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借人头一用
    第三百五十五章借人头一用

    黄昏,夕阳西下,红十字医院,五楼。◇?▽雅▽文小说.×

    空小寒穿着医院护工服饰,推着一辆盛满瓶瓶罐罐的小车,径直向走廊尽头走去,他的目光很快锁定一间特护病房,病房门口有两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守护,空小寒无视他们的存在,脚步不紧不慢的靠近,两名警卫闻声微微偏头,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他们扫过一眼,随后又谈笑起来,只是眼中都多了一丝玩味,接着两人又摸出香烟,挪移几步到楼梯口,摆出远离病房吸烟的态势,空小寒依然没什么表情变化,只是抓着小车的手慢慢蕴含力量,在两人有意无意瞥来凶光时,空小寒脚步一挪。

    “嗖!

    他推着小车前行的度变快,在跟特护病房擦肩而过的时候,空小寒双手一转,全力一拍小车,小车像是利箭一样撞入虚掩的房门里面,只听砰的一声,小车先是撞开房门,随后撞击在房内硬物,数十个瓶瓶罐罐哗啦落地,出碎裂的声响,

    随后篷的一声,一团火焰从里面腾升。

    刺鼻气体跟着弥漫。

    出乎两名吸烟的警卫意料,空小寒让车子狠狠撞入病房,冒出一股火焰之后,本人并没有跟着冲进去杀人,相反保持着前冲态势,向走廊尽头的通风窗户快奔跑过去,两名警卫脸色巨变,反手出一把枪械,杀气腾腾向靠近的空小寒吼道:

    “不许动!不许动!”

    威严呵斥声并没有起到震慑效果,相反,激空小寒的凶性,戴着口罩的他狰狞一笑,全身上下肌肉瞬间贲张,猛地俯身,白色大褂倒卷,犹如一块白色幕布,度极快罩向两人的脑袋,同时,空小寒滑步后退,庞大身躯轻巧脱离白衣的包裹。

    气势如虹的空小寒只退出半米,支撑身体重心的左脚力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五楼的地板微微颤动了一下,一百多斤的身体宛如猎豹扑出,在白色大褂让两人眼前一黑时,空小寒直接冲上了两人,太快了,实在太快了,两人来不及扣动扳机,就被空小寒撞的倒飞起来,一人撞入旁边病房的木门,一人撞在安全梯的门框。

    两人当即喷血,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!”

    着火病房两侧的房门洞开,闪出三十多名杀气腾腾的男子,有刀有枪,显然早有埋伏,只是失去先机的他们,根本没有机会包围空小寒,就地翻出的空小寒抓起两把警枪,对着靠近敌人连连扣动扳机,三名靠前对手小腿中弹,摔倒在地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双枪点射,空小寒像是疯子一样,把警枪子弹倾泻出来,数十人下意识作出反应,或趴伏走廊,或避入附近病房,子弹撕裂洁白墙壁,留下弹痕异常夸张,砂石飞溅,尘埃弥漫,两个灯盏也轰然落地,玻璃纷飞,满地渣碎,压得众人没法抬头。

    空小寒只凭两支枪,就压制住数十人,同时挪移背部靠近窗户。

    “开枪,开枪。”

    此时,赵太乙从烟雾弥漫的病房滑出,面瘫的脸上带着一抹杀意,还有遗憾,挥手让几个人扑灭不大不小的火焰,同时冷眼看着贴近窗户的空小寒,他的拳头微微攒紧,眼里闪烁着一丝不甘,也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,让前来杀人的凶手没入局。

    如果空小寒踏进了病房,那该有多好啊,到时不仅可以拿下凶手,还可以就此向叶子轩和叶宫难,袭杀具有合法台商身份的宋敢当,就是叶家也难保叶子轩全身而退,可惜凶手没有被逮住,这样就无法看出他的面目,也无法指证叶子轩罪行。

    赵太乙环视全场,像是一柄出了鞘的刀,残酷而锋利。

    宋敢当也从另一个病房,趴在轮椅,在十余人保护中推出来,盯着对抗的空小寒连连吼道:“弄死他!弄死他!”

    他还向斜对面的赵太乙喊道:“赵太乙,把他给我弄死。”

    赵太乙见到他出来,心神一跳:“宋少,危险,快回去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回毛啊。雅文○?●小♀说.×”

    宋敢当杀气腾腾:“我要亲眼看着他死,他死。”现在的他,恨不得干掉每一个叶宫人。

    前面子弹横飞,十余人不敢让他靠太近,死死拖着轮椅,还用人墙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这时,空小寒一丢两支打光子弹的警枪,左手一伸,一根绳子缠住一个门把,随后一按窗台飞出,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气呵成,其余人见到他没了子弹,还想要逃跑,马上扣动扳机,无数子弹把窗户和墙壁轰成碎片,只是没打中绳索,硝烟弥漫。

    宋敢当恨铁不成钢:“全他妈的是饭桶!几十个人抓不住一个凶手。”

    赵太乙见状忙夺过一把警枪,砰砰轰出两枪,打断缠住门把的绳子。

    同时,像是利箭一样冲到窗台前查看:“抓住他,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正见断了绳子的空小寒狼狈落地,失去绳索拉扯,且空中无法借力的他,像是大笨鸡一样摔倒,尽管第一时间爬了起来,还显得敏捷,但一拐一拐的样子,还是让赵太乙判断出,空小寒摔伤了腿脚,而且还很重,他想轰出几枪却现枪里没子弹。

    楼下三名同伴又被空小寒无情撂翻。

    宋敢当看着消失的空小寒,愤怒不堪的吼道:“废物,一群废物,赶紧把他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快追!”

