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五十一章 你要战,那便战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五十一章 你要战,那便战

  第三百五十一章你要战,那便战

  晚上七点,灯火辉煌,紫荆城更是车水马龙。√雅文▼■▼小说.

  下午刚刚来过紫荆城的叶子轩,再度出现在奢华安静的大厅,他提着一瓶酒穿梭在人群中,风轻云淡走上二楼,就在他踏上二楼地板的时候,叶子轩能够感应到,随着他向二零一号厢房走去,在暗影之中,有一双眼睛正盯视着自己。

  那双眼睛充满了浓郁的杀机。

  彼此感应像是铁索一样,在这一瞬间紧紧的锁在一起,看着虚掩的幽暗厢房,叶子轩脸上绽放一抹笑容,轻声抛出一句:“下午一曲未能尽兴,子轩心里难忘姑娘琴艺,今晚再度冒昧拜访,想要再听一曲,也想跟白姑娘分享好酒。”

  话音落下,肤白的中年男子闪出,挡住叶子轩的去路。

  “砰砰——”

  两人几乎同时冲前,身体顷刻交织在一起。

  沉闷的肢体碰撞声响起,每一击所震荡出来的气浪,都让人心颤。

  中年男子的身法很快很变态,双手握成拳头,专攻叶子轩身上的要害部位。

  但是叶子轩的反应和度更胜一筹,以绝强的力量完全压制中年男子的攻击,保持前行的态势之余,左手搭在栏杆飞踹一脚,中年男子内心一沉,脸色当即大变,前冲的身体猛地一顿,然后瞬间往后一仰,叶子轩的脚从他脸上扫过。

  就在中年男子以为自己躲过叶子轩的杀招时,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,横扫的腿猛地往下一扫。

  中年男子双眼猛地瞪大,可惜来不及让他反应,胸口已经被叶子轩点中。

  一股剧痛涌入。雅▽

  中年男子双腿用力一蹬,这才躲过叶子轩随即攻击。

  “扑!”

  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去,中年男子的脸色颓靡下去。

  “好好调息,不然会内伤。”

  叶子轩从他身边从容走过,目光始终看着房门。

  抬脚、迈步,叶子轩的动作仍然如平常走路一般随意,但他的人却已经站在二零一的门口,门在他触碰的那一刻,无声无息的开启,仿佛是为了欢迎他到来似的,随着木门的开启,房内灯光忽明,瞬那之间,整个奢华厢房亮如白昼。

  只见偌大的厢房里,珠帘依旧低垂。

  白狐修长放在旋转开关上,橘黄色的灯光正由柔和变成温暖。

  虽然极力使自己的呼吸平稳,但白狐俏脸上的讶然,仍然不能控制的一闪而灭,随后则是一抹恬淡的笑容。

  在无声无息的交手下,叶子轩的高明完全出了白狐的想象。

  就在肤白男子出手的时候,白狐以迅捷手段打开房门,还扭开房内全部灯光,希望再给叶子轩来一个下马威,但叶子轩的进房度竟出她的想象,捏着开关的手指竟还来不及收回,如果是生死对决,这失去先机的失误很容易致命。

  她有些遗憾自己为什么要较量,只是刚才见到叶子轩杀个回马枪,白狐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,叶子轩有这样出人意料的举动,所以她忍不住还是出手了,结果换来一丝前所未有的挫败感,白狐遗憾的收回白皙手指,气势无形中削减。

  “叶少,晚上好。”

  白狐恢复恬淡的笑意:“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。”

  叶子轩拉开一张椅子坐下,笑容比下午更加温润:“是啊,又见面了。▽▲雅▲文?小说■”他把手里的酒坛放在桌子上,声音轻柔而出:“其实我是想过几天再拜访,只是没有想到,离开到现在,一直放不下白姑娘的弦音,所以带着好酒冒昧再访。”

  相比下午的模糊观感,现在的白狐变得清晰,盘膝而坐高领散的白狐,她一袭粗布麻衣,衣服的颜色,近乎于灰白之间,在她的额头处压着一枚束金环,金环的正中缀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,珠光闪烁之下,给她平添几分贵气。

  这女人确实如仙子,宛如最巅峰时的白衣小龙女,她的美艳芳姿绝不在叶子轩所认识的女人之下,只是身上流露出一股让人难以亲近的冷意,顾盼之间更是拒人千里的漠然,使人情不自禁会产生退避三舍的念头,更不要说亵渎念头。

  “叶少是红色子弟,白狐就是一介小卒,叶少能够大驾光临,白狐欢迎还来不及,又怎会觉得冒昧呢?”

