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借兵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夜没怎么睡好的青千颜早早醒来,空小寒昨晚给她的血腥报复,让她心底像是刺着一根针一样,死十名保镖于她来说没什么,可这种无声无息却残酷无情的态势,给她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,她至今还浮现小黑和小白两人的死状。←百度搜索→

    她想要早点吃完早餐,然后去总堂召开高层会议,她必须给予叶子轩的挑衅坚决反击。

    “叶子轩,玩小孩子的把戏,会不会太幼稚一点。”

    走到楼下大厅的青千颜杀气腾腾,想要言语诋毁叶子轩来提高自己的士气,驱散脑海中那两双凸显的血红眼睛,她还发誓要把空小寒挫骨扬灰,这样才能永远的消除心理阴影,只是还没等她走到饭厅,就听到去厨房端早餐的佣人发出一记尖叫: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尖叫很是凄厉很是刺耳,瞬间划破整座园的静谧,引得青千颜和十余个洪青龙护卫一怔,随后众人拔出武器向厨房跑过去,他们循着佣人的惊惧目光望去,只见开启的水龙头,正流出一股股殷红液体,乍一看去,跟身上的鲜血没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只是这液体多了一股恶臭,瞬间让厨房变得闻之作呕。

    “关掉!把它关掉!”

    青千颜厉声喝道:“给我检查水管,水房,看看哪里出了问题。←百度搜索→”

    在十多名洪青龙护卫点点头要散开做事时,又有一名中年男子从外面跑入了进来,脸上也是带着一股惊慌喊道:“青帮主,不好了,不好了,门口的大汪小汪,一夜没有动静,我跑过去看两眼,却发现它们只剩下一张皮了,旁边还有两锅肉。”

    青千颜身躯一震:“什么?被宰了?”

    大汪,小汪是青千颜圈养的两头藏獒,体重一百多斤,极其凶残勇猛,平时都是用生肉喂养,在斗狗场还撕咬过不少斗狗士的肉,十个八个普通汉子,完全不够它们两个肆虐,昨晚受到惊吓的青千颜,担心叶子轩跑过来搞鬼就把它们牵去前门守卫。

    她没有奢望靠它们挡住叶子轩,只是希望通过它们早点察觉敌情,没想到,却被人无声无息宰了,还炖成了两锅肉。

    冲到门口的青千颜见到两张毛茸茸的狗皮,还有冒着热气的两锅狗肉,她的胃立刻痉挛收缩,有如被人重重在胃上打了一拳,愤怒之余止不住的呕吐起来,身后不少洪青龙护卫也都是相似情形,眼里的惊惧胜过愤怒,谁的手段如此凶残狠戾?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又有一个洪青龙子弟眼尖,发现不远处还躺着两个人,喊叫着跑过去一看,顿时腿软跪下:“小马,小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不是送去殡仪馆了吗?”

    其余人下意识回应一句,随后握着武器跑前一看,全都毛骨悚然,昨天死在停车场被送去殡仪馆的小马和小黑,此时穿着黑白寿衣,带着帽子,装扮成古代新郎官的样子,直挺挺躺在草地,原本闭上的眼睛重新睁开,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怨毒。

    能够被调来守卫青千颜园的保镖,一个个也都是久经江湖刀山火海滚过来的主,杀人放火从不眨眼,可见到眼前的一幕却一样腿软,很多人看过第一眼立刻低头,不敢再让画面刻入脑海,不然他们担心今晚睡不着觉,还有人直接掉了兵器。

    青千颜也是倒吸一口凉气,咬牙切齿挤出两个字:“叶子轩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又是叶子轩的杰作,虽然手段很是低劣,可青千颜却不得不承认,这些画面对洪青龙形成巨大冲击,还没有等她压住心头的愤怒和杀意,一个个电话又打入进来,接听的洪青龙骨干相续变脸,随后咬着嘴唇跑过来向青千颜汇报:

    “帮主,一堂三名守卫在值班室被割喉!”

