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三十章 强大的秋画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三十章 强大的秋画

  cpa300_4();  

  早上七点,阳光正好。

  京城的高尔夫球场不少,远一点在昌平,近一点的是万柳,四环海淀桥西侧,二十七洞,一百零八的标准杆,场地不错,高尔夫多年前就被世人标榜成贵族运动,暴发户小白领挤破脑袋学这玩意,好似打的出彩等于宣告自己是贵族。

  倒是墨七熊对高尔夫兴趣缺失。

  没有高深技术造诣,遇上需要长距离击球的四号球道,墨七熊打的实在纠结,水塘、沙坑、果岭前一大堆障碍,他望了望远方,很是无奈地笑了,随意挥杆,白色小球飞行老远,偏离方向,掉入水塘,这杆法,引得不少人摇头讥嘲。

  然而后边四五个精通打高尔夫技术,甚至不输职业选手的姚兴旺等公子哥神色如常,与墨七熊憨厚目光触碰,大多绽露谦卑笑容,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,绝不是学会两项贵族运动能换来,叶子轩笑着挥手,让失去兴趣的墨七熊回来:

  “怎么?不好玩?”

  墨七熊把球杆放在旁边,在叶子轩旁边的白色椅子坐下,伸手拿起一杯热茶:“哥,这个对我确实无趣,还不如去打猎去射箭,哪怕游泳也比高尔夫有趣。”随后他又望着兴高采烈的姚兴旺他们:“也不知道他们咋玩的这么高兴。”

  没等叶子轩出声回答,从大厅穿出的梅子书悠悠一笑,轻声接过话题:“叶少让你来打高尔夫球,不是希望你成为贵族,也不是想要你精通此技,而是想要你磨一磨性子,你戾气太盛,刚气太强,在江湖上打拼,很容易折断自己。”

  “过强则易折,过刚则易断。←百度搜索→”

  墨七熊微微皱眉:“这么复杂?”

 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子书说的没错,我正是想要把你的刚气沉淀,一块石头挡住了你的去路,你不一定每一块都要出手把它轰碎,你可以绕过它,爬过它,撬走它,把它击碎固然会让人震撼,但你的拳头也必然会受伤。”

  “这不是我想看到的,也不是我想要的,再多敌人的横死,也比不上你的安全。”

  叶子轩拍拍墨七熊的肩膀叹道:“你活下来,活得久一点,好一点,这才是王道,我相信你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你的性子让你习惯以硬碰硬,哪怕遇见比自己强大的对手,你也会毫不犹豫扑上去,这个作风很容易把你折掉。”

  昨晚死在墨七熊手里的洪青龙高手足足有七人,每一个都是连人带刀被墨七熊砍断,血腥至极,同时,墨七熊也受了几处伤痕,不深,却也鲜血淋漓,叶子轩担心墨七熊以后还是大杀四方,所以今天带他跟姚兴旺他们来打高尔夫球。

  在墨七熊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叶狂人曾经跟你相似性子,现在能够粗中有细,就是他认识到短板,让自己沉淀下来,他可是每天刺绣来调和戾气,我不奢望你去刺绣,只希望你每周打打高尔夫压压戾气。”

  “这不仅是对你负责,也是对兄弟们负责,你可以更好的保护他们。”

  “哥,明白了。”

  墨七熊知道叶子轩的苦心,一口喝完杯中茶水,拿起球杆再度上场:“我再玩两圈。”

  梅子书看着墨七熊庞大的问题,在白椅坐了下来:“其实很早之前,在华海的时候,我就跟他说过这个问题,可他却没有听进去,反而说我女人姿态,为什么你跟他讲这个道理,他却能够听得明白?是我方式问题,还是人品不好?”

  叶子轩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:“跟墨七熊谈论事情,既要从他个人的角度出发,更让从整个集体出发,于他来说,自己是受伤还是死亡,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痛快淋漓,但扯上叶宫的话,他就会有责任感,他就愿意为之改变。”

  梅子书沉思,随后笑道:“明白了。”

  “叶少,青千颜的电话打给了叶天荡。”

  两人简短谈论墨七熊几句,梅子书就把转入正题:“不过在叶天荡接通时,她好像发现了什么,一声不吭把电话挂掉了,接着又胡乱打出几个电话,可惜欲盖弥彰掩饰不了她犯的错误,龙队帮我们查过,信号定位于叶氏园西侧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眯起眼睛,看着前方一堆浩浩荡荡的人群:“真是叶天荡?”

  梅子书低声回应:“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号码是叶天荡,因为那个号码还没有跟身份证绑定,属于太空卡,而且被青千颜打通后就停止使用了,所以无法通过号码去指证叶天荡,但青千颜打向西侧园,要联系的必然是叶天荡一家。”

  他把自己的判断全部说出来:“你二伯和二伯娘对青千颜从来没有好感,不然当年也不会反对她跟叶宗往来,青千颜跟他们暗地里接触不可能,他们也不会是白色身影,再结合你对凶手的年纪判断,青千颜九成九联系的是叶天荡。”

  “从你的分析来看,叶天荡确实是我们要找的白色身影。”

  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茶水,随后目光注视着前方的客人:“在那种混乱、愤怒、心虚的情况下,青千颜不太可能玩小手段,只会想着求证问一个明白,而且对方太空卡的停止使用,也佐证两人有联系,不然叶天荡应该打回去才对。”

  梅子书点点头:“这看来,枯师太所言不虚,叶宗、叶天荡联手对付你,青千颜是他们推到前面的一把刀。”

  “不对!”

