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零零七章 低估青千颜了
    第三百零零七章低估青千颜了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!

    这就是炮哥此时心情的最真实写照,驱赶出帮还失去十多年打拼的心血,对他来说已经是一记重击,没想到还有人想要自己的命,看着倒下的兄弟,他不愿相信是青千颜赶尽杀绝,但出了后者之外,炮哥想不到还会有谁要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叶子轩,那是绝对不可能,重伤中田春、杀死金刚子的汉子,绝对不可能是玩这龌蹉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此时车门以及洞开,四个戴着口罩的男女从容下车,手里齐齐闪出一把军刺,一言不就向翠花面馆靠近,那份气势让人嗅到死亡气息,招风耳带着十多名伤残兄弟横挡过去,同时还对犹豫不决的炮哥吼道:“炮哥,快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翠花,你们快从后门离开。”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炮哥扯着翠花和服务员往后门一丢,对方一声不吭就杀掉了一名兄弟,显然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,翠花三人留在面馆凶多吉少,所以用最快度把她们从后门推出,随后又返身杀回到面馆,招风耳见状大急,厉声吼道:

    “炮哥,你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走。”

    炮哥从桌底摸出一把砍刀,扯开几个阻拦自己的兄弟:“他们是来杀我的。”

    四名杀手的目标是他,他不想连累兄弟,如果今天还得有人死,死他一个就够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在他的喊叫声引得一名口罩女子杀来时,三个抓着拐杖的炮哥手下义无反顾冲了上去,随着嗤嗤几记军刺声响,三名魁梧大汉闷哼倒地,咽喉或胸膛多了一个血洞,口罩女子从容不迫从尸体踏过,眼睛冷冷盯着炮哥。

    又有两名行动还算自由的兄弟,握着面馆的两把菜刀冲上去,对着口罩女子怒吼着劈出一刀。

    一刀刚刚劈出,眼前忽然一花,他们要挥刀砍杀的女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刹那,他们的胸口被对方刺中,全身的力量忽然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手里菜刀当当掉了下来,连一点挣扎反抗的余力都没有,他们摇晃着栽倒在地,生机熄灭。

    “三毛,六子!”

    炮哥见状微微一怔,随即悲愤不已,只是此刻来不得太多悲伤,他愤怒操起一张凳子往口罩女子砸出去,连串动作不可谓不快,力道也不可谓不大,只是对方身手更加惊人,身子一弹,拔高,脚尖点在凳子上,凳子一声巨响弹回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凳子狠狠砸中招风耳的胸膛,招风耳喷出一口鲜血,当场跌飞到炮哥身边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残存的六名兄弟爆歇斯底里呼喊,深深刺痛炮哥那颗男儿的心,随着几道冷漠无情的刀光,六人一一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门口地板愈的红,红的刺眼,弥漫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招风耳一把拉住要冲上去拼命的炮哥,一脚把他踹回到翠花面馆,随后端起炉子上的大铁锅,怒吼一声向压过来的四人泼去,热汤滚滚,惊得四人下意识后退八步,饶是如此,落地当当作响的大铁锅,依然把一些热汤溅到四人身上。

    四人晃动一下手臂,缓解那一抹灼痛,随后杀机大盛。

    招风耳趁着这赢取的简短时间,也冲到了翠花面馆前面,一把关闭厚厚的玻璃门,把左手卡入两边的把手,右手挥舞拐杖对抗压来的四人,同时再向炮哥吼道:“炮哥,快走,快走,你要我们都死这吗?你死了,谁给我们报仇啊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今天不可能活着离开了,死,招风耳不怕,这一刻,他只希望炮哥活着离开,以后为他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一如既往没有华丽辞藻,却使流血不流泪的炮哥潸然泪下,他牙齿一咬,动作敏捷的从后门撤离。

    走上黑道这条路,没多少人善终,要么被敌人杀掉,要么被官方除掉做政绩,或者把牢底坐穿,炮哥当年拜关二哥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心理准备,但他从未想自己栽的这么早、栽的这么窝囊,如果今天他死在这儿,他将会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炮哥咬牙切齿:“我要给兄弟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见到炮哥身影消失,招风耳脸上涌起一丝欣慰,硬生生折断卡住玻璃门的手指,十指连心,断指的剧痛刺激神经,可以使招风耳变得更加疯狂,抵抗起来也就更久,事实也如此,手指的折断,让招风耳手中的拐杖,挥舞的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是一条汉子!

    “扑扑!”

