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三十三章 当初没把他撞死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三十三章 当初没把他撞死

  cpa300_4();  

  宋敢当身边的人,一个接一个倒下。

  不是他们酒色掏空不够强悍,一个单挑两三个普通人绰绰有余,只能说墨七熊和空小寒他们太变态,红发青年他们爆发潜力死抗墨七熊他们的攻击,却依然无法遏制包围圈的缩小,宋敢当跟四名保镖也是满头大汗,如泰山压顶沉重。

  宋敢当一连打出七个电话,可是依然没有阻止叶宫的围攻,通过的人脉或者关系,似乎都清楚叶子轩的倔强性格,加上双方没有什么交情,所以没有人打电话给宋敢当求情,看着墨七熊狞笑的面孔,捂着腹部的宋敢当既愤怒又懊悔。

  愤怒向来欺负他人的自己,今天虎落平阳被无名小卒肆虐,懊悔自己为什么要打出五联会旗号,招致现在的困境。

  “妈的!”

  宋敢当看着一个同伴惨叫倒在地上不动,口鼻还流出一股鲜血,眼中怒火更加旺盛和炽热,隔着混乱人群向叶子轩吼道:“你给我记着,今天你如果弄不死我,我迟早会把你弄死,你最好一辈子不要去台岛,不然我分分钟弄死你。”

  “宋少,别说激怒对方的话。”

  面瘫男子目光瞥了不远处的车子一眼:“京城有叶宫数百子弟,叶子轩又披着官方保护衣,跟他叫板的后果就是我们都废在这里,现在的叶子轩,就是把我们一个个打残了,会长也拿他没有半点法子,只能把怨气发泄在叶宫身上。”

  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现在不是发泄和报复的时候,当务之急是要把你保护出去。”

  面瘫男子掐算着车子距离:“只有你安全了,咱们才能讨回今日公道,一旦你落入叶宫手里,五联会要吃大亏。”

  “赵太乙,你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吗?”

  一直顺风顺水的宋敢当无视赵太乙分析,手指点着叶子轩吼道:“你不是连棺材板都不放眼里吗?杀过去啊,擒贼先擒王,拿下他,叶宫再多人又怎样?叶家牛叉,可咱们也不羸弱,杀人不行,但揍个乱七八糟的子侄,也不行吗?”

  “你们四个,留下三人抵挡对方围攻,一人带着宋少上车离开,直接去国台办,告知我们寻求保护。”

  赵太乙看着前方叶子轩:“我去攻击叶子轩,转移你们压力。”

  四名保镖低声喝道:“赵兄——”

  赵太乙身躯猛地窜前:“快去!”

  爆发出全部潜力的赵太乙身形一闪,像魅影一样穿过三名叶宫精锐,砰砰砰三声响起,三名叶宫精锐向后跌飞出去,途中对着天空喷出一口鲜血,空小寒眼睛微微一眯,挪移脚步横档过去,却被赵太乙踢出的一支球杆迟缓脚步一下。

  这个空档,赵太乙又窜出七八米,拉近自己跟叶子轩的距离。

  在墨七熊下意识掉头扑过来要阻拦时,赵太乙又踢出一具纨绔子弟的身躯,让墨七熊身形顿了一下,他趁此再滑出三米,目标明确向叶子轩靠近,这时,白秋画像是树叶一样,轻飘飘摸了上来,她的刀刁钻如蛇,从赵太乙肋下刺去。

  赵太乙身体向左跨过一步,正好瞧见了右边白秋画那歹毒的一刀,身体后撤,然后以右脚为中心身体画了半个圈,白秋画的一刀刺到,仓促之下并没有完全躲开的赵太乙胸口,被拉出了一道极长的血痕,赵太乙咬着牙,没有哼出声。

  在刀锋掠过去之后,赵太乙双脚蹬在地面,身体斜着撞在白秋画的肩膀。

  两人的身体在乱战中,擦身而过,白秋画的左臂被赵太乙撞得像是断了一样疼,连呼吸都一窒,身体不由自主地倒退出好几步,一直到撞在叶子轩身上才算是停下来,抑着自己的呼吸,左臂低垂的白秋画微微讶然,赵太乙有点道行。

  赵太乙也牵动一下嘴角,胸口伤痛让他暗呼这女人阴狠。

  “嗖!”

  念头还没有落下,叶子轩踏了上来,毫无哨,直冲一拳!

  雄性和雄性之间最原始的力量对拼。

  没有技巧,没有动作,甚至没有一点前缀,一记直拳。

  赵太乙脸色一变,他已经感受到墨七熊他们抵达的气息,所以面对叶子轩这一拳,也是右手一沉,冲出。

  砰!

