箭步冲上去,挥舞车锁砸向墨七雄:“干死你丫的。”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锁头还没砸到墨七雄,他的手腕就被一只粗糙大手摁住,墨七雄动手了。

    在两名同伴微微一怔下意识要上前时,墨七雄腰部一扭,右手灌力一甩,辫子青年呼的一声被抛飞出去,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百五六十斤的身躯轰然砸在玛莎拉蒂,一声巨响,车子和辫子青年同时震动一下,两扇车窗碎裂,车子也变形。

    铁锁更是砸中车身,留下一个深深凹痕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辫子青年摔倒在地上,脸上带着一股痛苦,手腕多了不少伤痕。

    车内还传出一记女孩尖叫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砸我车?找死是不是?”

    在车门再度打开狼狈钻出拍打衣服的一男一女时,墨七雄漫不经心拍拍手,收拾一个渣滓仿佛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不顾梅子书轻扯衣袖动作,环视神情呆滞的时尚青年他们,冷冷出声:“谁还来?”

    这时,一男一女已经愤怒不堪的走了过来,男的染着一头黄,披着一件类似赌王的大衣,有点气势,但黄让他风格显得不伦不类,跟在他身边的女孩蝙蝠外套,妆颜精致香风扑鼻,高挑身材散着青春活力,还有侵略性的冷傲。

    墨七雄微微眯眼:“墨贝贝?”

    精致女孩一愣,抬头:“墨大个?”

    随即眉头一皱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我跟你说过了,我们不可能的,我不会喜欢你的,我跟你完全两个等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,你怎么还纠缠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墨贝贝一副嫌弃厌恶的态势:“能不能不要这样死缠烂打?”

    “七雄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在墨七雄和梅子书他们被墨贝贝的话壹到时,幽深地入口处,叶子轩咬着一串牛肉丸现身。

    ps:谢谢天逸316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、小c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