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灭的江湖
    第三百五十八章不灭的江湖

    晚上十点的京城夜空,像是一块深黑水晶,有着纤尘不染的假象。√雅文小●说

    灯光和冷风点缀着黑夜,沉淀着千年历史烟尘的古老都市,让人们开始走向静谧的梦中,也让倚靠在车窗的花轻舞别样美丽,今晚的花姑娘,长盘在脑后,用一个蝴蝶状的水晶卡着,整个人看上去充满青春活力,又不失性感成熟。

    叶子轩一边开着她的甲壳虫,一边向呆的她幽幽一笑:“花姑娘,最近财了啊,什么时候换的甲壳虫啊?”

    花轻舞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,侧头看着那张永远容光焕的脸:“你觉得我是有钱换车的主?告诉你,这车子是金芝林新年聚会时抽奖抽的,当晚的最大奖励,被我随手一抽就抽到了,只是我知道,这是公孙水故意让我中的奖。”

    “其余同事也怕是早就知道,所以没有多少惊讶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有人议论你?”

    花轻舞一抖手腕,链子撞击,清脆悦耳,她轻轻摇头道:“酒吧一战之后,哪里还敢有人议论?几个原本纠缠我的客户也不敢放肆,每一个人对我都毕恭毕敬,我现在要事业有事业,要拥护有拥护,钱财和人脉也在爆炸性的展。”

    她一只手撑着自己脑袋,轻轻拂乱头上的秀:“我现在算是跻身上流,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美好,让我感觉不是很真实,事实我心里也知道,这拥有这些都是因为你的支持,如果哪天你不再捧我,我很可能就会有多高摔多痛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笑:“咱们什么交情,我哪可能不捧着你?”

    花轻舞反问一句:“哪怕我不入叶宫?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波澜,甚至没有太多的停顿,淡淡一笑:“我初始不太熟悉你时,确实想要拉你进叶宫,也出手设局让你进入金芝林,准备让你一年后掌控金芝林,为叶宫的展和扩张提供强大支持,可是,我现在了解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盯着前方的车水马龙:“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原则和个性,所以我不会再强迫你加入叶宫,与其多一个心存抗拒的干将,还不如多交一个真心实意的朋友,放心吧,你有一年考虑,到时你愿意留下,金芝林就交到你手中。雅文▲♀小○△说□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跟我并肩作战,我依然会尽力捧着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还调笑开口:“我妈可是把你当女儿或儿媳,我怎会道不同就翻脸?”

    花轻舞微微感动,手指在叶子轩侧脸划了一下:“那你,更喜欢我哪种身份呢?”接着不待叶子轩回应,话锋一转:“对了,看叶叔叔吃饭时心事重重,你跟他究竟说了什么?在我的认知中,他平时虽然落拓,但从来都不会皱眉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一些父子之间,男人之间该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踩着油门驶入一条辅道:“花姑娘,你不是向来喜欢刺激吗?要不要陪我去看一场血戏?”

    花轻舞盯着叶子轩,随后脚哼一声:“谁怕谁?走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踩油门,向枫叶商业街驶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前,也就是白狐被银针刺中,躲入房间驱毒的时候,炮哥和车厘子带着三百名叶宫子弟,分成两批冲击锁定的阿里山夜总会以及日月物流攻击,砍死砍伤一百多人,把他们财物全部洗劫一空,最后还把带不走的东西全砸了。

    让这两个地方变成一堆废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唐薛衣领着三十六名血衣,趁着夜色杀入一间占地二十多亩农庄,无论男女一律砍翻,杀得血流成河,农庄横死八十人,几十条圈养的狼狗也被斩杀刀下,唐薛衣离开时还放了把火,把整整八栋建筑的农庄烧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他还把十多斤白粉埋在一个池塘。

    随后,炮哥、车厘子和唐薛衣他们率人汇合,直接包围住枫叶商业街,开始新一轮的血洗。

    “枫叶商业街。×雅▲√文○小说√”

    踩着油门的叶子轩看着远处渐渐清晰的招牌,向身边神情开始凝重的花轻舞淡淡开口:“专门为台商批建的三百米街道,有四家商城,两家市,一家菜市场以及大大小小的酒店,网吧,明面上很干净很正常,其实有着太多黑暗。”

    有着叶建国提供的资料,原本对五联会在京城势力一无所知的叶子轩,此时对枫叶街有着深刻了解:“它披着台岛特色小街的外衣,实则是五联会渗入京城的基地,店主都是五联会成员,商城的物品很多都是三无产品或者走私货。”

