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二十一章 刮目相看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二十一章 刮目相看

  cpa300_4();  

  叶子轩赢了!

  一目险胜,但也是胜!看着再无变数的棋局,全场数十人全都死寂了下来,尽管刚才已经有点心理预期,可是金宁秀真正被叶子轩击败,众人还是感觉到一阵恍惚,横扫半个京城棋手的金宁秀,就这样被厚颜无耻的叶子轩赢了棋局?

  他们不想相信,可是事实摆在面前,让人不得不承认,金宁秀败了。

  “赢了。”

  “赢了,金宁秀败了,金宁秀败了。”

  在崔钟国差点吐出一口血,权相国等南韩人满脸不甘时,反应过来的汤兮兮和数十名权贵子弟欢呼起来,一边喊叫着叶子轩的名字,一边拍手为他喝彩,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这一场胜利有点飘忽,但依然不妨碍他们发泄多日来的憋屈。

  整个大厅欢腾不已,像是新年倒计时一样,引得不少厢房宾客出来探个究竟,得知叶子轩赢了美女棋手金宁秀,为华国子弟出了一口气时,纷纷下楼探一个究竟,有认识叶子轩的宾客,附和着现场热闹气氛,提起他在寿宴时的风采。

  叶子轩一时万众瞩目,成为众人的焦点。

  江静初也笑着一口喝完杯中冷茶。

  叶宗脸上则看不出深浅,似乎刚才不是他丢出十亿对赌。

  权相国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一脸不甘盯着叶子轩哼出一句:“装疯卖傻,厚颜无耻,用无数人唾弃的行为取得胜利,你们觉得这场胜利很荣耀吗?如果一切按照棋规堂堂正正对战,你们觉得叶子轩能赢这一战?有本事,再来一局。”

  “对,再来一局。”

  崔钟国等十余人纷纷出声:“再来一局,这一局,不服,不服。”

  “这一局,怎么就厚颜无耻?怎么就不堂堂正正了?”

  在汤兮兮和叶宗他们把目光望向叶子轩时,叶子轩正从单人沙发上站起,居高临下看着权相国和崔钟国他们笑道:“让我先手,不是我拿起棋子就抢先放上去,我问过金小姐的,她同意了,棋手都同意了,你们有什么忿忿不平的?”

  权相国他们微微语塞,确实是金宁秀同意,只是依然忿忿不平,觉得这是叶子轩设好的圈套。

  随后,他们又听到叶子轩补充一句:“而且我跟金小姐的对弈过程,全场近百双眼睛盯着,还有头顶监控,一举一动,没有半点水分,谁见到我有违反棋局规矩的举动?既然没有,你们有什么理由不服?有什么理由说我厚颜无耻?”

  叶子轩目光蕴含着一丝笑意:“至于让子,别说金小姐没有同意,就是同意,最后我赢了,你们也依然没理由指责,因为这一切都是放在阳光下的举动,我没有骚扰金小姐下棋,也没有对战中悔棋,叶子轩这一战,赢得光明磊落。”

  “如果你们觉得我胜之不武,可以问一问金小姐,我这一局算不算胜利?”

  数十名权贵子弟纷纷喊叫:“就是,叶少赢得光明磊落,输不起就早点说。”

  金宁秀叹息一声:“这一局,我输了。”

  虽然这一局输的因素有很多,叶子轩的无耻,叶子轩的示弱,但追根究底是自己大意了,而且叶子轩的棋艺也可圈可点,自己全力以赴也恐怕是五五之数,硬着头皮说这一局不算,带来的后果只怕会比认输更严重,所以她选择低头。

  同时,心里寻思着身子赌注,看看有没有法子保全。

  尽管叶子轩赢了棋局,但金宁秀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绝对不是这个样子。

  权相国呼出一口长气,依然一脸不甘的喊道:“这一局,金小姐确实输了,但我们觉得她不是技不如人,而是遭受到各种影响失了水准,准确的说,这些影响都是你刻意制造出来的,虽然你明面上没违规,但行为一样为人不齿,至少不能服众。”

  “你要想我们心服口服,就跟金小姐再来一战,如果你赢了,我们无话可说。”

  崔钟国他们手指纷纷狂点:“再来一局!”

  “不来!”

