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二十二章 撕下一块肉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二十二章 撕下一块肉

  cpa300_4();  

  这一顿酒宴让叶子轩大开眼界。←百度搜索→

  它至少是叶子轩这些年吃过的饭局中,最为奢华最为丰盛的一顿,头顶和墙壁的灯光亮度适中,给满桌子的菜肴增添一份光泽,也让叶子轩更加胃口大开,叶宗跟叶子轩以主客对席的方式而座,汤兮兮居中,更显出气氛的和谐热闹。

  在用热毛巾擦拭着双手的时候,白衣短裙的侍应生就如纷飞的蝴蝶,上着各种散着诱人香气的菜肴,叶子轩也算见了不少大场面的人了,但有些菜肴的精美和制作的复杂,还是让他瞠目不知所以,其中的奢侈竟然是他也不敢想象的。

  这一顿饭所用费,怕是市井小民一辈子也挣不到的数目。

  “来,尝尝这个鱼子酱,这是来自土耳其深海鱼的鱼子酱,号称是世界五大美食之一。”

  在叶子轩捏着筷子不知先吃哪个时,叶宗脸上堆满灿烂笑容,主动给叶子轩舀了一汤匙鱼子酱:“营养更是惊人。”

  为了达到此行的意图,叶宗可谓费尽心思,他故意在紫荆城设宴,而且吃的还是最富丽堂皇的大餐,就是希望能够让叶子轩感觉到,和平而有钱,可以用有限的生命,享受奢华的生活是多么美好:“再来试一试,东瀛的顶级肥牛。”

  不待叶子轩吃完嘴里的鱼子酱,叶宗又给他烫上一筷子肥牛,让叶子轩吃得满嘴流油,叶子轩天生就是一个吃货,尽管知道今晚酒宴不会是纯粹的兄弟一聚,但他没有过多理会叶宗的心机,拿着筷子埋头大吃,脸上很是享受的样子。

  似乎就是天塌下来,他也要做一个饱死鬼。

  见到叶子轩狼吞虎咽,汤兮兮连连呼喊:“天龙,慢点吃,慢点吃,这么多菜,不急。”

  “不是饿,是太好吃了。”

  叶子轩把脑袋从饭菜中抬起来,看着满脸无奈的汤兮兮一笑:“我现在算是知道,紫荆城为什么是第一会所了,不说其它服务和环境,就这菜肴,完全无愧这称号,虽然我也是吃遍天下的吃货,但没想到,紫荆城的饭菜这么美味。”

  “看来这次拿下两成干股,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。”

  叶子轩嘿嘿一笑:“以后有空没空就过来蹭饭,反正不用自己掏腰包,嫂子,你们也来,报我名字,八折。”

  汤兮兮苦笑不已:“你啊,总是玩世不恭,看来的确要给你娶媳妇了。”

  叶子轩马上咳嗽一声:“嫂子,别,我还想多潇洒几年,而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。”

  “就是,别乱点鸳鸯了。”

  叶宗给叶子轩又舀了一大汤匙鹅肝酱,白了容颜娇媚的汤兮兮一眼:“天龙大把红颜知己,醉墨对他都倾心不已,你还担心他没有老婆娶?未免想太多了,你也不要想着撮合静初和天龙,静初是一个女强人,但未必是一个好妻子。”

  汤兮兮小嘴微微嘟起:“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强大女人吗?这样就不是累赘,而是一大助力。”

  “好好开你的古玩店,别总是胡思乱想。”

  叶宗没好气地用手指戳了妻子一下,摆出对这女人很无奈的样子,随后笑着望向叶子轩开口:“天龙,不要见外,你嫂子经常脑子短路,说出的话千万不要往心里去,你跟静初的关系,你自己拿捏分寸就是,不要听你嫂子乱闹腾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其实嫂子挺好的,温柔,娇媚,心善,娶了她,让人羡慕宗哥的福气。”

  在汤兮兮闻言巧笑倩兮的时候,叶宗轻轻哼了一声:“天龙,你就不要夸你嫂子了,天下比她好的女人,数不胜数,就如紫荆城的饭菜,眼光要放得更高一点,改天你去法国玛雅餐厅,或者意大利月光酒店,你就知道,山外有山。”