  叶子轩正要作出结论的时候,他忽然捕捉到一个细节:“青千颜是叶宗的老相好,就算他们联盟,我想接触的也是叶宗和青千颜,出了事情,青千颜应该第一个给叶宗电话,通过叶宗跟叶天荡核对才正确,怎会自己给叶天荡电话?”

  “叶天荡也不太可能向青千颜摊出全部底细。”

  在叶子轩的原先设想中,是让青千颜见识一番血羽箭,通过她向叶宗和叶天荡告知昨晚袭击,继而分辨叶天荡是不是白色身影,是不是他射出的血羽箭,甚至让三人内部有分歧,可叶子轩怎么都没有想到,青千颜跳过了关键的叶宗。

  这太不符合情理了。

  梅子书思虑一会,压低声音回应:“嫁祸?”

  叶子轩摇头:“昨晚的情况,青千颜很多行为都是本能,嫁祸微乎其微,如是嫁祸,不知情的叶天荡会回拨电话,眼下态势,只有一种可能,青千颜跟叶天荡也有亲密关系。”他的眼里闪烁一抹炽热:“这关系,比叶宗还要亲密。”

  梅子书一脸震惊,青千颜跟叶天荡有染,这未免太吊诡了。

  叶子轩拍拍手站起来,拿起一支球杆一笑:“把我们昨晚的行动报告,精炼一份传给叶宗,特别是让他知道,洪青龙遭受血羽箭袭击后,青千颜第一个打出的电话,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,他会上演一出好戏,也会答应我的要求。”

  “青寒厉死了,孟大昌死了,洪一剑,龙飞斧也都挂了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青千颜内忧外患,再来叶宗的釜底抽薪,洪青龙摇摇欲坠。”

  梅子书笑了笑:“你坚信,叶宗手里有不少洪青龙的机密?或者犯罪资料?”

  叶子轩头也不回的挥手:“总会有收获的。”

  在叶子轩走到球场中间,接过一个白球准备挥击时,一个声音从旁边幽幽传了过来:“叶少!”

  叶子轩侧头看过去,正见分别多日的白秋画,一袭白衣娇柔妩媚地站在自己的面前,虽然白秋画身上穿着休闲服饰,但依然无法遮掩那诱人的曲线,刻意拉低的衣服拉链,不仅裸露黑色内衣,还荡漾出胸口一片雪白。

  “怎么?不认识了?”

  白秋画下意识地扭了一下腰部,浑身的媚意展现得淋漓尽致!

  妖精!

  叶子轩看着贴过来的女人,脸上扬起一丝笑意: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的眼里很是惊讶,但更多是难于掩饰的欣喜,他跟白秋画来了一个拥抱:“你不是去香港谈生意吗?怎么又跑到京城来了?来京城也不知会一声,我让空小寒去接你啊。”

  “生意提前谈完了,有点空闲,就飞过来了。”

  白秋画无视四周众人讶然的目光,在叶子轩脸上狠狠一亲:“没有通知,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。”她给叶子轩整理了一下衣领,手却很漂亮,手指圆润,从掌心到指肚饱满而玉润:“不过看你的样子,好像对我的到来不是很兴奋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躲避女人的呵气如兰:“哪有,我每天都想着你呢,恨不得飞去华海把你办了。”

  他还盯了白秋画胸口一眼:“你拉低胸口,就是勾引我对不对?”

  “猜对了,就是勾引你。”

  蓦地,白秋画嫣然一笑:“我想要好好奖励你。”

  叶子轩好奇开口:“什么奖励?”

  白秋画香风袭人,贴着叶子轩的耳朵媚笑:“咱们不回家了,就搁这儿开房怎么样?”

  叶子轩摸摸脑袋:“贵死了,一个早上都够一个月饭钱了。”

  白秋画闻言娇笑起来,笑声很是悦耳,引得不少人纷纷侧目,还寻思这个女人是何方神圣,随后,又见白秋画轻轻一戳叶子轩脑袋,好恨铁不成钢地道着:“叶少,你不能外表像叶少,本质还是一个小协警,那不是让人笑话么?”

  叶子轩握着球杆,对着白色小球:“那我应该怎么表现?”

  白秋画声音轻柔:“你应该这样说:开房可以,不过你确定,你张开的双腿,对得起五星会所房价?”

  “砰!”

  叶子轩脚底一滑,球杆打偏,白球斜着飞了出去,砸入一伙戴着太阳帽的男女人群中。

  “哎哟!”

  惨叫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