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强者碰撞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

    一拳砸碎军刺,惊人力量顿时让阮破虏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体积庞大的墨七熊喷出一口热气,像是一头野兽一样直视前方,悍然无惧这个秒伤四名精锐的对手,唐薛衣够韧,棺材板够狠,空小寒够快,梅子书够准,墨七熊够硬,所以无论对手是何等强大,墨七熊始终以最强大的战意去面对。

    惨白灯光的远射之下,两人踏前一步相互对视,脸上都有着火山一样的炽热,还有说不出的欣赏,阮破虏瘦小却挺拔的身影,就像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军刺,似乎要把漆黑的夜色都给刺破,有着一股舍我其谁、睥睨天下的彪悍和威严。

    而墨七熊身上的风衣,也在冷风中猎猎作响,像是坚硬的礁石一样,悍然面对阮破虏身上压来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阮破虏咳嗽一声:“金夫人的货,你们都敢劫?”

    墨七熊不置可否的哼道:“我们是来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墨七熊低喝一声,双膝微蹲,身体躬身一跃,整个人像是炮弹一样,突兀爆射出去。

    阮破虏瞳孔瞬间放大,这一刹那,他感觉墨七熊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。

    五米之距,墨七熊转眼杀到,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,一招简单的直拳,对着阮破虏的面门轰出。

    退!

    这是阮破虏内心第一反应,墨七熊的速度完全出乎他的意料,摸不清这大个子实力的他,只能先避其锋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阮破虏身体重心急速后仰,双脚狠踏地面,发出炸裂声响,然后整个人爆退而去。

    刚刚离开,一记重拳就砸在阮破虏原来站立的地方,若是再慢片刻,阮破虏的脑袋百分百会被砸中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一名跑过来的矮小男子微微张嘴,目光难以置信得看着墨七熊,没想到他一拳轰退阮破虏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想要对墨七熊抛出一刀,结果被人从后面握住脑袋,猛地一扭,脖子咔嚓一声断裂。

    在矮小男子死的无声无息时,退后四五米的阮破虏正稳住身体,望着墨七熊的目光出现一抹凝重,刚才他虽然有点大意,但是墨七熊的速度反应,确实远远超出他的意料,他轻轻咳嗽一声:“你果然不简单,怪不得敢来这黑吃黑。”

    他扭了一下脖子,发出噼里啪啦的骨头脆响。

    墨七熊没有太多回应,只是盯着对手:“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声轻喝在阮破虏的喉咙滚动,这一次他率先出手,双脚一踩地面,泥土石头碎裂,拳头绷紧,犹如猛虎下山。

    他瘦小的身躯,爆发出一股惊人力量。

    咳嗽声还在耳边响着,阮破虏却已到墨七熊面前。

    阮破虏全力出手!

    他看起来已经病怏怏的身子,一阵风都是能够吹倒,可是他一出手,墨七熊发现居然难于捕捉。

    阮破虏出手轻描淡写,但是招式极快,每取对方命门所在,让对手不能不挡。

    阮破虏出了三招,墨七熊已经退了七步,可是退了七步还是躲不过阮破虏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墨七熊脸上涌现一抹凝重,同时变得战意滔天,他双臂一横,拦在身前,硬生生承受对方手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手掌拍在胳膊,发出一记声响,墨七熊后退三米,手臂多了一股疼痛,他的眼里流露一丝欣赏。

    阮破虏脸上也是一抹讶然,原本以为刚才一掌可以拍飞墨七熊,谁知却只让他退了三米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就此停滞,手掌一握变成铁拳,蕴含排山倒海的力量,直攻墨七熊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攻击爆冲而至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瞳孔缩小的墨七熊不退反进,一挥拳头跟对方来了一个硬碰,两个拳头在半空碰撞,发出一记沉闷声响,各自向后退出一步,阮破虏提脚上顶,墨七熊左手一按挡回,随后缩肩猫腰,避过对手能砸碎脑袋的铁拳,贴住后者瘦小身躯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拳头连连轰出,雨点般落在阮破虏小腹,快逾闪电,连绵不绝,将阮破虏硬生生击退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在身躯跌飞的时候,阮破虏腾身踢出一脚,点中了墨七熊胸口。

    极尽霸道。

    墨七熊虽然已经尽力后跃卸力,但阮破虏这一脚,还是让他雄健身躯倒着飞射,视觉震撼力,堪比电影特效。

    两人相续落地,跌跌撞撞倒退数步,差一点就摔倒,彼此嘴角都流淌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没有丝毫停滞,阮破虏脚步一挪窜出,低吼一声,声音瞬息炸裂,再度贴近墨七熊,猛然发力,一个肘击狠狠一撞。

    墨七熊双眼一眯,掌心伸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墨七熊出掌轰然挡住阮破虏狂暴的肘击,发出一记震撼恐怖的炸裂声。

