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三十四章 风起云涌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三十四章 风起云涌

  cpa300_4();  

  上午十二点,京城政府大楼,忙完手头工作的叶建国伸伸懒腰,端了一杯茶水站在窗边。←百度搜索→

  今天的阳光很明媚,到处都是斑驳的金黄,就好像无数片枫叶倾泻在大街小巷,还驱散前些日子下雪带来的寒意,叶建国低头喝了一口大红袍,随后轻声念叨几句诗词: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,故垒西边,人道是。”

  “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崩云,惊涛裂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”

  已经过了五十岁的叶建国有着老干部的刻板和保守,但也残留着当年红色岁月的激情记忆,抽屉也还保存着当年的红色宝典,只是下过乡,插过队,吃过糠,游过街的他,早已经把理想和热情匿藏,更多渴望是维持平平安安的生活。

  他的这种心态,让他在叶家中规中矩,安享荣华富贵,也让京城发展不温不火,不求巨功,但求无过,和谐社会正是叶建国不止一次强调的字眼,他的无为而治,让京城经济增速稍微慢于华海和羊城,但无形中保留了不少名胜古迹。

  可拆可不拆,不拆,可建可不建,不建,乍一看去,叶建国对京城没什么大建树,可是内行的人知道,京城的四平八稳,跟他有着莫大关系,就连黑帮也因为他的和谐性格,从不敢在当众搞出什么大事,只是最近一些日子,他头疼。

  这个头疼不是叶子轩的认祖归宗,要瓜分他和儿子的利益,经过这些天的沉淀,叶建国多少看出叶子轩不是抢东西的主,从回归到现在,叶子轩没有拿着可怜的十三年,找老爷子要弥补要资源,这让他心里对这个侄子多少有些释怀。

  至于老三老四手里的东西,最终决定权在老爷子手里,现在想太多也没意义。

  叶建国头疼的,是叶子轩这些日子招惹出一件又一件事情,中田春的外交风波,翠面馆的血案,叶宫在京城建立分堂,孟大昌他们的横死,原本太平的京城开始变得暗波汹涌,叶建国还看得出来,未来这个城市只怕更加刀光剑影。

  洪青龙和叶宫,绝对一山不容二虎,只是他对这事又很难插手,洪青龙有刘周谷他们撑腰,叶宫主事人又是侄子。

  “叶市长!”

  就在叶建国不再念叨诗句,低头又喝入一口茶水时,房门忽然被人轻轻敲响了,随后就见到一身绒衣的宋思妃现身,向来没有多少礼貌的宋家丫头,径直走到叶建国的办公桌前面,一脸萧杀态势,叶建国淡淡一笑,挥手让秘书出去:

  “宋副部长,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?”

  叶建国笑着放下手中保温瓶,亲自给挂职组织部的宋思妃倒了一杯开水:“你在我斜对面上班快一年了,平时正眼都不看我一眼,怎么今天有空过来溜达?喝点铁观音?还大红袍?算了,茶叶没有你宋伯伯的好,还是喝白开水吧。”

  他把纸杯放在宋思妃面前,显然对后者也没什么好感:“今天过来,是不是二号有指示?”

  宋思妃被叶建国差点堵的吐血,咬咬红唇才压制住脾气,随后俏脸一板:“我今天是来投诉的!”

  叶建国坐回自己的老板椅:“投诉?还有什么你摆不平的事?要找我来投诉?”

  “我投诉你的侄子,叶天龙。”

  宋思妃腾地坐直了身子,美丽眸子盯着面前的叶建国喝道:“我要向你这个叶家家主,京城市长投诉,投诉叶天龙胡作非为无法无天,他来京城一个月,先是引起中日外交风波,接着又筹建黑帮分堂,现在又把台岛宋敢当绑架了。”

  叶建国微微皱眉:“宋敢当?”

  宋思妃一字一句的开口:“五联商会,宋光石的儿子,宋敢当,他带着一伙投资人来京城投资,跟谷家洽谈了十几个亿的项目,早上在高尔夫球场打球,结果被你侄子一棍子抡在下巴,他不仅不道歉赔偿,反而恼羞成怒大打出手。”

  “打伤二十多名台商,还把宋敢当绑走了。”

  叶建国眼睛微微眯起:“宋光石?”他一拍脑袋大悟:“就是那个在台岛横行霸道,竞选不成枪击对手的光头宋?他不是黑社会吗?怎么变成五联商会了?这种人做事没有底线,还赚的是昧心钱,你们和谷家怎么就跟他们合作了?”

