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五十章 祸兮福所倚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五十章 祸兮福所倚

  第三百五十章祸兮福所倚

  “轰!”

  在宋敢当惨叫跌出棺材摔倒在地,背部鲜血淋漓有着数十枚铁砂时,在地板上滑动躲过轰击的棺材板,一脚踹在一副厚重的棺材,棺材轰的一声砸向门口,砰砰砰!又是三记枪声响起,棺材在途中变得破碎不堪,啪啪落在屋子门口。●△□

  虽然轰出去的棺材没有砸中龙剑他们,被铁砂轰成碎片落在地上,但溅起木屑还是让三名枪手眯起眼睛,下意识后退一步,就是这个空档,棺材板一刀刺在木板翻身而起,随后双手猛地向前一挥,四把小刀飞射而出,直取四人咽喉。

  “扑扑扑!”

  数声锐响炸起,三名枪手根本来不及躲避,眼睁睁看着小刀没入咽喉,溅射出一股鲜血,随后摇晃着摔倒在地,临死前还不忘记扣动扳机,硬生生把屋檐轰出一堆碎石,迷蒙着众人的视野,还有一支小刀,被龙剑一剑劈中断成两截。

  龙剑没想到棺材板这么霸道,挪移脚步后退一步喝道:“小心!”

  在十多人跟着后退躲避危险和灰尘、三人去捡地上散弹枪时,棺材板又踹出两副棺材堵住门口,随后忍着身上伤势向宋敢当窜去,很快,他就见到躺在地上闷哼的宋敢当,背部衣服破烂,血肉模糊,少说三十枚铁砂,只剩下半条命。

  棺材板脸色难看,直接扯过一条黑色布幔,把宋敢当包成木乃伊一样,然后丢在背上缠绑起来,他不知道来了多少敌人,只清楚必须带着宋敢当杀出去,不然就会被龙剑他们砍成肉酱,他欠下洪青龙太多血债,双方根本没调和余地。

  他还揉揉腰部,把四枚铁砂直接取出来,虽然刚才躲闪够快,但腰部还是受了伤。

  他一舔嘴角鲜血,无视腰部疼痛。

  “篷!”

  几乎是刚刚把宋敢当背负后,棺材板耳朵又听到咔嚓声响,知道是散弹枪的装弹,他一脚踢在身后棺材,在棺材向门口飞射过去时,他也带着宋敢当向前院冲去,身子刚闪入走廊拐角,又是一记枪声响起,棺材落地,铁砂填充屋子。

  沙沙作响,好像是下雨一样。

  “扑!”

  在奔行的途中,棺材板还一脚踹在前院后院连接处的厨房,硬生生把燃气管道踹断,一大股气体瞬间喷射出来,向前院后院冲了过去,带着人赶到转角处的龙剑,一把按住要对棺材板背影开枪的手下:“别开心,不然我们要陪葬。”

  她厚厚的手指一挥,让人去把燃气想方设法堵住,随后又向身边人喝道:“知会前面的兄弟,给我死死守住前门!”

  “其余人,给我追杀过去。√△雅”

  龙剑一脸煞气:“今晚一定要杀掉他。”

  十余人齐声呼应:“是!”

  棺材板没有多余的路可走,后院被龙剑他们以及三枪堵住,他只能往前院靠近,虽然知道前方也有危险,可是无论如何总要试一试,如果没有宋敢当这个负担,他有八成把握杀出去,可如今背着一个人,棺材板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。

  “嗖!”

  棺材板的右脚刚刚踏在前院草地,两名洪青龙子弟就现身扑了上去,两把砍刀直刺棺材板左右,杀气腾腾,棺材板挪后半步躲避锋芒,待杀气迫近时,一道炫目刀光从他手里长笛悍然出,气势有如惊虹,精准击中了两人的刀刃处。

  砍刀和长笛相交,却没有出丝毫声响,仿佛三件兵刃贴在一起似的,压住对方兵器的棺材板顺势而下,一只手掌如流星般连击在两人胸膛上,势大力沉,他们的骨胳更出噼噼啪啪的爆响,鲜血,如溪流一样从他们七窍流淌而出。

  两名敌人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,出惊天动地的大吼,随后,他们就盘旋着倒地。

  “杀!”

