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三百五十四章 针锋相对

天才布衣 第三百五十四章 针锋相对

  第三百五十四章针锋相对

  早上十点,叶子轩召开了叶宫第一次会议。

  在他走入被用来做临时会议室的偏厅时,一干人等早已经坐好等他,见到叶子轩出现,众人就纷纷起身问好,大大咧咧的墨七熊也收敛平时作风,脸上多了一丝恭敬,叶子轩跟众人打过招呼后,就坐到偏厅中间,贴着墙壁的转椅上。

  叶子轩端过一杯茶水喝入两口时,墨七熊和空小寒他们相续在椅子上坐下,一个个神情肃穆看着叶子轩,谁都知道今天这会议的重要性,除了要商量对付白狐和洪青龙之外,还有就是叶宫成立以来,第一个由叶子轩主动召开的会议。

  李红鹰也是微微激动,他是一个奇怪的人,以前见谁咬谁,但被叶子轩慑服之后,他就变得很是走狗。

  “昨晚,我又去了紫荆城,跟白狐又见了一面。”

  叶子轩放下手中的茶杯,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过:“她没有直接承认是她破了棺材铺一战,但从她神情可以判断,是她撮合了五联会和洪青龙,我还问过白狐,她来京城是纯粹救人,还是要跟叶宫作对,她明确告诉我,势不两立。”

  叶子轩很平静向众人告知现在面对的局势:“我细细想过,我们跟五联会的恩怨,不至于撕破脸皮开战,哪怕软禁宋敢当的缘故,五联会也没必要死磕,如今却让白狐介入,八成是宋家的作用,这意味着,我们的敌人又多了一个。”

  “五联会很可能把对何家的战火,转到叶宫身上来,大家承受的风险和压力将会翻倍。”

  在白秋画他们轻轻点头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当然,五联会不会调动大批人马入京,即使我们允许,京城官方也不会放任,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从现在开始,一定要小心五联会的报复,出入多带一点人,免得被对方暗算了。”

  墨七熊叹息一声:“洪青龙真是命大,快挂的时候,又多了一支强心剂。”

  在炮哥和梅子书等人的笑声中,叶子轩笑着接过话题:“你都说它要挂了,打强心剂也只是苟延残喘,相信我们的实力和手段,一定会很快收拾掉洪青龙的。”白狐这个变数打乱了叶子轩一开始的计划,但也让叶子轩生出更大战意。

  众人听到叶子轩的话,眼神变的坚定,自信。

  叶子轩转入正题:“今天开会三个目的,一是叮嘱你们小心一点,也让你们跟旗下知会一声,特别是炮哥的堂口,避免被洪青龙他们袭击,二是要多散出一些探子收取江湖消息,盯着洪青龙和五联会的举动,也盯着自家兄弟举动。”

  “避免内部出现蛀虫,三是就地招兵买马。”

  炮哥他们齐齐呼应:“明白。”

  李红鹰更是打了鸡血样直叫:“干死洪青龙,干掉五联会,叶少,让我带人去对付五联会,来多少人杀多少人,一直把他们杀到不敢来京城,我就不信五联会的人全部怕死,我就不信宋光石跟宋思妃的交情,值一千条一万条人命。”

  叶子轩身体向后一靠,一如既往流露从容:“虽然李堂主的法子很粗暴,但这确实是对付五联会的好法子。”

  梅子书思虑一会,点点头出声附和:“没错,反正我们跟五联会已经撕破脸皮,如果能够掌控先机,给予五联会在京城的势力一记重击,说不定可以起威慑作用,让宋光石不敢加派人手来京城掺和,也可以让白狐少一批可用人手。”

  在叶子轩把目光望向白秋画时,妩媚女人正幽幽一叹:“我手里暂时没有五联会在京城的资料,不过你放心,给我两天时间,我一定挖出五联会的蛛丝马迹,而且我已经派人盯着赵太乙他们,一有风吹草动,马上会作出相对反应。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:“好,你尽快找出五联会踪迹。”

  白秋画还流露一丝遗憾:“放心,我会跟佛爷和龙爷请求,动用每年八车钞票的关系,找出五联会在京势力,只可惜宋敢当他们全部躲在国台办,又弄了一个合法的商人身份,不然把宋敢当重新扣在手里,白狐这张王牌立刻失效。”

  这确实是破局的最简单法子,只可惜失去了机会,杀入国台办折腾宋敢当,那纯粹是跟官方开战了。

  叶子轩轻轻一笑,没有太多可惜,话锋一转:“知道棺材板的下落吗?”

  炮哥挺直身躯接过话题:“车厘子打听过消息,棺材板被关在青月魔他们曾交易的汽配厂,明面两百人看守,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,等后天洪青龙选出新的堂主,就拿棺材板来开刀祭祀,叶少,我觉得这消息是洪青龙故意放出。▼?◇雅文小♀说.”

  “白狐或者青千颜设了陷阱让我们跳,叶宫最好不要冲过去救人。”

  在墨七熊他们点点头时,梅子书也出声附和:“龙剑宣告三天后凌迟处死,摆明认定棺材板是我们的人,也认定我们会去营救,无论棺材板是不是关押在汽配厂,那里都会是一个圈套,救人,一定要三思啊,至少不能径直去救人。”

  叶子轩端过桌上茶水,望着窗外的天空一笑:“放心,我知道汽配厂有陷阱,我不会冲动的,绝不会拿兄弟们性命开玩笑,只是我们依然要为棺材板尽点力,不能径直杀去汽配厂救人,那就迂回破局,借他人力量让这局分崩离析。”

  “报警告知藏有白粉?”