  拳头和拳头在半空毫无悬念地相撞,白秋画清晰地听到了骨头撞击的清脆声音。

  然后,就是赵太乙翻飞出去的身影,还有无可遏制的一记闷哼。

  在宋敢当他们下意识抬头望过来时,赵太乙半跪在地上,短暂的闷哼之后,这条汉子竟然硬生生地抗住了惨叫,只是额头豆大的冷汗出卖了他真实的感受,他的右手像是面条一样低垂,再也没有力气抬起,手臂三道关节全被震断了。

  “是一条汉子。”

  叶子轩吹吹有些疼痛的拳头:“只是不要再负隅顽抗了,你再咬牙冲上来,也不会取得你想要的效果,而且还会让你整支胳膊毁掉,好好疗养一个星期,这只手不会有大碍,再死撑,它就废了,想必你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废人吧?”

  赵太乙呼吸变粗:“职责所在……”

  叶子轩轻轻摇头:“别说这些没用的,实力才是王道,今天我占据主动,我也铁心要惩罚宋敢当,你死磕救不了他,要想让他少受一点苦难,跟宋光石说,十个亿,再告诉我一个答案,当初究竟是谁想要我的命,两天内给我答复。”

  “只要钱到了,让我相信了,我把宋敢当完好无损放回去。”

  叶子轩神情很是平静:“过了这个期限,或者不想回答,那么,他最好当宋敢当死了。”

  赵太乙深深呼吸,看了走上来的空小寒一眼,点点头:“好,我把话传到,希望你这两天,不要虐待少主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偏头:“让你的人停手。”

  赵太乙咬咬牙,向残存的五六人喊道:“停手!”

  在狼狈不堪的宋敢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,他起身慢慢走了回去,一脸歉意向小主子开口:“宋少,我们不是对手,今天死磕到底就是全军覆没,我已跟叶少达成协议,你先留下,我们两天后来接你,放心,叶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。”

  “啪!”

  在四名保镖微微一愣时,宋敢当一个耳光甩在赵太乙脸上:“混蛋,你让我留下?他们会弄死我的!”

  他指着赵太乙怒吼:“你们这些饭桶,保护不了我,不拿命想拼,还想留下我保得你们全身而退?”

  赵太乙脸上没有表情,似乎连疼痛也没有感受到。

  宋敢当又是一记耳光,打得赵太乙脸上红痕横生,他连喝不已:“带我走!”

  “不然,我将来脱身,我一定弄死你。”

  “弄死你!”

  他感觉自己留下绝不会有好日子过,一定是被叶子轩他们肆意折磨,他有着说不出的疯狂,也让他对赵太乙很仇恨。

  宋敢当有一股被抛弃的态势。

  “宋少,保重。”

  赵太乙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揉揉疼痛的脸颊,带着人转身离开事发现场。

  宋敢当对着他们咆哮不已,想要跟上去却被墨七熊堵住去路……

  台北,帝宝,豪宅扎堆儿,无数台人梦想有一天可以成为这里某栋豪宅的主人,因为这里几乎每座豪宅的主人都是台湾顶尖的人物,非富即贵,他们是台湾社会真正的名流,真正的特权阶层,凌小冰等顶尖影星勉强占据边缘的房子。

  宋光石的宅子就在帝宝,占地面积不小,还是最中间的独栋别墅,门前有两尊石狮子,前方还有一颗大榕树,很有特色,它的姿态像极黄山崖壁间的迎客苍松,繁茂枝叶将并排行驶两辆车的大门遮蔽,仿佛代表主人迎客,寓意颇深。

  进门后,有一个很大的园,雕龙刻凤很是奢华。

  上午十一点,午饭时间,宋光石的园内,藤蔓遮蔽的凉棚下,稍显清瘦剃着光头的宋光石默默坐在石桌边,佣人准备的好茶和点心,他一口没动,五十多岁的男人不见半点衰老,相反给人一种精光内敛之感,鹰钩鼻更是昭示铁血。

  在他的旁边,还站着一个年轻女子,二十多岁,短发,呈现精明,能干特征。

  她正把赵太乙说的内容,一五一十告知宋光石。

  宋光石淡淡开口:“你说,敢当被叶子轩拿下?赵太乙出手没有半点作用?”

  年轻女子点点头:“叶宫人多势众,少爷他们难于抵挡,赵太乙又不敢全力出手,免得激怒叶子轩让后果更严重。”

  “所以权衡一番,他最终选择妥协。”

  宋光石轻轻点头:“这小子崛起很快啊,能力,魄力,身手,一流啊。”

  “连赵太乙都扛不住他,看来他身手已近宗师。”

  拇指戴着祖母绿的宋光石,转动一下玉石叹道:“祸兮福所依啊。”

  “你说,当初唐飞飞怎么就没把他撞死呢?”

  他手指感触着玉石的冰冷:“导致现在多了一个祸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