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伏击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

    凌晨三点。

    朝阳门内大街四十九号,又称“朝内大街四十九号”,隶属于天主教京城总教区。

    穿着黑色风衣的叶子轩、墨七熊带着十多名叶宫子弟像是岩石一样,趴在附近高地一动也不动,目光炯炯地看着视野中的阴森教堂,墨七熊环视四周死寂的环境,还有教堂门口的惨白灯光,嘴角微微牵动:“哥,这地方太瘆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座小楼未被修缮,由于无人居住,爬山虎疯长到被卸下窗框的窗户里,透过爬山虎,可以看到窗户里黑洞洞的空间,饶是墨七熊,对它也头皮发麻:“如不是叶宗的情报,我是绝不会相信它是交易地方,倒像是拍鬼片的片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紧紧身上的风衣开口:“这教堂曾经是华北协和话语学校的原址,是圣言会传教士在一九一零年作为语言训练中心和休息处建立的,九十年代末,开始闲置,千禧年后,它被网友称为京城四大“凶宅”之首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微微长大嘴巴:“真是凶宅啊?怪不得阴森的让人发毛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摸出一块巧克力,丢入嘴里让它慢慢融化:“这也可以看出洪青龙狡猾,连我们都感觉到它的诡异阴森,又有谁想到它会是洪青龙跟人白粉交易地呢?棺材板他们连破贩人、赌档等财路,再把这交易毁掉,青千颜就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宗说,快过年了,市场火爆,这次交易少说半吨的量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嘴角牵动不已,脸上带着惊讶:“靠?半吨?变成肉都够我吃一年,这半吨白粉要害多少人?洪青龙还真不干点人事。”接着又环视四周一眼:“都快天亮了,怎么还不来?莫非听到什么动静,不敢显身了?这可不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不急,还没到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还扫视了两侧的十二名叶宫子弟一眼,原本按照叶子轩的意思,他和墨七熊足够应付这一战了,就用不着常年跟随白秋画身边的好手一起冒险,可白秋画却说唐薛衣和空小寒都带人参与任务,叶子轩身边没人,她多少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而且整个分堂都在运作,留下他们在天秦园无所事事,太损耗人品值,还不如一起来,到时候万一出了状况,没准就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,叶子轩想了半天,觉得有理,于是从黄昏开始,就带着全体人员埋伏在这,提前做准备。

    在场每个人耳边都挂着一个卫星对讲机,方便听取叶子轩的指令发起攻击,十四人从黄昏埋伏开始就没挪过窝,这可不是娱乐性质的对抗,而是实打实的拼命,稍有不慎就会丢掉自己的小命,敢贩卖毒品的主,哪个不是亡命之徒?

    凌晨五点。

    墨七熊舔舔嘴唇:“轩哥,还不见人?会不会情况有变?或者叶宗给了虚假消息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别急,慢慢等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把目光望向不远处的一个角落:“只是我们愿意等待,朝鲜帮未必想等待。”

    今晚行动,除了叶子轩和墨七熊等叶宫子弟之外,叶子轩还用高价把红鼻子一伙人聘请了过来,让空小寒掌控他们参与今晚行动,三十个人,三千万,虽然知道不是什么好事,但朝鲜帮还是答应了这个交易,对他们来,有钱好商量。←百度搜索→

    而且空小寒对他们有着巨大威慑。

    叶子轩顺着墨七熊方向瞄一眼:“还有两千万尾款,他们会耐心等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方终于出现一点光亮,一束车灯远远照射过来,越来越亮,转弯,直奔阴森教堂冲过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精神一震,正主似乎来了,叶子轩趴在草丛里面,最后摆弄了下手里的长箭,眼神轻轻眯起来。

    白秋画搞了几把枪,但叶子轩没有带过来,担心动静太大,留给她看家护院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车灯临近,最终缓缓停住,一辆写着京城国旅二十五座的金杯客车,车子停下,二十多名壮汉全部钻出车门,拿着武器,打着手电,环视四周环境,期间,还有八人涌入阴森教堂,把每个角落检查一遍,看看有没有端倪。

    在他们把整个教堂检查一遍后,一个中年女子拿起电话拨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她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到对方面孔一怔:“龙剑?”

