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高手对决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

    随着龙剑的伏兵杀出,战斗很快结束。

    红鼻子等活着的二十三名朝鲜人,丢掉武器齐齐抱着脑袋跪地,用生硬中文不断重复我们投降等字眼,听到这些人的口音,龙剑眉头止不住皱起,让人用枪顶住他们脑袋后,就亲自把他们的面具一一摘掉,露出有些清瘦干瘪的脸庞。

    墨七熊盯着不远处的场景,压低声音向叶子轩问道:“哥,幸亏你弄了一批炮灰,不然就是咱们吃亏了。”接着啧啧不已:“这叶宗也是一个人物,想要来一个大小通吃,一个情报是真的,两个情报是真的,三个情报也是真的、、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觉得这第四个情报也不会有水分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如水的平静中,墨七熊又补充上一句:“结果今晚交易却蕴含巨大风险,没有红鼻子他们这批炮灰,没有你暗藏的后手,现在咱们就要跟龙剑死磕了,结果无论谁胜谁负,最大受益者都是叶宗,这家伙,一箭双雕玩得溜。”

    尽管墨七熊很想把叶宗拖出吊打,却不得不承认对方老谋深算,如果不是人贩、赌档等行动,给洪青龙带来实质性的打击,墨七熊都要怀疑,从头到尾都是一场局,饶是如此,也不过多一个三帮受害者,叶宗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

    听完墨七熊的感慨,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即使知道叶宗玩样,可是你我依然只能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证据表明叶宗玩样?他完全可说是青千颜的自我推断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微微一怔,思虑一会叹道:“你们城里人真会玩。”接着微微偏头:“红鼻子会不会出卖我们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眯起眼睛注视前方:“他虽然是亡命之徒,但也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权衡利弊取其轻,他会作出正确选择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点点头,没有说话,随后锁定阮破虏。

    此时,龙剑正瞪着眼前众人一愣,眼里闪烁一抹疑惑:“叶子轩,梅子书,墨七熊,唐薛衣,炮哥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名单上的人都没有?难道是叶宫新晋子弟?可这么大任务,怎是一群乌合之众完成?”

    她一脚把伤痕累累的红鼻子踹翻,厉声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红鼻子闷哼一声,忍着身上被触碰的疼痛,没有回应龙剑的喝问。

    龙剑脸色一冷,又是一脚把他踹翻,同时拔出短剑,刺入红鼻子的肩膀,一股鲜血迸射出来,后者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龙剑一脸狞笑的握着利剑,随后冷冷问出一句:“回答我的问题,不然,我就削掉你的手了,然后轰断你的退。”

    红鼻子呲牙咧嘴,艰难挤出一句:“我说,我说,我们是朝鲜帮,我们收钱替人来抢货。”

    龙剑脸色一变:“收钱办事?什么人?老实交待。”

    红鼻子双手抱着脑袋重新跪好,随后把叶子轩曾经交给他的口供,一五一十的说出来:“是一个叫谷凤兰的女人,她给了我们一笔钱,要我们今晚来教堂抢货,还说事成之后,给我们两千万以及白粉三成利润,我们一时财迷心窍、”

    “就跑过来抢货了,还请你大人大量,给我们一条生路,以后做牛做马,绝无怨悔。”

    “谷凤兰?”

    龙剑脸色变得难看,短剑拔出,又扑一声刺入红鼻子肩膀:“你玩我对不对吧?”她当然知道谷凤兰是谁,是谷家的女儿,也是洪震天的亲戚,跟青千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她怎么可能让朝鲜帮来抢货?难道这是洪帮黑吃黑节奏?

    她觉得这不太可能,除了三帮一向团结利益与共之外,还有就是今晚行动是青千颜安排,她怎么可能安排这一局?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红鼻子发出一声惨叫,短剑的搅动让他疼痛不已,他额头汗水不断滴落下来,随后握着短剑大声喊道:“真是谷凤兰唆使我们,她在天籁咖啡厅跟我见面,不信你可以去调查,看看我们有没有见面,或者,我当场给你打电话证实、”

    龙剑冷哼一声:“好,给你一个机会,马上接通谷凤兰,如有虚假,我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一人上前,很快从红鼻子怀中摸出一部手机,放到后者手里,龙剑微微偏头:“打!”

    红鼻子忍着疼痛重新跪回地上,随后抖动着手指拨出一个号码,他的后背已经凉飕飕,如果不是叶子轩给予的重金以及空小寒威慑,他是绝对不会拿命去冒险,可如今,他没有太多选择,一剑毙命,远比空小寒咬死要好上十倍百倍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!”

    电话响起传来是空号的机械声音,红鼻子心神一颤,知道谷凤兰已经消掉号码,避免跟自己扯上关系,在龙剑阴沉的脸色中,红鼻子又打出叶子轩提供一个号码,六声过后,电话终于被接通了,传来谷凤兰绷紧神经的喝声:“谁?”

