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绝对的恭敬
    第三百一十五章绝对的恭敬

    见到青寒厉断成四截,又见到自己被包围,孟大昌跟身边两百人一样,脸色有着愤怒和阴沉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叶子轩会亲自指挥这一战,更没有想到他会让人混入救火帮众群中,所以见到青寒厉被四名血衣砍成四截,孟大昌的牙齿都快咬出来了,如非知道叶子轩的身手厉害,自己还有一招杀手锏,他怕是要冲上去砍掉叶子轩。

    孟大昌握紧手中斧头:“叶子轩,你无耻啊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?真正无耻的好像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远远看着孟大昌,脸上一如既往地风轻云淡:“杀一批人,留一批人,不就是等着我和车大炮救人吗?然后伏兵杀出里外夹击灭掉我们,老实说,如不是翠花面馆的设局,我今晚还真可能上当,傻乎乎带着人杀入密室救人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一抹遗憾:“但翠花面馆的设局,让我知道青千颜的卑鄙,所以今晚我多留了一个心眼,火照放,但是不去救人,看看能否烧出你们的底牌,如果没有底牌,那就趁着大火杀掉你们一批人,杀得你们分崩离析,我一样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要多承担你们支援赶赴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一点两名刀斧手:“不过从现在局面判断,我的猜测正确无误,如果我跟车大炮真进入地下室,被两百人堵在狭窄走廊里,只怕不被他们砍死,也会被他们挤死,孟大昌啊,你该跟青千颜说一声,跟我玩阴的没有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一亏长一智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很认真听完叶子轩一番话,随后郑重的点点头:“怪不得叶少年纪轻轻就是叶宫主事人,这份七窍玲珑心,远非常人难及,我还以为今晚设局,定能让叶少有来无回,谁知早已经被叶少看透,一场大火,一局浑水摸鱼”

    “再加青堂主的横死,这一场斗智,我确实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轻轻一挥,让数十名浑身血迹的男子倒地,随后他目光炯炯看着叶子轩:“只是叶少想要歼灭我们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们还有两百多名刀斧手,支援也会很快赶赴,如果我们走投无路,只能放手一战,所谓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两百多号人,就是两百条疯狗,也能撕掉叶少一大块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今晚我认栽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呼出一口长气,手指一点地上数十人:“我很不想放掉他们,更不想让青堂主横死,因为难于向帮主交待,可我也知道今晚输了先机,我放掉车厘子他们,还把这个堂口让给你们,目的之想叶少让活着的人安然离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戏谑笑道:“两百人都不拼了?五比一的兵力啊,何况你们还有支援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环视四周的二十多名血衣,又看看地上的青寒厉:“我见识过叶少身手,别说两百人了,就是五百人也无法扛住叶少大杀四方,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,既然已经能够预见到悲惨结局,我何必让自己和两百兄弟徒添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中,还有一些事炮哥兄弟呢。”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现没见到炮哥影子:“今晚一战到此为止,改日有机会再华山论剑。”

    孟大昌像是一个优秀说客:“你们不用付出代价救到了车厘子,我们也不用血流成河,双赢,叶少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太多犹豫,望着孟大昌接受这一个建议:“我们今晚就是来救人的,跟你们厮杀是下下策,既然你如此识趣,我也不对你们赶尽杀绝,毕竟我也不想叶宫兄弟受伤。”他打出一个手势道:“来人,把车厘子他们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把路让开,给孟堂主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暗影中的唐薛衣出声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孟大昌哈哈大笑:“叶少果然是聪明人,知道你好,我好,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随着唐薛衣的微微偏头,二十四名血衣马上撤掉对孟大昌他们的包围,提着刀冷漠又迅地撤到车厘子他们身边,没等孟大昌的笑声落下,他们前去搀扶的左手忽然一缩,同时右手猛地劈出,二十四道刀光闪起,刀锋没入目标脖子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二十四道鲜血几乎同时溅起,在火光中很是壮观刺眼,二十四名人质连声音都没出,就人头落地瞪大眼睛死去,二十四名血衣没有就此停滞,刀锋一转,齐齐劈在残存的十多名人质身上,刚刚弹起的人质,像是折翅鸟儿一样跌回。

    孟大昌押解出来的三十八名人质,除了一人是死在青寒厉的倒下之外,其余三十七人尽数被血衣砍杀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杀掉他们?”

