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四十八章 蒹葭
  第三百四十八章蒹葭

  差不多十秒,叶子轩才从轻哼中恢复平静,他下意识挑开一个扣子。雅×文?◆小♀说▼

  “想不到宋小姐藏着高人。”

  叶子轩揉揉疼痛的耳朵,还有跳快的心脏,对方这一娇哼,在他精气神凝聚之时拿捏出,像是一把小刀猛地射出,给他造成不小的冲击,毫无疑问,厢房里面藏着修为比他还高一分的高手,而且从声音判断,应该是一名年轻女子。

  女子,年轻,宗师境界,叶子轩眼里变得深邃,也对宋思妃多了一点了解。

  宋思妃脸上没有太多情绪变化,只是偏头看着叶子轩一笑:“叶天龙,我今天的态度,跟所谓高人没有半点关系,我只是想要告诉你,会长的密令,闹市的绑架,你要扣在我身上,就拿出实打实的证据来,不然就不要胡乱指证我。”

  “你要杀我,也可以,杀了我,有什么后果,我不知道,只怕你也不知道。”

  她带着一抹挑衅:“或者,你现在可以试一试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眯起眼睛:“宋小姐这么想死,看来我要成全你了?”

  随着叶子轩这一句抛出,中年男子等宋氏保镖又绷紧神经,一个个如临大敌盯着叶子轩,在宋思妃眸子变得清冷时,叮!一缕琵琶弦音悄然响起,低婉清丽,有如情人低语,又似谷中流泉,把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瞬间便给压制下来。

  叶子轩耳朵又是一凝,随后淡淡一笑:“犹抱琵琶半遮面?”

  随着叶子轩这一句话,虚掩的房门悄然洞开,一股气流涌入了进去,带出一抹薰衣草的香气,也让房内低垂的珠帘晃动,叶子轩凝聚目光望去,依稀可见一名女子端坐一张椅子,白衣飘飘,水袖飘逸,手抚一把琵琶,很有飘逸之感。文◆小说△

  宋思妃微微皱眉,想说什么却最终沉默,在宋氏保镖向两侧贴靠,让两人之间没有半点阻挡时,白衣女子捏着一根琴弦,隔空向叶子轩浅浅一笑:“传闻叶少文武双绝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今日白狐得缘相见,叶少果是人中之龙。”

  宋思妃站到门边:“白妹妹,此等小事,你何须介入?”

  白衣女子嫣然轻笑:“姐姐的事,也是白狐的事。”

  虽然是隔着晃荡的珠帘,看不清白衣女子的面孔,但她从容恬静的声音,配着修长的身影,竟然给人一种天女谪尘的圣洁之感,叶子轩眼里更是闪烁一抹光芒,女子想必就是刚才一哼消散自己威压的人,他饶有兴趣问道:“白狐?”

  “身手卓绝,琴艺人,白姑娘应该名震天下才对,我怎会没有半点印象呢?”

  白衣女子幽幽一笑:“阿里山一名无名小卒,不入鼎鼎大名的叶少之眼,叶少不需要铭记心里。”随即话锋一转:“不管叶少今天是来兴师问罪,还是善意警告,或者以后咱们会刀兵相见不死不活,来了,遇见了,就是佛家所说的缘分。”

  “白狐送一《蒹葭》给叶少如何?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宗师级别的《蒹葭》?这是叶子轩的荣幸。”

  白衣女子声音如春风一样轻柔:“还请叶少指正。”

  话音落下,她的修长手指就一抚怀中琵琶,一记悦耳的弦音直入叶子轩心房,白衣女子整个人好像变得更加灵动,变得更加亮丽,整个世界也仿佛因为她的亮丽,一下充满了勃勃生机,因为再没有溢美之词能形容她此刻飘逸和恬淡。●雅×文▽√小说□

  随着弦音响起,肤白的中年男子挪移一步,拉近自己跟叶子轩的距离,右手放入了口袋。

 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佳人,在水一方,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,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

  “蒹葭凄凄,白露未浠,所谓佳人,在水之湄,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,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”

  “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,所谓伊人,在水之泽,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,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涉。”

