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作出最后的选择

第三百二十七章 作出最后的选择
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

    天秦园,睡了四个小时的叶子轩起身,正是饭菜飘香的午饭时分。

    “叶少,起来了?”

    叶子轩刚刚走到大厅,姚兴旺就笑着喊道:“我让人马上给你准备午餐。”

    在他动作利索要转身安排的时候,叶子轩喊出一句:“姚少,不用准备午饭了,搞几个点心就行,没什么胃口。”每次熬夜醒来,叶子轩的胃口都会差很多,今天更是心头压着枯师太的重伤,没什么食欲吃饭,只想简单对付一顿。

    姚兴旺笑着回应:“好,给你来一顿午后红茶。”

    叶宫已从姚兴旺手里买下天秦园,但姚兴旺没有就此离开,相反像是一个尽忠尽职的管家一样,留在园为叶子轩他们处理日常事务,告知自己最近没有多余的事要忙,希望能够跟在叶子轩他们身边学习,让自己可以更好的成长。

    五十多号人的生活,他安排的井井有条,让叶子轩他们不用为琐事烦闷,叶子轩一度让他不要操劳,毕竟姚兴旺也是山西豪少,如此打杂,他多少有点受不起,可架不住姚兴旺热情,叶子轩推不掉也就由他,只是寻思将来还他人情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走到后园的圆桌坐下时,一身蓝色服饰的梅子书走了过来,脸上扬起一抹笑意:

    “叶少,这么早起?不多睡一会?”

    叶子轩摇摇头:“心里有事,睡眠总是差点。”

    此时,姚兴旺笑容满面把两杯红茶和四款点心送了过来,点心不多,但做得很精致,而且切放的很整齐,让人不会有太大的压力,他小心翼翼摆在叶子轩和梅子书面前,闲聊几句就识趣的离开,叶子轩端起滚烫的红茶,抿入一口道: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两字,与其说赞誉红茶,还不如说是赞赏姚兴旺。

    “姚少最近很卖力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就着叶子轩的目光望了一眼,脸上绽放一抹柔和笑容:“他把喝酒泡妞时间都用来研究统筹管理,还翻阅不少英国管家书籍,把整个园打理的井井有条,看得出,他很想融入我们这个集体,他渴望这种相互扶持的兄弟情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有没有准备让他成为叶宫一员?”

    梅子书在叶子轩旁边的椅子坐下,手里把玩着一个一元硬币:“如今,北方的名门望族,唯宋禁城马首是瞻;南方的新兴贵族,把沈万千当成代言人,他们两个几乎瓜分了一线权贵资源,咱们要想从他们口中挖取点人脉,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懒洋洋靠在椅子上时,梅子书轻声补充一句:“宋禁城是徐宋江刘周五家联盟,打开他们缺口难于上青天,沈万千是你的结拜兄弟,即使他愿意跟你分享人脉财富,你也不会要,所以咱们不如把目光从一线权贵身上挪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挪移?”

    梅子书轻轻点头:“把宋沈两人不以为然的二线三线的权贵子弟招揽起来,成为叶宫一批宝贵人脉的生力军,一起把华国这蛋糕做大,他们的个人能量比不上一线公子,但成千上万人团结起来,影响绝对不会输于宋禁城和沈万千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阎王易搞,小鬼难缠,拿下姚兴旺这些人,量变引起质变,咱们做事效率会比宋沈还要高。”

    他还手指一点姚兴旺的位置:“就拿姚兴旺来说,他在京城不算人物,在山西也排不上号,就是太原市也差点意思,但在杏岭区是实打实的土皇帝,省市政府要在那搞个开发区或者征地,没有姚家点头或帮忙,十年都成不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一个杏岭区没什么,但叶少想一想,十个,百个,千个呢?”

    叶子轩望着梅子书:“农村包围城市?”