    孟大昌的笑容瞬间扭曲,脸上涌出一股痛苦,他下意识踏出一步,但很快又止住脚步,随后愤怒不堪的盯着叶子轩: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叶子轩饶有兴趣看着孟大昌的神情:“回去的路途有点远,我们的车子又不够坐太多人,所以我突然改变主意,觉得今晚还是不要救人好了,杀掉他们轻松了事,也可以让炮哥少点念想,再说,杀了他们,不是吻合孟堂主心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痛苦?”

    孟大昌斧头猛地一抛:“叶子轩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不用叶子轩出手,唐薛衣一刀斩出,斧头一声脆响落地。

    “孟大昌,你以为,你的伎俩能瞒过叶少?”

    这时大火燃烧的主建筑中,走出了数十名裹着地毯的魁梧汉子,一个个手里抓着兵器,眼里闪烁一股仇恨的怒火,炮哥空小寒他们俨然在其中,炮哥冷笑一声:“孟大昌,看不出来啊,你比以前阴险狠辣多了,毒计一条又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孟大昌,杀了孟大昌。”

    数十名伤痕累累的魁梧汉子,挥舞砍刀嗷嗷直叫,群情汹涌,像是要吃了孟大昌:“杀掉孟大昌报仇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数十人的戾气,孟大昌身边的刀斧手,如临大敌,一个个紧握斧头。

    孟大昌见到这批人,身躯一震,讶然失声:“你们怎么知道,他们还关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青千颜的伎俩对我没用,我都能想到浑水摸鱼对付你们,难道不会防着你们这样对付我们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和炮哥兵分两路,他带着人去地下室检查一番,我带着人跟你慢慢对峙,没想到,你们还真玩了花样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一点地上数十具人质尸体:“还有,人质太假了,身上血迹斑斑,脸上也涂着血污,看起来像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多看两眼就经不起推敲,被你们关起来折磨的人,有厚衣和棉鞋提供?”

    在懊悔的孟大昌脸色变得难看时,叶子轩又笑着抛出一句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,天冷了主动给他们加衣保暖?真这样仁义又怎会关押?不过也是,不让他们保持体温,又担心他们关键时刻冻僵了,到时就无法对我突袭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也该明白,我为什么要宰掉他们了吧?”

    孟大昌看着被杀掉的三十七人,肠子都快悔青了,早知道叶子轩如此冷静,他就直接下令开杀,这样可以多一批生力军,而不是毫无意义的横死,他从一名洪青龙子弟手中夺过一把斧头,高高举起吼出一声:“兄弟们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一颗人头一百万,杀!”

    孟大昌知道此时废话没有意义,只能一拼到底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握着砍刀的炮哥也没有废话,挥舞砍刀就想带着数十名兄弟冲上去。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:“炮哥,你们有伤在身,不适合今晚开战,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炮哥脸上有点不甘,毕竟心中有着太多愤怒,可是想到答应叶子轩的事,点点头压住自己和兄弟的冲锋

    “听叶少的,退!”

    数十人止住脚步,神情憋屈,可遵从炮哥指令忍住杀意。

    他们望向叶子轩的目光也很复杂,虽然感激叶子轩救了他们一命,可心里多少有些道不明的别扭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,不服。

    不知阮红雨一战的他们,很是不理解炮哥为什么要投靠叶子轩,他们可以为炮哥卖命,可对叶子轩有几分抗拒。

    炮哥再度喝道:“退!”

