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残阳如血
    第三百四十九章残阳如血

    黄昏,夕阳西挂,残存余光倾泻在大吉棺材铺,斑斑驳驳,让门面增添了几分阳气,只是从门缝中钻入进去的阳光,却被里面阴森吞噬,二十世纪,很多行业都会生变迁甚至消亡,唯有妓女、杀手和棺材永远存在,最多与时俱进。?▼雅文■小□说

    大吉棺材板也算跟随时代潮流,近千平方米的店铺占据两院,前院是迎宾区,后院是选材区,各个角落都摆满了怒放的鲜花,中间还有一个两米长的金鱼缸,游动着七条活泼的小鱼,头顶更是悬挂八盏小灯,缓和着棺材带来的阴森。

    只是再怎么现代化,棺材始终是棺材,它的存在总会让人感觉不舒服。

    宋敢当就是一脸崩溃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在大吉棺材铺待了差不多两天,四十八个小时都是跟各种款式棺材为伴,特别是夜色降临的时候,宋敢当总是容易想到关于僵尸或者咒怨的电影,睡觉也是徘徊贞子撕咬自己咽喉的画面,他不止一次惊醒,每一次都像是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种精神摧毁,不仅让他感觉到伤口的疼痛,还让他自骨子里的仇恨叶子轩,宋敢当誓,将来有一天,他一定要把叶子轩砍掉手脚,丢入乱葬岗慢慢等死,同时,他还恨上跟自己形影不离的棺材板,在他看来,后者是看守自己。

    “吃面了。”

    在宋敢当绝望看着后院残存光线慢慢消失时,一身黑衣的棺材板把他从棺材里提了出来,按在一个低矮的椅子上,随后把一个热腾腾的泡面放在茶几,接着从口袋摸出一根火腿,锁住宋敢当的左脚后冷冷开口:“吃完了赶紧睡觉。”

    他下意识环视四周一眼,高墙厚门,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“吃你妹啊。”

    吃了两天干粮的宋敢当见到又是泡面火腿,崩溃的脸变得愤怒起来,他一把扫掉盒子和火腿,对着棺材板怒吼不已:“棺材板,他们说你是反骨仔,我一直不相信,毕竟五联会待你不薄,现在我知道看走眼了,你他妈的就是畜生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一脸怒气:“让你来杀叶子轩,你他妈的却成人家走狗?五联会养你这么多年,你不知恩图报,叶子轩给你几口狗粮,你就摇尾巴卖命?你还是人吗?你的义气被狗吃了吗?早知如此,当初就该让你死在死人堆里,白眼狼。▽◇雅√文□小说□”

    棺材板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,只是蹲下身子把火腿捡起放桌上,随后又扶起泡面盒子,把面条用手捡入回去,他收拾的很仔细,连半根面条都不放过,宋敢当见到他没回应,怒气更加旺盛,拖着椅子上前就是一脚,把棺材板踹翻。

    泡面再度翻滚,倒在地上狼藉不堪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最好不要让我活着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杀气腾腾盯着棺材板:“不然我一定弄死你,叛徒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没有反抗,也没有烦怒,只是一边重新收拾泡面,一边语气冰冷回应:“我从没背叛五联会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出一阵狞笑,指着棺材板吼叫不已:“没有背叛,你他妈的就带我回台岛啊,就算你觉得自己没能力保护我离开,你现在马上放开我,让我一个人离开棺材铺,我就相信你没有背叛五联会,放开我啊,你他妈的放开我啊。”

    他自心底的不想呆在这鬼地方。

    棺材板摇摇头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靠?不能?”

    宋敢当怒极而笑:“不能什么意思?你这点小要求都做不了,还说你不是叛徒,不是叶宫的走狗?天底下有那个人跟你一样,替敌人看守自家主子的儿子?我告诉你,别以为出卖五联会,你就能荣华富贵,我父亲迟早会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已经把泡面全部收拾好,只是香气四溢的面条多了一丝灰尘,但他却没有丝毫在意,直接用手捏起一撮,塞入嘴里开口:“第一,我没有能力带着你回台岛,第二,放掉你就是害了你,第三,我看着你就是对会长最大负责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清冷:“我已经跟叶子轩他们交过手,我的刀再狠,也敌不过他们算计,带着你杀回台岛,那是异想天开;你逃离这里容易,但逃出叶宫掌控很难,你以为,就我一个人看着你?你信不信,我放掉你,你一样走不出这条街。雅文小”

    “到时不仅我会被围攻,你也会被打断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伴着灰尘的泡面,在棺材板嘴里咀嚼:“我看着你,看似是在软禁你,其实是另一种保护,有我在,没有人可以轻易伤害到你,你也不会遭受到羞辱和践踏,如果你是被叶宫子弟看守,你现在别说吃泡面,就是残羹冷炙都没得吃。”

    在宋敢当不置可否的眼神中,棺材板面无表情站在他的面前:“你如果有点脑子的话,就别想着怎么跑掉,叶宫把你拿下,没有伤害没有杀伐,就表示叶子轩跟会长在谈判,结果大概率会让你全身而退,这是你最安全的离开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脑子进水跑路,岂不给叶子轩伤害你的理由?”

