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丝不安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丝不安

  cpa300_4();  

  清晨,天秦园,冷风相送。

  早早起床的叶子轩站在后园,一边吃着白秋画亲自做的爱心早餐,一边看着三十六名血衣练着刀法,呼呼生风,引得旁边的叶知秋眼睛放光,她犹豫很久,最终拉着叶子轩的衣衫开口:“哥哥,我也想练武,我想跟他们一样厉害,行吗?”

  唐薛衣昨天就把叶知秋接到天秦园,或许是安稳日子的沉淀,也或许身边有人保护,小女孩已经散去了当初的惊慌和惶恐,脸上多了不少笑容,惊弓之鸟一般的眼睛,也开始变得灵动,性格变得开朗,甚至能够跟叶子轩和棺材板谈笑风生。

  叶子轩伸手摸摸她的脑袋:“练武很苦的,要每天坚持的,还会疼痛,你能坚持吗?”

  叶知秋咬着嘴唇回应:“哥哥,我不怕吃苦,我连挨揍都不怕,更不怕练武。”在早出晚归的乞讨日子里,叶知秋不知道多少次因为没完成任务,被管理者打得鼻青脸肿,还差一点被活活淹死,所以她不认为自己会吃不了练武的苦。

  叶子轩闻言哈哈大笑起来,随后又低声问出一句:“你习武干什么?”

  “我想保护哥哥。”

  叶知秋一本正经回道:“他总是受伤!”这个哥哥,显然指得是棺材板。

  叶子轩脸上扬起一抹赞意:“好,记住你这句话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他向不远处光着膀子的墨七熊挥挥手,待后者一脸茫然走到身边,叶子轩一点叶知秋开口:“七熊,给你一个徒弟,叶知秋,她想要练武,你好好教导她。”

  “她?练武?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几句话,墨七熊张大着嘴巴,一脸讶然打量着叶知秋:“这丫头,学什么武啊,学煮饭差不多。”这倒不是墨七熊轻视,叶知秋的身体正处于发育期,而且小时候缺乏营养,导致现在身体没几两肉,练武只怕事倍功半。

  叶知秋抿着嘴唇,沉默着不说话。

  叶子轩咳嗽一声:“不得歧视,好好教她。”

  他想要满足叶知秋的心愿,也想用丫头磨一磨墨七熊的性子。

  在叶子轩微微一瞪的眼睛中,墨七熊咳嗽一声,拍拍叶知秋的肩膀开口:“妹妹啊,不是哥嫌弃你,而是你的身体太瘦弱了,根基不行,腰、腿、脚都没半点力,真要我教你,你必须要吃的苦,而且还要从最基本的扎马步开始练。”

  叶知秋闻言微微一愕:“蹲马步?”

  最近疯狂看武打影视深受其毒的丫头,觉得就算刚开始学不到摘叶飞的功夫,那也不济于扎马步吧?至少也该跟眼前血衣一样,学一学什么胡家刀法,苗家剑法吧,她弱弱挤出一声:“熊哥哥,蹲马步不是很容易吗?这也要练?”

  在叶子轩淡淡一笑中,墨七熊手中一挥:“是吗?蹲一个看看。”

  叶知秋呼出一口长气,走到前面微微蹲下双膝,双手握拳放在腰间,她在电视上看过,也在乞讨组见过,所以动作看起来有模有样,在叶子轩饶有兴趣看着她时,她的嘴角微微翘起,带着一抹骄傲开口:“熊哥哥,我的动作怎样?”

  墨七熊看着叶知秋:“好好蹲着。”

  叶知秋眼里闪烁一抹疑惑,但还是遵从墨七熊指令蹲着,半分钟不到,原本自信满满的叶知秋,开始感觉双腿不受控制地抖动,全身也开始冒汗,又过了半分钟,叶知秋感觉全身累得像刚爬完十层楼梯一样,随后脚步一软差点摔倒。

  叶知秋一脸愧疚:“对不起。”

  叶子轩上前一步,拍拍她的小脑袋:“蹲马步是基本功,你熊哥哥小时候也是这样练,七熊,蹲一个给她看看。”

  墨七熊活动一下脑袋,然后上前几步,双脚外开与肩同宽,双手环抱胸前,手心向内,掌指相对,然后微微蹲下。

  在他蹲下的瞬间,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,他像是嵌入地面一样,变成一头石马。

  叶知秋瞬间知道什么叫稳如泰山,脸上带着无尽的讶然。

  墨七熊微微偏头:“来,跟我学。”

  叶子轩再度拍拍她:“好好跟熊哥哥学习,将来有机会,我让枯师太收你入门。←百度搜索→”

  “谢谢哥哥。”