  叶宗无视妻子娇嗔的样子:“到了你我这种地位的人,只要好好活着,无数好日子等着享受呢,除了吃的穿的之外,还有很多好玩的,哪天有机会,我带你去非洲打猎,两百多斤的狮子,一枪轰掉,那种快感,你一生都无法忘记。←百度搜索→”

  “那跟登基感觉差不多,执掌生杀大权。”

  叶宗的眼里闪过一抹嗜血气息,让厢房气氛微微一冷,随即又手指一点汤兮兮:“或者让你嫂子带你京城牧场骑马,一览无余的草地,一人一马,策马平川,何等的意气风发,叶天荡那混小子,几乎每个月都会骑马跑上近百公里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讶然:“嫂子,你会骑马?”

  汤兮兮笑着点头:“对,如果你喜欢骑马的话,嫂子可以教你。”

  叶宗脸上绽放一抹笑容,一边起身走到门口让人把自己的酒拿来,一边罕见的夸奖着汤兮兮道:“你嫂子家族当年因为生意,在关外呆过半年,她天赋不错,身体也够柔软,她的马术在京城排得上号,找她做老师,你不会失望的。”

  叶子轩出声赞道:“想不到嫂子也是女中豪杰啊。”

  “我只是喜欢骑马,我又不会打打杀杀。”

  汤兮兮幽幽一笑:“所以只能教你骑马,弯弓射雕,找叶天荡。”

  “往上追溯五代,一百年,汤氏家族也算是关外一等一的势力。”

  叶宗跟叶子轩笑谈着汤兮兮的祖上:“涉及古玩,马帮,丝绸,甚至响马也有汤家的份,只是后来分崩离析成了一盘散沙,到她父母这一支,完全就是中规中矩小商人了,拿族谱算起来,东北三匪的过江龙还是汤家分出去的一支。”

  叶子轩一愣:“过江龙也是汤家人?”

  汤兮兮脸上涌起一丝无奈,轻声解释道:“是汤氏人士,五百年前是一家,他原名好像叫汤九重,族谱算起来该叫他叔,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,跟他更没有关系。”她还拍打叶宗一下:“以后不要胡说,不然警察以为我是同伙。”

  “嫂子怎会是悍匪同伙呢?”

  叶子轩大笑起来:“不过嫂子不认得汤九重,或许汤九重知道你呢。”

  汤兮兮撇撇嘴:“汤家开枝散叶,成千上万人,我就一个卖古董的,他哪可能知道我?”

  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先一起喝杯酒吧。”

  此时,一名侍者拿着一瓶造型古怪的酒瓶走了进来,然后毕恭毕敬在三人面前,放置了一个高脚酒杯,倒上一杯,叶宗挥手让侍应生出去,随后指着那瓶酒道:“这瓶来自法国的白兰地,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,是法国王室的藏酒。”

  “除了老爷子之外,天龙,你是我第二个分享的人,这一杯,也算是我对你的道歉。”

  叶宗巧的言语让人如沐春风:“当初你回归叶家,我是发自内心抗拒,总觉得你是来抢玩具的孩子,经过这些日子的思虑,我想通了,我是叶家孩子,你也是叶家孩子,你我不是同一个父母,也不是同一个奶奶,但有同一个爷爷。”

  “你我身上都流着叶家的血,我应该高兴你认祖归宗。”

  叶宗挺直了身躯:“来,歉意,敬意,喜意,全聚在这一杯。”

  “谢谢宗哥。”

  叶子轩和汤兮兮笑着举起高脚杯,一碰,随后把杯中白兰地喝完,不得不说,这瓶酒使气氛变得更加融洽、友好。

  “天龙,我今晚请你吃饭,其实还有一个目的。”

  在汤兮兮温顺的给两人夹着菜肴时,叶宗见到时机差不多了,拿捏着火候开口:“在你回归叶家的这些天里,京城先后发生几起恶**件,大排档横死数十名黑帮成员,翠面馆又是外籍人员血案,昨晚,同乐居又发生一场大火。”

  同乐居,显然指得是五堂堂口。

  “官方说是燃气爆炸,烧死了百余人。”

