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宫旗之下,莫非叶土

第三百五十七章 宫旗之下,莫非叶土

    第三百五十七章宫旗之下,莫非叶土

    晚上七点,叶子轩开着车子驶入飞龙花园,钻出车门,叶儒林他们顿时迎接了上来,毕恭毕敬的打招呼,叶子轩笑着跟他们来了一个拥抱,随后目光落在停放草地的两辆车子,一辆甲壳虫,一辆红旗轿车,他心里暗呼今晚回来真巧。▼?◇雅文小♀说.

    踏入灯光温和的大厅,叶子轩果然见到父亲靠在沙的身影,再远处饭厅,是系着围裙忙碌的花轻舞和秦夕颜,见到叶子轩出现,秦夕颜第一个笑着迎接上来:“天龙,咱们母子真是心有灵犀啊,我正要给你电话,让你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向满脸笑容的叶辉煌和蝴蝶一样穿梭的花轻舞偏头:“花医生刚才来探视我,想看看我的伤势是否完全痊愈,正要离去恰好你父亲放假回来,于是我就让花医生留下来一起吃个饭,还寻思把你叫回聚一聚,没想到你主动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听起来我好像很不孝,吃个饭还要你打电话,妈,你放心,我以后尽量多回家。”

    雍容华贵的秦夕颜上前一步,跟儿子来了一个重重拥抱,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疼惜:“没有,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最孝顺的孩子,想你回家只是想念你,我当然希望你天天呆在我身边,只是好男儿志在四方,妈不能埋葬你的雄心壮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有空能过来看两眼,妈妈心里就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这些日子做的事,秦夕颜全都知道,只是她不说不问,她对儿子只有默默支持。

    在餐桌忙碌的花轻舞笑道:“叶夫人,他有什么雄心壮志,他跟我说过,他最大愿望就是良田千亩,家财万贯,妻妾成群,身边跟着一大帮小弟,有空没空可以上街调戏良家妇女,所以你以后想他直接打电话,不用担心他的事业。”

    叶辉煌和佣人他们闻言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点着花轻舞:“花姑娘,你的,大大的干活。×√雅文○△小说△”

    花轻舞微微鞠躬:“嗨,挖卡达瓦!”

    秦夕颜伸手整理儿子的衣领,眼里有一股温柔:“花医生这么好的女子,你要好好珍惜,别老叫人家花姑娘,我告诉你,我可是把她当女儿当儿媳看的。”接着话锋一转:“行了,我先跟花医生忙碌晚餐,你在这里跟你爸聊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,坐。”

    在秦夕颜转身去厨房帮忙时,叶辉煌挥手让叶子轩坐了下来,随后亲自拿起面前茶壶,给儿子倒了一杯茶,度之快不容后者拒绝,叶辉煌把杯子推到儿子面前一笑:“你妈看上花医生了,我也感觉这孩子不错,要不你就从了吧?”

    叶子轩差点把刚喝入嘴里的茶水喷出来,随后咳嗽两声看着父亲开口:“爸,别乱说,第一,我有女朋友了,不是敷衍,改天我会带她回来吃饭,第二,我不是花姑娘心中的白马王子。”他指指自己和花轻舞:“我跟她就是哥们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见面都是火星撞地球,真呆在一起,估计每天都要开战。”

    叶辉煌眯起眼睛一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叶子轩重重的点头:“真的,如有撒谎,让我爹上洗手间没纸。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叶辉煌差点喷出茶水,他微微挺直修长身躯,没好气的看着叶子轩:“你小子,还够毒啊,拿你爹开玩笑,没点规矩,当初真应该把你射在、、”话到一半,他马上闭嘴,还瞄了一眼厨房方向,如被妻子听到,估计要被抽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开怀大笑了起来,眼里蕴含一抹泪花,以为十三年的分别,父亲之间的感情多少会生疏,尴尬隔阂,如今,叶辉煌感觉很温馨,很融洽,看来血终究浓于水,他手指点着叶子轩笑道:“行,你跟花医生的事,老爸不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别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点点头时,叶辉煌轻声一句:“天龙,你很好。”他莫名其妙挤出这几个字,随后目光温和看着儿子:“十三年前,父母对不起你,欠你一命,欠你一个童年,十三年后,你认祖归宗,却没有带着十三年的悲戚要求弥补。”

    叶辉煌伸手握着叶子轩的手掌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没有怨恨,没有诉苦,没有要求,你有叶家子侄的身份,却从没跟叶家要一分资源,只靠自己的双手一点点积攒资本,儿子,你真的很好,换成父亲在你这个位置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最直接出人头地的方式,可是你却选择最难走的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反手一握,给父亲一阵温暖,脸上笑容依然温润:“我选的路,确实最难走,可也是最轻松,最没有压力的一条路,不用让自己揪心揪肺,也不用让你和母亲煎熬,更不用让爷爷痛心,我苦一点,累一点,又有什么所谓呢?”