    数十名洪帮汉子咬着牙往后挪移。

    “杀了孟大昌!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得出他们心理,却没有丝毫在意,手指轻轻一挥,唐薛衣也带着二十四名血衣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瞬间,双方精锐很快如洪流一样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唐薛衣握着竹刀腾身跃起,身子跃过了一个人的头顶,手中的竹刀向下刺去,冲到唐薛衣身前的那人觉得头顶一阵疾风飘过,脖子后边一个冰冷的东西扎了进来并且穿过了他的喉咙,他的眼睛向下一看,看到了半截带着血丝的竹尖。

    唐薛衣的身子落在地上,一脚把尸体踹向了涌过来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尸体砸倒了一片刀斧手,趁着敌人混乱后退的时候,唐薛衣那冰冷的竹刀毫不留情捅出,很快又刺入一个人的咽喉,他手一甩将对手甩在地上,竹刀不停的刺出,阻挡唐薛衣的人纷纷倒地,但他脚下的度依然没有变慢。

    二十四名血衣紧随唐薛衣向孟大昌推进,二十四名血衣就像二十四把长刀,他们的勇猛丝毫不亚于唐薛衣,他们手中的战刀,每劈出一下就有一个人倒下,就好像曾经摆在他们面前的木头一样,刀光霍霍,刀刀见血,顷刻杀出血路。

    很多冲得快的刀斧手,被闪电般落下的刀光当场劈杀,鲜血和惨叫立刻充满夜空。

    站在中间指挥的孟大昌嘴角牵动,难于置信看着唐薛衣和二十四名血衣,脸色很是难看和凝重。

    他分出五十人盯着炮哥,一百人抵挡唐薛衣,可是,他现百名精锐挡不住唐薛衣半点脚步,唐薛衣像是一挺长刀,直挺挺向自己刺过来,二十四名血衣像是他的两道屏障,没有一个缺口,也没有半点停滞,百名精锐硬是破不掉他们防护。

    不仅是孟大昌和洪青龙子弟震惊,炮哥他们也都呼吸微微一停滞,显然没有想到,唐薛衣他们的战斗力这么强。

    这批血衣还给予炮哥和车厘子他们一股震撼,那就是他们除了势如破竹的惊人身手之外,还有就是说不出的坚韧,说不出的漠然,以及无法形容的狂热暴戾和血腥,仿佛冲锋的不是一群人,而是一群野兽一群屠夫一群魔鬼

    但最为可怕的是,无论这群人,究竟是野兽是屠夫还是魔鬼,他们还有着森严的纪律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流溢出来的杀机,似乎让空气都扭曲。

    孟大昌厉声喝道:“挡住他!”

    看着越来越前的唐薛衣,孟大昌又压上二十人:“杀了他,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刀斧手怒吼着冲了上去,刀光霍霍,唐薛衣踢在一个躯体上,借着由高至下的度,双脚连环踢出,分上中下三路,几乎不分先后攻击三名敌人,一人头颅爆裂,一人胸脯塌陷,一人咽喉被点的血肉模糊,血衣落地,三人倒地毙命。

    数名刀斧手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,目光茫然的怔在当地。

    此时,落地半蹲的唐薛衣握着竹刀,脚尖蹬地。

    半蹲身体瞬间绷直,宣泄出蓄积已久的巨大力道,好似扑食的猎豹一般飞窜向人群。

    一抹淡淡光弧划开三人喉咙。

    刀光消散,猩红血水喷涌。

    二十四名血衣也把两边的敌人斩落刀下,

    血衣杀人,力争秒杀。

    一刀毙命,绝对没有多出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他们的刀法华丽却不显花哨,冰冷却不失凶猛,很多人尚未抵挡就被一道闪亮的弧线刮破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忽然,半空中亮起了一道潋滟的斧光,一直凝重的孟大昌忽然窜出,抬手,落斧,一气呵成,凶悍劈向唐薛衣。

    本来面对唐薛衣气势如虹的攻击,孟大昌应该后退躲避甚至跑路才是,可是他却出人意料的冲前,还敢起攻击。

    这一斧极快极厉似长虹,如闪电,划破了夜空的黑暗,已到了唐薛衣的喉间!

    唐薛衣抬手一刀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潋滟收敛,如雨后初晴,天边虹消,斧头停到唐薛衣额头三分距离,却没有劈下去。

    唐薛衣挡住了孟大昌这一斧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对峙也就一秒,二十四名血衣阵形一变,刀锋一转,从孟大昌身边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一道道战刀掠过孟大昌腰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孟大昌瞬间变成两截,鲜血喷射。

    数十名炮哥的手下,再度望向叶子轩的目光,绝对恭敬。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o逐浪币,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