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掷亿金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掷亿金

  cpa300_4();  

  权相国把叶子轩推到风口浪尖。

  听到权相国喊出下一局是叶子轩对抗金宁秀,全场五十多双眼睛齐齐望了过来,随着金宁秀横扫半个京城棋手的风头堆积,越来越少对弈棋手会这么高调上台,毕竟喊叫的越是响亮,输掉的时候也就越丢人,很多人都是低调地对棋。

  他们像是匆匆过客上台,一言不发跟金宁秀一战,输掉棋局后就迅速下台离去,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金宁秀的不甘以及颜面,所以听到权相国的宣告,众人都腾升出一抹好奇和戏谑,这叶子轩如此高调宣战,也不怕落败后被人取笑?

 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有好戏看,众人自然生出兴趣,纷纷让开一条路给叶子轩。

  金宁秀也抬头看着叶子轩,笑容恬淡等着叶子轩上台。

  “这位大少,对,叶少。”

  这时,因为姚兴旺跟叶子轩有冲突的南韩青年,见到要上台对战的是叶子轩后,眼睛瞬间一亮,马上冷笑着开口:“当初姚少跟金小姐对战的时候,你不是指手画脚意气风发的态势吗?怎么,今天亲自上场,欢迎上台,欢迎对战。”

  “希望你能大杀四方,抱得美人归,免得辜负你上次的威风。”

  他煽风点火的挑衅,摆明要看叶子轩出丑:“也免得我崔钟国小瞧了你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理会对方挑衅,看着摆自己上台的江静初,脸上扬起一抹苦笑开口:“这棋局,能不能吃完饭再说?”

  他是真的肚子饿,只是众人却以为他怯战,全都投来鄙夷之色。

  几个身材高挑的南韩女子,更是撇撇嘴流露一丝轻视。

  江静初的俏脸掠过一抹玩味,显然是要报复叶子轩的轻吻:“距离宗少的饭局还有半个小时,以你的聪明才智,这个时间足够你肆虐金宁秀十回八回,你就向权少,向金小姐,向大家展示一下你的棋艺,让世人知道华国也有棋手。”

  听到江静初这一番话,在场数十人眼里更是充满好奇,他们都知道江静初是一个眼光极高能力极强的女人,能够被她赞许的男人凤毛麟角,眼前叶子轩得到她如此看好,当下都提高了期待值,想要看看叶子轩能否让他们感觉到惊艳。

  在叶子轩无奈江静初的捧杀时,权相国脸上变得更加阴沉,不过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情绪:“叶少,江小姐这么看好你,你一定有过人之处,希望你不要隐藏自己,拿出实力给大家看一看,也好让我们见识一下,华国棋手的风范。”

  最后一句冒出,十多名韩人笑而不语,数十名华人脸色难看。

  这些日子被金宁秀抽惨了,谈风范,完全就是在打脸。

  权相国目光锐利的望着叶子轩,绵里藏针补充一句:“这一个星期来,百余名锐气风发的华国棋手,尽数被金小姐斩落刀下,虽然这只是一场娱乐对战,可是在很多人眼里,特别是华韩两国的权贵子弟,这多少已经变成两国之争。”

  “我知道华国地大物博藏龙卧虎,可是这十多天,一只虎,一只龙都没见到。”

  权相国一副很欠打的笑容:“是不是这龙、这虎,藏得太深了?”

  崔钟国一本正经的出声:“权少,你这是小看叶少,他一根手指头就能开天辟地。”

  叶子轩上次断他财路,让他至今耿耿于怀,找到落井下石的机会,自然不会放过。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此话落下,十多名南韩男女顿时发出一阵哄笑,谁都知道权相国这话只说了一半,还有一半就是所谓龙虎纯粹吹嘘,数十名权贵子弟脸色阴沉,拳头攒紧,想要发怒又觉得落了下乘,毕竟棋局胜不了人家,用暴力解决很是让人不齿。

  崔钟国更是嗷嗷直叫:“要战就战,不战就不要浪费金小姐时间,整天搞些虚头巴脑的,没点实干精神。”

  几个南韩女子跟着一笑,很是意味深长。

  “都到这个份上了、、”

  江静初站在叶子轩身边,微不可闻:“再不上,估计你要被南韩人笑死,华国子弟恨死,还是痛快一点对战吧,把金宁秀赢了,拿走三个亿,一个女人,再加紫荆城两成干股,进,万人喝彩,财源滚滚,退,众矢之的,车卡还我。”

  “而且我会跟你好好算一算光着身子的账。”

  她的笑容很迷人,只是叶子轩能够感受到寒意,不上台,估计这女人真会跟自己算账。

  “还想摸我啊?我不是随便的人。”

  叶子轩白了江静初一眼,随后一拍女人臀部:“战!”