    一击不成,阮破虏蓄势待发的左腿突兀抬起,膝盖狠狠撞向墨七熊的侧腰。

    这一招,是阮破虏大杀招之一,肘击只是佯攻,真正的杀招就在他的坚硬膝盖上,而且他攻击的乃是身体脆弱的部位之一,如果被他撞中,墨七熊怕是要当场腰断,只是膝盖刚到途中,墨七熊整个人突然化为一道残影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阮破虏一脚落空。

    失去重心的感觉相当难受,阮破虏脸色一变,向后退出躲避危险。

    墨七熊从侧边迂回到阮破虏面前,拳头迸发出惊人的力量,黑色风衣鼓荡,周身刮起一阵呼啸的狂风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拳头狂风暴雨的击出,势不可挡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阮破虏眼里绽放光芒,双手也连连拍出,以快打快的封挡拳头。

    拳掌交替转换,瞬间眼缭乱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一连串的碰撞声响起,双方都没有半点俏,发泄着速度和力量,只是随着时间流逝,两人的脸颊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“杀熊,第七式。”

    碰撞过后,退后半米的墨七熊趁势再次出击,拳风陡然一变,劲力疯狂涌动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阮破虏放声大笑,蓄势爆发,整个人向前踏一步,一往无前之势,直对其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个拳头再度碰撞,声音沉闷而厚重,两人一起向后倒退,在地面上拖出一道深深的脚痕,五米后堪堪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墨七熊和阮破虏半跪在地,大口大口的喘气,嘴角流淌一抹鲜血,彼此都受了不小的伤。

    他们目光相锁相扣,都是那样的欣赏,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墨七熊他们曾经埋伏过的地方,闪出一道挺拔的白色身影,双手一,四箭射向两人。

    血箭如虹!

    墨七熊和阮破虏脸色巨变,齐齐嗅到了死亡气息,这时,阮破虏忽然左手一探,摸出一把精致手枪,对着天空连连扣动扳机,枪声轰鸣,震荡空气,四颗子弹的弹道曳光,在黑暗之中纵横交错,四支血箭当当落地,跌在两人的身周。

    那份速度,那份精准,让墨七熊生出讶然,似乎没想到这家伙枪法如此霸道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硝烟还没有散去,第四支箭刚刚落地,第五箭就破空而来,狠狠击中阮破虏的枪械,枪械落地,掌心溅血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在阮破虏闷哼一声的时候,夜空又是四箭飞射而来,撕碎夜空。

    利箭凶猛,这一次,墨七熊和阮破虏却无力再躲避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,一道身影落在两人前面,手中薄刀连连斩出,有着让阮破虏讶然的气吞山河。

    “当当!”

    两箭应声而落,两箭被偏了方向,擦着墨七熊和阮破虏的脸颊过去,两人露着白肉的伤口,也同样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身上沾染不少鲜血的叶子轩,目光清冷注视着转身就跑的白色身影,看着断裂成两半的薄刀,最终咬咬牙没有追击。

    他相信,追过去,有七成把握拦下白色身影,只是受伤的墨七熊安全,就会多了一丝变数,叶子轩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始终是兄弟性命重要。

    “七熊,没事吧?”

    握着半截断刀的叶子轩向墨七熊发问一句,得到后者没事的答复之后,他就把目光望向阮破虏,挪移脚步靠前,阮破虏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知道自己怕是死期将至,他有些遗憾自己死在他乡,但同时又欣慰死在叶子轩和墨七熊手里。

    此时大战已经到了尾声,除了龙剑和十多名亲信跑路之外,百余人或死,或伤,或昏迷倒在现场,红鼻子正带着十多名朝鲜人,对着地上洪青龙子弟咔嚓咔嚓杀戮,偶尔有垂死挣扎的反抗,也被他们乱刀砍死,现场可谓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抹过刀锋,望着阮破虏一笑:“该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挺直胸膛:“来吧,痛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毫不惧死。

    “哥,这是一条汉子,救了我,给他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要出手干掉阮破虏,墨七熊舔了舔从脸颊伤口流淌而下的鲜血,眼中的神情除了血腥、冷酷,还有着一种掩饰不住的欣赏:“不是他刚才射出的四枪,估计我现在已挂了,他救我一命,我还他一命,这人情算是还清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垂断刀,向阮破虏偏头:“走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轻轻咳嗽一声:“你们抢了我的货,杀了我的人,今天不杀我,改天,有机会,我一样对你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下次遇见你,我先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喷出一口热气:“我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咳嗽一声,低垂伤手站了起来,正要离开,却一眼见到叶子轩手腕的血珠,他脸色微微一变:

    “骨珠?你认识赵江豪?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后抛出一句:“他是我兄弟。”他有点惊讶阮破虏认识骨珠。

    阮破虏目光炯炯盯着叶子轩,沉默着退向黑暗之中,即将消失的时候,他伸出两根手指,放在额头一挥。

    致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