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三十一章 断指
  cpa300_4();  

  白秋画的话刺激了叶子轩,让他大失水准击出了白球。

  只是还没从女人强大言语中反应过来,白球就砸入一群刚刚收队的人群中,还传来一记不轻不重的惨叫,叶子轩见到打伤了人,马上提着球杆跑了过去,梅子书和姚兴旺他们微微一愣,也都挪移脚步靠前,还苦笑叶少今天运气不好。

  “谁打的球?谁打的球?”

  还没等叶子轩靠近人群,二十余人的队伍已经冲出几个飞扬跋扈的青年,对着四周围观人群怒吼不已,在他们身后,一个身穿黄色服饰的平头青年,一手捂着左下巴,一手握着白球,嘴角向左边轻轻咧开,毫无疑问他就是受害者了。

  四个举止狂妄言谈台腔的青年见到不少人望向他们,自我感觉越发良好,手指张狂点着众人:

  “谁打的球,老实点,给我们站出来。”

  “不然待会找到查出来,我们非剥掉他的皮不可,宋少的头都敢打,找死?”

  叶子轩挤过几个围观者,一脸歉意的跑了过去,对着受伤的黄衣青年喊出一声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是我球艺太差,不小心把球打歪了,我真不是故意的,还请你们多多包涵,放心,医药费,营养费,误工费,我无条件赔偿。”

  叶子轩再度向黄衣青年他们鞠躬,还向跑过来的姚兴旺喊道:“姚少,替我开两万给他们。”

  他知道自己挥出的力量不大,而且看黄衣青年的下巴,也只是些许红肿,估计两万可以摆平。

  “两万赔偿?这就能了事吗?”

  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,恶狠狠踏前一步:“宋少因为你的鲁莽,被你的白球砸中,没有个把星期,下巴无法恢复如常,他日理万机,每天都有七八个活动出席,你把他打伤,差点破相,还耽误他一个星期,这是两万能了的吗?”

  叶子轩看着他气势汹汹的样子:“五万?”

  “五万?”

  黄衣青年揉揉疼痛的下巴,很做作地向同伴摆手,一伙人簇拥他走了上来:“小子,你觉得我是缺五万的人吗?或者你觉得我这脸就值五万?我告诉你,就是五十万,我也不会放在眼里,今天的事,两个选择,一,五百万抹掉它。”

  在众人一片哗然这狮子张大口时,黄衣青年又补充上一句:“二,站在球洞,我击球十个,让我十倍偿还这个疼痛,此事消了。”他还上前一步,迫视着叶子轩的眼睛:“不要觉得我霸道,欺负人,其实这已经是我最仁慈的表现。”

  “不相信的话,你问问我的兄弟,我的姐妹,这是不是我宋敢当大发善心?”

  话音落下,红发青年马上附和一句:“就是,换成在台岛,谁把宋少打成这样,他早就横尸街头了。”

  其余同伴也都傲然不已,纷纷出声:“小子,没看过新闻吗?宋少在台岛被人碰掉头发,直接被宋少飞一只手。”

  这点他们倒是没有半点夸张,宋敢当在台岛确实是横着走的主。

  “宋、宋少?”

  这时,靠过来的姚兴旺审视宋敢当一番,迟疑之后马上喊叫起来:“五联会的宋少?我是姚兴旺啊。”姚兴旺显然认识眼前一伙人,他向叶子轩点点头后,就上前一步打着招呼:“我是太原的姚兴旺,上次两峡交流,咱们见过。”

  宋敢当微微眯起眼睛:“姚兴旺?”

  随后,他看着姚兴旺的笑脸恍然大悟:“你就是那个想吃凌小姐豆腐、被我一脚踹飞的小子?”

  无论姚兴旺内心多么不情愿,但他还是掩饰着情绪:“当时,酒后乱性,酒后乱性。”

  “是吗?我后来还听说,你又想搞她?”

  想起当初小插曲的宋敢当阴阳怪气,伸手揉捏姚兴旺脸蛋,揉捏玩物一样肆意把玩,对任何人而言,这种粗鲁无礼的方式都算侮辱,往日财大气粗的姚兴旺不闪不避,逆来顺受:“这位姚少,当初喊着要睡凌小姐,结果被我踹了。”

  在红发青年他们的一阵哄笑中,咬着嘴唇的姚兴旺,犹如可怜无助的柔弱孩子。

  叶子轩冷眼看着,没有马上出手解围,人,总是要学会自己长大。

  残酷的丛林法则,涌现在自然和城市,姚兴旺没有强大到俯瞰众生,唯我独尊,他父母也未登临权势财富的巅峰,同样是食物链一个环节,同样心怀畏惧,他得罪不起叶子轩,也不敢跟宋敢当死磕,面前家伙有个父亲,名叫宋光石。

  根基尚浅的姚家得罪不起。

  “没有,没有,我早就不敢打凌小姐的主意了。”

  姚兴旺向后挪移一步,躲开宋敢当的肆意羞辱,脸色尴尬挤出一句:“宋少,刚才只是一场误会,叶少真不是故意用球砸你,希望你大人大量,也希望你给我一点薄面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宋少在京城的销,全部算兴旺的如何?”