    梅子书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随后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叶少一针见血,正是这个策略,而且它跟叶宫的目标相吻合,叶少曾说过,凡是有阳光照耀到的地方,就有叶宫人的影子,棋子一层层布下去,总有一天,它会给我们绽放光芒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很是欣赏的看着梅子书,良久之后点点头:“这事就交给你来处理吧,收或不收姚兴旺,未来如何运作,你全权负责,只是一定要把好关,发展的棋子不一定要巨大潜力,但一定要忠诚,我最不想做的,就是将来手足相残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话锋一转:“对了,刚才唐薛衣来了电话,枯师太还没有醒来,主治医生说,估计师太要睡一两天,毕竟伤势太重流血太多,身体需要睡眠修复,不过检查正常,她已经度过生命危险了,我还安排了空小寒他们晚上替班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又喝入一口茶水:“多安排几个兄弟,明暗保护枯师太的安全,而且等她醒来或者伤势稳定,马上接来天秦园照顾,医院人来人往,我总是担心凶手潜入进去杀人,接到天秦园,有你们和血衣保护,我才会彻底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大家不会太累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再度点头:“明白。”他迟疑了一下,从怀里摸出一份资料:“叶少,这是龙爷让人弄来的天王弓照片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早上睡觉之前,把昨晚的事情跟梅子书说了一遍,还把月婆婆的线索一并告知,让梅子书找一找天王弓和东北王的资料,如今见到照片顿时来了兴趣,叶子轩放下茶杯,拿起照片细细地审视,一把特制的铁臂强弓映入了视野。

    精铁为体,玄黑晶莹的牛角为柱,有着优美弧度,就如半轮悬挂天际的弯月,在挂弦处是两头雕刻精美的怒龙,而弓弦不知用的是什么材料所制,照片上看过去泛着一抹暗红色光芒,这种弓箭,一看就给人生出刀断盾破的霸道场面。

    “天王弓,还是五石弓,一石等于一百二十斤,五石六百斤,是东北王特制的弓箭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轻声解释:“他也是军方第一个能拉五石弓的人,叶少可能不知五石蕴含的霸道,我举一个例子,世界举重冠军的单次成绩最高的挺举才二百四十公斤,也就是四百八十斤,还是使用了双臂与腰腿等整个躯干的力量去举起。”

    “东北王单靠双臂平拉,而且是用手指勾弦,就能开六百斤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眉头微微一皱:“确实厉害,都快赶上汉代的李广了,这里面有没有水分?”

    “东北王,燕战雄,黄金甲得主,二十五岁前只是东北大营的巡防排长。”

    “举世闻名的宝黑岛事件时,他所在连队在军方克制的指令中一枪不发,被老毛子肆虐围杀了八十多人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轻声告知东北王当年的战绩:“燕战雄一怒之下,率领三十名将士不顾军令反击,不仅奇迹一般灭掉当时猫捉老鼠的五十多名老毛子,还趁着混乱奔行六十公里,借着大雪斩杀老毛子前线指挥官,俘虏两个团长,三个连长。”

    “还烧了对方弹药库,算是一战成名,随后又参加了对越一战,依然是战功赫赫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淡淡开口:“最后他获得黄金甲,成为东北大营司令,镇守中俄边境,一守就是数十年。”随后手指一点照片上的天王弓:“这样的人,即使有被外人夸张的成分,但相差也不会太远,因为今时今日的燕战雄不屑那点虚名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是一个孤傲的人,他跟秦世皇一样,只知叶老,不知军部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,随后问出一句:“这样的弓,只有一把?”

    梅子书看着照片上的天王弓:“应该只有一把,现在这社会,热武器的时代,除非是个人兴趣爱好之外,没有人会浪费时间玩弓箭,更不会想着用它来杀人,如果不是箭术超群的人,天王弓就是一把废铁,还不如一支枪来得实际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昨晚袭击你们的箭,我也去做了对比,确实是血羽箭,箭矢对着灯光照射,有一抹晕开的血迹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指着另一张照片:“所以血羽箭没有水分!”

    “天王弓只有一把,血羽箭又货真价实,会这箭术的人也少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喃喃自语:“昨晚出现的白色身影,也不可能是东北王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毫不犹豫的摇摇头:“当然不可能是东北王,除了你判断的凶手是年轻人之外,还有就是东北王杀人哪要亲自出手?他旗下一堆战将死士,枯虽然难杀,但东北王要她性命,还是大把机会和手段,而且他不可能擅离大营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昨晚袭击枯的真是叶天荡?”

    叶子轩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叶天荡真要对付我,所以杀枯灭口?”

    梅子书很平静的开口:“明面上证据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眯起眼睛补充一句:“如果叶天荡也要对付你,他一定是跟叶宗联手,而叶宗跟洪青龙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他们两个不可能明面上也不可能亲自对付你,这就可以判断,叶宗和叶天荡的杀招和希望,很大程度寄托在青千颜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我们击溃洪青龙,也就等于挫败他们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杀气:“竟然这样,咱们就搅起这一潭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给洪青龙一记重击,也好让叶宗作出最后的选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