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三十九章 绑架
  cpa300_4();  

  叶子轩踏入医院的时候,望了不远处的金芝林一眼,给燕轻舞发了一条短信,告知待会去金芝林给她送解毒丸。

  各种手续交接的七七八八,也该给公孙水一点甜头,不然未来一年就要走的磕磕碰碰。

  发完短信后,叶子轩就走入电梯,然后径直上到枯所在病房,踏入房门时,枯正盯着一盆梅凝视。

  窗帘微微拂动,流淌着一丝清冷,师太看的样子很认真,很严肃,眸子有光,像是要把自己融入了微微摇动的梅之中,站在门口的叶子轩,看着窗台的梅,又看看病床上的枯,眼神微微恍惚,他感觉,师太也变成了一束。

  叶子跟枯师太一共见了三次面,一次是擂台对战时,一次是出手救她时,第三次就是今天,每一次的环境都不同,可她给叶子轩感觉却还是老样子,没有变,一点都没有变,不荣不枯,天地间好像没有任何人、任何事能令她改变。

  她躺在那里,就好像一株梅。

  柔和的灯光照着她的脸,只是她脸上的皱纹似乎已变得更深,但她的眸子却还是同样锐利,就好像剑已出匣,刀已出鞘,可是等她看到叶子轩时,这双锐利的眼睛里,立刻充满了温暖之意,她凝视着叶子轩,良久,慢慢地点了点头:

  “谢谢!”

  她本来好像有很多话要说,却只说了这两个字。

  叶子轩忽然发现她的脸并非完全没有表情,其实她的脸上每条皱纹里,都隐藏着谁也说不出有多么丰富的感情,他把果篮放在茶几上,扬起一抹笑容走了过去:“杭州大决战,生死擂台上,你没有死战到底,就等于我欠了你一命。”

  “还你这个人情,天经地义。”

  枯师太目光柔和看着叶子轩,声音轻缓而出:“擂台一战,你已经突破宗师门槛,虽然还没彻底消化,但扛住我的攻击,绰绰有余,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,所以你没有欠我,倒是这次你出手救我下来,让枯欠下一个恩情。”

  叶子轩歪着脑袋笑了起来:“咱们好像是朋友,是朋友,就没必要算这么清吧?”

  枯闻言微微一怔,下意识念叨两字:“朋友?”她脸上皱纹似乎都是无限痛苦的经验所刻划的痕迹,绽放开来就流露出丰富的感情:“多久了,没有人跟我说起,我是他的朋友,他们都把我当成杀人机器,用钱就可雇佣的机器。”

  “冷冰冰,没有感情。”

  叶子轩拉过一张椅子坐下:“他们怎么想,我不知道,我只清楚,你是我的朋友。”

  枯向叶子轩轻轻点头,似乎很是感激他对自己的尊重,随后又收敛住这些情绪:“我这次来京城,一共有两件事,一是九华山的公事,二是个人的私事,私事就是跟叶天荡切磋,他给了我一个亿,想要跟我来一场全力以赴一战。←百度搜索→”

  叶子轩生出一抹好奇:“他身边这么多人,为什么找你切磋?”

  枯师太瞄了叶子轩一眼,语气平淡回道:“以你的聪明头脑,你应该能够猜到,只是你不愿意面对罢了,叶天荡通过中间人找我一战,就是因为我在擂台上跟你有过交手,他不方便跟你对抗判断胜负,于是就想要用我做参照物。”

  叶子轩沉默。

  枯师太叹息一声,随后把当时情形告知出来:“叶天荡身手不错,如果你没有在擂台上突破,你们会是不相上下的水平,这也昭示放手一战,火候欠缺的他不是我的对手,第七十二招,我拼着腹部被踹中的代价,把他撂翻在地。”

  “我知道他心中想法,所以很清楚的告诉他,现在的他绝对不是你的对手,他听了我这一番话,很愤怒,很沮丧。”

  “不过也没有恼羞成怒,开了支票就让我滚蛋。”

  在叶子轩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,枯师太又补充上一句:“我本来要离开,可被踹中的腹部确实疼痛,于是就去洗手间处理一下伤口,走出来的时候,恰好听到叶天荡背对打电话,他正跟青千颜通话,告知已唆使叶宗一起对付你。”