  气流不断涌入幽暗厢房里面,女子白衣飘飘,长不束而随风散舞,一张秀美绝伦的脸,在丝飘浮间若隐若现,而她的眼神,却如夜空的星辰,有着无尽的清冷和恬静,在珠帘晃荡之中,叶子轩看见了那张亦嗔亦喜亦静亦愁的脸。

  白狐的动作如在寂夜里一朵静放的昙花,迎风悄然而来,每一指,仿佛弹着的是天地呼吸的鼓点。

  撩人心弦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这个世界变得空无起来,叶子轩的视野,完全没有宋思妃他们的存在。

  只有那张朦胧的脸,只有那双秋水般的双眸,只有那个白衣飘飘的身影,在这一瞬间,占据了他的心灵。

  那感伤的诗经让人情不自禁的迷失,那变化万千的容颜让人忍不住去怜惜、、、、

  那手抚琵琶的动作更让人怀疑,是不是天上的仙女下到凡尘,不过也就瞬息迷失,叶子轩很快从恍惚中恢复过来,他心里骇然一惊,自己是怎么了,自己心志不是已经坚毅如钢了么?为什么还有迷失,还有恍惚这样的负面情绪存在?

  叶子轩醒悟了过来,宋思妃等人却还在沉醉,眼里都有一抹淡淡迷茫,唯有中年男子眼睛一直清亮。

  叶子轩眼睛恢复的清冷,让中年男子微微抬起的手,停滞着没有下一步动作。

  “夜深忽梦少年事,梦啼妆泪红阑干。”

  叶子轩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随后望着依然不能窥探全貌的女人,不等白狐落下最后一个字眼,他突兀念出两句,同时手指一弹,一个硬币呼啸而出,直接击打在珠帘上,咔嚓一声断裂,一根低垂的珠子啪啪落地,镶入了琵琶声音中。

  随着诗词的迸出,珠子的杂音,一直撩人心弦生出恍惚的琴音,瞬间终止。

  白狐的也停止了浅唱:“英雄难过美人关,古人欺我啊。”

  她的言语带着一抹遗憾。

  中年男子也掠过一抹可惜,右手不引人注意的低垂。

  宋思妃他们从琴声中反应过来,脸上都流露一丝赞意,显然对白狐的琴艺很是赞赏,同时对叶子轩打断有着不满。

  “白姑娘果然琴艺非凡,叶子轩由衷叹服。”

  叶子轩拍拍手:“要说的已经说完,要听的曲子也听完,要认识的人也认识完,宋小姐,白姑娘,改日再见。”

  “我相信,我们一定会再见的。”

  说完之后,叶子轩毫不犹豫的走了,他知道,再不走,自己可能就走不出去了。

  宋思妃望着叶子轩远去的背影,美丽眸子闪烁一抹寒意,随后恢复如水平静,握着电话走回了厢房,反手关上房门的时候,她向端坐的白狐一笑:“妹妹,你不愧是宋会长赞誉至极的白狐,我吃叶子轩不少亏,第一次见到他狼狈。”

  “他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。”

  白狐幽幽一叹:“我连连重击他的心灵,他却依然全身而退,担得上人中之龙。”

  她的美丽,她的琴艺,没有让叶子轩一头栽入进来,她多少觉得有些遗憾:

  “如非要救宋少爷,如非立场不同,我更希望跟他做朋友,而不是对棋的人。”

  宋思妃在她面前坐了下来,端起冷却的茶水倒入嘴里,第一次不介意自己的姿态:“无论如何,今日一击,让我格外痛快,出了多日恶气。”随后又微微皱眉:“只是他今日来兴师问罪,是他故意诈我,还是宋会长真把我爆出去?”

  她怎么都不相信,宋光石会出卖自己,如果那家伙出卖自己,就不会让白狐介入这一事。

  她还轻哼一声:“这小子也不简单,我秘密前来见你,他却依然能第一时间找上门。”

  “是我让宋会长,把你名字告诉他。”

  白狐淡淡开口:“也是我,让他知道你在紫荆城。”

  在宋思妃微微一怔时,白狐又捏着琴弦一弹:“先礼后兵,礼已经送完,剩下的,就是兵了。”

  “叮!”

  琴声响起,十面埋伏。

  ps:谢谢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