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东北王,燕战雄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第三百二十六章东北王,燕战雄

    第三百二十六章东北王,燕战雄

    这一场手术持续到凌晨三点,待大门打开的时候,医生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全身湿漉漉。

    差不多四十岁的中年医生摘掉口罩,看着迎接上来的叶子轩和张醉墨,脸上绽放一抹笑容:“两位,病人救过来了,只是身体异常虚弱,一定要好好静养个把月,千万不要再出现打斗或激烈运动,不然随时会崩裂旧伤要了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忙一握他的手:“谢谢医生!”

    医生掏出手帕擦拭额头:“其实不用谢我,我也只是尽本份,真应该谢的是老天,三支断箭都查一寸刺中要害,只要任何一箭深一寸或者偏一寸,她都必死无疑,可是她的命太硬,每一箭都差之毫厘,所以真正要感谢的,是老天。”

    他还挥手让人把三支断箭交给叶子轩,断箭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,箭尖恢复如水的清冷,还有说不出的锋利。

    叶子轩握在手中,能够感受到它的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叶子轩和张醉墨相视一眼,彼此都读懂其中的意思,再度感谢一干医护人员,安排枯进入重症病室后,张醉墨就往嘴里灌入一口净水,轻轻扯着叶子轩衣袖:“听医生刚才言语,我怎么感觉有点邪乎啊,这三箭是命运还是有意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有点诡异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里也有思虑,把玩着三支锋利断箭,声音平缓而出:“一箭两箭好运可以理解,三箭都恰到好处,该说白色身影是想虐杀枯,还是师太真的有佛祖庇佑?后者的话,只能说师太人品爆棚,前者的话,白色身影就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箭术已到收放自如,炉火纯青境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叶子轩又自我修正一下字眼:“何止是炉火纯青,应该说到了变态地步,如果这三箭真是凶手有意为之,那么刚才街道上的五箭,他还隐藏了一点实力,可,这又不对啊,他不是要杀枯吗?怎么关键时刻还隐藏实力?”

    张醉墨微微沉默,随后一针见血:“他不想杀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的眼睛亮起,心里重新推敲着此事。

    正如张醉墨的判断,手术完的枯师太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,两人坚持到天亮,叶子轩见到张醉墨有些疲惫,就叫唐薛衣和墨七熊过来顶替几个小时,自己准备送张醉墨回去,这时,医院入口走来一批人,正是张醉墨的母亲官裳衣。

    一身华衣风韵犹存的张家夫人,表情如水平静,可是眸子里流露出的强势足以让绝大部分男人望而却步,在她身边的月婆婆,依然一声不吭,像是一根老朽多年的木头,随时都会咔嚓一声断裂,但谁都能感受到,她身上环绕的危险。

    张醉墨起身喊了一句:“妈!”

    叶子轩也彬彬有礼:“张夫人。”

    官裳衣神情复杂扫过叶子轩一眼,随后冷冷看着跟自己高挑的女儿:“八点半就离开自修室,可到早上六点都没有回家,一个女孩子,整个晚上呆在外面,没有半点交待,成何体统?如非我给保镖打电话,我都不知道你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醉墨,你越来越没有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嘴唇微微咬了一下,她记得自己明明给母亲发了短信啊,还把事情和位置告诉了母亲,怎么会没有收到呢?她捕捉到母亲掠向叶子轩的余光,顿时知道母亲在借题发挥,当下也没有辩驳:“妈,对不起,让你昨晚担心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呼出一口长气,态度良好向官裳衣表达歉意:“是我一时忙碌忽略交待,也忘记叫保镖给你打个电话,你放心,以后再出现类似事情,我一定给你亲自打电话,让你了解情况,不用担心,你现在也不要生气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昨晚还救了人,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、、、”

    官裳衣俏脸一沉,带着一股子威严:“还说救人?我听保镖说,你们昨晚遭遇一个强敌,对方箭术超强,差一点就把你们射成窟窿了,醉墨,你这个月可是连续两次遭遇危险,还都是涉及生命的生死,你怎么卷入这些江湖恩怨了?”

