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迫上梁山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迫上梁山

  第三百一十八章迫上梁山

  晚上七点,叶子轩出现在紫荆城。看到

  虽然宋禁城的案子随之下山豹被废,十多名同党被警方逮捕毙掉告终,但残留的影响并没有马上消去,地上残留的血迹以及弹孔还能在车灯中辨认,车子缓缓驶过的叶子轩,似乎想起了那晚的厮杀,寻思当时没有救宋禁城会是怎样?

  宋家会不会把自己当成下山豹同伙?会不会因此跟叶家开战?

  叶子轩脑海中转动着念头,随后又像是水泡一般散去,把目光望向依然车水马龙灯火璀璨的会所,紫荆城相比昔日多了不少外围巡逻人员,大厅也多了一队警员驻守,显然是绝不允许类似情况生,同时也彰显出上面对紫荆城眷顾。

  也只有江静初,能让警察来看门。

  “叶少,晚上好。”

  也不知道江静初是特意迎接他,还真是运气使然,走入大厅的叶子轩又碰到一身绒衣的女人,身材完全凸显出来的江静初,端着一杯茶水缓缓走过来:“看来你最近还真是炙手可热,上次宋少设宴款待你,这次叶家大少请你吃饭。”

  江静初纤细如柳的蛮腰一扭一摆,饱满的圣女峰就像一对熟透仙桃,将衣衫撑的鼓鼓涨涨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衣而出,丰盈的翘臀别样诱惑,更衬托出他冷艳的性感:“我还听说叶宫在京城建立分堂,未来一定更多人请你吃饭。”

  叶子轩悠悠一笑:“越多人请我吃饭,你应该越高兴,毕竟钱都是你赚走了,你是不是该分点给我?”

  “不然我待会结账拿贵宾卡刷几下,你可是说过,我来这里消费完全免费。”

  江静初闻言娇笑起来,冷艳的脸上罕见柔和,身上香气随之袭人道:“我既然把贵宾卡送给你,就表示我可以承受你白吃白玩,只要你脸皮够厚,你就是每天赖这里都没问题,至于要我分点花红给你,没问题,把金宁秀给我灭了。”

  叶子轩侧头望向大厅高台,果然见到金宁秀他们还在摆台,笑容灿烂,四周围观者相比上次还要多,显然金宁秀的名声已经打开了,好奇者,质疑者,不服输者,齐齐出现,叶子轩看着热闹的场面,脸上扬起讶然:“没人虐她吗?”

  江静初站在叶子轩的身边,没有穿高跟鞋的女人,气势并没有削减太多:“很多人想要肆虐她,不为一百万和美色,就为那一点面子,可是这几天,依然没有人能够战胜她,一一失败,她现在已一天十五局,每天都一千多万进账。”

  “姚兴旺中午来了,下了一局,耗时一个小时,长进不少,但结果还是输了。”

  她笑了笑:“所幸他比上次懂事多了,输了一局就不玩了,很平静的离去,似乎把它当成一场娱乐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抬头:“看来,他成长了。”

  江静初手指轻轻一挥:“叶少,我的两成干股等着你,什么时候出手啊?”

  她很想看看,这个一杆清台的家伙,是否能够再创奇迹撂了金宁秀?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吃完饭再说。”

  江静初贴着叶子轩的耳朵:“你可要抓紧哦,毕竟紫荆城是你的福地,上次你来紫荆城,你出手救了宋禁城一命,让你多了一点在京城立足的资本,这次来紫荆城,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事生,但宗少请你吃饭,已算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她像是一个熟知天下事的间谍:“你们两兄弟的亲近,可以让你在叶家过得舒服点。”

  “江小姐,晚上好。”

  就在叶子轩淡淡一笑准备再去高台看一眼时,一个西服笔挺戴着劳力士的南韩男子,彬彬有礼出现在两人面前,一米八的个子,双腿很是修长,刘海,鼻子高挺,眼小,嘴唇单薄,乍一看去,跟《来自星星的你》男主角有几分相似。

  他眼神看似温和,实则带着一股威严:“很高兴又见到你了。”

  “权先生,晚上好。”

  江静初幽幽一笑回应对方,随后一把拉住要离开的叶子轩,也就是这一触碰,叶子轩清晰见到,南韩青年的温润眼神变得犀利,还迸射一股凌厉杀意,似乎很是介意江静初跟叶子轩的亲密,随后,南韩青年散去狠戾,恢复儒雅有礼。

  叶子轩微微停滞脚步,多望了南韩青年一眼,寻思,这男人莫非对江静初有好感?

  “叶少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权相国先生,南韩乐天集团继承人,金宁秀是他的好朋友。”

  江静初拉着叶子轩胳膊,笑容灿烂给他介绍南韩青年,叶子轩微微一怔,乐天好像是南韩第一娱乐集团,旗下影视作品影响了南韩、东瀛甚至华国的年轻一代,艺人更是常常活跃世界各国,思虑之中,他又见到江静初修长手指一转:

  “权先生,这是叶少,叶子轩,红色叶家子侄,也是紫荆城的合伙人之一,更是静初唯一的蓝颜知己。”

  靠!