    他又往嘴里塞入一口泡面:“如果两方谈崩,叶宫要杀你,我到时再保护你杀出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虽然棺材板说的有理,可宋敢当却依然不太相信:“真为我好,把电话给我,我要给父亲通话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脸上依然没有表情,可眼里却划过一抹失望:“我刚才说过,你的安分就是最大努力,你现在给宋会长电话,只会泄你的委屈你的愤怒,继而左右他跟叶子轩的谈判,那会不利于你的营救,我再说一遍,吃掉火腿,睡觉。”

    他还把半碗泡面放茶几。

    宋敢当一脚踹在茶几,哐当作响,泡面再度洒地,他的脸上又涌现一股愤怒:“说这么多,你就是不想让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棺材板看着满地的碎面,脸上涌现一抹戾气,在宋敢当心里微微咯噔时,棺材板踏前一步,一脚把他踹在墙壁,不等他掉下来,他就一手卡住宋敢当脖子,声音带着一股子萧杀:“如果你不是会长的儿子,我连话都不会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直接宰掉你这废物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的脑袋因为供血不足,传来一阵阵昏眩感,棺材板的杀气,还让他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棺材板的眼里流淌一股深沉如井的寒意:“最后一次,你给我安分一点,再自以为是,我就真当叛徒,一刀宰掉你,还有,你给我把地上的碎面全部捡起来,一点一点吃干净,胆敢不捡不吃,我打断你的手,回去家法处置也甘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爽我,要杀我,也要等你活着回到台岛,你才有资格对我下手。”

    他把铁链打开,把宋敢当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棺材板真的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感受到宛如实质一样的杀气,耻辱的宋敢当在这一瞬间,他有了顿悟般的认知,他放弃了挣扎,完全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棺材板的手机响了起来,一条短信涌入进来,来自叶子轩,棺材板扫过一眼,看着宋敢当冷冷出声:

    “半个小时后,赵太乙带人来接你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还没等宋敢当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,高墙忽然翻进来一个女人,浑身是血重重摔在墙根处,尘土四溅,同时,门外远处传来一记记喝叫,像是在追拿什么人,棺材板脸色微微一变,把宋敢当一把按在屋内棺材,随后摸出长笛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靠前的棺材板看着染血女子,眼里带着一抹警惕,后者没有回应,只是扑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落地,在幽暗天色中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棺材板挪移脚步冲到中年女子身边,用长笛把她身子翻了过来,眼睛刚刚凝聚审视血污的脸,中年女子身子就篷的爆射出八枚铁钉,同时一跃而起,一剑击破夜幕,气势如虹刺向棺材板,棺材板脸色巨变,似乎没想到对方如此狡猾。

    右手一挥,棺材板把六枚铁钉扫落,两枚擦着肩膀过去,割裂衣服,却没有见血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空档,利剑已经刺了过来,棺材板长笛一横,封住了对方剑尖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剑尖刺着长笛推进,中年女子喝叫连连,短剑涌现着巨大力量。

    失去先机的棺材板只能脚尖连连点地,缓冲对方势大力沉的攻击,如果不是跟白堂主、青月魔和青刀三场对抗留下太多内伤外伤,棺材板有绝对自信挡住对方的袭击,只是现在,腹部的伤口以及青刀留下的内伤,让他无法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棺材板的左脚踏在阶梯,石砖顿时生出了裂纹。

    借着这股助力,棺材板稳住阵脚,握着长笛挡住利剑推进: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抽剑后退三米,一抹脸上血污冷笑:“龙剑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棺材板眼里划过一抹讶然时,院子大门轰的被人撞开了,墙头也翻入了六个人,二十多人闪出兵器,如狼似虎向棺材板包围过去,他们的动作简单而实用,每一记砍刀的呼啸,都带有死亡的惨烈,眼神更是有着说不出的阴狠杀意。

    其中三人还握着散弹枪。

    龙剑右手一挥:“轰死他!”

    棺材板脸色微变,一个跃身扑入屋内,三人枪口一伸,扳机扣动,篷!数不清的铁砂倾泻而去。

    门窗和三副棺材顿时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动静呼吸不畅的宋敢当,下意识推开厚重棺材盖,还没来得及喝问生什么事,一把枪口偏转。

    “篷!”

    铁砂倾泻,宋敢当背部中弹,惨叫着跌出棺材。

    ps:鲜花2o朵加更,继续还债、、、谢谢若只如初见,不见最好打赏本作品588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