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薄情寡义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    叶子轩把自己态度告知叶宗后,他就径直离开了厢房,没有等叶宗给他答案,他知道,叶宗需要一点时间考虑。

    叶子轩穿过大厅的时候,发现对垒的高台已经被拆掉,金宁秀等人的身影消失不见,没有了这聚集人气的棋局对战,整个紫荆城又安静了不少,但叶子轩这名字,开始加深中韩两方权贵的印象,至少,等在门口的权相国不会忘记他。

    “权少,还没走啊?”

    叶子轩见到领着几个男女站在门边的权相国,心里知道后者十有**是等待自己,于是笑着走了上去:“等人?”

    权相国嘴角牵动一下,随后笑着挤出两字: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没有什么情绪波澜,相反涌出一抹好奇回应:“等我?哦,你是要感谢我请你们喝拉菲?不客气,区区一支酒不用放在心上,华国民众向来好客,请权少喝一支酒是一件小事,再说了,这酒钱,还是我从权少手里赢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支拉菲,纯粹借献佛。”

    权相国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似乎要借这缓冲压制怒气,随后看着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叶少不仅扮猪吃虎炉火纯青,言语讥讽也犀利无情,叶少,我在这里等你,不是感谢你的酒,而是想要跟你做一笔交易,我要买回金宁秀的一夜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个价,合适,我当场给钱。”

    他不甘心这样输掉十三亿,内心也想着翻盘出口恶气,可是面对叶子轩的无耻作风,他根本没有机会作出反击,权相国暂时只能尽力降低自己的损失,钱已经失去无法拿回,金宁秀的一夜还可以努力,所以权相国想要用重金来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于他来说,三五千万买回一夜,值得,毕竟被叶子轩占有的金宁秀,将会一文不值,而保全身子的金宁秀还能翻盘。

    叶子轩一拍脑袋,啪一声脆响道:“哎哟,跟宗哥和嫂子喝酒喝过头了,我差点忘记这个彩头了。”接着环视周围一眼,目光落在二楼闻声出来的江静初身上:“我记得我已让江小姐开房,我现在该去**一度,差一点就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他上前握着权相国的手:“谢谢权少提醒。”

    在权相国差点吐血的时候,一脸冷艳的江静初冷冷开口:“对不起,客房已满,要风流,自己去外面风流,还有,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,白色奥迪十分钟前被一个小偷撬走,安保人员追赶不及,所以你连车震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的车子在紫荆城丢了,我会负责赔偿,明天会把支票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脸愣然:“车子丢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他一个箭步冲出门口,扫视停车场一眼,果然见到白色奥迪不见了踪影,叶子轩当然不会相信车子被偷,紫荆城是什么地方,扭头望向隐隐得意的江静初,知道怕是这小妞搞的鬼,估计是愤怒自己早前吃她豆腐,当下走回女人身边:

    “静静,我错了,车子还我、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弱弱开口:“以后保证不摸你了。”

    江静初没有直接回答叶子轩的话,只是向权相国微微侧头:“叶少,权少等着你交易呢,赶紧回应人家。”

    权相国踏前一步:“叶少,开一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还没等叶子轩处理此事,门外又传来一阵车子轰鸣声,没有多久,一辆宝马就裹着尘屑横在了门口,车门打开,钻出一身黑衣的张醉墨,她动作利索的走入大厅,见到叶子轩等人微微一怔,眼神一柔,扬起一丝笑容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与妖冶妖媚无缘的无瑕面庞,温婉清丽,美的令男人不忍亵渎。

    而身上的黑色大衣,遮掩住她几分青涩,就这一身装束让她多了一点女强人气息,知性婉约。

    叶子轩也绽放一抹笑意:“好久不见,醉墨,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!”

