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内有乾坤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

    司机中箭倒地,全场顿时一寂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数不清的长箭忽地破空而出,像是要遮天蔽日,只是阴冷的黑夜率先抢走了这个效果,所以,无数支飞速射出的漆黑长箭,像是发泄沉淀已久的不满一般,绞碎了天地间的所有生机,令这一片阴森森的教堂,变成最霸道的凶险之地。

    与这恐怖声势相衬地,还有长箭撕破空气,所带的狠戾呼啸声,这些声音代表着利箭的强大,也代表着凶狠的杀意,漫天长箭,漫天杀气,在这样密集的长箭攻击中,几乎难于让人活命,六名敌人还没来得及退后,就被射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龙剑吼叫起来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三十支长箭震颤空气,在袭击者的无情激射中,狠狠罩向了慌乱的人群,立刻溅射出四五股温热血,还伴随着叠加而成的惨叫,五名敌人在撤退中倒地,包括三名持着军刺的矮小男子,或死或伤的倒地不动,让阴森教堂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停缓,袭击者再次一拉机关,又是二十八支血羽箭射出,利箭一闪而逝,照样响起了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两侧合围,中间爆射,又是五人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两辆面包车和金杯客车也被利箭射中,当当当留下触目惊心的箭孔,还有几扇玻璃破碎,让地上堆满了碎渣。

    “避!”

    龙剑闪出一把利剑,猛地向前一劈,一支长箭咔嚓落地,随后,她挥舞短剑在身前成圈,把一支支射向自己的利箭,挡开出去或劈成两半,虽然长箭没有伤害到她,但龙剑脸色却变得凝重,长箭裹着的力量相当惊人,像是机关发射。

    长箭坠地的当当声音响起,龙剑把射向自己的长箭全部荡开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虽然剑法超群身手敏捷,但昔日受的伤还没痊愈,所以在荡开十多支长箭后,她就感觉到心口有些疼痛,长箭本来就速度惊人,再加上飞射出的力量,龙剑现在的身体状况多少有些吃不消,连龙剑都这种状况,其余人更艰难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哼响起,一名洪青龙子弟勉强荡开第三支长箭,身子止不住向后退出一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支长箭直接洞入他的胸膛,扑一声溅射出大股鲜血,长箭把他连人带刀钉在地上,鲜血直流,他临死之前微微抬头,想辨认还能听到的呼啸声,却是眼前一黑又射来一支长箭,这次直接洞穿他半个脖子,生机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在他倒下的时候,一名矮小男子也是被钉入三箭,宛如一只刺猬。

    “全部躲入车后!”

    龙剑再度发出一记指令,她感觉虎口开始疼痛,伤势还没完全恢复的她,没有再过多逞能,把一名同伴从鬼门关救回后,她就像圆球一样滚出,躲入金杯客车的论坛后面,同时左手摸出两枚锋利飞镖,准备跟袭击者来一场生死对抗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这时,阮破虏正盯着利箭破空的方向,手里握着一把军刺,从容不迫的扫落射过来的长箭,长箭来势凶猛,还一支接着一支对着他激射,可是阮破虏却没有半点凝重,军刺像是筷子一样,漫不经心点出,每抬手一次,就有长箭落地。

    他弱不禁风的身子,在漫天箭雨中,就像是一片树叶,轻飘飘挪动,却始终不曾给利器伤到,他在自保之余,还能踢出几具尸体,用它们营救其余同伴的性命,一路退,一路挡,有着说不出的从容和强大,很快,他就靠近金杯客车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!牛啊!”

    这时,墨七熊拿起一支长箭,想要对着缓缓后退的阮破虏来一箭,却被叶子轩一把按住,轻轻摇头:“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一脸遗憾放下山寨天王弓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五轮箭雨过后,龙剑和阮破虏的手下只剩下一小半,十五人左右,其余或死或伤倒在地上,箭雨很快就停了下来,随后就听见一声怒吼,红鼻子带着三十名面具男子,嗷嗷直叫从埋伏之地冲出,挥舞砍刀向两辆装满白粉的车子杀去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要劫货态势,龙剑忽地起身,短剑一挥:“杀!”

    残存的十余人顿时挥舞兵器,杀气腾腾向红鼻子他们挡击过去,虽然冲杀的很急速,但都没有乱了阵形,宛如一股洪流推进,七八名瘦小男子更是奋勇当先,见到残敌敌人如此凶猛,洪鼻子目光一凝,退后两步喝道:“挡住他们!”