    在叶辉煌脸上涌现一丝愧疚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而且这也是我现在最有利的一条路,我的矛头放在外面,虽然困难重重,但还有叶家有意无意的支持,大伯他们也会伸手一把,如果我的矛头放在叶家,那我真是内忧外患。”

    “这十三年,叶家欠我,但我同样对叶家没有贡献,这时跟叶家人争资源,没有几个人会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显然早就衡量过一切:“很多人都以为我会走攮外必先安内的路,我却偏偏反而道而行之,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减少压力,还能最大程度获取叶家支持,待我把外面的江山打下,有底蕴,有贡献,再跟堂哥他们论功行赏不迟。”

    叶辉煌一怔,随后叹道:“你想得很远,看来我这个做父亲的,低估你的雄心了。”接着又轻声问道:“你决定走黑道这条路?这条路,风险很大,困难最多,最重要一点,黑道向来不为朝堂放在眼里,撑死就是维护稳定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叶宫就是玩得再顺溜,也难于坐到台面上。”

    叶辉煌不忘记提醒叶子轩:“一个宋思妃就能随意踩灭一个黑帮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华国黑道之所以不入政府法眼,是因为它们主事人几乎都出身草根,包括青门、龙庄和洪帮三大巨头,他们是几大家族扶持起来的傀儡,对官方始终有一股敬畏,他们身份决定了官方态度,招之即来挥之即去。”

    “官方要他们活,就活,要他们死,就会死,官方不开心了,随时可以更换洗牌。”

    在叶辉煌竖起耳朵聆听时,叶子轩补充上一句:“只要不牵涉根本利益,哪个有点能耐官员需要政绩或者看不顺眼,把黑帮踩了,也就踩了,黑帮的背后势力顶多吼叫几句,要回损失的利益也就罢手,不会有人在意被践踏的黑帮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华国有太多黑帮,背后有太多实力掺杂,所以它上不得台面。”

    叶辉煌点点头:“正是华国黑道的局面,扶之,用之,杀之,周而复始,可用,但不大用,重用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挺直身躯,望着父亲一字一句开口:“但是,如果我把这些势力全部扭成一股绳,让整个华国黑道只有叶天龙一个声音,那还会有谁胆敢践踏叶宫?叶家不倒,叶天龙不死,别说一个宋思妃,十个宋思妃也踩不下叶宫。”

    叶辉煌眼睛闪烁一抹光芒,这倒是一个事实,如果叶天龙真成为黑道霸主,有叶家这层红色保护衣,谁要动叶宫都要掂量叶家的存在,更不可能想用就用,想杀就杀,只要做事不过分,不触碰国家底线,它就会跟着儿子强大的存活。

    只是他沉思一会后,轻轻摇头:“天龙,你的想法很不错,我也相信,真到那个地步,没有人会看不起叶宫,更不会不给你面子践踏叶宫,只是黑道过于强大,中央绝对不会允许,对于当政者来说,三帮鼎力,远比一宫独大要好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儿子反问一句:“天龙,换成你是执政者,你会让黑道一个声音?”

    叶子轩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,声音一如既往坚定:“那要看这个声音是谁,值不值得信任,如果我是一号,父亲是黑道诸侯,我肯定会让你成为黑道唯一的声音,因为我相信你,肯定你,你一统黑道只是想要秩序更好华国更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相信你,可是上面未必会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儿子这些话,叶辉煌苦笑一声:“对他们来说,一盘散沙更有利于华国稳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身躯变得笔挺,目光炯炯:“上面态度不是最重要,重要的是你,是母亲,还有叶家信任我,我还年轻,只要你们相信我不会让叶家丢脸,我对这个国家的忠诚,那么华国黑道就会稳定三十年以上,这于我于国家都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成为只手遮天的人物,叶家历史地位随之更稳固,国家也因此少掉无数罪案,皆大欢喜,何乐而不为。”

    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;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的语气有着从来没有过的沧桑语气,他向父亲灌输着自己思想,“我相信这里有一个平衡点,只要当政者有一个旷达胸襟和高驾驭能力,就有可能找到这个双方利益的平衡点。”他走到叶辉煌的背后,从后面抱住父亲肩膀:

    “爸,你不要急着做决定,或许可以把我的想法,跟一号长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在叶辉煌目光凝聚的时候,叶子轩石破天惊吐出一句:

    “唐云天没有完成他的任务,我来。”

    从来都是风轻云淡的叶辉煌,忽然身躯一震流露无尽震惊,似乎完全没有想到,儿子窥探到金字塔尖那位的内心。

    他抬头,看着那双清亮的眼睛:“天龙,一统黑道,就是你人生最终目标?”

    叶子轩目光平静:“宫旗之下,莫非叶土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老混混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