  他略带责备:“现在一大堆外商想要进入华国市场,你们也不选一个好点的伙伴?万一搞出什么群众事件或者政治纠纷,到时你跟谷家怎么下台?侄女啊,不是伯伯好为人师,只是提醒你,宋光石这人不靠谱,你们最好不要合作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宋思妃闻言一怔,自己还没斥责叶天龙的蛮横,倒被叶建国教训一通了,她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随后咬牙接过话题:“对方只是投资,控股依然是谷家,不会有半点麻烦,叶市长,宋光石的人品先撇到一旁,咱们先说一说叶天龙。”

  “你是叶家家主,是京城市长,叶天龙是你侄子,他现在横行霸道,光天化日绑架重要人物,你不能不管。”

  她言语带着一股犀利:“如果你不管,那就是徇私舞弊,那就是无为失职。”

  “有这事?太猖狂了,太霸道了,无法无天!”

  叶建国振振有词:“侄女,你放心,我会亲自调查此事,到时一定给台胞一个交待。”

  宋思妃声音一冷:“还调查什么?此事确凿无疑,无数人证!你给叶天龙打一个电话,让他马上放人。”

  “你是家主,是市长,你还管不了他吗?”

  叶建国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变化,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宋思妃:“侄女啊,我也想管管他,你不知道啊,晚上做梦都想把叶天龙赶出叶家赶出京城,可以让我家叶宗将来多一点家财,可你觉得我有这能耐管他吗?我说的话,他听吗?”

  宋思妃呼吸变粗:“你管不了?”

  叶建国一副羸弱的样子:“我还真管不了,这是一个混世魔王,上次中田春外交事件,他把我骂的狗血淋头,我再管他,岂不是又要被他羞辱?你也不要说什么大伯,市长,他眼里就没放几人入眼,侄女,要不你替我教训教训他?”

  “就着这绑架一事,你带人把他抓了,然后打残了,丢出京城,如何?”

  叶建国大义凛然:“你放心,我大义灭亲,绝对不会说你半个不字。”

  宋思妃盯着叶建国,俏脸变得更加阴冷:“叶市长,叶子轩胡作非为,叶家向来在乎声誉,你这次顺势把他拿下,不仅可以让他失去叶老的恩宠,还能彰显叶市长的深明大义,无论是在叶家还是在官场,你都会因此被人高看一眼。”

  “这么好的机会,你不珍惜一下?”

  宋思妃不忘记提醒一句:“别忘了,你刚才可是喊着要把他赶出叶家。”

  叶建国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当然想把他赶出叶家,但叶家的事,叶家自会解决,我也有自己的方式,不需要宋小姐费心费力,如果你想要深明大义,其实我也可以成全你一把,我手里有几份上访材料,都是关于令弟政绩下的黑暗。”

  “要不要交给你处理?让你把他赶出宋家?”

  宋思妃脸色难看:“叶市长,你不管此事,难道不担心京城变得混乱?五联会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  “他们现在虽然是合法商会,但骨子里还有一点黑道性子,不妥善解决此事,他们一定会报复叶宫。”

  “到时,整个京城就要混乱了。”

  叶建国脸上没有情绪变化,端起保温瓶冷冷回应:“混乱也没有办法,又不是我让它混乱,只是五联会真为宋敢当一事,在京城作出人神共怒的举动,我会毫不犹豫灭掉它,我尊重台胞热爱台胞,但不代表可以容忍他们胡作非为。”

  宋思妃保持着犀利:“那你怎么容许叶子轩的绑架行为?”

  叶建国淡淡开口:“我没说容忍,我会调查此事,到时一定给台胞一个交待。”

  宋思妃闻言脸色微变一变,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一拍桌子,神情愤怒的离去,她就是知道叶子轩难于对付,自己兴师问罪讨不到半点便宜,还可能被对方反击,所以想借叶建国向叶子轩发难,谁知这个老狐狸,直接把皮球踢回给了她。

  看着宋思妃摔门而去的背影,叶建国又端起茶水喝入一口,随后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:

  “清水,我要宋光石在京据点名单。”

  几乎同个时刻,天秦园,叶子轩正跟梅子书站在一扇墙壁前面,上面安装着一块三平方米的黑板,梅子书捏着一支白色粉笔,轻车熟路写着洪青龙、青千颜、叶宗、五联会、宋敢当、赵太乙、过江龙、权相国和金宁秀等几个名字。

  俨然是要运作的棋子。

  “叶少,叶宫最近面对的势力,可用的敌友都在上面了。”

  梅子书把玩着手中的粉笔:“只是有点错综复杂,估计要一个个解决。”

  “这是一盘不温不火的棋局。”

  叶子轩从梅子书手里拿过粉笔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:“但在上面加一个名字,一切矛盾必会瞬间激化。”

  他在黑板写下三个字:棺材板!

  梅子书眼睛亮起。

  叶子轩一丢白色粉笔:“把宋敢当送到棺材板手里,换回叶知秋让他看管。”

  “两天后,把棺材板踪迹,泄露给洪青龙。”

  局势,瞬间风起云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