    二十名朝鲜人从队伍冲出,挥舞砍刀迎战龙剑他们,抢到这批白粉,两千万尾款之余,还有三成白粉,哪能不玩命?

    身上穿着软甲,砍刀也完全进口的他们,有着滔天的战意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双方很快就碰撞在一起,砍刀和军刺不断撞击,双方都是人为财死的狠角色,人数也旗鼓相当,实力相差无几,打起来难分上下,场面异常激烈,短兵交接勇者胜,正面发生冲突,根本谈不上什么战术也用不上计谋,就是生死冲杀。

    哪方的单兵作战能力强,胜利的天平就会倾向哪方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在阮破虏看着眼前场景微微皱眉时,正见到一名洪青龙子弟被面具敌人乱刀砍中,兵器碰撞瞬间,薄刀硬生生被砍刀劈成两半,对方利器像是削铁如泥,就着断刀空档,砍刀落在洪青龙子弟的脖子,后者惨叫一声就倒在血泊中死去。

    还有一名同伴抬起军刺抵挡,也是刀断手断,血柱当场喷了出来,同伴发出一声惨叫,在地上翻滚。

    只是惨叫还没有完全结束,一把刀就无情斩在他的脖子,面具敌人很是凶残,砍翻之后习惯性补刀,在阮破虏角度,他们丝毫不输给自己,四处飞溅流淌的鲜血已经变成了红色的血雾,浓稠的血腥气息让所有人都变得更加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阮破虏没有加入战场,他更多是环视周围状况,似乎在查找什么,他总觉得,黑暗中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名朝鲜人向龙剑奔了过来,抡起砍刀就势大力沉砸下,龙剑挥手一挡,刀剑在半空撞击,只听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朝鲜人跌飞出去,途中喷出一口鲜血,而龙剑也退后一步,看着利剑缺口微微讶然。

    见到龙剑如此厉害,又有三名面具男子奔跑过来,嘴里喷着热气,如狼似虎的劈出砍刀,三人配合默契出手狠辣,龙剑见状冷哼一声,反手就是荡出一剑,当当当!金属碰撞声响起,敌人子弟感觉虎口一痛,随后就脚步噔噔噔后退。

    在他们讶然大惊时,龙剑已经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短剑冷漠一挥,两人立刻惨叫倒地,同时向后踹出一脚,另一人也摔飞出去。

    恰好站在旁边的阮破虏低垂军刺,毫不留情点入对手的咽喉,随后他目光冷冷望着龙剑,声音不轻不重:

    “不是说没有危险吗?现在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轻轻咳嗽一声:“记住,我们已经完成交易,这批货不管有没有事情,你们都要付钱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显然感觉到其中内有乾坤,所以提前把话说在前头:“你们如果赖账,我绝不会放过洪青龙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很慢,语气也很轻,但却给人一种无形的信念,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龙剑脸上扬起一丝笑意,轻声接过话题:“阮先生,请你放心,这半吨货的钱,一分都不会少金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你们的人员损失,我们也一并赔偿。”

    在阮破虏保持沉默没有再说话时,龙剑转而盯着数十名面具男子,狞笑:“人数不少,武器精良。”

    “叶宫京城分堂,怕是老底都压上。”

    她还向阮破虏微微偏头:“阮先生,区区宵小,何须你出手?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看到十多名手下不够对方肆虐,在阮破虏目光眯起中,龙剑忽然吹出了一声口哨,随着这一记信号,金杯客车的行李舱缓缓打开,车门也再度开启,原本只有一名司机的客车,瞬间多出了二十多人,一个个拿着盾牌,提着砍刀现身。

    他们动作利索的包围住红鼻子等人,还第一时间卡住面包车的轮子。

    阮破虏看着龙剑,眼神渐渐变冷,他知道,自己和同伴在今晚,成了龙剑摆上台的棋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阴森教堂中,也悄无声息涌现百名服饰各异的男子,闪出武器沉默着靠向厮杀中心,一半人手里提着明晃晃砍刀,一半人手里是土制的散弹枪,这枪杀伤力不强,但杀伤范围极大,轰一枪,几百砂铁爆出,绝对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红鼻子他们见状脸色巨变,原本的疯狂炽热,在五十把枪口威慑下,渐渐冷却、、、

    远处,墨七熊微微一怔,低声呼出:“果然有埋伏,叶宗坑我们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审视着眼前局面时,龙剑夺过一枪,大喝一声:“叶宫子弟听着,放下武器投降,胆敢反抗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喝叫中,她对着一名对手,无情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轰!一声巨响,一名面具男子惨叫跌飞。

    全身伤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