  在这空挡,又有两名敌人站到棺材板身旁,砍刀悄无声息递了过去,宛如两条白蛇滑行。

  棺材板一闪,身形竟如影子一样虚幻,两刀便刺空了,紧接着是咽喉处传来的巨痛。

  他们的咽喉多出一个血洞,生机渐渐熄灭,他们想喊叫,出的却是嘶嘶的怪异声响,他们觉得自己所有力量都在离自己远去,随后就铁塔般轰然倒地,他们手中砍刀也跌下,棺材板右脚连踢,两人摔飞出去,砸翻三名涌来的同伴。

  “杀!”

  洪青龙子弟脸色巨变,随即怒吼一声包围了过去,他们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滚出来的,健壮的身体上流淌着血性。

  带着人现身的龙剑见到满地狼藉,马上厉声喝出一句:“杀了他。”

  四人跃身而出。

  棺材板右手一侧,脚步一挪迎接了上去,刀尖在灯光中肆意绽放。

  杀气瞬间弥漫,腾升。

  四把锋利砍刀同时落下!

  棺材板怒吼一声挥出长笛,只听当当乱响,四把砍刀全部被他砍断,乱飞的刀片没入密集人群,响起了三声惨叫。♀△雅文◆小?说×

  两名个挥刀冲到棺材板近前的敌人,眼睛瞪大才现刀飞了,虎口裂开了。

  “嗖!”

  面无表情的棺材板反手一掠,两人咽喉飙血,棺材板一脚踏在一具躯体上,整个人飞身而起,手中长笛雷霆扫出。

  冲来的两名敌人筋断骨折地飞出,空中鲜血飞出,一看就知道凶多吉少。

  一名持枪敌人趁着同伴倒地,对着棺材板想要扣动扳机,却见一刀一闪而逝,一刀洞入了咽喉。

  他轰然倒地,手中枪口对着天空轰出一枪,无数铁砂上空,随后纷纷落地,掉在身上很是滚烫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宋敢当下意识出一声惨叫,随后又变成半死不活的闷哼。

  棺材板没有在意他的状况,只是趁着这个空档点在躯体上,高高跃起反扑向敌人,身形宛如划过天际的流星!

  人快,刀更快!

  在三名扼守前门的洪青龙子弟惊叹棺材板的彪悍之际,棺材板已经冲杀到他们面前,刀尖一晃,从左至右雷霆划过。

  刀锋刺眼,鲜血片片,三名敌人捂着咽喉轰然倒地,眼里都有着难于置信。

  鲜血洒在地上,嫣红而又耀眼。

  虽然掉入陷阱中招,可棺材板还是棺材板,棺材板的凶悍,任凭再多敌人,也不能消散。

  “篷篷!”

  两把枪口前伸,对着棺材板轰出,棺材板第一时间翻滚出去,还射出了两把小刀,铁砂像是雨点一样倾泻,让地板和尸体变得面目全非,棺材板的嘴角牵动了一下,大腿又中了几颗铁砂,所幸开枪的两人,被小刀射中咽喉惨叫倒地。

  在龙剑的微微偏头中,又有三名穿着厚衣服的手下冲了过去,翻身而起的棺材板忽然出刺耳的断喝,敌人因此微微愣然,也让身躯停滞了下来,就在这时,棺材板的长笛刺向对方胸口,只是这一次捅出,却没有想象中的势如破竹。

  长笛穿破衣服就悄然停止,毫无疑问身上穿了护甲。

  对战的敌人先是脸色一变,随后挥舞砍刀劈向棺材板脑袋。

  生死关头,棺材板掠出一刀,刀尖闪过后者咽喉,对战敌人闷哼一声,像条软皮蛇在地上抽搐。

  也就在此刻,两把刀掠中棺材板胳膊,鲜血迸射,接着一转直抵他的腹部。

  棺材板身躯一扭夹住两把砍刀,猛地一折,咔嚓断裂,随后把断刀踢了出去。

  两人闷哼一声摔出,棺材板也鲜血淋漓,他就地翻出,抓出一把掉在地上的散弹枪。

  龙剑喝出一声:“小心。”

  “篷篷篷!”