    他已经就着教堂门口的灯光,辨认出眼前女子是何方神圣,正是当初在华海袭击白秋画,差点被自己捅死的龙门大将龙剑,大决战的时候,擂台没有她的身影,叶子轩还以为她早被龙古干掉,没想到她还活得好好的,还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身材庞大的女人,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疑惑,从眼前态势判断,龙剑来京城有些日子了,可是他跟青千颜斗了这么久,一直没见龙剑出来帮忙,是三帮另有阴谋,还是暗门生意跟洪青龙脱轨,不愿意把巨大利润让给青千颜?

    心里转动着念头,叶子轩却没有任何表情,没有任何行动指示。

    墨七熊微微偏头:“哥,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龙剑,龙庄第一剑,这个女人也算是一个高手,为人狡猾,出手狠辣,我没有突破之前,也只能靠偷袭重创她,只是她一直受龙庄高层重视,如今亲自出马进行交易,也不知道是龙庄不舍利益,还是另有目的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眼睛亮起:“看来有两下子!”

    叶子轩目光盯着视野中的女人,言语平静的回应:“没受伤的时候,确实厉害,但她当初是差点被我捅破内脏,后来还被龙氏袭击,伤势不轻,此时就是行动自如,也跟梅子书一样有着束缚,一不小心就会撕破旧伤、、再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连连感慨:“可惜,可惜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电话打出,两辆面包车闪着车灯靠近,打出信号后,面包车也停在教堂门口,车门拉开,钻出十多名身材矮小但给人相当敏捷态势的男子,一个个穿着劲装,套着一双军靴,面色阴冷,相比中年女子他们,这些人更加气场不凡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裹着军大衣的男子,从众人中缓缓走出来,他紧紧裹着大衣,好像衣服里面全都是骨头,但他双眸中光芒如火般燃烧,脸颊深陷,走了几步咳嗽一声,看起来病怏怏的,相比龙剑的健健康康,他绣竿子一样的身材显得稍矮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叶子轩和墨七熊的目光几乎同时被吸引过去,好像这人有着说不出的魔力一样,叶子轩能够判断那人有病,身子还被病拖垮,却能感觉到他身躯蕴含惊人的力量,这一种奇异的反差,在这人身上形成非常奇特魅力。

    军衣男子咳嗽一声,没有太多的停顿,径直朝着中年女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阮破虏先生,晚上好,怎么,见了老朋友,也没有笑容?”

    见到病怏怏男子出现,龙剑低声一句:“金夫人可好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眉头轻轻皱了起来,他知道龙剑是一个怎样的人,她对人从来不会掩饰热情,哪怕虚与委蛇,但对这人却是刻意的放缓脚步,他旁观者清,一眼就看出龙剑是在压制激动的心情,不由好奇眼前到底何人,能让龙剑如此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左手握着拳头,不紧不慢回应一句:“龙小姐,为何延迟一个小时交易?”

    “洪青龙出了一点事,青帮主做了一些调整。”

    龙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声音如春风一样轻柔:“这也是为了你我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的眼里迸射一抹光芒,随后摸出一支香烟,点燃,吐出一口浓烟,望着龙剑冷冷开口:“那为何不按后备方案做事,让我们把货物送到中转站了事?明知道可能有变故,还让我们过来教堂交易,你们这是拿我们性命开玩笑?”

    龙剑一笑:“之所以原地交易,一是危险已经解除,不会再有事端横生,二是中转站为我们最后安全屋,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能启用,阮先生,你放心吧,我们怎会拿你们性命开玩笑呢?再说了,有你在,再大危险也不用惧怕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轻缓而出:“谁不知道,阮先生的枪,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们延迟一个小时,耽误了你们的宝贵时间,青帮主会原价加一成赔礼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淡淡开口:“加一成?贵帮好大的手笔啊。”接着微微偏头:“废话少说,交易吧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身边一个心腹人物走到面包车前,轻车熟路,将两部车的侧门拉开,顿时,数十个箱子出现在所有人眼前,打开,隐隐约约,一片白,阮破虏朝着龙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示意她过来验货,龙剑哈哈大笑,大手一挥喊道:

    “金夫人的信誉,我信得过!”

    阮破虏也不勉强,挥挥手,原先坐在面包车的司机顿时下车,由龙剑方面的人物顶上,换车牌,检查油箱,一系列动作都显得异常老练,都是双方的核心班底,对这些必要程序早就滚瓜烂熟了,而阮破虏身边的人,向金杯客车靠近。

    异变骤起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声尖锐声音骤然响起,一支长箭洞穿玻璃,射入一名司机脑袋。

    鲜血溅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