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二十章 黑云压城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二十章 黑云压城

  cpa300_4();  

  十三亿的赌注,怎么都让人心动,一局等于百局。

  金宁秀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,只是彬彬有礼的神情中,蕴含着一股傲然:“叶少,请。”

  今天的金宁秀一袭紧身毛衣,衣服紧紧的绷在胸前,勾勒出一对丰满到不能再丰满的硕大双峰,再衬托那双修长的双腿和俏丽的容颜,看上去无比的诱人,玉女檀口,唇红齿白;呵气如兰,香风阵阵,此刻,她向叶子轩绽放着娇媚。

  她喜欢让每一个对手,在温柔中迷失自己死去。

  叶子轩没有过多地拒绝,就着上一个棋手留下来的围棋:“围棋?”

  象棋倾于阳谋,围棋则是玩阴,象棋都是摆好车马炮开战,然后凭借各自运筹帷幄的调兵遣将能力,把另一方光明正大的压死在棋盘上,而棋子诸多的围棋,从第一个子落下开始,便布满了层层心机和阴谋,步步为营奸险诡诈为上。

  金宁秀很是平静:“叶少喜欢,宁秀奉陪。”

  一方棋盘,十九纵道十九横道,三百六十一度,仿大周天之度数。

  博弈双方的智力、心力、毅力,在这三百六十一个点上,将会进行最原始、也是最全方面的搏杀。

  叶子轩微微一笑,捏着一颗棋子开口:“听说你一局不败,一局不和,这么厉害,学棋很久了吧?”

  金宁秀淡淡回应:“十八年。”

  叶子轩竖起拇指赞道:“厉害,我才学了一年。”

  在众人对叶子轩初生牛犊不怕死倒吸凉气时,叶子轩忽然望着金宁秀冒出一句:“让我先?”

  金宁秀依然风轻云淡,毫不在意笑道:“叶少,先手。”

  她不仅要赢了叶子轩,还要一场完美的胜利,向权相国和南韩兄妹交待,所以愿意让叶子轩先落子。

  “金小姐,你沉淀了十八年,我才学了一年,你这么厉害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笑容灿烂:“已让我先手,不如再让让子如何?不多,三十六子就好。”

  全场差点喷血,这小子太无耻了!

  汤兮兮掩嘴咯咯娇笑,让叶宗狠狠瞪了一眼,江静初无奈摇摇头,这真是一个小混蛋。

  让子是围棋的一种对弈制度,指持黑子的一方先在棋盘上摆上一定数目的子之後,再由执白子的一方开始下。

  这种制度在于使原本棋力有差距的两个对弈者,能拉近彼此距离,以增加趣味并有助磨练棋力,棋力好的一方因为对手先放子已在盘势上领先,因此必须尽量采取猛烈攻势,而棋力较差的一方则可以试图守住盘势,以学习于正确的应对攻守方式。

  让子的数目,依双方棋力的差距,一般可由二子到二十四子,而面对围棋初学者甚至可以放到三十六子。

  金宁秀虽然厉害,但叶子轩直接要人家让三十六子,这脸皮也未免太厚了吧?

  而且这不是棋手应有的风范,棋手宁愿战死,也不会让人放水求得生路。

  “叶少,如是金宁秀跟你私下对战,三十六子无所谓,但现在事关权少十三亿,我是他的朋友,需要全力以赴。←百度搜索→”

  金宁秀嘴角牵动一下,感觉这家伙太得寸进尺了,只是她虽然拒绝了叶子轩的要求,但气势却无形中弱了下来。

  金宁秀心里怎么都不得劲,叶子轩如此羸弱,自己不让子,给人感觉欺负他一样。

  毕竟自己学了十八年,叶子轩却只学了一年。

  而且叶子轩在她眼里,连未流棋手都算不上,她从没有见过主动让子的棋手,这是棋界让人很不齿的行为。

  “好吧,不让就不让,还以为你棋艺出神入化,信心强大,天下无敌呢,原来也担心阴沟里翻船输给我这个菜鸟。”

  在金宁秀一脸郁闷样子时候,叶子轩嘟囔一句,手中黑子不犹豫,啪的一声落子生根:“请。”

  星小目开局,然后挂角,摆出一个星定式。

  果然是菜鸟!

  在权相国等人心里闪过一抹讥嘲时,金宁秀左手微动,白色棋子在指间翻飞,她也将白子落在对角的星位。

  黑白子都没有交锋,寡淡得像是一杯白水。

  权相国喊出一句:“宁秀,速战速决,我等着跟你吃饭。”

  “哪边凉快哪边去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,端着一杯茶水,一边喝着一边落子,他好像不怎么在乎这对战一样,想都没想就不断落子,金宁秀也恢复平静跟着落棋,从她角度看来,叶子轩很诚实,棋艺正如他自己所说,只学过一年,是菜鸟,所以她下得很从容。

  换句说,她有点轻视,而且没有让子,让她心里多少觉得不需全力以赴,以此来弥补那份完美胜利。

  “啪!”