    “帮主,二堂八名巡卫被吊死在堂主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帮主,三堂抢孩组十八人全部被打碎骨头、、、”

    在青千颜脸色难看听着一个个噩耗时,叶子轩正趴在医院的病房里,后背敷着冰凉的伤药,用手机翻阅着一本笑傲江湖,向对面的梅子书悠悠一笑:“金老先生是法子虽然残酷了一点,可是用起来却还挺顺手的,只是辛苦墨七熊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把一杯牛奶放在叶子轩的面前:“对七熊来说是一件好事,可以耗掉他不少精力,也可以多一点实战经验。”接着又叹息一声:“洪青龙注定是被灭门的福威镖局,但青千颜却绝不可能成为林平之,咱们也不会变成被覆灭的青城派。”

    “杀青千颜容易,可这不足于还她给我炸药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牛奶,声音平缓而出:“我要硬生生吓她七天七夜,把她精神一点一点地崩溃,让她连上洗手间都不敢关门,只要她变得神经兮兮,整个洪青龙也就鸡犬不宁,六千人也就变成一盘散沙,到时咱们收拾起来就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看着叶子轩恢复惊人的背部,眼里闪烁一抹担忧开口:“叶少,你这样做固然成效颇大,可是蕴含的风险也不小,青千颜会惊惧会害怕,但惊惧也会让她变得神经紧绷,她会不惜代价毁掉这份惊惧,我们要防止她歇斯底里的反扑。”

    人,面对恐惧的东西,要么躲掉它,要么毁灭它,不会有第三种途径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她反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让梅子书拿来一根吸管,脸上神情变得意味深长:

    “不反扑,我们怎么知道洪青龙实力?不反扑,我们怎么知道她的杀手锏?”

    梅子书微微一愣,随后恍然大悟,脸上绽放一丝笑容回道:“叶少果然还有深层目的,心理战只是一个幌子,最重要的是让青千颜失去理智亮出自己底牌,三帮能够让她来京城坐镇,除了她个人的能力和刘江周支持之外,肯定还有所仗恃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补充:“与其让青千颜慢慢整合三帮资源,稳住阵脚从容对付我们,还不如激怒她来一次仓促的硬碰,这样一来,我们遭受的打击固然会狂风暴雨,但只要扛过去了,天就晴朗了,远比被对方温水煮青蛙要好十倍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对方根深蒂固,我们连根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牛奶全部喝入嘴里,随后流露一丝赞意:“子书猜测完全正确,青千颜的疯狂,青千颜的反扑,是我最想要的,我就等着那女人歇斯底里。”接着他从床上跳了下来:“你刚才不是说炮哥已经醒来吗?走,跟我一起看看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他不是洪帮老臣,也是一个值得敬重的汉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多少有些遗憾,自己那天找去翠面馆迟了半拍,发现炮哥有危险时,招风耳他们已经全部死在面馆,如果能早一点发现青千颜的设局,他就可以把十几个人救回来,招风耳他们,在叶子轩心里,都是一个个铁骨铮铮的汉子。

    梅子书点点头,正要跟上去却听到手机震动,戴上耳塞接听片刻,他就望向叶子轩开口:“青千颜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五分钟前下达命令,今日搬入还没装修好的总部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想起翠面馆前面、固若金汤的七层小楼:“看来真是天助我啊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叶子轩出现在炮哥所在的特护病房,背部见血,肋骨断裂,脑部震荡,还有内伤的炮哥,显然心里有着深重的心事,手术缝合伤口的麻醉过后就早早醒来,像是一尊雕石躺在床上不动,不拒绝针水,药物,也不拒绝喝水,喂饭。

    但他拒绝说话,拒绝交流。

    他就靠着床发呆十几个小时,这个经历大起大落之后隐隐有些沉默的男人,看起来像是废掉了一样,看不到半点斗志半点怒火,也没有半点斗志昂扬的口号,只是叶子轩心里知道,这种沉默对比之前炮哥更加可怕,会咬人的狗,从来不叫。

    叶子轩推门进去,炮哥像是鸟儿惊起,不顾手臂的吊针,轰然落地,双膝下跪:“叶少,我要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何事?”

    炮哥目光坚定,字眼落地有声:

    “借我三百人手,血洗青氏六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