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输了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(三更)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劈掉射向枯师太的长箭后,远处闪出一个白色身影,戴着一个口罩,他正对叶子轩和枯师太,身子忽然像风一般的旋转起来,白服飞舞之间,宽大的指掌中不知在何时已变魔术一般,出现四只血红长箭,目标直取枯。

    四只长箭?!

    叶子轩见状微微一愣,竟然是四只长箭!人只有五指,一弓四箭的绝技,差不多是人类箭术的极限啊,念头转动间,仿佛是被看不见的线所牵引,在白色身影张弓射箭的同时,叶子轩身子也动起来,他横在枯师太和张醉墨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绝不会允许对方伤害枯或者张醉墨。

    双方动作都让人眼缭乱、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夜空响起了一记尖锐的呼啸。

    那记啸声如鬼泣更似霹雳,刺耳至极,一线红光,在半空中形成闪电般的长长珠链,又乱一般的散乱开来,在连成一响的扣弦声之下,是四道一闪而过的红色光影,对方在常人只能射出一箭的时间里,竟然连续不断的射出了四箭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叶子轩精神集中,身子一弹,右手连连挥动,刀光宛如一道匹练,斩落第一箭,点飞第二箭,掠回第三箭,挡住第四箭,叶子轩把散开罩向三人的长箭,一一势大力沉斩落在地,只是第四箭落地的时候,手中利器也当一声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他的虎口,还生出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太快了!太猛了!这家伙怕是十年以上的箭术功夫!叶子轩看着断刀涌起一抹苦笑,他自己都想不起刚才四箭是如何格挡开的,完全凭借的是一种身体近乎极限本能,手中利器虽然也是精钢所制,但对方箭上的力道实在是太强猛了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这个空档又有一箭爆射了过来,对方拿捏时间实在太到位了,一点都不惊讶四箭给叶子轩劈掉,相反趁着叶子轩断刀分了心神,射出雷霆万钧的第五箭,来势凶猛,叶子轩没有丝毫犹豫,右手一抬,断刀飞射出去,精准撞击在箭尖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又是一声脆响,长箭和断刀在半空碰撞,一抹焦灼气息腾升。

    随后,刀剪掉落在地,碰撞之处都有了缺口,可见双方的霸道力量。

    余音散去,夜空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额头渗出一抹汗水时,白色身影轻轻咳嗽一声,看不出他的表情,但眼中遗憾却很清晰。

    显然,他对没有杀掉枯有点不甘,只是他好像也清楚叶子轩的能耐,连续五箭没有取得枯性命,他低垂弓箭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此时,张醉墨的几名保镖已经拔出枪械,对着前方的身影连连扣动扳机,子弹像是雨水一样射了过去,只是白色身影先快半拍一挪脚步,行云流水躲开射来的子弹,一棵碗口粗的树木被弹头轰中,咔嚓一声断裂,树枝迷糊众人视线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空档,白色身影退向了暗影之中。

    他看似动作很慢,但顷刻就退出二十多米,不给叶子轩他们追击的机会,而且后退中都有障碍物遮挡视线。

    三名保镖提着枪向前方追去,似乎要把白色身影拿住,叶子轩喝出一声:“别追!”

    袭击者连枯师太都能重伤,还一手四箭,更是让他手中利器断成两截,三名张家保镖咬过去,十有**会送命。

    张醉墨也出声制止:“退回来!”

    盯着两截断刀的她,也能感受到对方霸道:“天龙,这究竟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摇头:“不知道,对方除了眼睛,什么都看不出来,只是看态势和举动,应该是一个年轻人。”随后又望着再度昏迷过去的枯师太:“先不要管对方来历,醉墨,这个尼姑我认识,枯师太,算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有点交情,没碰见就算了,见到了,我就要尽力救她。”

    虽然出手施救枯师太会招惹强敌,但叶子轩不会这样丢弃她,何况已跟白色身影交手,于是上前扶起枯师太道:

    “留一部车给我,我送她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转身拉开车门:“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也没有说什么,点点头就抱着人钻入车里,张醉墨坐在驾驶座,一脚踩下油门,车子向前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师太,顶住!”