    红鼻子挤出一字:“我!”

    谷凤兰微微一怔,随后声音一沉:“你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谷女士,任务失败。”

    红鼻子吼出一声:“但我没有把你招出,尾款什么时候给?你他妈的敢不给我,我杀你全家。”

    在龙剑竖起耳朵聆听时,谷凤兰沉默一会,随后冷喝一句:“三天后,余款自动转入,不要再找我。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谷凤兰估计还没睡醒,不然也不会忽略这个不是联系号码,她啪一声挂掉电话,再打,就已经关机,红鼻子抬起头望向龙剑,呼出一口长气:“刚才对话的真是谷凤兰,如果你不相信,你明天查一查这个号码,不会错、”

    握着短剑的龙剑没有说话,眼里若有所思,甚至还有一抹怒火,虽然谷凤兰匆匆挂断电话,但她已经能够判断,谷凤兰跟红鼻子确实存在着见不得人的交易,尽管电话挂的快,没有听到详细内容,但这已经让龙剑心里腾升一抹猜忌。

    猜忌像是一颗种子,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“她跟你交易的内容,真是让你们来袭击这批货?”

    龙剑不死心的盯着红鼻子:“我明天带你去当面对质,如有出入,我直接杀掉你。”

    红鼻子咳嗽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虚弱的回道:“真的没有骗你、、我还听到,她还找了一批人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红鼻子和二十多名手下的身体,忽地腾升出一股浓烟,全是从护甲中喷射出来,难闻刺鼻,在龙剑和阮破虏脸色一变时,夜空再度传来一记刺耳锐响,早已经停止发射的长箭,再度像是雨点一样射入密密麻麻的人群。

    十多名持枪的黑装男子惨呼一声,在弥漫的烟雾中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还有三十多人下意识调转身躯,刀枪林立伸向红鼻子他们,只是还没触碰到他们,被烟雾笼罩的他们,就摇晃倒地。

    二十多名朝鲜人也就地扑倒,他们没有昏迷,只是对长箭射击的本能躲避。

    龙剑捂着口鼻,摇晃脑袋努力清醒,随后向四周怒吼:“小心,烟雾有毒!”

    她想要一剑捅死红鼻子,却听到一道长箭射向自己,只能一挥短剑退后:“找出伏击者,杀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此时,头顶的十字架,耶斯忽然动了,从夜空向人群扑飞过去、、、

    叶子轩向墨七熊微微偏头:“你带四名兄弟压阵,我带十名兄弟帮空小寒他们!”

    墨七熊点点头:“好!哥,我把那家伙引过来,免得你们压力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随后,不等叶子轩反应,墨七熊从暗影中起身,对着阮破虏射出一箭。

    一直绷紧神经的阮破虏在屏住呼吸时,也抬起军刺一点,挡住了那一把宛如天外飞来的长箭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闷响!

    墨七熊擂台射出的长箭,被阮破虏一把震开,落入地上刺入三分,阮破虏没有伤害,但长箭上蕴着地无穷力量,震得他手腕微微一抖,军刺前端也破裂出一道缺口,些许铁器炸裂开来!阮破虏眯起了双眼,心中生起一股罕见的涟漪: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扫过一眼,左手一挥,戴着面罩,领人从侧边向烟雾弥漫的教堂门口靠近。

    “靠!这家伙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晃动一下酸痛手指,刚才一箭已是满弦而出,虽然他不是顶尖的箭手,但也有强大的杀伤力,可是没有想到,蓄势一击却没有效果,他趁着四周长箭的发射,又拿起一箭放了出去,锋利箭矢嗖的一声,转眼到了阮破虏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阮破虏眼里也腾升一抹炽热,手腕一抖又把长箭劈落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随后,他不退反进冲向墨七熊和叶子轩的匿藏处,期间,他还轻描淡写点出手中军刺,一支支弩箭擦着他的头发衣服、脚跟而过,但他连看都不看一眼,只把罩向身周弩箭拨开,他奔行的速度很快,顷刻就拉近自己跟墨七熊的距离。

    四名叶宫子弟跃出,低喝一声,四支爆射而出的袖箭,四把如水清亮的长刀,同一时间罩向阮破虏。

    如此距离,如此凶猛,让人难于抵挡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阮破虏手中军刺一挥,一道淡淡刀光闪过,随着他这一刀的掠过,所以袖箭、长刀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四名叶宫子弟的衣衫哗然破裂,护甲落地,鲜血飚射,踉跄着后退一步倒地,全部重伤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阮破虏望着站起来的墨七雄,右手一挥,军刺瞬间如流星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墨七熊不退反进,拳头一振,爆射而出,重砸刀身。

    “篷!”

    军刺炸裂,碎末落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