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四十六章 带人杀了他

天才布衣 第三百四十六章 带人杀了他

  cpa300_4();  

  翌日,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,却无法温暖青千颜冰冷的心。←百度搜索→

  呆坐在洪青龙总堂后园亭子的妖媚女人,虽然身上裹着红色的大衣,半个身子也沐浴着阳光,可是她依然觉得寒意深入了骨髓,她从来没有想到,自己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,浑身的冰冷麻木甚至让她觉得,眼下这一切不过都是幻觉。

  可是见到洪青龙子弟巡逻的身影时,青千颜又知道一切都是血淋淋的现实。

  贩人、走私、赌档等连续四条财路被人断掉,还遭受媒体曝光压力,青千颜被洪震天和青无双他们骂的狗血淋头,三帮宣告跟洪青龙没有半点瓜葛之余,也给青千颜发出一记警告,要她停止一切动作,全力消除影响和防范叶宫攻击。

  贩卖人口,开设赌档,走私器官,已经把洪青龙推上风口浪尖,数十名有关人员已被警方逮捕。

  三帮都因此蒙受重大损失,所有场子被警方勒令停业整顿,三帮不知道门道如何泄露,但都认定是青千颜出了问题。

  “你让我很失望。”

  这是青无双给她发的六个字,宛如巨石一样压着青千颜。

  青千颜一边通过各种关系公关,一边向三帮发出一个计划,想让白粉交易正常进行,她有可靠的消息渠道,叶子轩会对交易现场袭击,来一出黑吃黑,而且青千颜也觉得,叶子轩会猜到自己反而道而行之,她希望设局给他一记重创。

  尽管贩人等四条财路被断,是救走小雯的棺材板所为,但青千颜依然觉得,跟叶子轩有着莫大关系。

  所以她再三向三帮发出请求,顺利完成白粉的交易之余,也给叶子轩他们一记重击,如果叶子轩是幕后黑手,这打击算是出口恶气,如果不是,也可以威慑其余帮派撕咬洪青龙,为此,青千颜还拿出自己的全部私产作为行动的担保。

  三帮商量一番最终同意青千颜的计划,想要利用这一战稳住阵脚,避免洪青龙被其余黑帮瓜分利益,为此还派出伤势未好的龙剑,聚集五十把散弹枪参与行动,同时联系刘家、谷家、周家他们盯着警方,不让警方有介入此战的机会。

 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残酷。

  教堂一战,青千颜他们虽然重击打头阵的朝鲜帮,但最后却被他们身上的毒烟迷倒,收到龙剑简报的她,怎么都不相信叶子轩是这样的人,在青千颜看来,叶子轩不是拿叶宫子弟做炮灰的人,她对叶子轩的品性,还是有着相当把握。

  可如今颠覆了她的印象,青千颜心里堵着一口气。

  她知道自己输了,输的一败涂地,而且极有可能输掉身家性命,怎么都没有想到,会有朝鲜帮这样一片炮灰。

  最好的方法,其实应该把伏兵分成两批,在确保胜利的情况下,一批参与围杀朝鲜帮,一批在暗中静观其变,青千颜脑海中有些迷糊,心中却是有些懊丧,自己大意了,自己急功近利了,也低估叶子轩的手段,只可惜世上没后悔药。

  假如所有事情重来一次的话,还是什么结果都有可能发生。

  “你有没有见到叶子轩影子?”

  此时,青千颜的视野出现缠着纱布的龙剑,一身白衣的龙剑向她微微颔首,青千颜幽幽一叹,挥手示意后者坐下来,她知道帮主生涯离结束不远了,只是她想要离开位置前弄个明白:“袭击你的人中,名单上的名字一个都没出现?”

  龙剑脸色变得很难看,目光坦然迎接着青千颜的审视:“青帮主,你是不是觉得,我否认叶子轩他们出现,其实是为了推卸责任?让三帮帮主觉得,我和百余名兄弟失败,是因为其余势力杀出?我告诉你,这是对龙剑的极大侮辱。”

  “我确实没见到叶宫子弟,只有一伙朝鲜男子,活着回来的二十名兄弟可作证。”

  “我们杀了五十多名敌人,抓了十五个活口,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审问,浓烟冒出,又是一批箭雨把我们笼罩。”

  “然后一批带着面具的人向我们攻击,差不多三十人。”

  “他们是不是叶宫人,无法辨认,因为没有机会拿下面具,而且场面混乱,不马上撤离就会全军覆没。”

  她夸大了敌人数量,想要让教堂一战不是太难看:“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他们战斗力相当强悍。”

  “朝鲜人?”

  青千颜揉揉脑袋,想了半个晚上,至今没想通朝鲜人为什么会出现?随后抛出一个推测:“莫非是叶子轩找的炮灰?只是没有道理啊,他不该对这场交易怀疑啊,为了取得效果,我连金三角的人都没有知会,叶子轩怎会知道有诈?”