    张醉墨向叶子轩点点头,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八十大寿叶子轩认祖归宗后,张醉墨就下意识跟叶子轩保持距离,乍一看去是两人变得疏远了,只是彼此都知道关系有点微妙,以前两者身份悬殊,觉得不太可能在一起,所以相处融洽。

    如今疏远,就是担心走的太近,水到渠成,到时给宋家、张家、叶家招致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权相国见到两人暧昧神情微微一怔,似乎没有想到叶子轩不仅跟江静初要好,还跟张醉墨也有不小交情,看来还真是低估他了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对叶子轩好好调查,以此来调整自己策略,随后扬起一丝笑意:“张小姐,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权少,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简单打过招呼之后,张醉墨望向江静初问道:“微信说有要事,究竟什么大事,让我晚修都没修完,就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静初走到张醉墨身边,挽起后者的胳膊嫣然一笑,很是灿烂,很是迷人,让权相国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随后听到江静初幽幽开口:“你干哥哥的车子被偷了,无法带着赢来的女人回去,我知道你有晚修习惯,京大又在附近,所以就让你过来一踏,反正你晚修时间也差不多到点回家,顺路过来载你干哥哥一程,也算是帮他一点小忙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先是一愣,继而心中叫苦不迭,玩世不恭的小子,被江静初这一将,搞得手足无措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车子被偷?赢来的女人?”

    张醉墨虽然冰雪聪明,但面对这些信息还是头大:“究竟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江静初无视叶子轩郁闷的样子:“他下棋赢了金宁秀,不仅得到了权少十三亿,还得到金宁秀一晚,他想要带着女人风流快活,可惜紫荆城没房间了,他的车子又被偷掉了,所以希望你载他们一程,送他们去酒店或叶家**一度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身躯微震,笑容僵硬几秒,抓着叶子轩衣袖问道:“你要带金宁秀去酒店?”

    她没有掩饰情绪,有惊讶,有茫然,还有一股痛心和惶恐。

    江静初得逞的俏脸,罕见一丝小女人姿态。

    这小静静,好毒啊,好毒。

    叶子轩心里万马奔腾,没想到江静初玩得这么狠,改天真要好好摸两把才行,他坦然迎接张醉墨的目光,脸上扬起一丝笑容:“得到金宁秀一晚,只不过是赌注使然,我从没想过跟她去开房,不然我也不会留下来跟权少讨论交易。”

    权相国冷笑一声:“好像是我求着你交易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伸出一根指头:“废话少说,一个亿。”

    权相国淡淡一笑:“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他还补充一句:“叶少如果有兴趣,七天之后,还是在这里,咱们再赛一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了三十亿,等着给叶少做零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也算是京城一号人物,总不会连这都不敢应战吧?”

    显然他看出了叶子轩的处境,此时不趁火打劫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没等叶子轩出声回应,原本神情肃穆的张醉墨忽然一笑,松开叶子轩的手臂开口:“天龙,你自己的事儿,你自己处理,我去车上等着你,你办完事,我送你回去,你带着金宁秀离开,我也不会有意见,只要哥哥高兴,妹妹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金宁秀是南韩有名才女,你跟她风流一晚,只赚不亏。”

    权相国一怔,没想到张醉墨如此洒脱。

    叶子轩伸出双手:“十个亿。”

    张家男人常常指点江山,张醉墨耳濡目染,又哪会看不出此时的局势?张醉墨很干脆的离开大厅,还顺带拉着江静初到外面,给叶子轩和权相国足够的自由对话,江静初回头看了一眼两人,随后向身边的张醉墨笑笑:“不盯着他一点?”

    “今晚你不来,他八成会带走金宁秀。”

    她向打开车子暖气的张醉墨叹道:

    “醉墨,你该好好谢我,让你看清了他风流快活的本色。”

    江静初对叶子轩有着一种咬牙切齿:“这种人,就是一个薄情寡义的陈世美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握着她的手,望着闺蜜的眼睛:“能让静静都喜欢的男人,又怎会是薄情寡义的陈世美?”

    江静初一脸震惊,默不作声,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ps:谢谢九星飞珠打赏本作品100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