  叶宗目光变得锐利:“但你我心里都清楚,那些人都是被杀死的,只是官方不想让京城动乱,所以用火灾来掩饰。”

  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白兰地:“没错,全是我做的。”

  在汤兮兮夹菜的手微微一滞时,叶宗也是微微一愣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如此直接,随后轻声开口:“我知道,你杀死他们都是迫于无奈,是他们先想要你的性命,你杀了他们,怪不得你,只是,这些事情终究是因为你而起的波澜。”

  “而且叶宫京城分堂的建立,让整个京城局势变得微妙。”

  叶宗顿了顿,他似乎是在给叶子轩领会他这句话蕴藏含义的时间,又似乎是在考措词,然后他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有很多人,都认为叶宫分堂的存在,已经严重影响了京城稳定,希望你们能收敛一点,最好撤离,还京城一片安宁。”

  “而且叶家,对黑道一直讳莫如深,不知天龙,你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

  “有很多人?很多什么样的人?”

  叶子轩靠在舒适的椅子上,饶有兴趣的反问道,他的笑容里,有着一种视千军万马如无物的从容:“宗哥,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你现在跟我谈话,其实是在代表官方或洪青龙跟我谈话?如果是的话,我会以叶宫主事人身份对答。”

  他身上腾升一股刚才黑云压城的气势,让汤兮兮下意识望了一眼。

  “不,不是政府,不是洪青龙,也不是对话。”

  叶宗捏出一支雪茄:“而是叶家人,堂哥的身份,劝告你。”

  “叶家人?劝告我?我先谢谢宗哥的关心。”

  叶子轩扯过一张纸巾擦拭嘴角:“既然是叶家人,我也跟宗哥先诉一诉苦,我认祖归宗回归叶家,没有要半点资源也没有讨一官半职,连零钱都没有找叶家要半分,我从来不会问叶家给过我什么,而是问自己替叶家做过些什么。”

  “我失踪十三年,我对叶家没有功绩,没有贡献,我怎么好意思要资源呢?”

  这几句话一出,叶宗顿感脸上火辣辣的,偏偏叶子轩摆出一副实在人的态势:“而且我招惹的祸事,比如中田春和金刚子的血案,我也没动用叶家资源摆平,而是我自己夹着尾巴一点点处理,当然,最后也要谢谢大伯他们扶一把。”

  叶子轩早已经从母亲口中知道,虽然大伯二伯他们那天早上来势汹汹,把他骂的狗血淋头,但收拾手尾却没有含糊。

  无论是大伯,还是二伯,或五姑,都尽着自己努力解决事端,让中田春一事最终妥善解决。

  这让叶子轩多少感觉到叶家温暖,也是今晚赴宴的根本原因。

  “只是我不讨要叶家资源,不代表我不想活得好一点。”

  “我不瞒你说,我想要在京城立足,有自己一片事业,不求跟宗哥平起平坐,只求有一口饭吃。”

  “我们也渴望安定、和平,但有的人,却偏偏欲对我们除之而后快。”

  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能怎么办?”

  “我们只能用我们的刀,用我们的鲜血,告诉所有的敌人,敢于跟我们为敌者,就要有面对死亡的觉悟。”

  叶子轩走到叶宗的背后,眼神比冰更冷,比铁更硬,浑身上下,有着一种风云始动的强势气质:“宗哥,你刚才说有很多人,觉得我们威胁了京城稳定,这句话说的很没有道理,明明是洪青龙挑衅我们,追杀我们,我们是受害者、”

  “怎么就成为不稳定因素呢?”

  汤兮兮看着叶子轩的态势,美丽眸子微微恍惚了一下,温润儒雅,铁血强硬,转换得如此让人痴迷。

  “如果宗哥你,真觉得我是破坏京城稳定的因素,行,那我撤掉叶宫京城分堂、、”

  叶子轩伸手按住叶宗的肩膀:“我回叶家,找老爷子要点叶家资源,听说发改委又抓了三个司长,位置空出不少、”

  “宗哥,你觉得我要这三个位置,带着两个兄弟做发改委司长,老爷子会不会反对呢?”

  叶宗身躯一震:“天龙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没有半点指责你、、、”

  “宗哥,我要从洪青龙撕一块肉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我想,你应该会帮我的,对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