  白狐修长双手放在坚韧膝盖上,波澜不惊的脸上绽放笑意:“只是我确实没有想到,叶少今晚会再度拜访。”她的话锋多了一抹玄机:“我以为叶少位高权重,应该日理万机,毕竟你有多重身份,既是叶家子侄,又是叶宫主事人。”

  “怎会一天来两次紫荆城呢?”

  叶子轩手指轻轻抹掉酒坛上的封泥,脸上依然保持着友好笑容:“年纪二十,身手宗师,心机过人,这样的人物还有酱油,那估计世界可以九成九的人都是废物了,叶子轩更是废物中的废物,毕竟半天之内,被你这酱油连虐三次。”

  白狐嫣然一笑:“叶少过奖了,白狐下午赢得先机,不过是趁着叶少意料之外。”她手指一点茶几上的酒坛:“倒是叶少这一个回马枪,不仅把白狐讨得的彩头全部要了回去,还顺势击溃了白狐心中的骄傲,叶少才是人中之龙啊。”

  “白姑娘这种风轻云淡,叶子轩真没看出自己占便宜。”

  叶子轩拍拍酒坛封口的尘土:“宋敢当平安回归,棺材板落入洪青龙,五联会和三帮,想必都要重谢白小姐。”

  白狐没有正面回应叶子轩的问题,只是红唇轻启抛出一个反问:“叶少,以你的赫赫红色身份,还有个人聪明才智,你完全可以在庙堂,轻轻松松闯出一条道路,二十年后即使不能登顶也是一方诸侯,何必选择最凶险的江湖之路?”

  叶子轩起身拿来两个洁白的瓷碗,放在自己和白狐的面前,双目凛然生威,神态一如平常的安然:“江湖之争有江湖之争的好处,庙堂之争有庙堂之争的弊端,如果我不是成为叶宫主事人在先,如果不是我走庙堂之路会引内斗、”

  “叶子轩肯定享受祖父辈的庇护,舒舒服服在朝堂上指指点点。”

  他又找来一根蜡烛,点燃,把酒坛底部细细灼烧:“可是有些事情,选择了,就再也无法更改,换成白小姐在我的位置,你会丢下数万叶宫子弟而去?你会为站得更高屠尽手足姐妹?你不会,所以子轩也不会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。”

  一股清香酒气立刻溢满了厢房,空气中似乎也变得有了酒的气息,让人闻之情不自禁的兴起了,一股薰薰然的醉意。

  白狐叹息一声:“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晃动着酒坛,让底部受热变得均匀:“我认祖归宗后,没有找叶家要资源,叶家也没有主动给我资源,但我又不能荒废度日,所以只能带着叶宫混一口吃了,正如不久前我跟叶宗说的,不是我的,我不会蛮横的去霸占。”

  “但是我的,我也绝不允许它被人抢夺。”

  他的眼里忽然迸射一抹杀气:“所以,洪青龙,必灭之。”

  在白狐微微沉思的时候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如果白小姐来京城,是为了宋敢当的安全,那么你现在可以大功告成回去了,如果你是为了五联会杀我或协助洪青龙对付我,那么,今晚出了这个门后,咱们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。”

  “叶少今晚来找我,是想要警告我?”

  白狐那双如星辰般亮丽的眼睛格外玩味:“叶少怕我?”

  叶子轩闻言哈哈大笑起来,流淌出一股说不出的豪情,他拿起酒坛给两个瓷碗各自倒上一碗,声音轻柔而出:“不是警告,是怜惜,正如我来时所说,白小姐的琴音让我由衷触动,所以我真不希望,将来的一天,我亲自送你上路。”

  白狐嫣然一笑:“叶少送我上路?为什么不是我解脱叶少痛苦?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没法子,我这个怕死,所以总会努力活着。”

  白狐端起面前的瓷碗,轻轻嗅了一下酒香,露出一个小小酒窝:“三十年的花雕,叶少今晚带来的果然是好酒。”她的俏脸带着一抹惆怅:“如果可以,我更希望跟叶少做朋友,只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叶少,有些东西,是命。”

  天星大师欠宋光石一大人情,宋光石山门跪请帮忙,她作为大师心爱之徒,哪能负了恩义?

 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波澜,端起瓷碗跟她轻轻一碰:“我懂。”

  “来,干了这碗酒。”

  叶子轩把花雕放在嘴边,咕噜噜的喝了起来,白狐眼神一柔,但很快又恢复清冷,瓷碗放倒嘴边。

  一饮而尽。

  望着叶子轩坚毅的轮廓,白狐轻声开口:“叶少,保重,从现在开始,我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  叶子轩笑着一丢瓷碗:“你要战,那便战。”

  他毫不犹豫离开了厢房。

  ps:谢谢九星飞珠打赏3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