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交易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

    下午,阳光明媚,叶子轩躺在摇椅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白秋画坐在旁边,手里头拿着一个苹果削皮,一脸的小女人姿态,她很少做这种伺候人的活,但如今却心甘情愿,可她却不觉得有半点委屈,相反,她很乐意服侍身边男人,她把苹果切成一块一块,然后用刀子叉着递到叶子轩嘴边。

    叶子轩张开嘴吃进一个,笑容恬淡赞道:“很甜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手指轻戳叶子轩的脑袋,妩媚像是春雨一样绽放,声音轻柔而出:“本小姐这二十年,除了给从小抚养我长大的义父泡过茶之外,从来没有给外人这样削过苹果,这样伺候你了,如果你还敢嫌这弃那,本小姐非咬死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抓住那只趁机滑下的玉手:“要不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好了?”

    白秋画白了某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一眼,又拿了一块苹果放入叶子轩嘴巴道:“我也想留在京城,可是暂时不能离开华海,至少无法长期远离华海,龙氏和雄鹰刚刚整合完毕,双方处于一个过渡期,还需要一点时间相互融合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盯着一点,出了篓子或留下隐患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眸子闪现着一股坚定:“这是龙爷、佛爷和你的心血,也是数万叶宫子弟的事业,我不能让它有任何变故,这次来京城,除了想要放松一下,见见你,解解相思,还有就是义父他们知道你在京城人手不足,所以让我来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摩擦她的手:“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:“当然瘦了,你以为关系几万兄弟的事情处理起来容易啊?何况还要防止三帮暗地里的渗入,这一个多月,几乎每天都忙到凌晨三点,不过我不容易,你也不轻松,看京城的局面,只怕你比我更头疼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你有叶家这层保护衣,不然洪青龙怕是已杀入这园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应该说,幸亏青千颜背后有刘周谷他们,不然早被我血洗了洪青龙总部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笑着问出一句:“宋敢当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先收一笔钱,然后等他给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虽然不能杀他,但依然可以榨取他最大价值。”叶子轩自己动手拿了一块苹果,咬了小半块,递到白秋画嘴边,看着华海妖女宛如染红胭脂的嘴唇,轻轻含进自己手里的苹果,笑容轻缓,大拇指摩挲着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白秋画跃跃欲试:“让我阉掉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笑:“我知道他得罪了你,我也想废掉他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,除了要用他来设一局之外,还有就是不能吸收仇恨,五联会现在跟何家斗得火热,咱们把矛头抢过来干吗?再说了,我们还没有吞掉洪青龙,不能四处树敌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轻轻点头,随后问出一句:“其实你可以暗中调些叶宫子弟进京,帮你接收胜利果实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错愕开口:“什么胜利果实?”

    白秋画往叶子轩嘴里塞入一块苹果:“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京城江山啊,凭什么就白白便宜了炮哥他们?他们怎么说也是三帮子弟,现在唯你马首是瞻,将来消灭洪青龙站稳脚跟,或者洪震天开出更高条件,我们就要鸡飞蛋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哪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坐了起来,把一个枕头竖起来垫在后背:“除了炮哥的人品绝对可信之外,还有就是京城距离华海太远,把叶宫子弟调过来容易水土不服,也容易让三帮同仇敌忾对付我们,好不容易建立的堂口,一不小心就会被灭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从白秋画态度判断,叶宫想必有不少人对炮哥担任堂主存着纠结,当下一笑:“炮哥担任京城堂主的好处,一是可以分化三帮团结,炮哥是洪帮老臣,如今成为叶宫堂主,青门和龙庄必然对洪帮存有芥蒂,至少免不了埋怨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女人的手轻缓出声:“二是可以减少来自洪帮的施压,洪震天见到自家老臣成为扛把子,多少不会下狠手,甚至还会推波助澜,因为他觉得将来可以如你想象摘桃子,三是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炮哥是瓦解三帮一把利刀。”

    “放眼整个叶宫,谁能比炮哥更清楚三帮运作?”

