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

第三百四十五章 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


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第三百四十五章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

    大战落幕!

    龙剑他们本来没有这么快输掉战局,红鼻子他们身上冒出的迷烟,虽然撂倒了大半洪青龙子弟,但残存的人员依然可以凭借散弹枪进行反击,事实他们也用散弹枪轰倒八名朝鲜人和三名叶宫子弟,只是空小寒的出现破掉他们的阵脚。

    化身成耶稣的空小寒扯着十字架,狠狠砸入龙剑他们构建的防线,还连连斩杀十多名洪青龙子弟后,龙剑他们的防线就变得松散,待空小寒拼着受伤重创龙剑以及浓烟飘来撂倒数人后,人心就彻底散了,龙剑带着手下退进教堂离去。

    依靠十多把散弹枪断后,他们才逃过空小寒的追杀。

    教堂门口被打开的车灯照耀,地上躺满了姿态各异的尸体,路面和草地上,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,红鼻子他们一个个浑身绽放着狞厉杀气,在做胜利后的巡视,偶尔会碰上几个躺在地上,发出痛苦呻吟的敌方伤者,便会无情的补刀。

    朝鲜帮伤痕累累,可是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抖擞,不得不让叶子轩感慨他们骨子里的凶性,蛮横。

    空气中,弥漫着血腥和硝烟混合的气味。

    除了两辆面包车上的白粉之外,钱包、手表、死者手上的金饰,就连镶金的牙齿,也全都被扔进一个硕大的袋子,红鼻子和朝鲜人像是周扒皮一样,残酷又冷漠,他们不放过任何一点值钱的东西,没有多久,大袋子就变得鼓鼓囊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没太多手拿东西,只怕死者的皮鞋都会被扒下,这场交易是洪青龙设下的一个杀局,但阮破虏他们带来的白粉没水分,不需要叶子轩亲自检验,红鼻子就屁颠屁颠的告诉叶子轩,高纯度的白粉,随后让朝鲜帮赶紧分割货物。

    他握着一包白粉,望着叶子轩的眸子,闪烁着贪婪的凶光,只是这份光芒,环视四周一眼,又削减了两分。

    同伴还有八人,叶宫子弟也有十人,空小寒和叶子轩都还战斗力不减,这让红鼻子不得不压制内心的魔鬼冲动。

    “全部站好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让红鼻子他们郁闷的事情发生了,一队左手持箭右手拿刀的叶宫子弟,在空小寒的带领下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,把朝鲜帮团团包围,竟然喝令他们:“趴下!全部趴下!把手放在头上不许动!身上的财物通通的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残存的八名朝鲜男子微微一愣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他们,下意识抱紧抢来的财物,白粉,只是他们的举动,很快招来叶宫子弟的拳脚,八人顷刻被踹翻在地,脑袋还被一支支散弹枪顶上,随后武器和财物被叶宫子弟抢了一个干净。

    空小寒还从他们每个人身上,摸出一把散弹枪。

    全都填满了子弹。

    “住手!住手!”

    这时,正扫视着全场的红鼻子见到变故,马上脸色一变冲了过来,被叶宫子弟枪械威慑后,他就举起双手转到叶子轩的面前,忍着身上的疼痛喊出一声:“叶少,这是怎么回事?你的人,为什么要包围我的兄弟?还抢走他们财物?”

    “你叫、、李红鹰、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挥手示意红鼻子不要再说下去:“朝鲜帮分割白粉,掠取叶宫战利品,难道不该讨回公道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反问噎的李红鹰差点没有背过气去,他看着叶子轩不能相信世上竟有如此无耻之人,他握着肩膀上的箭伤:“叶少,这是我们说好的,我们今晚为你截取货物,事成之后,你给我们两千万和三成白粉,我们没有多要一分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话头:“没错,是有这协议,可你刚才也说了,事成之后。”他拍拍李红鹰的脸颊:“你觉得朝鲜帮今晚袭击成功了吗?没有,你们不仅没有吃掉交易的敌人,反而让自己和同伴被俘,一个个成为阶下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们出手救你,你们此刻怕是已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盯着嘴巴张大的李红鹰:“你们没有完成任务,还欠上我们人命恩情,你好意思跟叶宫要尾款?好意思分割白粉?你们失败就注定协议失效,这时候还厚着脸皮拿三成,摆明就是掠夺叶宫胜利品,叶宫包围你们,难道不该?”

    “顺手要你们身上的私财,也算是营救你们的弥补。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顿时让李红鹰目瞪口呆,他心里很憋屈,很愤怒,自己明明被叶子轩摆上台做了炮灰,死伤大半兄弟,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反击,良久只能吼出:“叶少,我们是盟友啊,虽然我们没完成任务,可是我们配合你完成黑吃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们引出伏兵,叶少今晚怕要死不少人,我们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哼出一声:“苦劳?你们命都是我救的,还好意思说苦劳?”