  墨七熊问出一句:“或者再度现人贩?”

  白秋画闻言摇摇头:“可是现在官方力量根本无法借助,警方也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,不见兔子不撒鹰,你报警说汽配厂现非法交易,警方只会虚与委蛇,很大概率不会去厂子查看,就算是派人查探,也更多是洪青龙阵营的人。”

  “哪怕你说有恐怖袭击,林宝之也一力承担,不会出动军警包围,除非真有违法交易曝光,军警才可能出动。”

  她幽幽一叹:“你可以让龙秋徽帮忙,但这会让她陷入危险中。”

  叶子轩抿入一口茶水,轻轻摇头笑道:“我看这两天新闻热度削减,就知道徐家他们暗中使了手脚,不然洪青龙现在已经被铲除,只是我并没有打算让官方出动,我有其余法子破这个局,我看了天气预报,这两天估计又要下雪了。”

  他侧头望向梅子书:“子书,知道什么叫雪中送炭的来历吗?”

  梅子书一怔,随后点头:“战国时期,楚国正值岁末冬天,到处下起了鹅毛大雪,天寒地冻的。”

  “楚怀王叫人在宫殿里点上炉火,烧得旺旺的,又穿上厚厚的皮大袄,还是觉得身上冷,直打寒战。”

  “楚怀王设身处地,不免想起了他的臣民们:我把炉火点得这么大,身上还穿着这么厚的皮袄,还这么冷,那我的子民们既没有炉火烤,又没有皮袄穿,岂不是更冷得难以忍受?于是颁下旨令,给全国的贫苦百胤姓和游客送去取暖的煤炭。”

  “人们在得到君主送来的燃料后,很是高兴,很感动,十分感激楚怀王,都称赞他是位好国王。”

  “这就是雪中送炭典故的最初由来。”

  白秋画一怔:“楚怀王做过这事?跟芈月传完全不一样啊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,手指一点:“告诉露宿街头的人,楚怀王在汽配厂。”

  梅子书顿悟。

  会议又开了一个多小时,推敲了雪中送炭的细节和堂口防范之术,叶子轩就准备宣告散场,这时,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,叶子轩瞄了一眼,现来电标注市长办公室,他微微一愣,寻思莫非是大伯?他戴上蓝牙耳机走到旁边休息室。

  叶子轩刚刚接听,就传来叶建国低沉的声音:“叶天龙,昨天大吉棺材铺血案,死伤五六十人,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

  叶子轩一笑:“大伯,血案跟我无关,是五联会和洪青龙火拼,他们太野蛮太凶狠了,你应该把他们全抓了。”

  “叶天龙,摆正你的态度,不要跟我玩世不恭。”

  砰的一声!好像是拍桌子的动静,在叶子轩吓一跳时,叶建国恨铁不成钢的哼道:“如果你不是我的侄子,我一巴掌抽死你,无法无天,不尊长辈,我再问你一次,你给我老实交待,你有没有绑架宋敢当,有没有酿造棺材铺血案?”

  叶子轩摆出打死不认账的态势:“我绝对没有绑架,绝对没有杀人。”

  “我告诉你,宋敢当经过手术取出了背部铁砂,人也已经醒了过来。”

  叶建国声音不怒而威:“他说是你派人绑架他,还说是你让人轰伤他的背部,更是你杀人放火,宋敢当已经向国台办和商务部投诉,现在上面组成专案组调查你,我身为市长,也将亲自过问此事,不然没法向台岛三千万人民交待。”

  叶子轩咳嗽一声:“我愿意接受调查。”

  接着一笑:“宋敢当未免太丢人了,江湖的事,他用庙堂之法处理,幸亏我不是绑架他的人,不然真要吓死他了。”

  “闭嘴!”

  叶建国毫不客气喝道:“如果凶手是你,你就给叶家丢脸了,就给老爷子抹黑了。”

  “我告诉你,如果我查出跟你有关,我一定饶不了你,家法,国法都饶不了你。”

  啪!

  不等叶子轩出声回应,叶建国就气势汹汹挂掉电话,叶子轩微微一怔,苦笑着摇摇头。

  此时,京城市长办公室,叶建国正咕噜噜的喝着茶水,随后环视周围十余名相关官员,一脸肃穆的开口:“各位,我刚才亲自给叶子轩打了电话,你们刚才也都听见,那小子说没这回事,虽然我恨不得踩死他,但我感觉他真无辜。”

  “他年少轻狂,但杀人放火,应该做不出来吧?”

  站在角落的宋思妃冷笑一声:“他说的话,你相信?他连中田春的腿都敢断,会不敢伤害宋敢当?”

  “当然,他也可能是狡辩,我刚才已经说过,真是他的话,我家法国法弄死他。”

  叶建国放下老式的茶杯,摸出手机淡淡开口:“你们可以放手调查他,尽管查,往死里查,只是要注意方式,他这人很蛮横,也是叶家的子侄,起飙来,我都要怕上三分,我希望你们不要放过一个坏人,但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  说话之间,他把三个五联会的据点,面不改色给了叶子轩。

  ps:谢谢我爱天生打赏1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