  “薄面?”

  宋敢当闻言发出一阵大笑,父母资产数十亿的姚兴旺敢怒不敢言,让他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,还以为今时今日的大陆跟十年前一样,对于来自台岛的自己有太多顾忌,虽然未必有吃不起茶叶蛋的优越,但整个人通体舒坦,飘飘然。

  “你算什么东西,我要给你薄面?”

  宋敢当一把推开姚兴旺,哼哼不已:“本少来京城,一是玩几个美女,二是清理门户。”他谈及女人的时候,戏谑笑容多几分征服欲,被这家伙祸害的美女想来不止一两个:“如今差点破了相,我不讨回点彩头,怎么对自己交待?”

  “要么五百万,要么受我十球,除此之外,任何人的面子,我都不会给。”

  宋敢当一副趾高气扬,指点江山的态势,好像手里掌管苍生的生杀大权,一脸傲然看着叶子轩,此时,不仅他身边几个保镖靠过来,防止冲突发生,墨七熊和白秋画也缓缓靠近,似乎都有点不明白,一个小小意外怎搞得数十人围观。

  姚兴旺下意识喊道:“宋少,叶少是叶家……”

  “滚,滚,滚!”

  红发青年毫不客气把姚兴旺推开:“再叽叽歪歪,小心我抽你。”

  他的力气很大,一推就是两三米远,引得周围同伴喝彩。

  踉跄后退差点摔倒的姚兴旺,被叶子轩一把伸手扶住,这才没有倒在地上,看着叶子轩平静的脸,姚兴旺一脸愧疚:“叶少,不好意思,给你丢脸了。”他想要帮叶子轩解决一点难题,却没想到反折叶子轩的面子:“我真是没用。”

  “你已经尽力了。”

  叶子轩轻声宽慰:“只是这伙人太不知好歹了。”

  姚兴旺低声一句:“他们是五联会的,宋光石的儿子,要不我出五百万。”

  “不用!”

  叶子轩恍然大悟,怪不得这几人如此嚣张跋扈,原来来头不小啊,他还想起清理门户四字,寻思是不是找棺材板?

  “小子,想好了没有?痛快一点,给钱,还是受球?”

  宋敢当他们没有大打出手,二十余人只是笑容玩味包围上来,摆出要叶子轩作出选择的态势。

  “别想着姚兴旺给你摆平此事,他就一个酱油角色,自身都难保,别说保护你了。”

  他们占据道理,不怕他人指责,他们也不担心叶子轩反抗,己方有二十多人,后面还有几名身手不俗的保镖。

  “叶少,怎么回事?”

  这时,白秋画站到叶子轩的身边,声音轻柔而出:“狮子开大口?”

  聪明的女人能够猜到问题本质,叶子轩不是胡乱生事的人,道歉,赔偿绝不会推脱,所以变故必然出在对方身上。

  佳人一笑,颠倒众生。

  还没等叶子轩轻轻点头的时候,宋敢当等人的眼睛瞬间亮起,显然没想到这里遇见白秋画这样的极品女人,宋敢当更是把目光从叶子轩身上转移,肆无忌惮的审视着白秋画,如果目光可以变成刀子,白秋画估计被他们把衣服割掉了。

  这面孔,这胸部,这小腰,这长腿,比起凌女星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啊,宋敢当毫不掩饰自己的疯狂眼神,恨不得就地把白秋画拖到旁边办了,不过他清楚这不是自己地盘,而且光天化日之下玩霸王硬上弓,很大概率会把自己折进去。

  白秋画贴着叶子轩厌恶一笑:“一群登徒子。”

  “开一个价。”

  宋敢当扯开衣服的拉链,手指一点娇柔妩媚的白秋画:“一个可以让你做我女人的价。”他还望向叶子轩:“小子,赏个脸,把她让给我,今日一事一笔勾销,不然,不仅你要付出代价,女人一样成为我的玩物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  “宋少最讨厌别人不给面子。”

  红发青年上前一步,手指点着叶子轩喊道:“识趣一点。”

  “嗖!”

  话音刚刚落下,只见白影一闪,红发青年发现自己手腕被扣住,下一秒,伸出的手指,被一尖锐的牙齿咬住。

  “咔嚓!”

  空小寒牙齿一咬,红发青年手指断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