    这时,一把军刺挡开招风耳的拐杖,其余三把军刺毫不留情洞穿他的躯体,招风耳口鼻喷血,可是却依然牢牢卡住玻璃把手,不给四名杀手冲进去追击的机会,他像是一个烈士一样,任由军刺刺出十几个血洞,给炮哥赢取跑路时间。

    口罩女子上前想要扯开招风耳,却现后者左臂已经僵硬,根本无法顺利扯下来。

    她只能让人拿起地上的铁锅,从旁边落地玻璃砸出口子追击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是炮哥,洪帮京城分堂扛把子,我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靠!你们连炮哥都不知道,你们怎么混的?”

    “炮哥又高又大,又帅又酷,吃面也能吃两斤,这样的老大,你不跟,跟谁?”

    “磕头谢罪太老套,自插一刀太浮夸,吃碗辣面叫声炮哥最诚意。”

    翠花面馆的巷子,炮哥像是一头疯牛夺路狂奔,脑海中还不断浮现招风耳昔日言语,他知道,那个天天被自己责骂注意素质的兄弟,此刻一定已经被对方杀了,炮哥很想杀回去拼命,可是他知道,自己不是对手,这一回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自己白白牺牲了,招风耳他们的死也就没意义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炮哥穿过四五条巷子,惊得路人纷纷尖叫躲避,他想要跑去最近的警察局,这很丢人,可是炮哥此时管不了这么多,他只想最大努力活下来,活下来之后,他会第一时间给洪震天打电话求救,他相信,帮主会念在往日情分收留他的。

    活下来,积蓄力量,东山再起,大仇才会得报。

    “没落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炮哥一眼见到八百米外的警察招牌,眼里闪过一抹死里逃生的希望时,前面闪出了眼神阴冷的口罩女子,手里提着血淋淋的军刺,炮哥眼睛微微一眯,扭头,后面,两侧,也有杀手现身,三人正向这边奔来,所有的路都被堵住。

    除了死战再无他途。

    炮哥一垂砍刀:“跑不了,那就战吧。”

    口罩女子军刺一提:“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她脚步一挪,向炮哥爆射过去,军刺雷霆刺出,炮哥知道到了生死关头,也怒吼一声挥出手中砍刀,全身力气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!

    军刺和砍刀凶猛碰撞,齐齐断成两截,还让彼此感觉到虎口疼痛,武器也都掉落在地,退出两步口罩女子,脸上划过一抹讶然,似乎没想到炮哥有这种力量,不过也没有过多在意,右手一沉,向连退四步的炮哥冲出,一拳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面对炮弹般刺向自己脑袋的重拳,炮哥咬着牙本能地侧身后退,几乎同个时刻,口罩女子的拳头贴着他胸口擦过,让炮哥的胸肌生出火灼般疼痛,但炮哥立刻趁着这个机会拼死反扑上去,他使上全身力气,把口罩女子牢牢的抱住了。

    口罩女子心里微微咯噔的时候,拳头一沉,雨点一般落在炮哥背上。

    炮哥闷哼不已,却依然没有放手,口罩女子脸色微微一变,然后娇喝出声,手肘高高抬起,向炮哥的脑袋撞去,只是手肘还没有撞中对方,她的下腹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,炮哥像是疯的跳蚤,抱着她的腰,以高频率的度撞击。

    炮哥如野兽般低吼,一蹦一跳,膝盖撞在对手下腹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口罩女子像是一头被刺入尖刀的肥猪,出一记让同伴心神一颤的惨叫,她拼命挣扎甚至还低头去撕咬炮哥的脖子,希望能够摆脱炮哥垂死挣扎的搂抱,但对手却丝毫没有理会,仍然像铁匠打铁一般,继续用膝盖凶猛撞击她的下腹。

    每一下都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口罩女子口里涌出一股鲜血时,一名赶赴过来的光头杀手一掌打在炮哥后脑勺,直接把炮哥拍晕了过去,之所以不捅上一刀,是担心临死剧痛让炮哥更加疯狂,到时口罩女子就必死无疑了,因此只能先把他打晕拉开,然后再下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三名赶赴过来的杀手用尽全力,才把炮哥从口罩女子身上拉开。

    看着倒在地上的炮哥,口罩女子挥手制止同伴下手,扯掉殷红的口罩,露出华越混血的面孔。

    她拿过一把染血军刺:“我要亲手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不能杀他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炸开,及时赶赴过来的叶子轩,淡淡开口:“这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四名杀手见到陌生人出现,脸上没有半点慌乱,甚至还有一丝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是阮红雨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子看着叶子轩一笑:“你是叶子轩?”

    叶子轩见到四人平静眼神,还有不轻不重的反问,微微一愣,随即大笑起来:“想不到这是一个局。”

    “我低估青千颜了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百赖小生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、身高差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如果觉得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