    叶子轩摸出一颗药丸给枯吞下,随后又拿出急救箱给她迟缓出血,三处箭伤,箭矢折断,但箭尖留下躯体。

    不拔,血流不止,拔出,死得更快,叶子轩只能尽力保住枯师太的性命。

    同时思虑究竟是谁伤了枯?为什么要对她下杀手?叶子轩知道枯的身手,所以对凶手多了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期间,枯数次张开嘴唇,想要说什么却无力出声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宝马就抵达了京城医院,张醉墨在途中就给医院打了电话,所以车子刚刚停在急救车通道,一张活动病床和七八名医护人员就冲了上来,动作利索接过伤重的枯师,先是注入一支针水稳住身体,随后就向手术室推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叶子轩在车上给枯师太缓了血,吃了药丸,但三道深入躯体的断箭还是束缚着生机,如果不及时处理伤口,只怕她活不过今晚,所以众人都打起精神救治,在病床要被推入的时候,枯忽然醒过来,盯着不远处的叶子轩喊道:

    “你要小心、、、叶天荡!”

    随后,伤势过重的她又昏迷过去,留下一脸愣然的叶子轩:“小心叶天荡?她的伤难道跟我有关?”

    在医护人员手忙脚乱把枯抬入手术台还关闭房门时,站在叶子轩身边的张醉墨递给他一瓶净水,随后望着亮起的红色灯光开口:“确实有些奇怪,按道理,她这时候应该喊出追杀她的凶手名字,让你为她报仇或者让你照顾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喊出让你小心叶天荡的警告?”

    张醉墨扭开净水喝入一口:“莫非她是被叶天荡打伤?难道白色身影是叶天荡?”随后又贴着叶子轩低声开口:“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,枯师太不小心知道叶天荡对付你的机密,叶天荡知道她跟你的交情,担心泄密就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揉揉脑袋盯着前面手术室苦笑:“你猜测很合理,只是不能过急判断,毕竟涉及到叶天荡,一切还是等枯师太醒来再说吧,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再做打算。”随后他又向张醉墨轻柔出声:“醉墨,天色不早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守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固执的摇摇头:“不,我留下来陪你吧,手术不知道要做到什么时候,做完之后,也不知枯什么时候醒来,你又不能随意打盹,毕竟白色身影刚才没有杀掉枯,不代表他会就此罢休,说不定转过身就假扮成医生来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总是有人需要跟你轮换盯着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你电视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辆黑色轿车正缓缓驶入叶家西侧园,叶改革的住宅,车子通过几道关卡后,停在主建筑的阶梯前面,车门打开,穿着一件黑色背心的叶天荡,精疲力尽钻出车门,手里提着一件白色大衣,脚步沉重的走入还亮着灯的大厅。

    他走的很是缓慢,似乎每一步都有千斤重,只是护卫想要上前搀扶,却被他轻轻摇头制止。

    “天荡,怎么今天那么早回来?”

    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一个华衣贵妇笑问一句:“一向对你严厉的无心大师肯让你提前出门?你赶紧去洗澡处理伤口,然后过来吃宵夜,妈给你炖了熊掌,是你外公让人从东北空运来的,他下午带人去打猎了,恰好撞见一头黑瞎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你最近练功辛苦,于是让人运来给你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叶天荡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咳嗽一声,似乎不想过多浪费力气。

    华衣贵妇,叶天荡的母亲,燕小冰,东北王最宠爱的女儿。

    说话中,她瞄了一眼没回应的儿子,啊一声跳了起来,丢掉遥控器跑了过来,扶住叶天荡焦虑的喊出一声:“你今晚怎么伤的这么重?以前虽然也是鼻青脸肿,但看得出是外伤,怎么今晚脸色如此苍白?无心大师又让你破什么阵?”

    她感觉儿子掌心发冷,好像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“改革,快出来,儿子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燕小冰还向四周护卫喊道:“快,快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在四周鸡飞狗跳脚步匆匆的时候,叶天荡走到沙发坐了下去,把白色大衣丢在旁边,随后大口大口喘息:

    “今晚,我跟枯对战了一场,受了一点内伤。”

    燕小冰微微一怔:“枯?就是你耗费重金请来一战,衡量自己跟叶天龙实力的青门供奉?”

    叶天荡点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燕小冰搓着他的手:“你被她打伤了?”

    走出书房的叶改革也问出一句:“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叶天荡很平静吐出三个字:“我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