  枯望了叶子轩一眼:“虽然咱们在大决战见过面,可是我却不想多管闲事,因为我知道世道黑暗,手足相残不是新鲜事,我想要安静的离去,离开京城回九华山,没想到被叶天荡发现了,他觉得我会向你告发,于是就对我袭击。”

  “他不是你的对手,还敢对你袭击?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他这是找抽的行为啊。”

  “是我大意了。”

  枯脸上依然淡淡神情:“觉得叶天荡应该知道我枯性格,绝对不是普度众生的主,只要我不管闲事,我就不会有事,所以他在我拉开车门时突袭四支利箭,根本没有防备的我只挡开了第一箭,随后三箭都射过车身穿入我身体。”

  “不深,却让我变得强弩之末。”

  在叶子轩若有所思的时候,枯似乎想起了什么:“其实除了轻敌大意、没有想到叶天荡敢出手外,还有就是没想到他的箭术如此不凡,从我个人感觉上判断,他的箭术比他武功好上一个档次,身手可圈可点,但离宗师还有距离。”

  “他的箭术,却是登峰造极,我认识的人中,黑白两道,都没有他这份箭术。”

  叶子轩望着枯一笑:“别急,慢慢养伤,伤好了,再来说其他。”

  枯脸上没有笑容,相反多了一抹阴冷的杀意:“我欠你一个人情,我也知道叶家的内斗,我替你杀了叶天荡吧,这样,你就少一个强大的敌人,别担心给你招惹祸水,是他先对我下毒手的,我杀他,天经地义,最多我给他陪葬。”

  没有等叶子轩出声回应,枯又补充上一句:“成大事者,不能心太软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枯师太的眼睛,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,两个人的目光接触,仿佛触起了一连串看不见的火,叶子轩想要说些道理,却最终变成一记叹息:“师太,我有分寸,我接你回天秦园养伤吧,伤好,我让人送你回九华山。”

  枯盯着叶子轩开口:“叶少,三思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叶子轩走到茶几旁边,拿起一个苹果削好了,然后递给枯师太一笑:“换成是对付其余敌人,我肯定会感谢师太出手,但对付叶家人,叶子轩还是想尽点人事,离开叶家十三年,渴望亲情,再稀薄的血缘,也不想随随便便放弃。”

  他语气变得诚恳:“师太也不用觉得我是软柿子,真到不可调和的时候,我一定会雷霆反击,你知道我的身手,无论是叶天荡还是其余人,想要我的性命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而且我也希望用他们磨一磨自己,让自己更好成长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枯师太陷入了沉思,良久之后叹息:“好,我尊重你的选择,也愿意看在你的份上,暂时压制对叶天荡的反击,哪一天你想通了,想要他的命了,跟我说一声,我就是拼着没了这条命,也要把叶天荡劈了。”

  “师太,走,带你回天秦园。”

  叶子轩悠悠一笑:“杀人暂时不用,坐镇倒是需要,要不你开个价,做叶宫的供奉?”

  听到这话,枯难得眉头一展:“我很贵的。”

  叶子轩笑着让人推来轮椅,带着枯师太离开医院,很快,他就站在医院门口,把枯师太放入车子后,他就让人直接驶去金芝林,没有多久,车队就出现在楼下,人来人往中,叶子轩等着轻舞出现,姑娘刚才告知三分钟就到门口。

  叶子轩靠在车身望望前方,很快见到一个红色身影出现视野。

  轻舞从旋转玻璃中钻了出来,她张望几眼,随后锁定叶子轩,巧笑倩兮,喊道:

  “叶少!”

  她跨过一处低矮阶梯,向叶子轩的车队走过来,就在这时,轰的一声,一辆面包车摩擦着地板靠了过来,在距离轻舞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,车门拉开,随后六个带着小丑面具的男子,如狼似虎的下车,向轻舞直接扑了过去,惊得行人四散。

  一副俨然绑架的态势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胆小女人爆发尖叫,附近人群形同惊弓之鸟,黑压压一片人分崩离析,向周围溃散。

  远处,一辆黑色轿车,见到叶子轩的宋思妃,脸色难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