  棺材板毫不留情开出残存的子弹,横挡在前面的五名敌人惨叫倒地,身上无数铁砂。

  前方阻挡的十多名敌人霍然散开,棺材板趁机提着枪械向门口杀过去。

  冲到门口,他一扣扳机,一声巨响,大门变得破烂不堪,棺材板再扣扳机,这次却没有子弹轰出,显然弹尽。

  “砰!”

  棺材板把枪向后一砸,砸中一人脑袋之余,长笛向前一挥,木门破碎,棺材板顺势一扫,碎片向后弹射,撂翻三人。

  下一秒,棺材板直接从门口冲出去,虽然他清楚外面十有**也有陷阱,可是没有退路的他依然只能走这条路。

  在他刚刚从门口弹出时,三把刀就从外面斩向棺材板,棺材板挥舞长笛,格挡开对方三刀,左手一挥,小刀飞射。

  一死两伤。

  只是侧边闪出的一人,又给他腰部掠出一刀,鲜血淋漓。

  “追!”

  见到棺材板已是强弩之末,龙剑变得更加从容,微微偏头示意手下追杀。

  “踏!”

  就在龙剑带着人涌出门外,把棺材板又成扇形围住时,来路,忽然多一批青衣人,一个个精光内敛,赵太乙领着十五人现身,他看着棺材板,又看看龙剑,面无表情,右手一抬,一物飞出,落入龙剑手里,龙剑接过一看,微微一愣。

  她挥手制止同伴向棺材板他们攻击。

  赵太乙上前一步,向棺材板淡淡开口:“棺材板,把宋少交给我。”

  棺材板显然认识赵太乙,绷紧神情多了一丝缓和,他解下宋敢当,交给五联会的人后开口:“我没背叛五联会。”

  “看得出。”

  赵太乙平静回应:“只是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

  他毫无征兆拍出一掌,按在棺材板的胸口,后者喷血飞出,跌在龙剑面前。

  棺材板没有反抗,没有愤怒,只是盯着赵太乙,一字一句:“为什么?”

  “棺材板重创洪青龙利益,实非五联会本意。”

  赵太乙没有回应棺材板,只是看着龙剑开口:“罪魁祸送上,还望洪青龙大事化小。”

  在棺材板一脸绝望中,龙剑出中性十足的笑声:“五联会有三帮令牌,洪青龙当然给面子。”她还向宋敢当一指:“我们不知道他是宋少,刚才追杀有所误伤,还请五联会多多包涵,这也怪棺材板太狡猾,让我们误认他们一伙。”

  “放心,宋少所有损失,洪青龙一定加倍赔偿。”

  赵太乙叹息一声:“宋会长深明大义,不会追究此事的。”

  “来人,拿下棺材板,送回洪青龙总堂。”

  龙剑声音清冷:“三日后,凌迟处死。”

  十余人一涌而上,刀枪林立对着棺材板。

  远处,民居天台,梅子书通过早已设置的探头,看着生的一切,眼里闪烁一抹讶然:“叶少,五联会跟洪青龙没有如我们想象打起来,宋敢当伤成这样都不动手,还出手打伤棺材板交给洪青龙,赵太乙好像知道这是一个局似的。”

  “我们要不要下令射杀两边人马,让他们混乱中相互残杀起来?”

  旁边的叶子轩闻言挥手制止:“事情起了变化,不能再照原计划出手,不然墨七熊他们会折进去。”

  “看来我低估了赵太乙、、、”

  接着他又摇摇头:“不,应该是低估了白狐。”他想起那个琴艺身手卓绝的女人,嘴角勾起一抹强大战意:

  “只是,她不会知道,祸兮福所倚。”

  ps:谢谢恒星医说打赏本作品5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