  忽然,叶子轩大跳一手,两颗黑子在白茫茫的中腹熠熠生辉

  找死?

  在权相国他们无尽戏谑的摇头中,金宁秀毫不犹豫落下白子吃掉。

  叶宗脸色有点难看,似乎有点心疼十个亿。

  汤兮兮却歪着脑袋,看着棋局一脸沉思。

  叶子轩无视被吃掉的两子,优雅一笑,轻飘飘的在白阵里面点了一手。

  “压城!”

  棋局瞬间变色,黑棋风起云涌。

  黑云压城!

  原本浑浑噩噩苦苦支撑从黑色棋子,随着叶子轩画龙点晴的一手,整个黑子顿时盘活了起来,形成虎扑之势向金宁秀扑了过去,见到这种反转的态势,金宁秀微微一怔,琢磨了一会,猛然明白过来,这货一直扮猪吃老虎,消散她的战斗力!

  权相国他们此时也僵直身子,难于置信看着叶子轩的反扑。

  “这家伙,一如既往无耻啊。”

  端着冷却茶水的江静初轻叹一声,知道叶子轩再度上演一杆清台的无耻,示弱,示弱,再猛地反击,叶子轩摆出菜鸟的态势,要先手,要让子,榨取一切可占的便宜,还让没有让子的金宁秀感觉到理亏,继而有意无意收敛自己棋力。

  随后又扮猪吃虎的随手下棋,用漫不经心来继续麻痹金宁秀,也给人营造他确实是菜鸟的错觉,其实这期间一直在布局,待时机成熟就来一个决堤反击,江静初瞄了一眼棋盘上几个至关重要的关键位置,果然,星位守角,飞角劫活。

  虽然按照通常棋理,贪大必薄,但如果黑子放白后,棋局盘活并且构筑厚势,基本上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。

  而且这还只是一个局部的势态而已,纵观全局,黑子的不温不火,其实就是在渗透腐蚀白子构建起来的布局网络。

  一个两个的局部胜利,牵扯兴许不会影响全盘走向,但这种零散星火连接起来并且成功深入,就会直接对白子前四十手的布局造成致命影响,看着面前扭转的棋局以及金宁秀凝重的神情,江静初想起一句话: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”

  如今,叶子轩正燃起大火。

  在权相国和崔钟国脸色如六月乌云时,叶宗也无形中握紧汤兮兮的小手,放弃前期大盘苦苦撑下来的均势,只为中期釜底抽薪,这小子不仅是扮猪吃虎的主,还是一个剑走偏锋的赌徒!叶宗望向高台上笑容灿烂的叶子轩,目光多了几分警惕。

  其余华国观众也都看出叶子轩的反转,脸上的失望顿时变成激动,伸长脖子看着棋局,期盼着叶子轩制造奇迹。

  十多名南韩男女虽然保持着笑容,但脸上都多了一丝僵硬,不自然,显然都感受到了危险。

  汤兮兮暗挥小拳头,差点就喊出天龙加油。

  “叶少果然深藏不露。”

  金宁秀知道自己遇上无耻又强大的对手了,捻起一枚白色棋子,心中平静无波,各种思绪缓缓褪去,这种变态的环境适应能力和心理调节能力,让对面的叶子轩很是欣赏,自己敢出手反击,那就表明棋局已在掌控,金宁秀却还能冷静下来对战。

  不愧是横扫半个京城棋手的奇女子啊。

  “我藏得不深,只是你们没看出来而已。”

  叶子轩望了金宁秀一眼,随后又扫视权相国和崔钟国,笑容多了一抹挑衅:“权少,十三亿,可要准备好啊。”

  权相国嘴角牵动两下,随后冷哼一声:“你还没有胜利,十三亿,想得太早。”

  他还不忘记挤兑叶子轩:“而且你不觉得,你作为一个男人,这样算计金小姐,很无耻吗?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随后端直身子侧手:“胜就是胜,败就是败,扯其余因素,这是打金小姐的脸。”

 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扩散,目光往这边扫视的全场女人,竟然发现这个男人有着异样吸引人的魅力:

  “何况,我没有做任何违背规则的事。”

  权相国死死咬着嘴唇,神情清冷没有再说话。

  “啪!”

  金宁秀落棋,连吃十三子,棋局依然没活。

  这一手,向来笑傲群雄的金宁秀足足思考了十五分钟,落下经典一手吃掉叶子轩十三个子,可是依然没有改变战局。

  燎原的星星之火,已经不受金宁秀控制,从这个时候开始,金宁秀就有了大势已去的觉悟。

  叶子轩没有给金宁秀机会,早已经想好的黑子,落下,像是一把匕首,直刺白子大门:

  “杀!”

  金宁秀娇躯微微一震,傲然笑容在这一刻荡然无存。

  三分钟后,叶子轩落下最后一枚黑子:“破!”

  气势如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