  叶子轩心里呼啸一句,瞪大眼睛看着江静初,本少啥时候成为你的蓝颜知己?合伙人更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?江静初完全就是给自己拉仇恨啊,不过见到南韩青年一闪而逝的冷冽目光,他还是悠悠一笑:“权先生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  他不喜欢到处做护花使者,但见对方不顺眼,还是愿意打压打压对方。

  “叶少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  权相国伸出手跟叶子轩一握:“你是江小姐的蓝颜知己?怎么以前没听她提过啊?她的朋友圈,也没见叶少影子。”

  他带着一抹试探:“海外归来?”

  江静初的脸上笑容迷人,轻声解答权相国的疑问:“他以前在华海打拼天下,最近才来京城立足,敌人不少,为了我和紫荆城安全,我一般都不告诉外人,但权先生也是我的好朋友,我就不隐瞒了,同时看看你们有没有合作空间。”

  “是的,我跟静静是多年知己,除了思想交流之外,还常常家人一般打闹。”

  叶子轩一把搂过江静初的小蛮腰,在她耳朵上毫不客气亲了一下,随后看着目瞪口呆的权相国轻声笑道:“很多人都说我们像是热恋的情侣,其实我们真的只是朋友,知心朋友而已,打闹也是因为彼此太熟悉,静静,你说是不是?”

  江静初没有立刻作出反应,脑袋还停在被亲吻的呆愣中,叶子轩的一吻,完全把她吻懵了。

  这是第一个男人,这样肆无忌惮亲吻她敏感耳朵。

  权相国看着亲密的两人,还有叶子轩恬淡的笑容,呼吸微微变得急促,他对江静初有着极大好感,心中早把她当成自己女人,不管她跟叶子轩是不是知己,这样当着自己的面亲热,他就感觉一股怒火腾升,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撒野。

  除了要顾忌自己和家族面子之外,还有就是没有摸清叶子轩底细,因此只能忍了下来:“看得出,你们感情不错。”

  叶子轩又贴近江静初的俏脸:“静静,你想什么呢?”

  “没什么!”

  江静初在权相国的难看脸色中反应过来,想要一脚把叶子轩踹飞,可是很快又忍住自己的冲动,抓住叶子轩抚摸自己腰部的手指时,挤出一抹笑容,绵里藏针地开口:“刚才只是想到一笔复杂的新账,寻思哪天有空好好算一算。”

  言下之意,事后要跟叶子轩算账。

  权相国盯着两人,再度重复一句:“你们感情真不错,堪比热恋中的人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理会江静初的威胁,就着权相国的话题笑了笑:

  “当然,多年的朋友,感情当然不错。”

  叶子轩出一阵爽朗的笑声,一边抚摸着江静初手感不错的腰部,一边神秘向权相国一笑:“我们算是光屁股长大的知己,你是不知道,静静以前很担心的,常常不敢一个人睡觉,特别是天上打雷的时候,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。”

  “总担心闪电劈自己的头。”

  他无视权相国阴沉的神情,贴近江静初的耳朵笑道:“所以一到刮风下雨,她就来找我睡觉,有一次我们一起去丽江旅游,恰好半夜下雨,她直接光着身子,从相邻阳台爬过来,嗖的一声钻入我的被窝,吓得我以为聊斋故事上演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江静初笑容如花:“我还光着身子,钻过你的被窝啊?”

  叶子轩没有看她杀人一样的眼睛:“那晚,我也光着身子,你还偷摸我两把呢。”

  江静初把右手搭在叶子轩的肩膀:“我还摸过你啊?要不要负责啊?把你娶入江家的门?”

  在权相国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时,叶子轩一脸无奈叹道:“权先生,你看,我们就是这样逗比,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权相国目光微微眯起:“很好,很好、、、”

  江静初掌心微微用力,牢牢锁住叶子轩的肩膀,皮笑肉不笑的开口:“对了,知己,你刚才说有把握破掉金宁秀,你这样自信,不如赌注加一个亿?金小姐也想找一个大手笔的人对战,我跟她说一声,给你安排一局,你意下如何?”

  “叶少跟金宁秀对战?叶少有兴趣,我可以加点注。”

  权相国嘴角牵动了两下,随后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或者说,我送点钱给叶少,一局三个亿。”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

  叶子轩一副真是对方送钱的节奏,死命把手指从江静初的紧握中抽回:“下个十局八局,权先生岂不输光回国?”

  权相国哈哈大笑:“叶少放心,权相国什么都没有,就是钱多,你有本事就赢走。”

  “而且能搏江小姐一笑,几十个亿又算什么?”

  看着江静初眼里蕴含的戏谑之意,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:“权少,不要冲动,不要堵气,你是客人,我赢钱、、”

  “下一个,叶子轩!”

  权相国侧头望向空出来的高台位置,彬彬有礼的侧手:“叶少,请。”

  ps:谢谢你在我心上oo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