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一十章 大红祭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(

    傍晚六点,京城星期五餐厅,灯火璀璨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号称最具小资情调、掏空不少痴男怨女腰包的西餐厅,装修奢华,环境幽雅,服务更是一流,来往客人也算是素质不错的群体,所以还不到饭点,餐厅就座无虚席,红酒、牛排,蜡烛、欢声笑语混合弥漫,激发着男男女女的荷尔蒙。

    在餐厅东侧可以俯视京城夜景的环形座位,一身青色服饰的青千颜正靠着座椅,轻轻摇晃着杯中红酒,她的对面没有心爱男人,只有一览无余的灯光和车流,两侧座位倒是坐着八名黑装保镖,一言不吭吃着食物,但目光从来没放松。

    他们警惕看着每一个靠近青千颜的人,似乎只要发现不对劲就会猛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帮主。”

    六点半左右,孟大昌轻车熟路挤过人群,来到欣赏夜景的青千颜面前,扫过后者动都没动的黑椒牛排一眼,挤出一抹笑容开口:“这里牛排可是一流的,不少达官贵人或明星名流都喜欢,帮主怎么不动刀叉?是不是黑椒不合口味?”

    “我让他们给你重做一份?”

    今天的青千颜一身劲装打扮,长衣长裤,鞋子也从高跟变成平底,头发还高高盘起,少了几分妩媚,多了几分典雅,听到孟大昌的话,她冷冷看了他一眼,一字一句地开口:“废话少说,让你查探的事情怎样了?死了,还是活着?”

    孟大昌呼出一口长气,轻声回应青千颜:“炮哥经过抢救,已经脱离了危险,叶子轩背部被炸伤,但只是皮肉之伤,没有什么大碍,阮红雨炸成一堆血肉了,还有二十一名手下也死了,但有三人重伤被活抓,现在被警方扣押起来。←百度搜索→”

    “警方给此案作出定性,正当防卫,还是通缉团队,叶子轩有功无过。”

    在青千颜低头抿入一口红酒时,孟大昌带着一丝无奈补充:“叶子轩身手太变态了,世上根本就不该有这种人存在,虽然我隔着很远观察,但场面还是能看清楚,阮红雨他们使出浑身解数,依然被扛着炮哥的叶子轩杀得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“毒针、毒烟、围攻没半点作用,千辛万苦隐藏的枪手,又被叶子轩的保镖无声无息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批客人谈笑着从青千颜他们身边经过,脚步还有一些摇晃,似乎喝得有点多了,两名身穿衬衫的服务员相对而行,小心翼翼贴着八名保镖桌子走过,避免被客人撞到,八名保镖扫过他们一眼,见到没有异样就扫视其余客人。

    青千颜脸上有着一抹遗憾,随后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道:“看来我低估他了,应该再加点狠戾手段,给阮红雨多提供一些炸药和枪械,甚至让他们一出手就来几个人肉炸弹,这样,叶子轩就必死无疑,可惜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无所谓了,胜败乃兵家常事,迟早有机会扳回一局的。”

    她对此事完全轻描淡写:“何况我只是耗一点定金,没有什么太大损失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闻言微微一怔,带着一丝不解看着青千颜:“帮主,阮红雨他们下手的可是叶家人,此事他们一定会全力追查的,你就不担心叶子轩查到咱们身上?一旦被他拿到证据,根本不用找我们报复,直接捅给警方就可以要我们命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?”

    青千颜淡淡一笑:“阮红雨都死了,哪里还有什么证据?我跟她是口头敲地此事,除了她,还有你,不会有第四人知道,连她的手下也不会知道我是幕后黑手。”她流露出一股自信:“没有铁证,叶子轩不敢动我,他太多束缚了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是内忧外患,让他不敢行差踏错。”

    随后她手指摩擦着高脚杯,淡淡出声:“对了,听说来了几个叶宫人帮他,查一查他们住在哪里,找机会做掉他们,让叶子轩没有人手可用,永远是一个光杆司令,这样,他就永远无法在京城发展,更不可能凝聚实力对抗洪青龙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一口喝完杯中红酒,随后一抛酒杯长身而起:“我等这么久,就是等一个结果,无论胜败,如今结果出来,该回去睡一个好觉了,只有保持旺盛的精力体力,咱们才能继续这一场游戏,叶子轩,身手不错,可惜经验欠缺点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附和着大笑:“二十岁的小子,能有什么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披上大衣的青千颜向八名保镖微微偏头,可是幽暗灯光中的八人像是喝醉一样,一个个靠在椅子上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青千颜声音一沉:“走!”

    八人还是没有半点反应,依然定在自己座位上。

    孟大昌厉声一喝:“你们都聋了吗?帮主要走了,还不起身干活?”他上前一步,一推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被推的黑装保镖应声而倒,还扯到桌子上的餐巾,哗啦一声,杯子碟子狼藉落地,保镖也重重摔在地上,没有半点声息,引得餐厅其余顾客纷纷侧头,还有几名侍应生跑过来,青千颜和孟大昌见状一震,心里都生出一抹不好的征兆。

    孟大昌嘴角牵动一下,上前一步半跪在地,试探黑装保镖的气息,一试,手指一抖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脸色一变:“什么?死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她一丢身上大衣,亲自试探保镖口鼻,确实没有半点气息,随后又给他把脉,一样脉象全无。

    青千颜难于置信的看着死去保镖,随后又起身检查其余七人状况,全都没有生机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青千颜喊出一句:“他们怎么可能死了?”

    八人一直坐在她两侧座位,有什么动静,她肯定能听到,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任何声响,连一句闷哼都没有,怎可能无声无息死去呢?眼尖的孟大昌像是发现了什么,拿出一张白纸巾,从一人脖子拔出一根细长的针:“帮主。”

    阮红雨的夺命刺?

    青千颜脸色止不住一变,这是阮红雨他们军刺上的毒针,见血封喉,怎会出现在这里?她猛地抬头:“叶子轩?”

    “帮主,咱们赶紧离开这里,然后再让人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也口干舌燥,看着尖叫散开的人群:“不然警察堵住我们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脸色难看,动作利索跟着孟大昌离开餐厅,然后最快速度下到楼下停车场,她和孟大昌脚步匆匆朝着一辆黑色轿车走去,一边张望关闭的电梯两眼,像是担心有人追杀出来,一边向黑色轿车大声喊叫:“小黑,小马,快走!”

    孟大昌先快一拍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具躯体从车里倒了出来,专门开车的小黑和小马,眼珠子几乎都已完全凸了出来,死鱼一般瞪着,无尽怨毒。

    没有生机。

    他们的咽喉上,有着一排齿印,鲜血不断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孟大昌差一点当场跪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青千颜也是心神一颤,两人的死状实在太惨烈,太残酷了。

    就在停车场一片死寂时,一记轻轻的脚步声响起,随后,青千颜和孟大昌的视野中,就见到一个浑身雪白的年轻人站在十米之外,笑容阴森,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,孟大昌下意识去摸腰中的武器,还厉声喝出一句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青帮主,叶少给自己算了一卦。”

    空小寒彬彬有礼:“他发现自己犯了血煞,需要来一场大红祭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天天见血,天天见尸,七天七夜,永不间断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鞠躬:“恭喜帮主,贺喜帮主,成为祭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