  正如静观全场的江静初所预料,叶子轩跟打桌球时一样无耻,见好就收不给人翻盘机会,这个贱样很容易把人气坏:“妈妈告诉我,不要赚最后一个铜板,我今晚只是来紫荆城吃饭,如今赢了十三亿,一个美人,紫荆城两成干股。”

  “我已经心满意足了,而且再来一局,不管我是输是赢,都不妨碍这一局的胜利,既然如此、、”

  叶子轩很干脆地从高台跳下:“我干吗还要再来一局?我脑子进水吗?”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权相国:“难道我不再对战,刚才的赌注就不给?权少如真这样砸掉权家牌子,我也无所谓,十三亿换权家笑柄,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。”

  叶子轩无视权相国他们的愤怒,他就喜欢对手无法发泄憋屈的样子,他走到权相国面前淡淡一笑:“而且这十三亿赌金赖账的话,我想,输掉的华国子弟也会翻脸,他们也会讨回输给金小姐的赌金,还可能让你们永远走不出京城。”

  叶宗适时哼了一声:“虽然赌金不是入我口袋,但我绝不允许有人赖我的账。”

  其余华国子弟也都摩拳擦掌,纷纷指责一脸不甘的权相国他们:

  “输就是输,赢就是赢,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干什么?”

  “就是,叶少光明磊落,又没有掐着金宁秀对棋,凭什么不算?”

  “硬要扯什么影响的话,我也可以说,我昨天输给你,是金宁秀两条腿分散我注意力。”

  见到群情汹涌,崔钟国他们的脸色都变得难看,下意识退后几步抱团对抗危险,权相国嘴角牵动一下,随后挤出一抹笑容开口:“我没半点赖账的意思,十三亿,我马上给叶少开支票,只是我想再出二十亿,希望跟叶少再战一局。”

  叶子轩右手一伸:“先给钱。”

  权相国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摸出支票给叶子轩写了几十张支票,随后又挺直身躯问出一句:

  “叶少,再来一局,二十亿。”

  叶子轩把支票揣入怀里,坏坏一笑:“不来。”

  权相国差点吐血。

  “静静,知己我高兴。”

  叶子轩把两张支票塞江静初手里:“今晚全场宾客,每人送一瓶拉菲,算我的。”

  “谢谢叶少!”

  “谢谢叶少!”

  在江静初手里捏着支票讥嘲这小子还真会收买人心时,四周宾客顿时再度爆发出欢呼,为叶子轩的慷慨鼓起掌来,虽然他们刚才都希望,叶子轩跟金宁秀再战一局,把权相国他们收拾的心服口服,也让自己真正见识一下叶子轩棋艺。

  可是见到南韩人憋屈样子,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更好的结局。

  还有什么,比见到敌人既愤怒又无奈的神情,更有趣呢?

  “静静,顺便替我开个房。”

  叶子轩举步走向吃饭的厢房,途中回头看了高台上的女人一眼:“今晚,我要跟金小姐谈谈人生。”

  江静初毫不客气回应:“没房!”她手指一点大门外:“自己出去车震。”

  随后,不待叶子轩回应,转身就一脸冷艳走了。

  叶子轩摇摇头,这孩子,没得救了,接着撒腿就跑入厢房,留下无奈且愤怒的权相国。

  “宗哥,这是十个亿。”

  十分钟,在紫荆城的奢华厢房里,趁着酒菜还没有端上来,叶子轩从怀中掏出几张支票,放在叶宗的面前笑道:“没有你刚才一嗓子以及冒险支持,我今天就赢不了权相国的十三亿,这十亿拿着,算是我对宗哥和嫂子的一点心意。”

  “你不想要,但我不能不给。”

  叶宗微微一怔:“我说过,输了算我的,赢了赌金算你的,你何必给我这个钱?再说了,我什么也没有干。”

  “何况你我都是叶家人,相互援手,理所当然。”

  叶宗望着叶子轩的目光多了一抹柔和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叶子轩会如此豪爽大方,直接给他十个亿赌金,要知道,他已经当众宣告不要赢的赌金,叶子轩一分不给他,也没有人说他不对,可是他却没有趁机独占,还拿出分给自己。

  而且十个亿,一分不少。

  叶宗对这个堂弟,刮目相看,熬过不少风雨的他,心里清楚,嘴里的肉,吐出来何等艰难。

  他态度坚决把支票推了回来:“这钱,我不能收。”

  叶宗板起脸:“再推却,就见外了。”他把支票揣回叶子轩的口袋。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那这一顿,算我的。”同时心里嘀咕,叶宗连十个亿都不收,这一顿饭怕不是那么好吃。

  汤兮兮娇媚一笑,附和着开口:“就是,这钱是你遭受白眼千辛万苦赢的,什么都没做的我们怎能收呢?”她还亲自拿起茶壶给丈夫和叶子轩加茶,身上是兰香涌入叶子轩鼻子:“再说了,你也该存点钱,再过几年要娶媳妇了。”

  她轻声冒出一句:“我看静初不错,要不嫂子给你牵线?”

  “扑!”

  叶子轩直接把茶水喷在地上。

  ps:谢谢老混混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、双鱼座的爱情打赏本作品25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