    赵太乙向身边众人一句,随即转身一扯消防水管,如流星跃出窗户,跳到地面,如果空小寒没有受伤,他一定不会做无用功追击,如今觉得有便宜可占,他就想要把空小寒拿下,只要把后者逮捕回来,摘掉他的口罩,今日设局就依然有效果。

    空小寒虽然强大,可是赵太乙有足够信心,何况不追击一番,宋敢当会对自己更仇恨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戴着口罩的空小寒在前面一拐一拐的奔跑,赵太乙在后面像是猎豹一样追逐,穿过一道道人流,跳过一道道障碍。

    看着视野中的目标,赵太乙充满了信心,他认为很快就可以抓到后者,可让他郁闷的是,虽然空小寒一拐一拐,行动不便,但他好像对医院很是熟悉,总是能凭借地形和人流让他失去锁定,继而拉开双方距离,两人追逐一直僵持到医院外面。

    赵太乙见到四周人员变得稀少,场地也变得僻静,暗呼空小寒简直是自寻死路,没有障碍物和人流,他不用三分钟就能拿下受伤的空小寒,赵太乙翻过一个栏杆,跳过一个阶梯,又从一条小水沟跨过,最后绕过一个石墩冲入一条幽暗的巷子。

    “还想跑?未免太幼稚了,白小姐早就算到你们要偷袭宋少。”

    前冲的态势很快停滞,视野中,空小寒停在五米之外,赵太乙冷笑一声:“就等着你们自投罗网了。”

    赵太乙猫捉老鼠一般,一脸戏谑看着空小寒:“把口罩摘掉,乖乖跟我回去,指证叶子轩,保证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打断你另一条腿、、”

    他紧握了一下拳头,格格作响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就是高尔夫球场跟我交过手的人,没受伤,你可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你不是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空小寒没有继续逃窜,相反转身冷冷看着他,他的动作很从容,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太乙头皮麻,嗅到一抹危险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在赵太乙反手拔出一把匕时,蓄势待的空小寒一挪,一冲,眨眼就杀到了赵太乙的面前,刀起刀落,好快!这是赵太乙在心里出的惊呼,空小寒不仅步伐快,挥刀更快,四道白色弧线璀璨黄昏最后余光,朝着赵太乙毫无死角的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太乙眼里掠过一抹凝重,怒吼一声,双手握紧锋利匕,也以极快度连续挥出,势大力沉挡下空小寒势如破竹的狂乱进攻,双方硬碰硬的过招,远看去就好像几道白色弧线碰撞,把如血的夕阳和空间割裂开来,度快的让人感觉窒息。

    赵太乙连续挡下空小寒的四刀之后,手中匕顺势朝着他的颈部挥去。

    空小寒猛地一个低头撤步,面无表情地退后两步躲开攻击,紧接着又是一个前冲,一刀势大力沉劈出,赵太乙一挡,“当”一声脆响,赵太乙的瞳孔立即缩小,急向后撤了一步,不敢置信看着自己匕,跟随多年的匕断成两截,胳膊也中刀。

    衣服破裂,一道血痕呈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气血翻滚的赵太乙紧握刀柄时,后面又传来一记尖锐呼啸,本能让他向前冲出一步,同时向侧一扭,余光恰好见到一刀刺了过来,如流星,赵太乙脸色一变,刀柄向袭击者封挡了过去,只听当的一声,两刀相撞,虎口生出剧痛。

    “叮。”

    就在赵太乙准备作出下一步反应时,断刀忽然变得碎裂,刺中匕的竹气势不减,嗖的一声点向肩膀,赵太乙嘴角牵动,全力向后躲避,却依然慢了半拍,竹刀刺入他的肩膀,溅射出一股鲜血,赵太乙闷哼一声,身躯踉跄撞到墙壁,全身酸痛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人从暗影中冲出,重拳连连轰出,一力破千巧!

    纵然纯熟到无以复加的手段和招式,但是在面对压倒性的力量时,赵太乙感觉一切招式都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三人攻击实在是太猛烈,太强悍,太默契,赵太乙脸上涌现一抹绝望,至此他知道自己掉入一个陷阱了,对方今天根本不是来偷袭宋敢当,而是要他的命,只是此时他没有半点退路,也根本等不到支援,他怒吼一声,踏前一步,双臂横架身前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拳臂相撞。

    赵太乙被墨七熊一拳打飞出去!

    “叶少说,借人头一用。”

    空小寒一刀挥出,赵太乙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残阳如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