    在白秋画下意识点点头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吃多嚼不烂,什么该付出,什么不该付出,我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嫣然一笑:“我刚才的念头,只是不想你拼死拼活在外面挣下来的家业,给别有用心的人瓜分了而已,最过分的是还不一定念你的好,心里头还不知道怎么腹诽让你不得好死才好,说不定抓住了机会还给你一棍子,一刀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金大牙他们那群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她担心炮哥和车厘子成为金大牙他们。

    叶子轩算是彻底了解女人心里的顾虑,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放心吧,炮哥不会是第二个金大牙的,京城堂主的位置不容易坐,炮哥要想彻底站稳脚跟,双手必然要沾染无数三帮子弟的血,他杀掉百人千人,就是金大牙又何妨?”

    白秋画一愣,随后笑了:“真是一个小坏蛋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梅子书快步走了过来:“宗少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来得真快啊,有请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一袭黑色西服的叶宗出现在叶子轩的面前,相比紫荆城时的意气风发,叶宗今天要憔悴很多,显然这些日子一直在苦恼叶子轩的问题,不过他此刻的眼里闪烁一抹说不出的光亮,叶子轩心里知道,这是愤怒和仇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宗哥,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此时梅子书和白秋画都已经退去,叶子轩亲自给叶宗倒了一杯茶水,放在后者的面前,茶水一点都不烫,茶叶甚至都没有泡开,可是叶宗却完全不在乎,端起茶水就咕噜噜喝入一半,叶子轩没有说话,在他对面位置坐下,安静等待。

    叶宗嘴里吐出几片茶叶,随后把剩余茶水喝完:“你让人给我的简报,真没有水分没有做手脚?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绽放一抹笑意,目光清澈看着自家堂哥:“宗哥,你能出现在这里,说明你已去核对了每个细节,或者说你心中已经有数,你清楚我的简报有没有做手脚,不过你既然要我亲口回答你,那么我愿意再说一遍,没有水分。”

    “青千颜遭受血羽箭袭击后,第一个电话打去西侧园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又给他添入一杯温水,任由茶叶沉沉浮浮:“第二个,才欲盖弥彰打给了你,从你收到简报到现在,间隔六个多小时,我可以判断,你一定已经去找过青千颜了,只是她说的什么拨错了,或祸水东引的借口,不能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叶宗看着叶子轩,目光变得锐利,只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叶子轩坦然迎接对方审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叶宗很平静地吐出一句:“我要让她一无所有,但是我不要她死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双手合十放在膝盖:“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叶宗双手捧着茶杯,声线平缓而出:“三帮的发展壮大,一直离不开明暗生意的结合,京城更是三帮成熟的地盘,正当产业,擦边场子,保护费,拆迁,承建,垄断某一行业,这些常规的运营,在我这里都算是洪青龙的明面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暗中生意?”

    叶子轩问出一句:“黄赌毒?”

    叶宗毫不犹豫的点点头:“当然,这是利润最大的三大行当,不过黄和赌还属于一般底线,想要借机重击洪青龙,不会有太多奇效,毒,倒是一个可下手的环节,白粉向来被世人和官方难于容忍,你只要爆掉洪青龙的毒品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洪青龙还涉及贩卖妇孺,倒卖器官,走私原油、汽车等恶行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它们隐藏很深,轨迹又不为人所知,加上他们砸出不少钱打通关系,所以连官方都没发现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青千颜这些年在国外,并非简单的培训,还担负开拓海外市场的任务,现在市场稳定,就回来京城运作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翻一翻京城失踪人口,七成跟洪青龙的青字堂有关,他们把孤身打拼的外地人或者十岁儿童锁定,然后悄无声息迷倒他们卖走,欧美,东南亚,偏远山区,都有他们的身影,卖不了的,就摘取器官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知道,全世界每年多少人等着换器官活命,这是一桩比白粉还要划算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伤天害理,但财源滚滚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沉默感受其中残酷时,叶宗从怀里掏出一份资料:“断它财路,爆它出来,洪青龙覆灭不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摸着资料:“有没有你的痕迹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起身的叶宗丢下两字:“走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