    李红鹰差点吐出一口血,这小子,太无赖,太无耻了,接着他反应过来了叶子轩这是在装傻。

    叶子轩为什么要装傻?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仿佛潮水一般填充心底,原本的愤怒和憋屈,在这恐惧的侵袭下转眼间消失无踪,李红鹰的脸上涌现面对巨大危险时那种愕然,叶子轩怕是早已算计好这一出,他从来就没打算跟自己分钱。

    只是他还有一丝不解,叶子轩想要独吞半吨白粉,抹掉两千万,完全可以动手灭掉朝鲜帮,根本不需要其余动作。

    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?莫非跟自己起了同样的坏心思?

    良久,李红鹰想不通叶子轩的想法,出于安全考虑,他呼出一口长气:“叶少教训的是,我们今晚一事无成,没有资格分赃获得尾款,只是我希望,叶少高抬贵手,让我和兄弟们就此离去,将来有机会,一定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活着回去,还有一千万可用,死在这里,那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一度想摸怀中的散弹枪,但理智告诉他不能擅动。

    “李红鹰,你有这种认识,我很欣慰,不知道你下步有什么打算啊?”

    叶子轩意味深长的看着李红鹰:“你们朝鲜帮是否还愿意跟我们叶宫继续合作呢?”

    狗日的才愿意跟你们合作呢!待我离开京城,我还要把事情捅出去!

    李红鹰心里闪烁着怨毒的念头,但此刻最主要的就是暂时虚与委蛇脱离险境,他扬起一抹笑容,艰难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叶少需要,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让李红鹰想不到地是,这样近乎效忠的话换来地竟然不是褒奖,而是叶子轩脸上笑意的渐渐隐没,接着叶子轩的整张脸多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冷硬:“李红鹰,你觉得,我会相信你说的话?就是你自己,恐怕也恶心刚才言语的虚假。”

    李红鹰轻轻咳嗽一声:“没有,没有,叶少,我真没有,我是发自内心的钦佩你,想要跟你一起打天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的眼眸深邃莫测,似乎有幽暗的火焰在其中跳跃:“一起打天下?李红鹰,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的想法吗?不知道你心中恨意?你们离开京城,一定会向我要挟甚至向黑白两道捅出此事,让叶宫遭受洪青龙和金三角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在李红鹰脸色微微一变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就是大战落幕时,你也没存什么好心,如果不是见到叶宫依然兵强马壮,丝毫不因为厮杀而伤痕累累,只怕你现在已带着帮中兄弟,对我们毫不留情下手,发泄恨意,独吞白粉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背后的散弹枪,就知道藏匿着杀机。”

    李红鹰大声喊叫:“没有!这是没有的事情,捡枪是防身,防止敌人杀过回马枪啊!”

    他一脸冤屈:“叶少,说话可要有证据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冷哼一声:“证据?这种事怎么可能有证据呢?”

    李红鹰张大嘴巴,没证据说个球啊。

    叶子轩上前一步,拍拍他的肩膀笑道:“不过做为一名头目,你要是连这样的阴谋都想不出,那也够笨的了。”

    李红鹰满头大汗,答也不是,不答也不是。

    叶子轩一握他的胳膊:“同样,作为叶宫主事人,我要是连你心思都看不透被杀,那也太丢人现眼了。”

    李红鹰张嘴辩驳:“叶少,我怕你们还来不及,怎敢对叶宫起杀心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随后目光一沉:“也许你仍然会觉得冤枉,也许你真的就是冤枉,但有的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,也不需要考虑你的感受,你要明白,我宁肯把你和你的手下全部错杀,也不会让叶宫陷入可能会出现的危险中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会给你机会离开这里捅我一刀。”

    空小寒手中的枪,指向李红鹰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是要死的节奏,李红鹰的瞅向叶子轩的目光,流露一股英雄迟暮的悲凉,真后悔没有在打扫战场时下手。

    那时,放手一搏,或许能够富贵险中求,现在,只能坐于待毙。

    “不过,在这里我也告诉你一句实话。”

    在李红鹰怀中枪械被夺走时,叶子轩又话锋一转:“其实你们都还有生存的机会、、”

    李红鹰直接跪了,他所有的心思都被叶子轩玩残了,怨毒全变成一抹感激:“请叶少明示、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你留在我身边,让你的八名兄弟,带着一千万回去、、”

    “给我招兵买马,一个月内,拉出一支三百人队伍。”

    “事成,你是叶宫堂主,事不成,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“李红鹰,本少这样信任你,你是一个聪明人,可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李红鹰匍匐在地:“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这哭喊既有悲愤、屈辱,怨恨,同时又有着轻松、美好和憧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