    “菜市场的肉档也可能杀过人,酒店可能是失足女聚散地,网吧不止一次成为诈骗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黄、赌、毒、乃至军火,在这里都能找到痕迹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嘴角止不住牵动,有点难于置信它的本质,但清楚叶子轩不会欺骗自己,想到自己不止一次去枫叶街购物,吃饭,她就苦笑一声:“想不到自己距离黑道这么近,幸亏人家没想着对付我,不然在我饭里下个药,卖去国外、、”

    “妈呀,我都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她第一次对社会黑暗感到恐惧,想到白天对自己彬彬有礼的店主,晚上变成为非作歹的坏人,花轻舞有点难于接受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今晚之后,它就不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脚踩下刹车,熄掉车子钻了出来:“明天再来一场雪,它就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在花轻舞被叶子轩牵着走出车门时,唐薛衣他们的血洗正趋于白热化,三百米的街道已经一片血腥,一片狼藉,风中带着暴戾,街道两边躺着近百名男女,死掉的人可能是五联会,也可能是叶宫,但还能喘息伤者,一定是叶宫子弟。

    前方二十多米,唐薛衣和炮哥他们浑身是血,将近两百名叶宫子弟,杀气腾腾团团围住五十多名服饰各异男女,一个个握着锋利的刀器,口鼻包着一块方巾,五十多名敌人手里拿着清一色镰刀,很是锋利,在灯光之下闪烁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双方脸上都流露浓郁杀意。

    叶子轩和花轻舞的出现,让双方人马都微微一怔,原本的杀伐暂时压住,不少敌人余光向两人瞥过来,有些好奇叶子轩的身份,更是肆意审视身材火爆的花轻舞,花轻舞显然不太习惯这血腥场面,像是小女人一样扯着叶子轩的胳膊。

    叶子轩走到一名叶宫子弟身边,脱下身上的外衣给后者披上。

    简单一个动作,却让炮哥等叶宫子弟士气直振,一个个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这是台商特批地盘!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妇女握着镰刀,显然看出叶子轩是重要角色,厉声喝道:“血洗枫叶街,你担得起后果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都把你们杀成这样了,还说这些没意义的废话?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显然有点地位,紧握武器吼道:“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该来京城,更不该跟叶宫作对。”

    倾泻而下的灯光,把叶子轩棱角分明的脸,勾勒出坚硬的阴影:“叶宫跟洪青龙的斗争,宋光石不知死活介入进来,还想要我叶子轩的性命,你们,作为他最忠诚最勇敢最信任的棋子,那么就要面对我最无情最血腥最残酷的杀戮。”

    “四个小时前,我杀了赵太乙。”

    “四个小时后,我要屠掉你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声卷全场:“将来的一天,我要让叶宫的旗帜,插在五联会的总部,插在五联会每一个堂口,甚至插在阿里山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对宋光石和白狐无礼的回敬。”

    花轻舞很是惊讶的看着叶子轩,像是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,让她的心,莫名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刚才的儒雅表情,绅士一样的风度翩翩,带着书生气质的深静,尽如潮水般退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子轩,纵横睥睨,像是一柄刚从刀鞘中拔出来的枪刺,闪掠着可怕光芒,让人不寒而栗:“你们可以牺牲性命做无谓的挣扎,也可以苟且活着,见证五联会毁灭的那一刻,现在,你们有一分钟考虑,要么跪下,要么被诛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站到人群前端,厉喝一声:“跪。”

    炮哥一振砍刀:“跪!”

    车厘子他们齐齐怒吼:“跪!”

    五十多名五联会帮众呼吸粗重,相互对视都看出凝重,叶子轩虽然只是几句话,却让炮哥他们士气变得更加旺盛,刚才还自感有杀出去的希望,现在完全没有这份光芒,只是让他们跪下,又觉得太憋屈,太痛苦,他们可都是精锐啊。

    “五联会只有战死的英雄,没有怕死的狗熊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怒吼一声,一举手中镰刀:“我们宁死不屈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在中年女子向叶子轩冲过去时,叶子轩右手一探,炮哥一丢砍刀。

    刀光一闪,中年女子身躯一震,头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一地鲜血。

    叶子轩把染血的砍刀钉入地上,无视满脸惊讶却还在犹豫的敌人,走到脸色苍白的花轻舞面前,悠悠一笑:

    “我今晚跟我爸说过这样一句、、”

    “宫旗之下,莫非叶土。”

    他左手一挥,唐薛衣和炮哥他们冲入了敌营,不再给对方投降机会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死的是人,流的是血,不灭的,是江湖,

    五联会京城势力,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ps:谢谢暮念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