  在叶知秋点点头上前跟着墨七熊蹲马步时,叶子轩笑着走回了开着暖气的大厅,刚把牛奶杯子放在桌子上,梅子书就从门口现身,脸上带着一丝笑意:“叶少,早,新闻已经出来了,汽配厂、腾龙茶馆、燕山电子等惨案都上新闻。”

  “贩卖人口,开设赌档,走私电子,一桩桩呈现在公众面前。”

  梅子书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,屏幕上正是京城即时现场:“不仅百名受害者对媒体泣声控诉,无数失踪人口的家属也都进京,纷纷要求警方重击这些坏人,找出幕后黑手和保护网,不少人还游行示威,要求对青月魔等人实行死刑。”

  “刘家周家谷家他们出于自身考虑,全都表态不能容忍这些违法行为。”

  梅子书把屏幕上的内容告知叶子轩:“警方更是声明全面清查人口失踪,把一件件个案并成大案进行侦查,三帮也同时向道上宣告,黑道也有底线,三帮跟官方一样,绝不允许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继续发生,他们会全面约束手下。”

  “同时把撞见的人贩线索,第一时间交给警方,齐心协力把害群之马驱赶出黑道。”

  梅子书侧头看着叶子轩补充:“现场环境虽然没有直接指向洪青龙,但在我们的刻意引导之下,百名受害者都把听到的青帮主,直接改为青千颜,龙秋徽带着警员借着舆论压力,在你大伯的批示之下,对洪青龙各大场子进行查检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扬起一丝笑容:“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中,对了,棺材板怎么样?”

  梅子书似乎早料到这个问题,轻声一笑接过话题:“虽然他杀了差不多八十人,可是他下手对象都是罪大恶极的人,还直接救了一百名受害者,尽管警方出于法律程序要逮捕他,但在民间他已经成了大英雄,很多人都称他为黑侠。”

  “一夜之间,他的字眼成为风云搜索第一。”

  “黑侠?”

 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兴趣:“棺材板听到这个拉风名号,是该高兴呢,还是吐血呢?”

  “吐血的不止是棺材板,还是青千颜和宋光石。”

  梅子书笑着开口:“对了,叶少,叶宗提供的资料正一个个得到验证,没有半点水分,从情报显示,今晚还有走私货物抵达,价值过亿,只是我们连连得手,会不会让洪青龙取消交易?毕竟风头正紧,这时交易很容易撞警方枪口。”

  叶子轩眯起眼睛扫视前方:“贩人,赌档、走私等几个消息都没有水分,棺材板和梅子书他们也都取得战果,换成别的主事人,我肯定会判断他们改变计划,取消交易或者换了地方,但青千颜却不会,她这个人喜欢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
 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当我们都觉得她应该取消交易时,她很大概率会让交易正常进行,除了想要剑走偏锋外,还有就是走私货物不是小数目,今晚如果不完成交接,卖家就要再想办法匿藏,向来顺利的卖家不会这样担风险。”

  “换成你是卖家,你愿意扛着走私货物,在京城多呆几天?”

  梅子书摇摇头:“风声鹤唳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”接着他又补充上一句:“既然断定青千颜他们今晚会冒险交易,那我就提前安排一下,希望可以一网打尽,我一度还担心叶宗的消息有水分或者圈套,现在看来,他是真恨叶天荡。”

  叶子轩一笑:“喜欢过的女人,一直欺骗甚至背叛自己,叶宗怎可能吞的下这口气?”

  叶宗、叶天荡和青千颜曾经联盟的消息,现在已经得到了证实,叶子轩还利用血羽箭发现青千颜和叶天荡的关系,最终用它破掉叶宗和叶天荡联盟,可不知道为什么,叶子轩对白色身影还存在着疑惑,真是叶天荡,为什么用血羽箭?

  “叮!”

  就在梅子书点点头时,叶子轩的电话又响了起来,刚刚戴上蓝牙耳机,耳边就传来叶宗的低沉声音:“收到一个绝密消息,今晚凌晨四点半,洪青龙将顶风作案,毒品交易,数量半吨,他们身上可能有枪,人数不详,自己小心点。”

  叶子轩问出一句:“消息可靠吗?”

  叶宗简短两字:“可靠!”随后,他就挂断了电话,没有过多解释。

  叶子轩把手机揣回口袋,把消息告知梅子书:“洪青龙今晚毒品交易。”

  梅子书闻言一愣,随后一喜:“青千颜还真是人物啊,这种风头还毒品交易,真是上帝要其疯狂,必先要其灭亡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,但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却有一丝不安:“青千颜确实疯了。”

  “只是,我们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。”

  在梅子书微微一怔的时候,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,接听片刻涌现一丝欣喜:

  “叶少,枯师太醒了。”

  ps:谢谢我爱天生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