  感受完挺翘的臀部后,叶子轩就在众人惊愣目光中一溜烟穿过人群,连滚带爬上灯光璀璨的高台,他知道,再迟上那么几秒,不是被江静初踹飞,就是被权相国掐死,事实也如他所料,两人都把目光盯在他身上,闪烁着愤怒的光芒。

  江静初反手摸着臀部,俏脸神情道不清说不明,高高在上的她,一个晚上被一个男人调戏两次,江静初感觉自己快要暴走杀人,更懊悔自己说什么蓝颜知己,本来想要占叶子轩便宜对付权相国的纠缠,结果却被叶子轩顺势讨了利息。

  权相国目光也犀利的跟刀子一样,如果可以把叶子轩千刀万剐,他绝对不会一刀宰掉。

  “你很欠抽。”

  叶子轩站在高台上,盯着崔钟国一笑:“等我赢了这一局,我再慢慢抽你。”

  崔钟国哼哼不已:“好,我等着叶少抽我。”

  权相国踏前一步,声音变得低沉:“叶少够痛快,放手一战,赢了,拿走我的三亿,金小姐的身子。”

  他皮笑肉不笑:“输了,叶家清贫,叶少给一个亿就好。”

  听到一局三亿,众人顿时哗然,在场众人身家都不菲,最差也有数十亿,搞个项目或澳门豪赌亏几个亿,他们不会皱眉,可一盘棋局三亿,他们却自感没这种魄力,金宁秀也是微微一怔,美丽眸子若有所思,但随后又恢复应有自信。

  权相国很是喜欢这种反应,双臂一举,示意众人安静:“大家没听错,除了金宁秀的规矩之外,我还跟叶少加注了,各位如有兴趣,不妨也来玩一玩,凡是买叶子轩胜利的筹码、、”他拍拍自己的胸膛:“我,权相国,一并收了。”

  见到权相国如此猖狂,不少人义愤填膺,想要砸钱买叶子轩赢,可是想到金宁秀的棋艺,他们又只能叹息一声。

  他们不差钱,却也不想这样打水漂,而且叶子轩如果能赢,他们也不在乎金钱胜利,扬眉吐气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叶子轩寻思要不要再加点赌注,让权相国输得只剩一条裤衩回家。

  “大家玩得这么开心,我来凑凑热闹如何?”

  在权相国趾高气扬扫视低头的数十名华人时,一个声音从入口处不紧不慢的传来,叶子轩他们扭头望过去,正见一男一女挽着手走了进来,男的白色西服,身材魁梧,流露一股阳刚气势,女的娇柔可人,漂漂亮亮,就像是一个公主。

  叶宗,汤兮兮。

  数十人齐齐向叶宗打招呼:“宗少!”

  在叶子轩暗叹人比人气死人时,江静初也没有失礼数:“宗少,嫂子,晚上好。”

  叶宗显然已经听到权相国的话,向众人点点头回应,随后搂着汤兮兮直接开口:“叶子轩是我堂弟。”

  “权少,我加十个亿支持他,这筹码,你敢收吗?”

  此言一出,全场再度哗然,全都难于置信的看着叶宗,汤兮兮和江静初也都掠过一丝不解,两人都知道叶宗跟叶子轩没太多交集甚至有着对抗,就连叶子轩也是有一丝讶然,淡淡一笑:“堂哥,这样大力支持,小弟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毕竟输了,你可是等于输掉一间古玩店。”

  叶子轩从不相信天下有免费的午餐。

  “天龙,我相信你,你赢了,赢的赌金,你拿走,输了,筹码算我的。”

  叶宗看了叶子轩一眼,随后又望向权相国开口:“权少,筹码,十亿,敢不敢收?”

  权相国知道叶宗的身份,更清楚他在叶家的地位,见到他这样跟自己叫板,多少有些凝重,赢了筹码,无形得罪叶宗和叶家,以后在华国发展多少有些麻烦,输了筹码,自己要掏十个亿,他挤出一抹笑容:“宗少,这么大手笔啊。”

  “输了,不怕家人心疼?我建议,你还是跟嫂子观战为上。”

  叶宗很直接的开口:“废话少说,敢不敢收筹码?”

  妈的!老子给你面子下台,你却非要给我送钱,我再不收就是傻子了,权相国心里暗骂一句,随后双手一拍:

  “好,这筹码,我收了!今晚,我就当拿出十三个亿买票,给江小姐看一看好戏。”

  随后他又向叶子轩一笑:“叶少,宗少都站在你的阵营,这一局,你一定会赚得盆满钵满,赢了可是十三亿。”

  江静初也想讨点彩头,但考虑一番还是决定不掺合。

  在汤兮兮抿着嘴唇看着叶子轩、似乎在喊加油的时候,叶子轩大手一挥:“开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