    “阿姨,这跟醉墨无关,是我下车想要救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拉住张醉墨开口:“上次过山虎一事,也是因我而起,醉墨不得已出手,如果你要责怪,你就责怪我好了。”他向来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官裳衣对女儿的责怪更多是向自己发泄不满,怪他跟醉墨在一起,怪他给醉墨带来危险。

    官裳衣轻哼一声:“你有一个好母亲,我哪里敢责怪你。”她美丽眸子盯着叶子轩冷笑:“相反,我要感谢你,感谢你让醉墨的成长,她这二十年,顺风顺水,没有半点危险半点惊吓,如今遭遇生死威胁,也算是一大考验和经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感谢你让她成长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,自己好像确实是一个灾星,张醉墨每次跟自己呆在一起,都会遭遇各种生死打斗一事。

    他微微低垂手中的断箭,没有跟官裳衣太多辩驳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张醉墨脸色也微微一变:“你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,过山虎一事是我买古董招惹,子轩有功无过,昨晚一事,是有人受伤倒在我们车子前面,别说我们有能力自保救人,就是我们手无缚鸡之力,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伤者在面前死去?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跟子轩在一起,他每一次都是拿命保护我,我从来都是有惊无险,你干吗要责怪他给我带来危险?”

    “上次会所的时候,如果不是他出手,过山虎估计给我一记重击,不死也要脱层皮了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一字一句开口:“明哲保身是你的作风,不是醉墨的做人信条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牙尖嘴利了。”

    官裳衣无奈看了女儿一眼,随后散去了冰冷的强势,脸上多了一抹温柔,一把搂住女儿的肩膀叹道:“你是我女儿,你遭受到危险,我难道不能发泄两句?难道不能埋怨子轩几句?如果我真对你生死不闻不问,我还算是你母亲吗?”

    “也许这些生死经历,对你们来说是人生点缀,甚至谈论资本,可对我来说,却是一次次无情煎熬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当我听到有人向你们射出长箭的时候,我感觉像是射向自己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保镖说你没有受伤,可我不来医院看一眼,我就始终难于安心,担心是你们故意隐瞒,不让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大清早出现在医院,兴师问罪只是幌子,更多是想要看看女儿的安全。

    张醉墨见到母亲一脸疼惜,倔强性子随之缓了下来:“妈,我知道你爱我,我也知道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希望你就事论事,不要涉及无辜的子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满脸和蔼的官裳衣,似乎看到母亲的影子,苦笑一声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官裳衣抬头看着叶子轩开口:“子轩,这算是咱们第二次打交道,上一次在医院跟你对话,或许我言辞有点过激,但请你理解一个母亲的选择,虽然我现在依然不希望你们走得太近,但是我尊重醉墨的选择,不会再干涉你们来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希望你可以保护好醉墨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官裳衣显然知道女儿和叶子轩的性格,清楚越是干涉越会引起两人反弹,还不如尊重他们的意愿,只要女儿平安,只要不出现闹剧,她就不会再多折腾,她望着叶子轩道:“这不是我对你的要求,而是一个男人对女人应尽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握着三支断箭:“阿姨放心,我不会让醉墨受到半点伤害,有人要她的命,也要从我身上踏过去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一握叶子轩的手臂,眼里有着感动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好,希望你做到自己承诺。”

    官裳衣淡淡开口:“好了,你们在这里守了一个晚上,也累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担心伤者有什么变故,让月婆婆替你们守几个小时,你们这样强撑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在张醉墨轻轻点头时,叶子轩悠悠一笑:“谢谢阿姨,不过不用月婆婆守护了,我两名兄弟已经到了,他们会保护好伤者。”他还向张醉墨微微偏头:“醉墨,你跟阿姨先回家去吧,你一个晚上没有怎么休息,再熬可就要憔悴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睡一个好觉,我再微信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点点头:“好,我先回去,事情有什么进展,你知会我一声,纯粹好奇凶手身份。”

    官裳衣也没有过多坚持:“行,那就改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这断箭,让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在官裳衣幽幽一叹,拍拍女儿和叶子轩肩膀要离去时,转身的月婆婆一眼瞄到断箭,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后把箭矢递给老人,月婆婆拿过来审视一番,最后抬起箭尖,对着灯光映射捕捉端倪:“这是血羽箭,是从天王弓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和张醉墨微微一怔:“婆婆,你知道谁是天王弓的主人?”

    月婆婆吐出六个字:“东北王,燕战雄!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22277996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