  她对消息来源,第一次生出怀疑。

  龙剑眉头一皱,提醒青千颜:“青帮主,现在想这些没意义了,是朝鲜帮误打误撞也好,叶子轩黄雀在后也罢,我们都改变不了百余子弟横死,半吨白粉被劫的事实,所幸没有媒体曝光白粉是洪青龙,不然洪青龙已经被官方铲了。”

  “饶是如此,我们还要给金三角付足货款和赔偿,如果想要就此赖掉,估计那些亡命之徒,会把你我都杀掉。”

  龙剑言语带着懊悔:“巨额货款,严重伤亡,我们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,我昨晚打电话回去,总部连骂都不骂,很冷漠的挂掉电话,显然对我们失望透顶了。”她原本想要袭杀叶子轩报仇,谁知却是鸡飞蛋打,还把自己拖入这漩涡。

  青千颜毫无所谓地开口:“放心吧,我会承担责任的。”

  “对了,还有一个细节。”

  这时,龙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,环视四周一眼,见到没有其余身影,就压低声音开口:“我扯掉朝鲜人的面具时,还对为首的家伙严刑逼供,他否认是叶子轩指派,反而爆出是谷凤兰给钱,还当着我的面通话,两人确实有着交易。”

  “只是不清楚,这交易,是不是关于劫货。”

  “我想要深度审问,又没有机会,回来后,想要向三帮汇报,感觉没有证据,牵扯洪帮,容易闹出事。”

  青千颜闻言身躯一震,脸上带着一抹讶然:“朝鲜人说是谷凤兰给钱做事?”

  龙剑点点头:“他当时是这样说的,电话也打通证实双方有交易,只是没有实际证据。”

  青千颜眉头一皱:“难道真是洪帮劫走半吨白粉?为的就是报复我血洗炮哥等洪帮子弟?”

  龙剑跳了起来:“青帮主,话可不能乱说,这影响团结,我刚才就是那样一说,没有证据不能向上反应。”

  “到时不仅是你,连我都要被严惩。”

  青千颜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或许,我们该去找谷凤兰问一问,看看洪帮是无辜的,还是被陷害。”

  “帮主,收到消息!”

  还没等龙剑出声,一名洪青龙子弟脚步匆匆走入了过来,在青千颜和龙剑的抬头中,他从怀里摸出几张照片,照片上正是棺材板:“旗下兄弟发现黑侠出入棺材铺,他曾经救走了小雯,杀了数十名兄弟,还袭击我们郊外汽配厂以及赌档。”

  他又摸出一部手机:“探子还录了他出入视频。”

  青千颜脸色一冷:“黑侠?”

  洪青龙子弟顿知失言,忙改口回应:“对不起,是我口误,是凶手。”

  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,把网上民众对棺材板的称呼喊出来。

  青千颜拿过四张照片翻看,随后打开一个视频,果然见到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,从棺材铺后门无声走出,警惕凌厉的眼神,天然自带一股阴冷萧杀,见过不下十次拼图的青千颜,很快就认出这个苍白青年,跟拼图上的人完全吻合。

  龙剑也顺势瞄了一眼,感觉自己好像见过这人。

  洪青龙子弟上前一步,指着棺材板出声:“这家伙实在狡猾,如果不是一名赌场的兄弟,恰好撞见他的身影,估计没有人会想到他住在歇业的棺材铺,八名兄弟已经散了出去,全天候盯着这棺材铺,前门,后门,窗户都有人盯着。”

  “他从超市买了一堆食物,进入棺材铺后就没有再出来,看样子是想要藏几天。”

  他眼里涌现一股战意:“帮主,他欠我们这么多血债,是时候让他偿还了。”

  “功夫不负有心人啊。”

  青千颜捏着照片流露杀气,显然对棺材板恨之入骨:“连连断掉洪青龙四条财路,还杀害五十多名兄弟,我就是拼着自己一条命,我也要把你碎尸万段。”她把照片放在龙剑面前:“就是他,毁掉我们财路,杀了白堂主,看了青月魔。”

  “青刀也是死在他手里。”

  听到这一句话,龙剑眼睛瞬间睁大,拿过照片细细审视棺材板,眼里带着一抹不可思议:“他杀了白堂主和青刀?”

  青千颜点点头:“没错,一个被砍了脑袋,一个被割了喉咙。”

  “龙剑,你要想回去不受三刀六洞,现在有一个弥补失败的好机会。”

  “今天黄昏,带着人,去棺材铺,杀了他。”

  几乎同个时刻,叶子轩捏着赵太乙递过来的支票,对着头顶的阳光望了一眼,随后淡淡笑道:“还有一个名字呢?”

  “谁,让会长下密令,要我叶子轩的命?”

  赵太乙很平静的写下三字:“宋—思—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